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三十四章 秘密

第三十四章 秘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能够让秦然惊讶的事情不多。 小 说    .

    但绝对不包括此刻秦然看到的。

    在秦然的注视下,文字一行行的出现在眼前

    【吸收巨大特殊能量!】

    【无需体质、精神、源力判定!】

    【名称:融合之心3】

    【类型:脏器】

    【品质:3之上】

    【属性:1,变身恶魔3;2,召唤欲.望之兽3;3,圣者之刺3】

    【特效:1,烈焰硫磺3;2,邪眼3;3,邪异之体3;4,原罪之触3】

    【需求:秦然(本体)】

    【备注:这是一颗由人类心脏、恶魔领主心脏、欲.望之兽核心融合而成的心脏,在吞噬者的力量之下,它再次的进化了,它变得独一无二,它与你融为了一体,当然了,这并不是你们极限!】

    ……

    【变身恶魔3:你的心脏让你拥有了这一能力,开启技能时,你将变身为恶魔,持续时间4分钟,1次/日】

    【召唤欲.望之兽3:你的心脏让你拥有了这一能力,开启技能时,你将召唤一只之兽,持续时间4分钟,2次/日】

    【圣者之刺3:在没有选择变身恶魔3和召唤欲.望之兽3的前提下,遇到正能量时,你能够减免70%的伤害,当所承受的伤害(不论是否是正能量)达到一般、较强、强大、极强、1、2、3、3之上级别时;你可以分别选择开启一道等级不同的‘荆棘灵光’,反弹你受到的10%、15%、30%、50%、60%、65%、70%(包括3之上级别)伤害,并分别受到一次轻度、中等、重度、致命伤势((包括3之上级别))的治疗;当你选择变身恶魔3和召唤欲.望之兽3时,圣者之刺的效果不会消失,但会减弱45%】

    ……

    【烈焰硫磺3:恶魔的血脉,火焰如影随形;在使用以火焰为基础的法术时,火焰攻击等级额外+1,并附带硫磺诡毒3(被烈焰燃烧者,将承受一次体质与施法者的判定,如果未通过,将每秒承受额外入阶级别毒素伤害,持续5秒),所需施法咒语、手势、材料减少80%,即使施法失败,也仅遭受六分之一施法反噬】

    【邪眼3:欲.望之念,根深蒂固;召唤一只由之念所化的邪眼(副眼级别,大小可由你心意而定,最小为人眼大小,最大无法超过之兽本体,大小将会影响战斗力)为你战斗,持续时间随形态大小而定,最小时持续24小时,最大时持续10分钟,3次/日(当包括、超过2只邪眼全部在场时,你将会获得一个针对昏暗(超自然)、隐形等特殊力场的视野)】

    【邪异之体3:恶魔与欲.念,混沌与罪孽,却暗含一缕光明;你获得额外600点生命值、体力值,并获得上位坚韧皮肤(吸收入阶及以下级别攻击所造成的伤害)、高级恶魔皮肤(吸收入阶及以下级别攻击所造成的伤害,面对烈焰、爆炸等有着额外防护);在面对由正能量组成的攻击时,将会承受115%的伤害,当有特别针对物(包括但不限于收祝福物品,圣物等)将会受到一定额外伤害】

    【原罪之触3:欲.望的原罪,流淌在你的血液中,随你的意念,你将获得‘傲慢’‘懒惰’‘暴食’之一的帮助,当‘傲慢’‘懒惰’任意在场时,‘色.欲’‘愤怒’‘嫉妒’‘贪婪’将任由你支配,且获得一定加成,当‘暴食’在场时,你对‘色.欲’‘愤怒’‘嫉妒’‘贪婪’威慑+2,可让它们完成违背意志的行为】

    (标注:当对手陷入混乱、恐惧,或者拥有极度欲.望、执念时,将会被邪异本体吞噬(没有装备)!)

    ……

    【融合之心】并没有晋升,但是内里的各个属性却获得了不同的增强,其中最让秦然看重的【变身恶魔】和【召唤之兽】的时间变长,【圣者之刺】的反击力量获得了增强。

    而【烈焰硫磺】虽然没有再次增幅火焰的威力,但是【硫磺诡毒】的时间变长,且施展和火焰相关的法术,材料、反噬都在进一步的减少,剩余的特效也是一样,不论是【邪眼】【邪异之体】又或是【原罪之触】都在变强。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以让秦然惊讶。

    真正让秦然惊讶的是,之后出现的文字。

    【吸收、转化巨大能量,晨曦之剑5→晨曦之剑5+】

    【晨曦之剑5+:当你能够使用真正的‘晨曦之力’时,就意味着你是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晨曦骑士’了,哪怕你使用它的方式很特殊;蓄力2秒,消耗一半体力值,斩出一道65米长,判定攻击为4+的光剑,冷却无】

    ……

    【吸收、转化巨大能量,瘟疫之箭5→瘟疫之箭5+】

    【瘟疫之箭5+:锻体术达到超凡的你,毫无疑问是一位瘟疫骑士了,你顺利的掌握了瘟疫骑士所拥有的独特攻击方式,花费1.0小时制造一支无须弓弩的瘟疫之箭锁定你视野中不超过1200米的目标,对对方造成一次3+的穿刺伤害,且附着一次3+级别的瘟疫感染(即使没有造成穿刺伤害,瘟疫伤害依旧会漫延),你可以储存瘟疫之箭,最多储藏4支】

    ……

    没错!

    【晨曦之剑】【瘟疫之箭】同样获得了增强!

    这才是真正令秦然惊讶的地方。

    “竟然是对源力全方位的强化!”

    最初,秦然所猜测的是,那枚镜子的碎片应该是和【圣者之刺】相契合,会对【圣者之刺】有着一定的提升才对。

    可最终的结果,却是全方位的。

    真的是出乎预料的收获!

    “艾欧之镜吗?”

    秦然心底默默的念着这个名字。

    虽然眼前的提升并不是质的变化,但是秦然没有忘记,他获得的也仅仅是花生粒大小的艾欧之镜碎片。

    假如是较为完整的艾欧之镜呢?

    咚、咚咚!

    不可抑制的,秦然的心底涌现了冲动。

    贪婪,本就是原罪之一。

    特别是对于秦然这样节省的人来说,这样大的收益放在眼前,不可能不动心。

    不过,秦然早已学会了控制。

    呼!呼!

    连续的深呼吸了数次后,秦然压制了贪婪的冲动,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应该做的是什么。

    艾欧之镜让他心动是事实。

    可他一旦离开了艾肯德市,艾肯德市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他就要面临死亡也是事实。

    毕竟,他的主线任务并没有改变!

    依旧是在十二周内,抵御那些意图不轨的超级罪犯。

    当然了!

    主线任务触碰到关键点时,是可以改变的。

    可现在,秦然却没有找到真正的关键点。

    尽管他心中已经有了些许的猜测。

    靠在椅子中,秦然静静的思考着。

    驾车的‘冰冻者’弗里斯以越发平稳的姿态,让车子缓缓行驶着,‘血人’奥多克则拿出了车上预备的血浆,犹如是吸食果冻般补充着鲜血这是花钱购买的,在成为了秦然的随从后,奥多克已经学会了不给秦然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同样的,弗里斯也是这样。

    甚至,因为性格的原因,弗里斯要比奥多克更加的小心谨慎。

    所以,当看到前方突然出现的人影时,弗里斯立刻踩下了刹车,手中则是散发着淡淡的寒气。

    即使对方并不是陌生人。

    穿着一袭白色长裙的赛琳娜手中拎着刚刚入手的包包,大步的向着越野车走来,这位隐藏着猫女身份的超级英雄,这个时候脸上带着不满、无奈,还有一丝丝的委屈,越靠近车子,这些表情就越发的明显。

    事实上,在那个雨天后,猫女就发誓再也不见秦然。

    不仅是窝心,还因为猫女发现她每次碰到秦然都没有好事。

    对方简直是她厄运的代名词。

    一想到那天浑身湿漉漉的她狼狈跑回家的模样,很自然的,秦然上了猫女的黑名单。

    不过,有些事情并不是由你想的改变就能够改变的。

    至少当德累斯顿向她请求时,猫女无法拒绝。

    不仅是因为德累斯顿是个大好人,还因为猫女欠了对方太多太多。

    多到根本无法数清楚了。

    “是德累斯顿让我来的。”

    “有关残火议会。”

    站在车门前,猫女道明了来意。

    “嗯。”

    秦然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可以上车。

    猫女犹豫了一下后,这才拉开了车门。

    如果可以的话,猫女绝对不希望和对方坐同一辆车,但是有关残火议会的事情,站在大马路上说,显然也不合适。

    “我……”

    “到兰顿丁街17号再说。”

    秦然打断了刚要开口的猫女。

    相较于行驶在外的汽车,秦然更相信,有着层层防御的兰顿丁街17号。

    猫女看了秦然一眼,闭嘴不说了。

    没敢倔强。

    因为,怕被打。

    她可是清楚身边坐着的是什么人。

    冰冷、残酷、无情。

    这样的人也就德累斯顿那样的老好人才会认为是朋友,换做其他人,早已经退避三尺了。

    猫女微微挪动着身躯,尽量和秦然保持着距离。

    她的眼睛偷偷瞄着秦然,后背微弓,显然是做好了随时发现不对,及时跳车的准备。

    秦然感知到了猫女的提防。

    但是根本没有在意。

    猫+女人这种混合后的生物,你想和她讲道理?

    开玩笑。

    还不如去洗碳,看能不能把碳洗白了。

    微眯着双眼,秦然继续思考着眼前的局势,补充着自己的计划。

    秦然没有开口,弗里斯、奥多克自然不会开口。

    车内的寂静,让猫女越发的不安,以至于当车子停在了兰顿丁街17号时,猫女第一个跳下了车,向着大门走去。

    还没有靠近,大门就开了。

    一个戴着眼镜,略显瘦弱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以完全无视猫女的姿态,走向了车子。

    “大人。”

    面对着奥多克打开车门,从车内走下来的秦然,戈蓝鞠躬行礼。

    站在门口的猫女一撇嘴。

    哼!

    无知的人类!

    心底冷哼了一声的猫女,转身就要向房间中走去,可就在她跨入房间的一刹那,一股电流猛地击打在了她的身上。

    “喵呜!”

    一声惨叫,猫女就倒飞了出去。

    但是,这并没有结束。

    半空中飞着的猫女,看到了一支喷头从砖墙中伸了出来,那只有小指粗细的喷头,让猫女心底升起了无比的危险感。

    猫女立刻强忍着疼痛,半空中翻身而下,向前一蹿。

    嗤!

    就在猫女前蹿的刹那,喷头中一股带着黄色雾气的液体径直喷出,落在了地面上时,立刻腐蚀了一片。

    “王水!”

    猫女心底一惊,然后,用愤怒的目光看向了秦然。

    即使她身体特殊,但是碰到王水这样的液体,依旧会重伤,乃至是死亡。

    但是,秦然根本没有理会猫女。

    而是身旁的戈蓝面带歉意。

    “抱歉!”

    “因为您曾经有过数次小偷小摸的不良案底,我将您设定为了不受欢迎的访客之一。”

    “我马上调整您的权限。”

    “放心,这是最后一次。”

    戈蓝很诚恳的说道。

    然后,抬手一挥。

    “好了。”

    “您可以自由出入兰顿丁街17号了,当然,您依旧需要敲门,和得到主人的允许,不然,您不会想知道您将要遭遇。”

    “那是我们都不希望看到的。”

    戈蓝微笑的说道。

    但那笑容在猫女看来,却满是威胁。

    故意的!

    一定是故意的!

    猫女气的毛都炸了起来。

    我当然是故意的!

    你以为躲在街角暗自诽谤大人,就能够安然无恙吗?

    天真!

    戈蓝微笑不变,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接着,他转身跟在秦然身后,进入了兰顿丁街17号。

    车子停靠在一旁的停车位上,弗里斯、奥多克紧随其后。

    兰顿丁街17号的门没有关。

    看着那看着的大门,猫女却是一点都不想要进去。

    但,她却不得不进去。

    当跨过那扇大门的时候,猫女感觉到了无比的委屈。

    她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被扔在纸盒里的时候……可怜弱小又无助!

    “该死的混蛋!”

    心底怒骂了一声后,猫女越发打定了主意,以后绝对不要再见秦然一面。

    深吸了口气,猫女整理着思绪。

    她准备一口气说完,就离开兰顿丁街17号。

    但……

    鼻中传来鱼的香味是怎么回事?

    还有烧鸡的味道!

    这个是烤肉!

    奶油冻!

    混杂着的香味,让猫女一怔。

    她呆愣的看着秦然坐在那里,弗里斯、奥多克手脚麻利的端上了早就准备好的食物,桌子周围有着几把椅子,而眼前房屋中的人数,很明显空着的那把椅子是给她准备的。

    给我准备的?

    不!

    陷阱!

    一定是陷阱!

    猫女警惕的站在那。

    “赛琳娜快过来,马上开饭了。”

    艾玛.艾迪冲着猫女招了招手。

    刚刚她就知道今天的午餐会多一个人,所以,特意的准备了一套餐具。

    猫女略显犹豫,但是在闻到食物的香气后,还是忍不住的走到了餐桌旁。

    “这是今天早晨弗里斯特意准备的食物,都是需要小火慢炖才能够出味的食物,毕竟,他们需要花费时间出门办事。”

    艾玛.艾迪看着坐到了身旁的猫女,微笑的解释着。

    “你不要以为一顿饭就能够收买喵!”

    “告诉你,喵可是坚定不移的……”

    “真香!”

    猫女习惯性骄傲的昂着头对秦然说着,但马上的,在了尝了一口烤肉后,就双眼放光的低头沉浸在了美食中。

    弗里斯的厨艺自然比不上含羞草,但在普通的范畴中,已经是达到了一个相当高超的地步。

    特别是在发现秦然对食物有着明显的偏好时,全心全意为秦然服务的弗里斯,厨艺迅速的达到了一个足以让秦然感到满意的地步。

    而能够让秦然感到满意的食物,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美食。

    猫女自然也不例外。

    她拿着汤勺舀起了一块热气腾腾的鱼肉,张大嘴吹了几次,不等热气散尽,就直接的塞入了嘴里。

    “烫!烫!”

    “好烫!”

    猫女吐着舌头,和一般面对热食的猫儿没有什么区别。

    但不同的是,下一刻,猫女就再次舀起了一块鱼肉,吹了吹又放入了嘴里,接着,再次呼烫。

    整顿午餐,就在猫女不停的呼烫声中开始到结束。

    在艾玛.艾迪帮助弗里斯收拾餐具,奥多克开始例行巡逻的时候,秦然接过了戈蓝递来的清茶,目光看向了吃饱了瘫在沙发中的猫女。

    此刻的猫女丝毫没有顾及形象。

    四仰八叉的窝在那个被阳光照射着的沙发中,眯起眼,嘴里不停的传来呼噜、呼噜的响声。

    哪怕注意到了秦然的目光,也没有起身的打算,就这么满足的躺在那里。

    秦然并没有介意。

    他端着茶杯,开口问道。

    “你和残火议会接触过?”

    “嗯。”

    “喵之前是自由的佣兵喵,接过他们的任务。”

    “但他们不守信用,想要黑吃黑喵,喵就提前溜了。”

    “不过,喵发现了他们的一个秘密。”

    温暖的阳光,饱饱的肚子,让猫女马上回答道。

    “秘密?”

    秦然一眯眼,来了兴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