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章 鸡汤好喝

第三章 鸡汤好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刺啦!刺啦!

    电流声不住的响起,路灯来回闪烁。

    秦然视而不见,在将手中的报纸扔到了吧台上后,转身就走进了吧台,挡在了还在忙碌的含羞草身前。

    大约数秒后,一道身影在秦然的视野中出现。

    白色睡裙,印着红花,头发凌乱,面容略显苍白,褐色的双眼看了一眼秦然后,就这么走进了餐厅。

    对方选择了吧台前的椅子。

    “需要什么?”

    在对方坐下后,秦然很干脆的问道。

    “鸡汤。”

    对方声音沙哑,似乎很长时间没有开口说过话。

    “罗叶,一碗鸡汤。”

    秦然没有回头的说道。

    “好的,哥哥。”

    含羞草一点头就从消毒柜中拿出了一个汤碗,去一旁的大锅中舀汤。

    锅盖揭开,浓郁的鸡汤香味就飘散开来。

    含羞草的厨艺是毋庸置疑的。

    即使是技能被封印,其厨艺依旧让人望尘莫及。

    最简单的食材,都能够让人唾液分泌加速。

    或许距离真正的化腐朽为神奇还有一些距离,但是,达到出类拔萃的程度,却是没有任何问题。

    可这位进入餐厅的客人却是无动于衷,就这么的与秦然对视着。

    当含羞草端着鸡汤走来,看到这位客人时,脸色不由一变,端着汤碗的手都遗产,就在汤碗脱手而落的时候,秦然手一伸,就接住了汤碗。

    “去忙你的。”

    秦然淡淡的说着,转过身,将汤碗放在了那位客人面前。

    “你的鸡汤。”

    秦然的语气越发淡漠。

    那位客人没有再次开口,端起汤碗一口一口的喝着。

    速度很慢,动作也带着一丝僵硬。

    不大的汤碗,端着,足足喝了两分钟后,才将空了的汤碗放下。

    “谢谢。”

    对方以干涩的声音道谢后,掏出一摞纸币放在汤碗旁,起身向外走去。

    刺啦!刺啦!

    路灯的电流声再次响起。

    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在连续响了几声后,路灯恢复了照明,餐厅前的小路变得一片明亮。

    “她、她是亡者?”

    直到了这个时候,含羞草才心有余悸的问道。

    虽然胆怯依旧,但是含羞草的见识却越来越丰富。

    特别是在下定决心要跟在秦然身后后,含羞草就意识的学习着巨大城市、副本世界的知识。

    辨认一个亡者,还是很简单的。

    “嗯。”

    秦然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对方接触过的汤碗,还有那一摞纸币,目光中浮现了一抹饶有兴致的神采。

    “可亡者不应该仇恨生者吗?”

    含羞草不解的问道。

    “也有例外。”

    “或者说,这里不同。”

    “唯一?”

    “有意思了。”

    秦然轻笑着,放下了手中的电棍,将手边的报纸递给了含羞草。

    这是今天的报纸。

    第一版上就登着那位杀妻、连环杀手约翰.迪森的照片,而在这张照片的旁边则是一位女性的照片。

    哪怕十分的模糊,含羞草也一眼就看出,这个女性就是刚刚的客人。

    “她、她是约翰.迪森的妻子?”

    “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含羞草惊呼道。

    “她应该是来感谢我们的。”

    秦然说着将检查过的纸币递给了含羞草。

    整好一万元。

    接过钱的含羞草有些发愣。

    并不是对金钱的数额,对于含羞草来说,金钱从来都是数字,哪怕进入了副本世界这样的情况有所改善,但含羞草也不会为金钱惊讶,真正让含羞草惊讶的是,这里的亡者不单单不会对生者发起本能的进攻,还会真正的给予谢礼。

    实在是……

    匪夷所思!

    过了好半晌,含羞草才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然后,拿着钱,含羞草小心的放入了一旁已经快空了的钱匣子内。

    他们的初始资金都来自那位约翰.迪森,再经过了下午的花销后,已经差不多告罄了,即使对金钱没有概念,但含羞草还是知道,这是他和秦然接下来一段时间的生活所需。

    不可能每个人都像那位特殊客人一样给予这么多钱币做为感谢的。

    而秦然又不会真正的经营这间餐厅。

    所以,这些钱就变得很重要了。

    “希望够用!”

    含羞草默默的想着。

    心中则有了一种新鲜的危机感。

    不同于以往的恐惧,这一次是含羞草出生以来,第一次为钱发起了愁。

    很新鲜。

    也很紧迫。

    带着这样新鲜的紧迫感,含羞草转身走进了厨房。

    他想要用现有的食材,做出更加香味浓郁的食物来吸引更多的客人——虽然秦然可能不太在意这个餐厅,但这却是含羞草现在能够唯一想到挣钱的办法了。

    厨房中传来的忙碌声,打断了秦然的思考。

    他低头看了一眼那根电棍。

    亡者对于电击、火焰的弱点,让秦然在打扫这间旅店的时候,有意识的保留了这根约翰.迪森的电棍。

    在现阶段,这就是他对付亡者的武器。

    不过,从刚刚那位客人来看,这样的武器显然有些不够用了。

    或许对付普通的游魂,以及那位客人都可以。

    但谁能够保证,没有更强的存在?

    一旦出现了更强的,且有着自我意识的亡者,一根电棍明显不够用。

    至少也得是火焰喷射器才行。

    但他根本不可能弄到火焰喷射器。

    不论是他此刻的身份,还是渠道都不可能。

    科学侧暂时无法的话,只剩下了神秘侧。

    恰好的,他有一个应付眼前局面的技能。

    “碎裂级别的红宝石与若干火山灰吗?”

    秦然低声的自语着。

    然后,又摇了摇头。

    以他的神秘知识,即使【燃烧之手】的技能被封印了,但想要完成一次熟知的神秘侧攻击并不难。

    可碎裂级别的红宝石却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就算这个副本世界有。

    但,他没钱。

    当然了,这并不代表秦然放弃了。

    在秦然的字典中,可没有所谓的放弃。

    他想到了一个也许能够代替的方法。

    当然了,那是之后的事情。

    现在?

    又有客人来了。

    是两个女生,一个面带无奈搀扶着另外一个醉醺醺的。

    “酒!”

    “给我酒!”

    醉醺醺的那个一进入餐厅就大声的嚷嚷起来。

    “这里没有酒类供应。”

    “需要酒的话,请去别家。”

    秦然冷漠的说道。

    这种冷漠是建立在另外一个女生不住向他投来歉意的目光基础上,如果没有的话,他会动手赶人。

    “没、没有酒,那、那有什么?”

    “有点什么,你就给我端上来。”

    “我又不是没钱!”

    醉醺醺的女人舌头都大了,说话结结巴巴。

    所以说,秦然讨厌和醉鬼打交道。

    在酒精的作用下,不仅是行为变得无礼,整个人更是会纠缠不清。

    庆幸的是,旁边还有一个清醒的人。

    “我们要一碗鸡汤。”

    清醒的那个女生在秦然皱眉的时候赶紧说道。

    “好。”

    秦然转身去拿汤碗。

    “鸡、鸡汤多钱?”

    醉醺醺的女生再次开口了。

    “10元。”

    秦然报出了价格。

    或许比较这个副本世界的物价,在常人看来这个价格略贵,但在秦然看来,这是含羞草熬制的鸡汤,他不认为贵。

    如果不是含羞草建议,秦然能够将这个价格翻十倍。

    砰!

    醉醺醺的女生猛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那身形跌跌撞撞的,要不是一旁的女生搀扶,绝对会跌倒在地。

    但醉醺醺的女生并不领情,推了一把搀扶的女生,没有推开后,这才冲着秦然大吼道:“难道我的美貌就一文不值吗?”

    说着,醉醺醺的女生爬在吧台上,将脸凑了过来。

    长长的睫毛,醉酒后迷离的眼神,红扑扑的脸蛋,混合着年轻特有的活力,对方无疑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美人。

    可当酒气扑面而来的时候,再美的人,在秦然看来还不如上位邪灵的本体好看。

    特别是,对方还拍了他的桌子。

    所以,思考了一下后。

    “100。”

    秦然报出了那个他最初制定的价格。

    “算你识相!”

    “普通人喝10元,我这样的美女当然需要100!”

    醉醺醺的女生满意的坐了回去。

    喝醉的人,不要和她讲道理。

    因为,思维回路都不在一个次元上。

    将装有鸡汤的碗,放在了对方的面前,秦然冷静的告诉自己,你现在就是一个开餐厅的,开门做生意要学会和气生财。

    避开酒味,扭过头深呼吸了一次后,秦然再次拿起了报纸,坐在了吧台后面。

    不过,那个醉醺醺的女生显然不想就这么失去一个说话的人。

    “老板,你说爱情是什么?”

    “吐地上200。”

    秦然头也没抬的回答着。

    “什么吐地上200?”

    “我是会吐地上的人吗?”

    醉醺醺的女生嚷嚷起来。

    “吐桌上300。”

    秦然缓缓的说道。

    一旁没有喝醉的女生,这个时候再次冲着秦然连连作揖后,希望秦然能够多多包涵,然后,她扭过头低声对着喝醉的女生劝说起来。

    不过,这样的劝说明显是起了反作用。

    “别管我!”

    “我知道你和他们才是一伙儿的!”

    “你现在是不是来看我笑话的!”

    “滚,给我滚!”

    醉醺醺的女生猛地一推另外的女生。

    措不及防下,那个女生被推倒在地。

    不单单是那个女生,那碗鸡汤也要被打翻。

    而这个时候,一直坐在吧台内的秦然,一探身抬手将鸡汤拿了起来,目带不悦的看着醉醺醺的女生。

    “你是不是也认为我是错的?”

    “我有什么错?”

    “我就想找个对我好的谈恋爱,怎么了?”

    “可为什么他总是三心二意?”

    “为什么要去找那些小妖精?”

    醉醺醺的女生面对着秦然不悦的目光,突然打了个激灵,酒瞬间醒了一半,但剩余的一般酒精却让她觉得这么怂了有些窝囊,因此,硬着头皮,冲秦然喊道。

    说是喊,那声音却是越来越低。

    除了秦然能够听得清楚,跌倒的那女生都听不太清楚。

    “没怎么。”

    “你说的很对。”

    “男人,没有爱情,谁长得好看,他就爱谁。”

    “女人,也没有爱情,谁对她好,她就跟谁。”

    “所以,爱情被人歌颂。”

    “因为,它总是美好的。”

    “它不仅长得好看,还对你很好。”

    “可它是真的吗?”

    秦然问道。

    “爱情都不是真的?”

    “什么是真的?”

    眼前的女生愣愣的问道。

    “它是真的。”

    秦然将手中的鸡汤放在了女生面前,继续缓缓的说道:“爱情可以慢慢谈,总会找到一个对的,但是,汤要趁热喝。”

    看着被秦然放在面前的鸡汤,女生本就被酒精麻醉的大脑,越发的迷糊了。

    她本能的觉得不对,但又觉得秦然说的很有道理。

    想要反驳,却又说不出反驳的理由来。

    最终,她端起鸡汤一饮而尽后。

    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了一张面额一百的纸币放在了汤碗边。

    “汤钱。”

    说着,这个醉醺醺的女生就摇摇晃晃的向外走去。

    那个跌倒的女生再次向秦然鞠躬道歉后,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秦然收了汤碗,拿起钱,再次交给了含羞草。

    含羞草接过钱,目光带着些许异样,看着秦然。

    “怎么了?”

    秦然问道。

    “我感觉哥哥你刚刚说的很有道理。”

    含羞草认真的说道。

    “是吗?”

    “那是别人写的很有道理。”

    秦然将看完的报纸递给了含羞草,在情感专栏内,清晰写着刚刚秦然说过的话语。

    含羞草看着那些文字,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你也觉得很可笑吧?”

    “自己都没有想明白,就去指点其他人。”

    “如果真想明白了,又怎么会在这里无病呻吟?”

    秦然说道。

    含羞草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的看着秦然,他觉得这个时候的秦然,越发的真实了。

    远比记忆中烈焰缠绕,杀气腾腾的那个真实。

    “真好。”

    放下手中的报纸,含羞草嘴角含笑的拿起用过的汤碗,脚步轻快的走向了厨房。

    秦然不解的看了一眼莫名十分高兴的含羞草,忍不住的摇了摇头。

    他没有去追问。

    很多事情都是没有道理可讲的。

    如果什么事情都要讲道理。

    那世界上就没有道理可讲了。

    都是……

    胡搅蛮缠。

    蛮不讲理。

    秦然拿起一旁下午同报纸一起买回来的一本杂志,坐在吧台后静静的翻看起来。

    厨房中,水声流淌。

    吧台后,书页声不息。

    天色渐渐的放亮。

    朝阳升起。

    又是美好的一天。

    然后……

    “啊!”

    “死人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