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六章 挖坑

第三十六章 挖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夜未睡的普德克在黎明时分,稍稍眯了一阵。

    胀痛的胸口,又涩又干的眼睛,都在告诉中年警长,这个时候,不再年轻的他应该好好的休息了。

    但……

    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普德克马上就打起了精神。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普德克才会羡慕那些超凡者,他们远超普通人的体力、精力,一直是普德克想要而不可得的。

    不过,马上的,这位中年警长就再次对那些肆意妄为的超凡者低声咒骂起来。

    昨天城市边郊的战斗,虽然没有波及到普通人,但是足有百米长的道路、电缆被彻底毁坏,想要修复可不是小事,一想到自己需要向市政厅出具一份详细完整的报告,普德克太阳穴就一阵发胀。

    可更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

    昨晚连续发生了十余起纵火案。

    没有人员伤亡,但是多处建筑受损。

    “真是一群混蛋!”

    “难道就不能学学那家伙吗?”

    “虽然冷漠,但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从不会胡来!”

    看着手中的报告,中年警长不由想到了秦然。

    对于秦然的观感,中年警长是极为复杂的。

    哪怕中年警长依旧是尽忠职守,但救命之恩就是救命之恩,他无法忘却。

    或者说,一个连救命之恩都忘却的人,又怎么可能做到尽忠职守呢?

    扯了扯本就松开的领口,中年警长凝神思考着。

    他认为他需要还清秦然的恩情。

    不然会影响到他之后的工作。

    因为,他很清楚,他的工作注定了会让他和对方产生冲突。

    并不是好与坏。

    仅仅是理念不同。

    “该怎么做呢?”

    中年警长低声自语着。

    而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

    咚、咚咚。

    “进来。”

    中年警长说道。

    “咖啡、热狗和沙拉。”

    “咖啡少糖,沙拉没要沙拉酱。”

    麦考尔推门而入,将手中装有食物的袋子向普德克示意着。

    “谢了,麦考尔。”

    “今天你可以休息了,明天准时报道。”

    中年警长笑着说道。

    之所以给年轻助手休假,可不是因为对方带来了早餐,而是因为对方已经连续三天没有休息了。

    而他?

    至少还被那家伙打晕过,睡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嗯。”

    年轻的助手点了点头,转身向外走去。

    在转身开门的刹那,助手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无奈,下意识的,他扭过头看着又一次进入工作状态的中年警长,忍不住的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话还没有出口,这位年轻的助手就放弃了。

    拿起外套,年轻的助手冲着还在加班的人打了个招呼后,快步的离开了警局。

    不过,并没有回家。

    而是走向了离家不远的一间24小时营业的快餐店。

    “冰可乐、炸鱼和薯条。”

    向服务员点餐后,年轻的助手走向了角落的餐桌。

    那里空无一人,但是当服务员将食物送来时,一个人坐在了年轻助手的身后。

    “你迟到了!”

    来人压低声音说道。

    “我已经尽量赶到了!”

    年轻的助手冷冷的回答着。

    一开始他很喜欢他的工作,认为这么做既酷,还有不菲的薪水可拿,真的是太棒了,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待在中年警长身边越久,他就越难以适应现在的身份,尤其是将一些秘密的资料交给来人时,一种负罪感就会涌现出来。

    他,很想要不干了。

    可他难以摆脱眼前的生活。

    “按照约定,这是你们要的。”

    年轻的助手,将昨晚发生的纵火案详细资料递给了身后的人,没有转身,只是将资料通过椅子的缝隙递过去。

    身后的人同样递过了一个牛皮纸袋。

    年轻的助手犹豫了一下后,这才接了过来。

    他知道里面是什么。

    但并没有了最初兴奋的心,相反,有着的只是烫手。

    “有些事情想想就好。”

    “你很清楚一旦你违反了最初的约定,你会遭遇什么。”

    身后的人貌似无意的说了一句后,不等年轻助手再说些什么,就站起来径直离开了快餐店。

    而年轻的助手在快餐店呆坐了许久后,这才站起来。

    没有叫服务员,年轻助手自己将食物打包。

    当走出快餐店,感受着刺眼的阳光,年轻助手无力的笑了笑。

    是啊!

    一旦违反了最初的约定,他会遭遇什么,他自己最清楚了。

    可……

    此刻他内心的煎熬,却比死都要难受。

    ……

    拿着牛皮纸袋的西米莱德快步的返回了旅馆的房间。

    “傻瓜是会传染的。”

    “希望你别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将牛皮纸袋扔在了桌子上后,西米莱德低声自语着。

    他见过太多这样的年轻人。

    稍微引诱一下,就成为了所谓的密探。

    但十有,都会后悔。

    同样的,后悔的人,十有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下议院里可是有专人处理这些后悔的人。

    不是他。

    他也不会承担这样的工作。

    因为,太危险了!

    他可是要安安稳稳到退休的男人!

    所以,对于接下来的行动,西米莱德是十分抗拒的,但却又无法拒绝。

    “真是操蛋的生活!”

    西米莱德低声咒骂了一句后,他打开了牛皮纸袋,一一查看着刚刚入手的资料,接着,西米莱德越看越是心惊。

    很快,西米莱德的额头上就渗出了一层密集的汗珠。

    不同于旁观者,做为参与者之一,西米莱德可是知道这些地方的。

    无一列外的,都是参与了埋伏那位的人的临时据点。

    “果然会报复吗?”

    疑问的口吻中,带着浓浓的心悸。

    毫无疑问,西米莱德可以肯定这些所谓的火灾就是处在那位的手笔。

    而最糟糕的是,接下来他的任务,就是拜访对方。

    “糟糕透顶!”

    西米莱德略带无力的靠在椅子中,嘴里低声呢喃着。

    ……

    兰顿丁街17号。

    一顿丰盛、愉快的早餐后,秦然走进了书房。

    拿着笔写写画画的老书本看着走进来的秦然,面带微笑的站了起来。

    “你一定是有了好消息。”

    秦然笑着说道。

    “不负大人所托。”

    “根据这些隐秘书籍中的记载,有关那位莫丁阁下,我得到了一些大致信息。”

    “首先,她不应该是传闻中教宗时期被囚禁的工匠,而应该是教宗时期艾米阿德教派的圣女。”

    “而且,这位圣女阁下十分的与众不同,不单单拥有圣女的身份,还应该是一位强大的术士、猎魔人。”

    “她能够使用火焰,擅长大剑,有一只渡鸦,且熟悉药剂学、神秘知识,以及雕刻。”

    “毫无疑问,在雕刻方面,她达到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程度。”

    老书本缓缓的说道。

    “术士?”

    秦然一挑眉头。

    根据他所掌握的神秘知识,术士一般都是依靠血脉力量来发挥出超出常人的力量,而血脉的来源,则是他们是否强大的根本。

    那些血脉有可能是来自自然的精灵。

    也有可能是来自翱翔天际的巨龙。

    还有可能是来自……无底深渊的恶魔。

    几乎是本能的,秦然在听到‘术士’一词时,就想到了【地狱叹息】底座上出现的那两行字。

    爸爸,快来救我!

    这里好黑,我好害怕莫丁!

    “她是什么血脉的术士?”

    秦然径直问道。

    “恶魔!”

    老书本面容略带怪异的说出了答案。

    “恶魔……”

    秦然眉头一皱。

    “大人也许只是巧合,我在所有书籍中并没有找到有关您只言片语的记载,推演中同样没有发现。”

    老书本劝慰的说道。

    巧合吗?

    可惜的是,他从不相信巧合!

    秦然沉吟了片刻,继续问道:“还有什么发现?”

    “还有一点重要发现!”

    “那位莫丁阁下似乎是参与到了什么大事件中,接着,才全心全意的钻研雕刻技巧,并将之与自身的力量相融合!”

    “不过,是什么大事件,我无法得知。”

    “信息还是太少了!”

    站在上百本厚厚的书籍前,老书本十分遗憾的说道。

    对此,秦然并没有指责什么。

    因为,他很清楚,虽然有着上百本书籍,但是他真正需要的也不过是每本书中的一行,甚至半行字。

    假如没有老书本的话,想要得到以上的信息,不消耗庞大的人力、物力和时间那都是不可能的。

    当然了,老书本也不是万能的。

    毕竟,有些事情是不会记录。

    或者说记录的书籍、卷轴,他们此刻根本找不到了。

    时间是最可怕的武器!

    任何东西都不可能在时间中永存!

    腐朽、凋零是时间下必然的规律!

    因此,必须要选择另外的方式。

    “弗里斯?”

    秦然冲着门外喊道。

    “大人,您有什么吩咐?”

    ‘冰冻者’一丝不苟的走了进来回应着。

    “你会雕刻吗?”

    秦然问道。

    “雕刻?”

    “会一点,但不精通。”

    ‘冰冻者’一愣后回答道。

    “会一点儿,就足够了!”

    秦然笑道。

    ……

    跑遍了整个艾肯德市内的有名糕点、特色餐店后,西米莱德带着一大堆食物来到了兰顿丁街17号。

    叮咚!

    “您好,我是西米莱德,前来拜访2567阁下。”

    十分有礼的,西米莱德按响了门铃,并且,对着接通的通话器开始自报家门,同时将手中的食物高高的举起,让摄像头可以清晰的拍到。

    “稍等。”

    通话器中冰冷的声音回答着。

    大约两秒钟后,大门开启了。

    弗里斯站在那里审视着西米莱德,目光在对方手中的食物上停留了片刻后,最终,侧开了身躯。

    “进来吧。”

    弗里斯说道。

    “谢谢。”

    西米莱德低头哈腰的说着。

    接着,西米莱德跟在弗里斯的身后,向着书房走去。

    事实上,眼前的兰顿丁街17号,早已经将设计图看了不下三十遍的他,真的是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了,包括那间密室,他也是知道的。

    自然的,也包括居住在这里的人。

    弗里斯、奥多克、艾玛.艾迪和新加入的戈蓝。

    在之前,他就已经掌握了这些人的资料。

    对于弗里斯、奥多克真实的身份,也有着自己的猜测。

    而戈蓝?

    更是了如指掌。

    不过,西米莱德在这个时候可是一点都不敢表现出来。

    对于他,或者对下议院来说,这些人的身份完全的不重要。

    重要的是让这些人追随的那位。

    下议院的数位议员已经开始关注那位,并且,很干脆的给他下达了‘查探’的命令。

    说实话,西米莱德真的想要把下达这个命令的人吊起来打一顿的。

    暴食君王是这么好查探的吗?

    稍有不慎,他就得因公殉职!

    就算一切安然无恙,他为了见对方,也花费了两个月的薪水!

    想着自己干瘪的钱包,西米莱德心中满是绝望。

    虽然可以报销,但是其中繁复的流程,至少又需要两个月,在这段时间,他必须要节衣缩食了。

    莫名的,一想到节衣缩食。

    刚刚还只是感觉一般的食物,这个时候莫名变得美味起来。

    暗自吞咽了一口口水后,西米莱德心中不住的警告自己,这是让自己安全的‘贡品’,不能动,千万不能动。

    书房的门并没有关。

    站在书房的门口,西米莱德就看到了坐在书桌后的秦然。

    但是,下一刻,他的目光就不由自主的看向了秦然面前的书桌。

    这张书桌十分的宽大,但是此刻的桌面上却摆满了东西。

    两柄锋锐无鞘的长剑,一柄撞在皮质套子中的匕首和一副满是岁月感的皮甲。

    西米莱德的目光十分毒辣。

    只需要一眼,就能够辨认出这长剑、匕首都是有着特殊力量的物品,而那副皮甲更是其中的珍品。

    他曾在某位议员的藏品室内看到过类似的皮甲。

    那副皮甲据传闻是那位议员花了大价钱,且用了些不光彩的手段。

    而现在?

    类似的皮甲就这么随意的仍在了办公桌上,那位主人正全神贯注的的打量着手中怪异的雕像。

    雕像?

    西米拉丁一愣后,瞬间反应了过来。

    这位下议院调查官马上一捂双眼,扑通一声的跪在那。

    “规矩我懂!”

    “我都懂!”

    “我什么都没看到!”

    “我什么也不知道!”

    一边说着,西米莱德就匍匐的向外爬去。

    “回来。”

    秦然淡淡的说道。

    “好的。”

    西米莱德转身又匍匐了回来。

    “你认得这个雕像吗?”

    秦然问道。

    “认、认得,应该是传闻中莫丁大师的雕像。”

    西米莱德结结巴巴的说着。

    “我当然知道是莫丁的作品。”

    “我问的是你知道它属于莫丁的那个作品吗?”

    秦然说着,就将手中的雕像放在了桌子上。

    西米莱德颤颤巍巍的抬起头,将捂着眼睛的手小心翼翼的放了下来,先是看了秦然一眼,没有发现什么异样后,这才向着那个雕像看去。

    而当西米莱德的目光接触到那个雕像时,脸色突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