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二十章 不一般

第二十章 不一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然愕然的拿着话筒。

    虽然在看到那张被裁剪的照片后,他就有所猜测,但是却没有想到事情的结果,比他想的还要夸张。

    前妻?

    结婚?

    呵呵。

    不可能的!

    以他的性格,结婚是不可能结婚,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婚的,恋爱都抗拒,每天依靠食物才维持着现在美好的生活,多一个人分享岂不是要糟糕透顶。

    而秦然的沉默,显然引起了话筒另外一边警探的误解。

    “2567先生请您节哀、见谅。”

    “您的前妻父母早逝,周围也没有关系密切的朋友。”

    “所以,我们才找到了您。”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来麦克萝丝法医工作室确认一下尸体,今天下午那里会有专人等您。”

    对方冷峻的声音中不由自主的多了一分温和。

    秦然思考了片刻后,最终选了同意。

    无疑,他不希望和这个素未谋面的前妻扯上什么关系,但是考虑到他现在的身份,他却必须要去见一眼对方。

    他需要了解更多的信息。

    因为,他相信他不是凭白无故的获得这个身份的。

    那位莫丁必然有所安排。

    哪怕现在并没有露出端倪。

    但,等待可不是秦然的性格。

    挂了电话,秦然走出了房间,来到庭院后,抱歉的对着厨师说道:“很抱歉,我这里有了一些突然状况,无法马上享受这些食物了,你可以将这些食物做好后,暂时寄存在爱食舍的冰箱内吗?”

    “当然可以。”

    “不过,2567医生,我需要提醒您,长时间的冰冻会让食物的口感直线下降。”

    身材高挑的厨师显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面带微笑,应对如流。

    “我知道。”

    “我会尽快前往爱食舍拿回它们的。”

    “地址是4-2-2对吗?”

    秦然确认着。

    “没错,期待您的到来。”

    已经完成大部分食物的女厨师对秦然发出了邀请。

    “放心。”

    “我会常去的。”

    “我已经闻到了让我心动的味道。”

    面对食物,秦然总是会带着真诚,特别是这些食物并不难以下咽的时候,更是如此。

    食物、厨具,很快的搬上了车,随着女厨师的离去,秦然锁好门,向着街道外走去,在这种高档社区的内街,很难打到出租车。

    步行五分钟后,秦然拐出了内街,来到了与大马路对接的社区门口。

    虽然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但是以秦然的记忆力和天赋【记忆宫殿】,在住所二楼阳台上的眺望,足以让他对整个社区了如指掌。

    黄色的出租车在秦然的挥手中停了下来。

    “去哪,先生?”

    出租车司机问道。

    “麦克萝丝法医工作室。”

    秦然回答道。

    出租车司机点了点头,在踩下了油门的同时,按下了计价器。

    这是一段不近的路程。

    大约20公里左右。

    秦然浏览了一遍眼前名为‘月亮’的城市。

    很奇特的名字,就和他之前离开的社区叫做‘榆树街’一样。

    秦然暂时没有理解这座城市的人是如何起名字的,但眼前的真实感,却进一步证明他的猜测。

    他来到了一个真实的世界。

    “你究竟想要干什么呢?”

    秦然再次思索起来,直到出租车司机,提醒他已经到了。

    “总共76.8元。”

    出租车司机说道。

    秦然递过了七十七元零钱,拿到了找回的两枚硬币后,这才推门下车。

    大方的不要了?

    不存在的。

    节俭的习惯,应该从点滴开始。

    麦克萝丝法医工作室十分的好找,从秦然下车的位置看去,一个硕大的横着的招牌就挂在面前的墙壁上,并且给予了一个右拐向下的提示。

    沿着路标的指示,秦然走进了这间法医工作室。

    没有前台,也没有等待的座椅,就是一个里外的套间,除去大了一些外,只要眼神好点,就能够从站着的位置看到法医工作室里面。

    当然,前提是,如同此刻一样,里面的人忘记了拉上百叶窗。

    两个解刨台,一个解剖台上躺着一具尸体,周围是零散的工具,鲜血沾染其上,在白炽灯的灯光下,这些工具散发着异样的寒芒,一个身材略显娇小,头发奶白,面容惨白,涂着黑色厚重眼影的女子正从尸体打开的胸腔中,拿出一颗心脏放在秤上乘着重量。

    虽然对方穿着白大褂,但是秦然能够轻易的看到白大褂下的皮衣。

    在称完了心脏,记录数据时,这个女子总算是发现了站在门口的秦然。

    对方下意识的就想要拉上百叶窗,但沾血的手套却好像是粘合在了手上般,费了老大的劲都没有取下来。

    等到对方将手套摘下来后,已经是一分钟后了。

    “够了!”

    “真是够了!”

    “我说过了要天然橡胶的手套!”

    “这些人工橡胶,总是让我出丑!”

    对方这样说着,打开了内间的门,走了出来,向着秦然询问道:“2567?”

    “是。”

    秦然点了点头。

    看向对方的目光中,却浮现了一丝饶有兴致。

    当然,绝对不是对对方刚刚那种犯傻的动作感到有趣,就如同秦然一直认为平地摔的女人除了小脑不发达,走路不看路外,就是别有用心的婊一样,眼前女子略带迷糊的个性,在秦然看来实在是不适合做法医。

    但是,对方身上阴冷的气息,却足以吸引秦然的兴趣。

    那是负能量集合后才有的现象。

    单单凭长年累月的接触尸体,可达不到这种程度。

    “意外的发现。”

    秦然心底默默的说道。

    “跟我来。”

    女法医这样的说道。

    似乎是因为之前在秦然面前出丑,对方并不想要更多的理会秦然,冷淡的说完,就带着秦然走向了外间一侧的小门。

    小门后是向下的楼梯。

    楼梯尽头是太平间。

    女法医走向了标有301的柜子,确认了名牌后,拉开了柜子。

    秦然看到名牌上写着‘玛丽’这样的名字。

    柜子中的尸体被尸袋包裹着,女法医行动利落的将拉链拉开,并不是全部,而是只拉到脖颈位置。

    一具女尸出现在了秦然面前。

    哪怕没有了活力,金色的头发变得干枯,但面容依旧姣好。

    看得出,生前应该是一个大美女。

    不过,秦然注意的并不是这些,他看向了尸体的其他部位。

    尽管有着尸袋的遮掩,但是秦然仍然能够发现眼前的尸体不是完整的,似乎缺少了双臂和双腿。

    而且,脖颈位置上有着一圈圈的黑线。

    显然,头颅也是后来缝合上去的。

    分尸?

    秦然眉头一皱。

    这种极端的手法,可是不常见的。

    除了某些极度的仇恨外,就剩下了某些心理变态的人才会选择。

    而不论是前者,还是后者,想要遭遇的几率,都比不高。

    除非……

    心中想到了什么的秦然指了指尸袋内的尸体,询问道。

    “能够给我解释一下吗?”

    “这可不归我管。”

    “一会儿会有专人向你解释。”

    “而我的任务?”

    “已经完成了!”

    女法医耸了耸肩,拉上了尸袋的拉链,将尸体推入到了柜子中。

    跟在对方的身后,秦然重新返回了地上的法医工作室,在那里,已经有一位衣着干练,身材略显强壮的女人已经等在了那里。

    对方容貌硬朗、年轻,但是却不可小觑,就如同对方硬朗的外貌一样,对方落在秦然身上的目光锐利,锋芒毕露,且充斥着探究感。

    普通人面对着这样的目光,下意识的就会躲闪。

    而秦然却是坦然的和对方对视,且打量对方。

    “探长格蕾迪!”

    对方伸出了右手,自报家门。

    冷峻的偏中性的声音表明对方就是之前通知秦然的人。

    “医生2567。”

    秦然回忆着对方,双手一握就松开来,但是触感中,虎口、指腹位置的老茧,却告知着秦然对方应该有着相当不错的枪法。

    “萝丝我们需要两把椅子。”

    “正常人坐的那种。”

    格蕾迪冲着钻回到内间准备关门的法医喊道。

    “每次都这么麻烦。”

    女法医嘀咕着。

    但还是搬出了两张椅子,上面放着坐垫。

    格蕾迪示意秦然坐下后,就径直开口问道:“您上次和您的前妻联系是在什么时候?”

    “正常情况下,您会和前夫联系吗?”

    秦然很想告诉对方准确的答案,但是根本没有类似记忆的他不得不含糊其词。

    “我没结婚。”

    “她有告诉你最近遇到了什么麻烦吗?”

    对方简单的回答后,马上换了一个问题。

    “你是指她被分尸的缘故?”

    秦然继续反问道。

    格蕾迪听到秦然的反问后,立刻瞪视着女法医。

    显然,女警误会了什么。

    “是他自己发现的。”

    “和我没有关系!”

    女法医马上解释起来。

    “你是一个心理医生,对吗?”

    格蕾迪问道。

    “心理医生也是医生,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我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例如:你把我当做了嫌犯。”

    秦然回答着。

    “我并没有把你当做嫌犯,而是嫌疑人。”

    格蕾迪强调着。

    “有区别吗?”

    秦然笑了起来。

    “当然有。”

    “后者我会客气的询问,前者我会把他拷回警局,给他申请一个单间。”

    格蕾迪解释着,话语中却隐隐带着威胁。

    “前提是你有证据。”

    “我可以保证我不会杀害我的前妻,我们虽然离婚了,但是我们的仇怨达不到杀死彼此的地步。”

    “毕竟,我们曾相爱过。”

    秦然继续胡扯着,而在心底已经彻底的放弃了从眼前女警的嘴中询问出任何有用线索的打算。

    对方不会告诉他。

    虽然只是简单的问话,但是对方已经表现出了足够的强势,这样的性格,不要指望对方会告知他任何想要的信息。

    反倒是一旁的女法医,似乎更好下手。

    格蕾迪没有说话。

    就这么的瞪视着秦然。

    秦然一如开始的回应着对方。

    双方对视了大约十秒钟后,格蕾迪深吸了口气。

    “这是我的私人电话,如果你想起了什么请给我扌……”

    叮铃铃!

    格蕾迪随身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向着秦然比划了个手势后,站起来向着一侧走去。

    “发生了什么?”

    格蕾迪问道。

    “头儿,刚刚我们接到了警卫系统的报警,有人闯入了2567的家!”

    属下的汇报让格蕾迪的面容变得奇怪起来。

    格蕾迪不着痕迹的看了一样坐在远处的2567。

    “你确定?”

    格蕾迪问道。

    “没错,就是你现在见面的那个有关分尸案的2567,这样的名字很罕见,我可以确定,两人就是一个人。”

    属下肯定的说道。

    “很好。”

    “立刻封锁现场!”

    “说不定,我们能够抓到一条大鱼!”

    这样的说着,格蕾迪挂断了电话,走向了秦然。

    “很抱歉,2567先生。”

    “我想您需要和我一起行动了。”

    格蕾迪说道。

    “发生了什么?”

    秦然明知故问。

    只要他想,以他此刻的感知,半径50米之内的悄悄话,都瞒不过他,更加不用说是在一个稍大点的房间内了。

    不过,有人闯入他这个身份的住所……

    “会是因为这个身份的前妻吗?”

    秦然心底猜测着。

    “跟我来就好。”

    格蕾迪没有解释,示意秦然跟上。

    警车打开警笛,一路飞驰电掣,以比之前出租车快了一倍的速度返回了榆树街社区,在到达2-1-6时,门前已经被警戒线封锁,两个高大的警员站在那,阻挡着好奇的围观者。

    而在里面,穿着便衣的警探门正地毯式的搜索着一切。

    当看到从警车上走下来的格蕾迪和秦然时,那些便衣警探迅速的走了过来,低声的向着格蕾迪汇报着。

    看着这一幕,秦然的脸上闪过一抹古怪。

    并不是警探们的汇报有什么不对。

    而是,这些警探们的性别都是女的。

    周围穿着警服的普通警员则是男的。

    不单单是这样,在周围好奇的围观者中,女性的比例也是高达七成以上。

    回忆着来到这个世界看到的一幕幕。

    女厨师、女法医、女探长等等。

    下意识的,秦然心底不由浮现出了一个猜测。

    难道……

    这个世界是以女性为主?

    接着,秦然想到了莫丁的性别。

    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