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二章 疑窦

第二十二章 疑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然迈步向前。

    仿佛是没有看到眼前整排的存尸柜般,但……存尸柜‘看’到了走来的秦然,几乎是微微一滞后,这些存尸柜就齐齐的再次向后一缩。

    咔!

    一阵机簧的响动声,整整一面墙的存尸柜就如同是两扇向内开启的门扉,被左右推开了。

    一间硕大的密室出现在秦然面前。

    一张类似手术台的椅子在房间的最中间位置,在它周围的瓷砖地面上,满是发黑的血污,悬空垂下的铁链钩子上,挂着一个个残肢断臂。

    秦然目光扫过那些早已腐朽的残肢断臂。

    很明显并不是他这个身份妻子丢失的手臂、双腿,而是更早以前的,且切割下来的手法十分的粗糙,是那种一刀砍下去,手臂、大腿还有一半连着躯干,就这么径直撕扯下来,以至于伤口一半还算平整,剩下一半就是皮肤、肌肉的撕裂和骨头参差不齐的断裂。

    “折磨?”

    很自然的,秦然脑海中出现了这个词汇。

    撕裂的伤口,被掰断的骨头,都在告知秦然,这个切割者如果认真的话,是可以十分轻松的将目标手臂、腿都切下来的。

    但是,对方却没有这么做。

    而是选择了另外更费工夫的做法。

    除去有意的折磨外,秦然想不到其它可能。

    顺着残肢断臂,秦然的目光看向了那张类似手术台的躺椅,上面有着数根粗厚、加宽的牛皮带。

    无疑,所有的切割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不过,秦然关注的点可不会是椅子或者是牛皮带,而是更深层次的东西。

    嗤!

    秦然指尖划过椅子表面。

    本就干涸、腐朽的人造革,瞬间撕裂,露出了里面肮脏的海绵和一个小孩拳头大小的……雕像。

    一个眼睛硕大,占据了三分之二体积,里面篆刻着类似月亮的雕像。

    不需要系统的提示,当看到雕像那种抽象的风格时,秦然就能够肯定这应该是出自莫丁的手笔。

    事实上,也是如此。

    【名称:残次的莫丁雕像】

    【类型:杂物】

    【品质:传说】

    【攻击力:无】

    【防御力:强大】

    【属性:月之触】

    【特效:无】

    【需求:无】

    【是否可带出该副本:是】

    【备注:它源自雕刻大师莫丁,虽然没有被记录在案,但却并不影响它本身蕴含着的力量】

    ……

    【月之触:能够聚集负能量,且吸引游魂,将其转化为纯粹的生命力,传输给持有者;0.5生命/分钟(白天)1生命/分钟(夜晚)5生命/分钟(沐浴月光或转化负能量、游魂)】

    ……

    “恢复生命?”

    秦然眯着眼,把玩着手中的雕像。

    几乎是在他拿起雕像的瞬间,周围的墙壁、地面中,一道道半透明的身形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上百的半透明身影,密密麻麻、层层叠叠的拥挤在这个密室中。

    每一个身影的脸上都是茫然,没有思绪、没有记忆,只有亡者被莫丁雕像吸引的本能。

    秦然并没有用【残次的莫丁雕像】转化这些游魂。

    不仅是他用不到这样的手段,还因为对于莫丁雕像的警惕。

    他可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将【残次的莫丁雕像】收好,那些游魂仿佛是如梦初醒般,看着就在面前的秦然,它们一个个带着恐惧的叫声,钻回了墙壁、地面,瞬间就一哄而散。

    与被莫丁雕像吸引的本能不同。

    面对秦然时的恐惧,更能够让它们知道该怎么做。

    围绕着密室细致的检查了一遍,再没有任何的收获后,秦然走了出来,来到墙角的位置,用脚尖轻轻的点着麦克萝丝。

    “疼、疼痛。”

    带着疼痛的呻吟声,麦克萝丝苏醒过来。

    一睁眼,这位女法医就看到了秦然。

    下意识的,这位女法医就一握拳头,准备狠狠的给秦然一拳。

    她可没有忘记自己是怎么晕过去的。

    但是,马上的,随着更多的记忆涌现,麦克萝丝就全身一颤,握紧的拳头,就变成了手掌,一抬手就要向秦然的裤腿抓去。

    不过,再一次的被秦然躲开了。

    “你的停尸房里有密室。”

    “里面应该死了不少人。”

    “我建议你联系格蕾迪。”

    秦然很干脆的说道。

    “密室?死人?格蕾迪?”

    “不不不!”

    “不能联系格蕾迪!”

    “她一定会封了我的法医工作室!”

    “没有了法医工作室我就还不清贷款!”

    “还不清贷款我就会被收走房子!”

    “没有了房子,我就会流落街头!”

    女法医愣愣的重复了一遍秦然的话语后,就开始急速的摇头,她急声说道,然后,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就向着那间密室跑去。

    “这、这是?!”

    看到密室的第一眼,女法医就愣住了。

    因为,眼前的一幕,和她之前进入存尸柜内看到的是一样的。

    唯一不同的是,她现在是站着的。

    而之前?

    她被困在那个好似手术台的椅子上,一个被阴影笼罩,手中拿着刀的家伙,正拿刀对着她的身躯比划。

    女法医全身一个激灵。

    并不是女法医胆小。

    能够成为法医,足以说明麦克萝丝的胆子很大。

    只是之前的情形太过逼真了。

    真到就和她亲身经历过的一样。

    秦然站在停尸房的外侧,看着密室中的麦克萝丝,他清晰的感受到对方身体中那一丝丝能量的变化。

    虽然是负能量,但却没有丝毫吞噬麦克萝丝生机,反而是滋养着麦克萝丝的身躯。

    “灵媒体质?”

    回忆着曾在妮凯蕾书房中看过的一本书,秦然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与普通的通灵者、超凡者不同,灵媒并不多见。

    因为,灵媒完全就是依靠运气传承的,即使是父母是灵媒,生下的孩子也不会百分之百是灵媒。

    就如同那些传闻中的先知般。

    稀少、罕见就是对这些人的具体描述。

    而在这个时候碰到一个拥有灵媒体质的法医,秦然则想到了更多。

    原本的想法,也随之一变。

    “你打算怎么处理?”

    秦然问道。

    “我……”

    本能的就想说,关闭这里,一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麦克萝丝话语才一出口,就莫名的回忆起了刚刚被束缚在那里的一幕。

    不甘与恐惧,充斥着她的内心。

    让她完全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我会调查清楚这件事!”

    最终,女法医说道。

    然后,女法医期盼的看着秦然。

    在危机中出现在她面前的秦然,真的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更何况,秦然是真的救了她一命。

    “感谢你对我的救命之恩!”

    “像你这样有同情心的人,你一定会帮我,对吗?”

    道谢后,女法医双手放在身前,瞪大了双眼,尽量让自己显得楚楚可怜,如果不是被秦然踢开数次,她这个时候一定会拉着秦然的胳膊左右摇摆的撒娇。

    “没有。”

    “不对。”

    “靠自己。”

    秦然冷漠的回答着。

    “那你为什么大晚上的会出现在这里……”

    女法医质问着秦然,不过,话语才出口,女法医就反应了过来。

    对方妻子的尸体在这里。

    即使是前妻,两人的关系也远比和她这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强。

    所以,对方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当然不可能是因为她,只可能是因为他的前妻。

    想到这,女法医颓然的蹲了下来。

    “我就知道我不应该孤注一掷的贷款买房。”

    “如果不买房的话,我就不会这么疲惫。”

    “我不这么疲惫的话,就不会遇到这些事情。”

    女法医蹲在那里,抱着自己,一副弱小、可怜、无助的模样。

    然后……

    她听到了秦然远去的脚步声,还有停尸房的关门声。

    顿时,停尸房内就剩下了女法医一个人。

    刚刚有秦然在还不觉得有什么,现在秦然离开了,女法医突然觉得哪哪都不对劲。

    天花板上好像有人看着她。

    地板上也好像有人看着她。

    左面有人看着她。

    右面貌似也有人看着她。

    女法医不由的打了个哆嗦,汗毛直直的立了起来。

    上一刻还自怨自艾的女法医,下一刻就跳了起来,向外跑去。

    她一边跑一边喊。

    “等等我!”

    但是,等到女法医追出去的时候,早已没有了秦然的人影。

    有着的只是空荡荡的街道。

    凉意的晚风吹过。

    女法医再次打了个哆嗦。

    哪怕法医工作室的灯并没有关闭,也不敢回去关了,就这么向着人多的地方跑去。

    秦然目送着女法医仓惶的离去后,就开始以麦克萝丝法医工作室为圆心,搜寻半径10公里内任何可疑的建筑。

    毫无所获后,秦然在返回了‘榆树街’社区后,依旧用同样的方式,搜寻了整个社区。

    同样的,没有任何的异常。

    “手臂出现了变化,躯干和头没有任何的变化,能够坐起来,也只是那些游魂在搞鬼。”

    “即使对方只是控制手臂,但在一个半径范围内,也应该留下丝丝气息才对,但是,在周围却没有任何的气息残留。”

    在那个手臂出现之初,按照秦然所知道的神秘知识,尸体的头颅、躯干也会出现变化,因此,秦然才去法医工作室寻找更多的线索。

    但事情的发展,明显和秦然想的不同。

    “利用了我所不知道的秘术?”

    “又或者是发现了不对,马上抹除了一切痕迹?”

    “还是那只手臂的主人另有他人?”

    秦然边回忆着他之前遇到的一幕幕。

    更多的疑问开始出现。

    然后,秦然想到了刚刚得到的【残次的莫丁雕像】。

    “那个【残次的莫丁雕像】,是本来就在那里?”

    “还是这也是对方的布置吗?”

    “如果是对方的布置,那么……对方究竟想要干什么?”

    秦然从不会相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虽然【残次的莫丁雕像】对于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依旧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好东西。

    放弃这么一件好东西,必然是因为要获得更大的利益才对。

    “难道……”

    “这里也有人在收集莫丁的雕像?”

    秦然猛地想到了什么。

    更多的猜测随着这个假设出现在了秦然的脑海中。

    “如果是这样的话……”

    秦然微眯起的双眼,闪过一道精芒。

    一个纵身,秦然悄无声息的返回到这个身份的房间。

    东边的天空,在此刻已经亮起。

    朝阳不知何时已经出现。

    新的一天已经开始了。

    盯着2-1-6一晚的两个警员,开始打着哈欠。

    “咖啡。”

    骑着机车的格蕾迪,将手中的咖啡递给了两个手下。

    “谢了,老大。”

    两个警员接过了咖啡。

    “怎么样?”

    格蕾迪问道。

    “没有任何的异常,在收拾了房间后,就睡着了,大约天亮的时候,起床开始洗漱、活动。”

    “刚刚去4-2-2的爱食舍拿回了一大堆食物。”

    “胃口真好。”

    “一点都不像是刚死了老婆的人。”

    一个警员汇报着。

    “是前妻。”

    “感情破裂离婚,然后,心底恐怕是巴不得对方死吧?”

    “现在人死了,岂不是正合心意。”

    “老大你有什么发现吗?”

    另外一个警员纠正着,然后,看向了格蕾迪。

    “我调查了两人的资料,发现……”

    就在格蕾迪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这位女警长的目光突然的看向了不远处。

    一个满脸倦容的男子正脚步蹒跚的走过来。

    “请问这里是2567医生的住所吗?”

    对方很有礼貌的询问着格蕾迪,但对方眼中遍布的红血丝,却让这样的彬彬有礼变得十分怪异。

    “是的,就在那。”

    格蕾迪指了指2-1-6的大门。

    “谢谢。”

    对方有礼的道谢后,就加快了速度向着2-1-6的大门走去,并且,直接按响了门铃。

    “2567医生吗?”

    “我是预约您的病人。”

    “很抱歉我提前来了,请您帮帮我。”

    祈求声中,小护士走出来,示意对方进去。

    看着对方远去的背影,格蕾迪眉头微皱。

    “怎么了,老大?”

    一个下属问道。

    “你们没有觉得那个人很眼熟吗?”

    格蕾迪问道。

    “眼熟?”

    另外一个下属愣道,而之前开口的下属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他好像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