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八十一章 胡克小巷

第八十一章 胡克小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艾斯利得走下了类火车,看着面前的胡克小巷,‘铸剑师’被系统遮掩后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丝无奈。

    什么债最难还?

    毫无疑问,人情债!

    所以,面对酒馆老板娘时,‘铸剑师’总是会不自觉的矮上一头。

    因为,曾经的他,欠下过酒馆老板娘很多的人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还清。

    而他出现在自由联盟的总部胡克小巷,也是为了还人情而来。

    德科曼,自由联盟的一员。

    算不上是核心成员,但也不是边缘人员,是那种既不想要被束缚,又不想成为真正意义上独行者,最终选择了自由联盟的玩家,曾在最初的某个副本世界中,帮助过他,让他收获颇丰。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德科曼就是让他真正意义上能够进入十大超新星之一的关键人物。

    因此,再接到对方的求助后,艾斯利得马上出发来到了胡克小巷。

    看着眼前完全由碎石小路、低矮房屋组成的彩色巷子,‘铸剑师’撇了撇嘴角,他不喜欢这种好似童话故事般的小镇。

    并不是认为幼稚。

    只是认为某些童话故事远不如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单纯。

    稍微挖掘一些,就全是黑暗。

    对于‘铸剑师’来说,那种毁童年的感觉真的是糟糕透顶。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大人不喜欢看童话故事的缘故吧?

    带着心底的想法,‘铸剑师’走进了胡克小巷,就在他踏入巷子的刹那,一阵车轮声响起。

    并不是从巷子内,而是从身后。

    ‘铸剑师’向后看去。

    三辆色泽不同的南瓜马车由远而近,缓缓的驶来,每辆马车都间隔50米左右,前面坐着身穿礼服的车夫。

    不过,这些车夫并不是活人,而是一具具骷髅。

    但这并不妨碍,它们发出声音

    “想要去目的地吗?”

    “10个积分。”

    第一辆黑色的南瓜车驶来的时候,同样一身黑色礼服的骷髅拉住了黑色的马,向着‘铸剑师’问道。

    在见到‘铸剑师’没有回答后,黑色的南瓜马车径直离去,消失在了胡克小巷内。

    “想要去目的地吗?”

    “100个积分。”

    第二辆南瓜车是红色的,身着红色礼服的骷髅一拽缰绳问着相同的话语。

    ‘铸剑师’依旧没有回答。

    红色的南瓜车也如同黑色南瓜车一样远去、消失。

    “想要去目的地吗?”

    “1000个积分。”

    第三辆南瓜车是白色的,当白色的马儿停下的时候,白色礼服下的骷髅站起来,向着‘铸剑师’行礼后,询问道。

    “好。”

    没有如同之前一样的沉默,‘铸剑师’点了点头,并且,直接登上了南瓜车。

    在进入车厢后,‘铸剑师’没有理会花费1000积分的提示,而是抬手摸着左手食指上的一枚黄铜戒指。

    没有什么繁复的纹路,更没有一丝一毫的点缀,看起来就像是乡下农妇才会选择的戒指。

    但只有它真正的主人‘铸剑师’才会明白它的好处。

    不仅能够辨别危险,还能够提示安全。

    一直以来,这枚黄铜戒指,都是‘铸剑师’最为不可或缺的道具之一。

    刚刚黑色、红色南瓜车驶来的时候,它给予了警示,而当白色南瓜车驶来的时候,它表示安全。

    无数次险死还生的经验,让‘铸剑师’从不怀疑这件道具的可靠性。

    轱辘、轱辘。

    身着白色服饰的骷髅车夫一抖缰绳,南瓜车将向着胡克小巷的深处驶去,坐在车厢内的‘铸剑师’看着两旁飞速后退的建筑,向德科曼再次发出了私信。

    可惜的是,完全没有理会。

    除了还亮着的名字表示对方还活着之外,就没有一点有用的信息。

    甚至,就连敌人是谁,都不知道。

    同样的,‘铸剑师’搜寻了自己的记忆后,也是一无所获。

    在他的印象中,还没有谁是使用‘南瓜马车接人’这样的手段。

    当然了,‘铸剑师’相信,随着他的深入,对方一定会露出马脚,让他找到破绽。

    毕竟,巨大城市内,值得他在意的人,也就那么几个。

    “客人,您的目的地到了。”

    在一路的颠簸后,骷髅车夫的声音响起,南瓜车的门也在同时打开,走下南瓜车,‘铸剑师’目带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城堡。

    蓝色的尖塔屋顶,白色的外墙,从高高的塔楼窗户上,一个个彩色的挂毯径直垂下,本该吊起的吊桥,这个时候已经放下,一队盔明甲亮的骑士,分成两列,站在吊桥两侧,一直延伸到城堡大门处。

    从‘铸剑师’所站的方向,能够轻易看到城堡中热闹非凡的情形。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个城堡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铸剑师’虽然不认可自由联盟,但是他依旧和自由联盟打过教导,对方曾不止一次委托他铸造武器,他也曾不止一次的来到过胡克小巷。

    他可以确定,胡克小巷从没有过这样的城堡。

    轱辘、轱辘。

    送到了客人,身着白色服饰的骷髅欠身行礼后,就驾车离去,剩下‘铸剑师’一人站在吊桥前。

    他摸了摸黄铜戒指。

    没有任何危险的警示,也没有安全的提示。

    “既没有危险,也不存在安全……”

    “未知吗?”

    ‘铸剑师’一皱眉。

    他十分讨厌这种情况。

    如果可以的话,他十分想要转身就走,但是德科曼的人情却让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向着吊桥走去。

    鞋底传来的触感,告知着‘铸剑师’这吊桥是真的。

    锵!

    啪、啪啪。

    而就在‘铸剑师’走上吊桥后,那站成两列的骑士们就抽出了长剑,并不是进攻,而是用剑脊拍打着手中的盾牌。

    十分的有节奏,仿佛是某种战歌。

    让人一听到就觉得热血、激昂。

    即使是‘铸剑师’也不例外,但他强忍着心中的激动,一步一步的走过了吊桥,穿过了两列骑士,当走到城门前的时候,一个穿着马甲、皮靴的税务官,笑容满面的走了过来。

    “入城费10积分。”

    对方这样的说道。

    ‘铸剑师’给了10积分。

    顿时,税务官的笑容就越发的真诚了,对方侧过身,弯着腰,向‘铸剑师’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铸剑师’迈步而入。

    黄铜戒指依旧没有危险的警示。

    他的直觉中也没有出现危险。

    每一个与他擦肩而过的人,都是面带笑容。

    甚至,他进过几间店铺,里面贩卖的东西也都是真的。

    既有食物、酒水,也有生活杂物。

    但却没有自由联盟成员的迹象。

    “会是这里吗?”

    绕了一大圈后,‘铸剑师’站在了城堡内城的跟前,他小心翼翼的遮蔽着身形,缓缓的靠近着内城。

    而在距离内城还有十几米距离的时候,黄铜戒指上猛地传来了灼热的刺痛。

    危险警示!

    ‘铸剑师’马上抽身而退。

    但是城堡内城根本没有任何的变化。

    ‘铸剑师’惊疑不定的看着那里,他没有注意到,他脚下的影子开始无声无息的移动起来。

    ……

    秦然走下类火车,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胡克小巷。

    立刻,一股莫名不舒服的感觉从心底升起。

    秦然一皱眉。

    他开始给j.佩雷尔曼发出了信息。

    2567:你在哪里?

    ……

    足足等了五分钟左右,都没有回复。

    按照刚刚两人联系的情况,这样的事情根本不可能发生。

    除非,其中一方死亡了。

    而j.佩雷尔曼的名字并没有变得黯淡。

    对方还活着,却不回复他的私信。

    秦然不由嘴角一翘。

    他原本只是想要从自由联盟的内鬼身上,略微弥补一下他刚刚的损失,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竟然给他准备了一个大惊喜。

    “有意思了。”

    秦然眯起了双眼看向了远处。

    随着马车的车轮声响起,三辆三色的南瓜车正向着秦然驶来。

    三辆南瓜车的速度并不快,从秦然看到它们,到第一辆黑色的南瓜车停在秦然面前,已经用去了两分钟。

    “想要去目的地吗?”

    “10个积分。”

    一身黑色礼服的骷髅这样的向着秦然询问道。

    刚刚才大出血,还在肉疼状态中的秦然听到对方的话语,眉头就是一挑,毫不犹豫的抬起腿就是一记横扫。

    身着黑色礼服的骷髅、南瓜车、马就在这一记横扫中崩溃离析,化为了一地的碎片。

    片刻后,第二辆红色的南瓜马车听到了秦然面前。

    “想要去目的地吗?”

    “100个积分。”

    砰!

    又是一腿横扫,红色的南瓜车步上了黑色南瓜车的后尘。

    最后,是白色的南瓜车。

    黑、红亮色的碎片就在道路旁,在马车上站起来行礼的白色骷髅看得一清二楚,几乎是福灵心至的,话语到了嘴边就变了个说法。

    “想要去目的地吗?”

    “白杰克真挚的为您服务。”

    “嗯。”

    秦然点了点头。

    白色骷髅马上跳下车夫座,为秦然打开了南瓜车的车门。

    “您请上车。”

    白色骷髅恭敬的一弯腰。

    秦然踩着车子的阶梯,走进了南瓜车车厢,车厢内也是通体白色的,前后面对面是座椅,靠着车窗一侧则有个不大的矮柜,可以恰到好处的把手或者是一些杂物放到上面。

    “柜子中有饮品,请您随意享用。”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也请您尽管告诉我,我就在前面。”

    说着这样的话语,白色骷髅轻轻的将车门关上,然后,随着缰绳的抖动,南瓜车开始缓缓而行。

    十分的平稳。

    秦然坐在其中没有感受到一点颠簸,而且,在那个矮柜中,秦然找到了两壶饮品和一篮子点心。

    两壶饮品是葡萄酒和红茶。

    点心则是烤制的奶油华夫。

    闻了闻,确认里面没有加料后,秦然将其暂时收进了背包,现在可不是享用食物的时候。

    平稳而又快速的旅途,仅仅是几分钟后就结束了。

    “阁下,您的目的地到了。”

    白色骷髅打开车门,指着外面的城堡道。

    “你确定是这里?”

    秦然坐在椅子中一动不动的问道。

    声音淡然,就如同那身躯一样,不带丝毫的波动。

    无形的气息则犹如凶兽的注视,笼罩在白色骷髅身上。

    “这个、这个……”

    “可能是我记错了。”

    “请您坐好,我们马上就到真正的目的地。”

    南瓜车的车门关上后,再次启动了。

    坐在车厢内的秦然依旧一动不动。

    而驾驶着马车的白色骷髅体内的灵魂之火,则是开始不住的抖动,假如它能够冒汗的话,此刻一定会是满头大汗。

    既是焦急。

    又是……害怕。

    迎接了十几次的客人的它,还是第一次碰到秦然这样的客人。

    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它见过。

    但是能够让它们承受伤害的,它是第一次见。

    “可怜的黑.杰克和红.杰克,希望你们的骨头不要被野狗叼去。”

    “也希望你们保佑我,不要成为下一个你们。”

    做为有着独立思考能力的随从,白杰克这个时候开始祈祷起来,并且,调转了马车方向,驶向了真正的目的地。

    它不知道秦然是怎么知道刚刚的目的地是假的,是陷阱,是它想要报复秦然没有给车费。

    但是,它知道,为了活下去,不能够再耍花样。

    这一次的旅途要比之前长了不少。

    马车行驶了大约二十分钟后,再次的停下了。

    “阁下,就是这里。”

    “我发誓,这里是真正的目的地。”

    白杰克打开车门后,就直接说道。

    秦然扫了一眼外面的城堡,从外表上和他刚刚看到的一样,至于内在?

    自然是有着些许不同的。

    秦然走下了马车。

    看着走下马车的秦然,白杰克长松了口气,就在这位骷髅车夫想要离开的时候,秦然开口了。

    “等等。”

    秦然不仅叫住了对方,还一把扯下了缰绳,就这么的将对方捆了起来。

    “阁、阁下,您要干什么?”

    白杰克结结巴巴的问道。

    “没什么。”

    “前面探路。”

    秦然很理所应当的说道。

    “可我是车夫,我不能……”

    “好的!”

    “我虽然是一个车夫,但是我也有很优秀的探路本事。”

    感受着秦然气息中传来的冷意,白杰克立刻改变了说辞,并且,一马当先的走向了城堡大门。

    两列骑士再次抽出长剑,用剑脊与盾牌演奏战歌。

    强大的精神让秦然没有受到一丁点儿的影响,他扫了两列骑士一眼,就看向了那个正向他跑来,满脸笑容的男人。

    来到秦然面前,男人就开始自我介绍。

    “阁下,您好,我是本城的税务官。”

    “您要进城的话,需要10积分。”

    一边说着,税务官就一边准备履行职责。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