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恶魔囚笼 > 第六十八章 补充

第六十八章 补充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身青色长袍,麻布鞋的古烈跨过了图书馆的二层,一步一步的向着三层走去。

    身材高大、结实的古烈一点都看不出年过花甲,哪怕是棕色的长发、也一点没有变白的迹象,但此刻,古烈成熟却光滑的令年轻少女都要妒忌的面容上却浮现着一丝愤怒。

    哪里来的骗子,竟然敢诓骗他的侄女!

    他不知道对方是从哪得到有关古家的家训,但他知道,他要好好收拾一下对方,好让对方明白,古家不是什么可以随意欺瞒的二三流小家族。

    所以,他要先声夺人。

    踏、踏踏!

    咚、咚咚!

    明显加重的脚步声,一步步前行,开始时,还能够听出是脚步声,但是到了后来,却变得如同是擂动的战鼓般。

    一声跟着一声。

    一声响过一声。

    每一声都震耳欲聋。

    每一声都让人胸口发闷,好似是被大锤砸在了胸口。

    二层、一层本来还在看书的寥寥几人,脸色迅速变得苍白,一个个身影踉跄的向着图书馆外跑去。

    图书馆外的守卫,眉头微皱的看着二层通往三层的方向,脚步却没有移动。

    他负责的是保护图书馆。

    只要没有人破坏图书馆,他就无法出手。

    而且,他也相信,没有人敢这么做。

    古烈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个极限了!

    毕竟,他可不是摆设……

    嗡!

    就在图书馆守卫打算收回目光的时候,一股重有万钧的气势突然从天而降,如山一般,压在了他的身上。

    身躯摇晃,脚步踉跄。

    图书馆守卫骇然的看向了三层。

    那里!

    心底的念头刚刚升起,眼前就是一变。

    孤寂、黑暗的平原上,没有丝毫的光,也没有丝毫的温度。

    冰冷的风,带着杀戮一切的气息拂过平原。

    任何坠入这里的人,都只剩下绝望。

    不论是前进,还是驻足停留。

    图书馆守卫站在原地,神情紧张的看着远处前行的古烈,他张开嘴,想要呼喊对方,但是刚一张嘴,冰冷的风就倒灌进了他的嘴中。

    舌头,在刹那间就被冻僵了。

    图书馆守卫牢牢闭紧了嘴,但是牙齿依旧咔咔咔的上下打颤。

    那种寒冷似乎已经侵入了他的灵魂,让他不由自主的蜷缩着身体,倒在了黑暗的平原上,静静等待着死亡的来临。

    然后……

    死亡出现了!

    屹立黑暗的天空之下,冷漠的俯瞰众生。

    没有高贵与低贱。

    众生在死亡面前,皆是平等。

    图书馆守卫在接触到死亡的目光时,就不自觉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匍匐在那里,诉说着自己心中最为懊悔、愧疚的事情。

    他希望得到死亡的宽恕。

    只是,没有回应。

    有着的只是痛苦的煎熬,越发的难以忍受。

    他大声的怒吼。

    一声两声三声。

    当怒吼变成哀嚎时,他痛哭流涕。

    在眼泪都要流干的时候,他陷入了莫名的平静,而在这份平静中,悄然诞生了一丝喜悦。

    那是解脱的喜悦。

    在这份喜悦中,他毅然而然的做出了决定。

    他要远离这里。

    远离这个让他曾经感受过痛苦的地方。

    他要回归死亡的怀抱。

    他要在那里获得永生。

    他的手拔出了长剑,冰冷的剑刃掠过了脖颈。

    噗!

    鲜血喷起,图书馆守卫跌倒在地。

    扑通!

    他的额头重重的撞在了台阶上。

    疼痛,让他回过了神。

    “这、这……是幻觉?”

    图书馆守卫摸了摸自己的脖颈,没有喷散的鲜血,周围也没有了那股弥漫心头的绝望感。

    但是,在此刻图书馆守卫的心中,却是惊恐莫名。

    他看向三层的目光变了又变。

    最终,他站了起来,站到了原本的位置上,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也没有看到过一般。

    他不是摆设。

    而是他相信能够用气息就带起这样幻境的人,一定会懂得拿捏分寸。

    而古烈?

    他会为对方送上祈祷。

    至于更多?

    很抱歉,祈祷就是他的极限了。

    无疑,这样的祈祷对于古烈来说,根本就是无用的。

    看着近在咫尺的图书馆三楼大门,古烈却是举步维艰……不,不是举步维艰,而是动都无法动弹。

    感受着身上莫大的压力,古烈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汗水早已打湿了他的鬓角眉梢,沿着脸颊嘀嗒嘀嗒的掉落在地。

    古烈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在上一刻,还是他要用自身的气势让那个骗子明白,古家是不可以欺瞒的,但是为什么在这一刻,却变成了他连对方的面都看不到。

    对于这样的结果,古烈是无法接受的。

    不仅是内心的骄傲,更因为古家人特有的倔强。

    咬着牙,古烈再次迈动了步伐。

    他早已将最初的目的抛在了脑后,剩下的只有眼前的大门。

    他一定要进去。

    嘎吱吱!

    脚步移动,身躯内传来了阵阵骨骼的呻吟。

    当只剩下最后一个台阶的时候,这样的呻吟汇聚成了一声脆响。

    咔!

    骨裂让古烈身躯一矮,但就在摔倒前,他依旧控制着自己是向前摔倒,而不是向后倒去。

    哪怕是头破血流,他也要踏入三楼。

    不过,古烈并没有撞在玻璃门上,那宛如山一般的重压,就如同出现时一般,突然的消失了。

    一双手更是搀扶住了古烈。

    “古蒂?”

    古烈看着搀扶自己的古蒂脸上闪过了惊讶。

    他来这里可没有告知自己的侄女。

    甚至,从某些方面来说,他还故意误导了自己的侄女,好让他有着充足的时间来‘教训’那个骗子。

    “我不是傻瓜。”

    “叔叔您的安排实在是太过显眼了。”

    “还有……”

    “2567并不是如同您所想的那样!”

    古蒂强调着。

    古烈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脸上浮现着一片尴尬。

    最终,变为了苦笑。

    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连对方的人都没见着,就被气势压迫的完全抬不起头来,甚至,要不是他的侄女出现,他很可能会遭遇更加窘迫乃至是危机的事情。

    古烈可不是什么单纯的少年,他不会天真的认为,气势突然的消失是对方对他手下留情了。

    他的侄女才是关键点。

    “你之前的提议我会再次考虑的。”

    “剩下的……”

    “我这里不会管了,但其他人我不管了。”

    古烈说着就站直了身躯,向着自己的侄女摆了摆手后,就向着楼下走去。

    至于去见一见秦然?

    古烈暂时没有了兴趣,但他身上传来的疼痛,却让古烈记住了这个侄女选中的男人。

    古蒂目送着古烈的背影消失在了楼梯拐弯处,她转过身推开了图书馆三楼的玻璃大门。

    一眼,古蒂就看到了端着茶杯,面前放着点心架,坐在书桌后的秦然。

    “抱歉,2567。”

    “我的叔叔并不是有意的。”

    “是因为我的沟通不当,才会产生刚刚的误会。”

    古蒂一脸歉意的说着。

    “没关系。”

    对于一直帮助自己解决‘自己职责内事物’的熟人,秦然还是相当宽宏大量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刚刚书桌上的那些书籍很可能会暴露出他的一些计划,他根本不会用这么‘直接’的方式来面对古烈。

    “感谢2567你的谅解,但是2567你身为学生会的分部长,应该明白图书馆是为了阅读而存在的,并不是一个喝茶、吃点心的地方,甚至,这些茶水、点心也是为了给阅读者提供更好的阅读条件……”

    古蒂再次欠了欠身,但是当这位学生会分部长再次直起腰时,却是面容一正,用几乎是严苛的言语开始纠正秦然的行为。

    秦然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再将点心架子上的点心一扫而空后,站起身就向着图书馆外走去。

    他想要得到的信息,已经得到了。

    再留下了是没有必要了。

    更何况,古蒂连续不断的话语,也让他没有留下的想法。

    挥了挥手,秦然一个闪身就消失不见。

    站在原地的古蒂看到秦然消失后,脸色马上的红了起来。

    “我在说什么啊?”

    “我明明不是想说这些的!”

    “我应该是想要邀请2567喝下午茶的,可为什么话语到了嘴边,就变成了这种斥责呢?”

    羞涩的少女捂着脸,蹲在那里自言自语着。

    ……

    刚刚将茶水、点心一扫而空的秦然,再返回学生公寓后,又让拷问者泡上了茶。

    端着茶杯,秦然轻轻吹着杯中的茶叶,闻着扑面而来的茶香,秦然脑海中回忆着刚刚看过的有关‘亚贰诺流’的资料。

    与二层《逝去的流派》中含糊的记载不同,图书馆三层有关‘亚贰诺流’的记载不多,但也不少。

    通过这些书籍,秦然较为清晰的得到有关‘亚贰诺流’的大部分信息。

    首先,亚贰诺流确实是东方厨师来到西方后,创立的流派,那个东方厨师也确实是昂之流的成员之一,但是在离开东方前,那个东方厨师就被昂之流除名了。

    其次,亚贰诺流是一个非常善于利用幻术的流派,其中的‘神念术’更是亚贰诺流的最高秘术,也被当时的人们称之为‘禁术’。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在那次导致亚贰诺流灭亡的秘境探险中,不单单是亚贰诺流的成员参加了,莱德家族也参加了,但与亚贰诺流不同的是,莱德家族并没有因为那次秘境探险有什么损失,相反的,还变得蒸蒸日上起来。

    一些书籍中,很自然的出现了一些猜测。

    例如的出现,也被编写者和那次秘境探险挂上了钩。

    当然了,大部分人是不相信的。

    但,只要有一部分人相信就足够了。

    秦然轻轻抿了口茶,将茶杯放下后,就再次开始联系起了上位邪灵。

    希尔里流,怎么能够没有一个更加让人信服的出身呢?

    ……

    杂货铺老板,希尔流派的暗子,在希尔流派的执掌者离开后,就耐心的等待着。

    身为一个暗子,杂货铺老板早已习惯了等待。

    但是这一次不同。

    他是迫不及待的希望那位里流阁下快点出现。

    因为,这将是他们最有可能返回希尔里流的机会。

    所以,当风铃声响起,戴着帽子的‘鲁德’走进来后,杂货铺老板几乎是跳了起来。

    “里流阁下!”

    杂货铺老板恭敬的行礼后,就侧过身让‘鲁德’走进了杂货铺的里间,再将玻璃门后‘开门营业’的牌子扭转变为了‘暂时休息’后,杂货铺老板快步的向着里间走去。

    “乌特大人已经对莱德家族开战!”

    “乌特大人让我转告阁下,希尔流派一直会以里流为尊,既然里流的阁下们,决定向莱德家族开战,那么,希尔流派势必追随!”

    “直至莱德家族灭亡,或希尔战到一人不存。”

    按照乌特的吩咐,杂货铺老板躬身转告着‘鲁德’。

    “希尔不会再次灭亡的。”

    “灭亡,这样的经历有过一次就足够了!”

    “现在的我们,在毁灭中重生,可不是为了再次迎接灭亡,而是为了那些曾经暗算我们的家伙们讨账!”

    ‘鲁德’斩钉截铁的说道。

    而这样的口吻,则让杂货铺老板心中一喜。

    因为,他能够感觉的出眼前里流阁下话语中的变化,不再是那种泾渭分明,满是隔阂感的交谈,而是变成了‘我们’!

    “果然,执掌者赌对了!”

    “只有真正的拼上性命,才能够获得里流这些阁下的认可。”

    “不过,复仇?”

    心中一喜的杂货铺老板脸上浮现了一丝了然。

    希尔里流难道和莱德家族早就有仇?

    也对!

    只有这样才能够说得通。

    不然仅仅是因为那位新生首席的事,就和一个家族开战,哪怕是希尔里流也实在是有些玩笑了。

    只是没想到里流曾被莱德家族暗算,还差点灭亡。

    难怪我们会和里流断了联系。

    一个个猜测,在杂货铺老板的心中出现,随着这些猜测的出现,有关希尔里流的形象开始逐渐丰满起来。

    正在脑补‘希尔里流’的杂货铺老板,突然看到那位里流阁下站了起来。

    “里流阁下……”

    杂货铺老板刚张嘴,就被‘鲁德’制止了。

    看着‘鲁德’凝神倾听的模样,杂货铺老板并不是傻子,迅速的反应了过来。

    有人盯上了这里!

    顿时,杂货铺老板心中一紧。

    但是,却没有慌乱。

    他在这里这么多年,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当即,杂货铺老板就向着‘鲁德’示意,但是‘鲁德’却是看也没有看杂货铺老板一眼,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向外走去。

    “里流阁下?!”

    杂货铺老板一惊。

    “希尔里流可不会不战而退!”

    “特别是面对曾经的手下败将时!”

    带着这样的话语,‘鲁德’推门而出。

    在大门外,一队人将这里重重包围,领头的位置,赫然是全身包裹着纱布的……加西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