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十八章 正餐开始

第十八章 正餐开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秦然推开车门,缓缓的走下车,他目光依旧淡然的扫过眼前的四道身影。 .

    四道身影都是无一例外的尖牙利齿,哪怕是抿着嘴巴都会露出一抹寒光,耳朵尖耸而小,犹如是一枚放大的犬齿,头顶没有更多的头发,身躯也只是普通,但是那赤红如火般的颜色却让人过目难忘。

    最为重要的是,四道身影站在那,秦然的耳边就响起了一阵阵邪恶、诡异的低吟。

    那声音似乎要将人心底的所有都释放一般。

    不仅是诱惑的靡靡之音,还充斥着数倍对未来美好的放大。

    意志不够坚定的人,只需要听到一次,就会不可自拔。

    魔鬼!

    与记录中一般无二,引诱人堕落的魔鬼!

    秦然十分确定眼前四道身影的身份。

    不过,与他所看的记录不同,眼前的四个魔鬼……有些弱。

    而且,眼前的四个魔鬼不论是站姿,还是穿着,都和正常人一模一样,并没有书籍记录中的‘堕落之姿’和‘堕落之器’。

    “混血的后裔吗?”

    秦然心底很自然的猜测着。

    “你的眼神让人讨厌!”

    “是啊,你的目光让我们想到了不堪的过往!”

    “愤怒会让我们变得粗鲁。”

    “也会让你痛苦不堪。”

    四个魔鬼混血一人一句的说道。

    然后,就这么的向着秦然走来。

    双方的距离本就不远,仅仅隔着一个车头,正常人也只需要两步,就能够来到秦然的面前。

    但是,四个魔鬼的混血却是大踏步的走了数步,都没有靠近秦然。

    并不是什么特殊的能力。

    就是原地踏步。

    几乎是同时的,四个魔鬼混血都发现了彼此的做法。

    “你们真是狡猾!”

    “别想了,我是不会充当棋子,耗尽他最后的一点力气的!”

    “只是最后一点力量了?谁去又有什么分别呢?”

    “那为什么去的不是你?”

    诸如这样的言语,从四个魔鬼混血的嘴中响起。

    狡猾、卑劣、自私、贪婪。

    这是一贯对‘魔鬼’的影响,而在此之后才是所谓的‘邪恶’与‘强大’。

    很显然,眼前的四个魔鬼混血,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纯血,但是却有着和魔鬼一样的性格。

    它们都在等着同伴出手,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或许拖下去的话,终究会有一个因为利益而妥协。

    但可惜的是,秦然并没有给它们这个机会。

    他的时间有限。

    不过,演戏依旧要演全套。

    呼!

    蓄力之后的恶魔之炎凭空出现在四个魔鬼混血的身边,熊熊燃烧间,在【烈焰硫磺】加持下,达到了4阶的灼热炎浪翻滚而起,犹如一朵升起的蘑菇云。

    四个魔鬼混血刹那间就被淹没了,根本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烧成了飞灰。

    到死这四个魔鬼混血都不相信,秦然竟然还有这样实力。

    在它们的预测中,秦然早已是身受重伤了。

    或许还有着些许实力,但是却不可能太多。

    不然也不可能在得到联邦要进行专人调查的时候,选择离开艾肯德市。

    但是,死亡的事实却告诉它们。

    它们错了。

    且,错的离谱。

    属于它们的力量开始四散。

    ‘暴食’按照剧本出现在了那,张大嘴吞噬着这些魔鬼混血的力量。

    而秦然?

    身躯微微一晃后,就在‘暴食’吞食魔鬼力量后,开始缓缓的恢复了正常。

    至少,表面看起来是这样。

    啪、啪啪!

    轻轻的鼓掌声中,一个身材高大,穿着深色风衣的男子走了出来。

    对方面容已经苍老,发梢更是完全的发白,眼角的皱纹随着微眯起来的双眼,变得越发细长、深邃,让人看着就十分的不舒服,就好似是看到了蛇的花纹般。

    “很不错。”

    “恶魔吞食魔鬼。”

    “真是让人意外的一幕。”

    对方这样的说着,就走到了距离秦然大约5米左右的位置,对方并没有再前进,而是停了下来,细细打量着秦然。

    “高价恶魔的血裔。”

    “没有想到在这个年代,还能够看到你这样的存在。”

    “你刚刚吞噬的力量,是你觉醒后的力量吗?”

    “恶魔的力量再加上觉醒的力量,你这样的存在,即使是放在600年前,都是极为麻烦的。”

    “而放在现在?”

    “只要给你足够的时间,你恐怕会变得谁也无法克制吧?”

    “可惜……”

    “联邦是不会给与你这样的机会。”

    深吸了口气,对方满是惋惜的说道,然后,对方将双手从风衣中掏了出来,那双手上戴着黑色的皮质手套,对方双手交叉微微活动着手指与手腕,继续的说道:“不过,我也要感谢你。”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又怎么会发现残火议会的痕迹?”

    “放心吧。”

    “干掉你之后,我会找到它们,将它们一一送到你的身边,对了,你们应该是在地狱?还是在深渊?”

    “有些东西实在是无法深究,但你们总不会去天堂山。”

    对方语气中带着戏谑,而在那双手上,一层超自然的黑暗在对方的双手上凝聚着。

    冰冷的感觉,开始在街道上蔓延。

    不同于普通的冰霜的冻结。

    它,深入的是灵魂。

    “感受到这股力量了吗?”

    “源自教宗时期‘拷问者’的力量。”

    “但却在我们的手中完善。”

    “它早已不单单是……”

    对方拉长了语调,然后,猛地一挥手。

    无声无息的黑暗就将秦然、‘暴食’笼罩进去。

    “你的力量能够吞噬它吗?”

    “希望给我一个惊喜啊!”

    “虽然你之前吞噬过最原始的‘暗金’,但是完善后的‘暗金’可和你所知道的‘暗金’不同了,它……”

    “更、更好吃了!”

    对方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但随即这样的笑容就凝结在了脸上,吞咽声中,‘暴食’的脸上露出了最为开心的笑容。

    它,等待了许久。

    终于得到了!

    浓郁的热可可味中,加入了牛奶的感觉。

    味道,棒极了!

    不自觉的,‘暴食’裂开了嘴,猛地一吸。

    嗖!

    顿时,笼罩周围的黑暗,就被‘暴食’吸入了肚子。

    然后……

    ‘暴食’看向了那个它等待许久的大餐。

    高大男子汗毛直竖!

    额头上,汗水不知不觉的溢出。

    身躯则是微微的颤抖着!

    并不是单纯的恐惧,而是生物链上至高的俯视,让对方感受到了一种类似维度打击的感觉。

    更让对方感到惊慌的是对方正在逐渐感受到面前秦然的强大。

    不!

    不是强大!

    而是……

    恢复!

    吞噬了魔鬼力量之后,再吞噬‘暗金’之后的恢复。

    难道……

    猛地一个想法出现在了对方的脑海中。

    “这是你设的局!”

    “你在利用我们恢复你的伤势!”

    对方好像是看破了一切般,大声的喊道。

    但是,却根本没有什么用。

    ‘暴食’冲过去,一脚踢倒了对方,拔下了对方的手套,直接扔到了嘴里。

    嘎吱、嘎吱。

    皮质的手套在‘暴食’的嘴中发出了脆皮烧肉带着汁液的脆响。

    “好、好吃。”

    ‘暴食’很中肯的评价着。

    至于脚下的俘虏?

    兄长大人不允许他吃人,所以,就是一个俘虏了,不能当做备用粮。

    浓郁的‘暗金’力量经过‘暴食’的转化,再次化为了‘恶魔’‘原罪’‘晨曦’‘瘟疫’‘圣刺’五种源力。

    但与之前不同的是,本该一分为五的转化,在传输向‘恶魔之力’时,秦然特意有所保留。

    因为,吞噬了四个魔鬼混血的力量,足以让‘恶魔之力’获得足够的好处。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被秦然放在背包【赤鬼胃袋】中的第四、第五、第七莫丁雕像突然的出现在了秦然面前。

    那本就极为抽象的雕像,这个时候更加的抽象了。

    就如同是一滩烂泥,在随意扭曲一般。

    踏、踏踏!

    脚步声从秦然身后传来。

    宛如常人。

    可……

    那只是一尊不足30m高的雕像。

    它全身盔甲,手握长剑,单手拎着魔鬼的头颅,面容冷峻而又熟悉。

    【地狱叹息】!

    莫丁的最后一件作品。

    在底座上隐藏着莫丁求救信息的雕像。

    不过,这个时候的雕像,却是早已脱离了那个底座。

    它手中的长剑直指秦然。

    “罪孽的源头。”

    “灾厄的父亲。”

    “杀!”

    雕像的嘴中一声厉喝。

    然后……

    调转了长剑,向着自己的脖颈抹去。

    秦然居高临下的注视着雕像的动作,他并没有因为雕像和他一样,就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联想。

    简单的说,完全无动于衷。

    而那雕像的长剑在接触到脖颈的一刻,就停了下来。

    雕像双手握剑架在脖颈上,双眼却紧盯着秦然,似乎是在质问秦然,为什么不阻止它。

    秦然默默的看着对方,抬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继续。”

    秦然淡淡的说道。

    “难道你不觉得一模一样的我们,有什么潜在联系吗?”

    雕像忍不住的问道。

    “不一样。”

    “没有。”

    “继续。”

    秦然很肯定的说道。

    “你就没有任何的好奇心吗?我可以给你解答很多问题的。”

    雕像又说道。

    “没有。”

    “谢谢。”

    “继续。”

    秦然摇了摇头。

    迟疑的神情出现在了雕像的脸上。

    它抬起头看着秦然,十分认真的说道。

    “我认为我们可以换一个谈话的方式。”

    “刚刚是我鲁莽了。”

    “真是抱歉。”

    说着,雕像就是诚恳的一鞠躬。

    “不需要。”

    “不鲁莽。”

    “继续。”

    秦然再次示意对方。

    雕像沉默了。

    然后……

    它重重的将手中的长剑摔在了地上。

    “我凭什么要自杀?”

    “我又不是傻?”

    “有本事你干掉我!”

    雕像冲秦然咆哮着,很歇斯底里的那种,而秦然的目光、神情依旧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好。”

    话音落下,秦然的右脚就径直踩下。

    砰!

    雕像立刻碎成了数片。

    一团光芒从碎片中绽放。

    “啊啊啊!”

    惨叫声从被‘暴食’踩着的俘虏嘴中响起,一道道超自然的黑暗从对方的身躯中被吸出,融入到了碎片的光芒中。

    不单单是俘虏的身体内的,还有周围虚空中的超自然黑暗也被这光芒吸了出来。

    这光芒就如同是巨大的磁铁,吸附着周围所有被称之为‘暗金’的超自然黑暗。

    秦然注视着一切。

    当他感受到其中散发出的悸动时,不由嘴角一翘。

    “终于来了。”

    那个俘虏是‘暴食’的正餐,可不是他的。

    他的正餐,这才刚刚到来。

    嗡!

    光芒大作,犹如上百颗闪光弹一同绽放般,整个街道都笼罩其中,所有人都睁不开眼。

    等到光芒散去的时候,秦然早已消失不见。

    ……

    温暖的朝阳照耀在这件办公室内。

    秦然随着朝阳的洒落而坐在了办公室的椅子中,他的面前是一张整洁的办公桌,上面的摆放十分的简单,仅有一个记事本和一支钢笔。

    秦然翻开记事本,里面空空如也,没有任何的文字。

    不过,钢笔里却充满了墨水,能够写出文字。

    放下钢笔,秦然抬头打量这间办公室。

    与桌子上的摆放一样,都是那么的简单。

    除去角落里放着的绿植外,就是一张硕大的,看起来就很舒服的沙发,然后,在靠窗的一侧,摆放着一个档案柜,透过档案柜的玻璃,秦然能够看到在玻璃密封条上插着一张照片。

    上面是他,穿着白大褂,手中拿着奖杯。

    在照片的上方则写着一行小字

    恭喜2567获得弗翁心理学大奖。(最年轻的获奖者)

    ……

    秦然一挑眉。

    “心理学?”

    “医生?”

    他下意识的想到。

    可这与他猜测中的并不一样。

    按照他的猜测,即使是离开了艾肯德市,此刻也更应该出现在地狱或者深渊什么地方才对。

    为什么会成为了心理医生?

    就在秦然思考的时候,走廊响起了脚步声,接着,就是敲门声。

    咚、咚咚。

    “2567医生。”

    “预约您的病人到了。”

    得到秦然的允许后,一个年轻,长相甜美的小护士走了进来说道,在小护士的身后则跟着一个面容憔悴,满眼红血丝的中年人。

    “嗯。”

    秦然点了点头,小护士马上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示意病人坐到沙发里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心理医生的治疗,是不允许他人在场的。

    哪怕她很想看看这位传说中最年轻弗翁大奖获得者的治疗过程也一样。

    身为护士,她不能违反规定。

    不过……

    一定很精彩吧?

    小护士猜测着。

    而办公室内,刚坐到沙发内的病人,就直接开口了。

    “我又一次失眠了。”

    “虽然我按照您说的做了,但是我总是会想起她,她让我……”

    “失眠?睡不着?”

    秦然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对,我睡不着。”

    对方点了点头。

    “嗯。”

    “那……”

    “好好休息。”

    秦然说着,就抬起手对准了对方的后脖颈一击。

    啪!

    清脆的响声后,对方径直倒在了沙发中。

    鼾声渐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