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巅峰召唤 > 第二百七十章:月光色 女子香

第二百七十章:月光色 女子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百七十章:月光色女子香

    见爱徒一副委屈的样子,王越虽很生气,但还是强忍着心中的怒意,诧异的问:“秦昊那小子是傲气了点,可不像是个咄咄逼人之辈啊?”

    秦昊高魅力的作用,在这种时候也显示了出来,王越虽然心中很生气,但并没偏向自己徒弟,可见秦昊给王越的印象极佳。 ?

    自己徒弟的脾气,王越太清楚了,秦昊那个外谦内傲的小子,怎会像自己这样什么都惯着她?

    刘慕一愣,疑惑的问:“师傅见过他了?”

    王越点点头,如实道:“秦昊领三万铁骑夺回虎牢关后,得知墨家公输家相助于黄巾,于是又星夜赶回负责打造投石车。”

    “又打胜仗了!”刘慕喃喃道,心中则更加后悔。

    秦昊为刘氏立下了赫赫功勋,可自己当初却那么对他,刘慕心中甚至产生一种没脸去见秦昊的羞愧感。

    “为师帮你把过关了,秦昊那小子确实德才兼备,倒确也配得上慕儿你的金枝玉叶。所以…”

    “师傅,说什么呢。”

    王越话还没说完,就被刘慕打断,只见刘慕跺着脚,一脸娇羞道:“为老不尊。谁要你把关呀!”

    见此情况王越哪里还不知,徒弟是真喜欢上秦昊了,顿时哈哈大笑道:“是,是为师多管闲事了,不过不久后你们可就是夫妻了,真有什么误会,还是早点解开的好!”

    “师父。”刘慕叹息道:“当时是慕儿太任性了,所以,所以…”

    刘慕哪知道秦昊会成为她的未婚夫,总之现在她很后悔。

    见刘慕主动认错,王越心中一喜,他印象中的秦昊也绝不是小气之人,所以这段美满姻缘一定能成。

    “秦昊让老夫传话,说想在蔡府见你一面。”王越抚须笑着问道:“乖徒儿,你是见?还是不见?”

    一听秦昊要见自己,刘慕顿时心跳加小鹿乱撞,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还是不见了吧,婚前相见…”刘慕面色微红,羞涩的拒绝道:“不太好!”

    见刘慕过不了心里那一关,王越又劝道:“秦昊那小子可说了,在蔡府后院的凉亭等你,若是你不去,他就等到你去为止。”

    “可是,可是…”刘慕小手使劲揉着自己的裙子,一脸的纠结。

    见此情况王越知道还要再加把劲,于是又道:“哎,这初春的洛阳,夜间可凉了,也不知道秦昊那小子会不会冻着。”

    秦小子,只能帮你到这儿了,若是这样慕儿还拒绝,那老夫也没办法了。王越心中暗道。

    听王越这么一说,刘慕心中顿时下定决心,转身对冉闵道:“冉大哥,走,我们去看昭姬姐姐。”

    “是,殿下!”冉闵一脸笑意,抱拳应道:“末将立刻去准备车架。”

    冉闵虽脱离了虎贲营,如今只是一个贴身侍卫,但军籍却被刘慕保留依然是校尉军衔,所以有资格自称末将。

    冉闵是个急性子,很快就已备好车架,而看着逐渐消失的车影,王越笑着自语道:“慕儿,你一定会拥有一桩美好姻缘的。”

    万物皆有因果,昔日因,今日报。

    王越恐怕怎么也想不到,是他亲手将自己的爱徒,推入一桩孽缘当中。

    ……

    蔡府后院,荷塘边。

    秦昊一袭白衣盘腿静坐在凉亭之中,而在他面前摆放的得那一把七弦古琴,正是蔡府之宝,四大名琴之一的焦尾琴。

    四大名琴以悦耳的音色和特有的制法闻名四海,分别是:齐桓公的‘号钟’、楚庄王的‘绕梁’、司马相如的‘绿绮’和蔡邕的‘焦尾。

    相传蔡邕在“亡命江海、远迹吴会”时,曾于烈火中抢救出一段尚未烧完、声音异常的梧桐木。

    蔡邕依据木头的长短、形状,制成一张七弦琴,果然声音不凡。因琴尾尚留有焦痕,就取名为“焦尾”。

    秦昊轻轻拨动了一下焦尾琴,待琴音消失后,笑着对面的蔡琰,道:“不愧是‘焦尾琴’,配以昭姬姑娘的琴技,当世恐怕也鲜有人敌。”

    就在刚刚,蔡琰弹奏了一曲《高山流水》,听得秦昊是如痴如醉。

    不得不承认琴技上,秦昊认知的人中,除了师父鬼谷子外,还真没有一个人比得上蔡琰。

    “公子谬赞了。”蔡琰恬然一笑,道:“常闻公子善乐,不妨也来上一曲吧?”

    “不行不行。”秦昊连忙摆手拒绝。

    琴棋书画秦昊都有所涉及,而且还抄了几名曲,但却唯有琴技最差,和蔡琰相比更是差了不下十条街,所以哪好意思在这位大神面前摆弄。

    蔡琰倒是也没有勉强,只是略带失落道:“那真是可惜了!”

    蔡琰可谓国色天香,如今确摆出这么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秦昊又哪能拒绝的了。

    “罢了。”秦昊咬牙道:“那秦昊就献丑了。”

    蔡琰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笑着说道:“那小女子洗耳恭听。”

    秦昊见此目瞪口呆,什么时候冷若冰霜的蔡琰,也变得这么调皮了?

    一定是被刘慕给带坏了。不过现在弹什么呢?

    秦昊开始回忆起前世的一些古风歌曲,而一极其经典歌曲浮现在他的脑中。

    秦昊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缅怀,笑道:“此曲名叫《月光》,是在下不久前偶有所感之作,还是第一次弹奏,献丑了。”

    蔡琰心中一喜,自己竟是第一个听者吗?

    秦昊端正仪表,双手放在焦尾琴让,轻弹轻拉琴弦,弹唱道:“月光色,女子香。”

    纯净的歌声从秦昊口中唱出,蔡琰一听顿时面色一红,因为这词句明显是情曲啊,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弹情曲?

    “泪断剑,情多长。

    有多痛,无字想,忘了你。

    孤单魂,随风荡。

    谁去想,痴情郎。”

    蔡琰顿时心头一颤,明明是情曲,可为什么那么悲?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红尘的战场。

    千军万马有谁能称王。

    过情关,谁敢闯。

    望明月,心悲凉。

    千古恨,轮回尝。

    眼一闭,谁最狂。

    这世道的无常,注定敢爱的人一生伤。”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