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闪婚深宠:席先生,轻一点!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许说话,也不许出去。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许说话,也不许出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闪婚深宠:席先生,轻一点!正文第一百一十九章不许说话,也不许出去。第一百一十九章不许说话,也不许出去。

    “……”慕初秋身体绷紧,挺尸一般,不敢再动了。

    故意你大爷啊故意。

    见他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慕初秋涨红着小脸,开口道:“你能不能先出去?”

    她可不想让这里改名优衣库。

    席景深俯睨着她,薄唇噙着点点邪肆,缓声道:“我不放心你一个人,不安全。你换你的,我在我的,不碍事。”

    “…………”慕初秋扶额,心里一万头*奔腾而过。

    有他在,才是最不安全的好吧。

    一匹永远喂不饱的恶狼。

    而此时,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

    紧接着,许晗的声音隔着门板传进来,“小秋姐,你好了吗?”

    慕初秋一个激灵,吓得脸都白了。

    而身旁的男人却是戏谑的一笑。

    他附身在她耳畔,不紧不慢地说道:“现在,还要我出去吗?”

    他话刚说完,慕初秋一个转身,将他的嘴捂了个严严实实。

    他一双黑眸紧紧地盯着她羞愤的小脸,眸底含了几分玩味。

    慕初秋又气又急,幽怨的瞪着他,压低声音道:“从现在起你不许说话,也不许出来……”

    要是许晗发现席景深和她孤男寡女在这儿,那她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席景深轻易的扳开她的小手,眉峰微挑,目光灼灼地盯着她,“想让我配合你?”

    “嗯!”慕初秋下意识的点头,老老实实回答。

    唇角勾起一丝戏谑的笑,席景深抬手抚上她晶莹红润的嘴唇,声音暗哑,“亲我一下,我就考虑考虑。”

    哈?

    亲他?

    慕初秋有那么一瞬间的懵圈,意识到自己确实没幻听之后,小脸蹭的一下更红了。

    见她没有动作,席景深慢条斯理的说道:“要不要我现在就吼一声,让外面的人知道……”

    混蛋,就知道威胁她。

    “小秋姐,你还在里面吗?”外面,许晗的声音再次响起,有些着急。

    慕初秋心一横,一把抓住他的领带,将他拉靠近自己,微微抬起头,在他微凉的薄唇上轻轻烙下如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她胸前的两团柔软压在他的胸膛,加上刚刚的那一吻,席景深明显感觉到身体的某个部位变得更加肿胀难忍,恨不得直接将她就地正法。

    “记得你说过的话。”慕初秋睁大眼睛瞪了他一眼,而后也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了,直接在他面前,快速穿好衣服走出去。

    临走前,还故意踩了他一脚。

    席景深看着她幼稚的动作,有些哭笑不得。

    化妆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了,许晗松了一口气,一双大眼睛跟扫描机似的,将房间整个巡视一遍。

    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才挽起慕初秋的胳膊,往外走,“小秋姐,刚刚叫你几声,你都没应声,吓死我了。”

    “不好意思啊,我没听见。”慕初秋打着哈哈,目光却是瞥向后面。

    都这么晚了,他一个人回去没事吧。

    两人出了片场,就看见路灯下候着一辆黑色的车,而原本应该在更衣室的男人,此时正坐在车上。

    见她们出来,席景深看着慕初秋开口道:“上车,我送你们回去。”

    许晗愣了两秒,席总怎么会在这儿?

    而且,他还说要送她们回去?

    “小秋姐,我们……”她拽了拽慕初秋的手,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该不该上车。

    程韩已经下车,为她们打开了车门,等她们坐上去。

    “上车吧。既然席总都亲自开口了,我们哪有拒绝的道理。”慕初秋没拒绝,直接拉着许晗上了车。

    主要是天色有些晚了,她们两个女孩子也不安全。

    许晗识趣的去了副驾驶座,主要是和席总坐在一起特别有压力。

    而且,她总觉得席总和小秋姐之前就认识。

    慕初秋瞪了眼身旁的男人,一字一句道:“谢谢席总。”

    谢谢他莫名其妙出现,把她吓个半死。

    谢谢他拿“枪”指着她。

    谢谢他动不动就威胁她。

    她真是谢谢他全家。

    车子发动,缓缓驶出了这条街道,朝着酒店方向驶去。

    而此时,郊区仓库里。

    那些蛇从裤管钻进她的长裤内,沿着修长的腿缓慢爬行,来到腹部、胸前,甚至是头顶。

    惹得顾嘉整个人浑身战栗,神经崩紧,惊恐的瞪大眼睛,死咬着下唇,默默承受着这一切。

    好几次,她没忍住叫出了声,面前的男人就会放出更多的蛇,没有丝毫怜惜。

    这些蛇不攻击她,只是在她身上,还有周围爬行,对她进行精神上的折磨,这简直比要她命还要残忍。

    七个小时过去,已经凌晨了,顾嘉一夜没睡,每当她昏厥过去,就会被金银花香水泼醒,眼睁睁的看着那些蛇在她身上爬来爬去。

    此时的她已经被折磨得狼狈不堪,精神彻底崩溃了,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蜷缩在角落,目光涣散。

    外面三个男人看了看时间,给顾嘉解了手上的麻绳,走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出来时,有行人在路上看见一个蓬头垢面的女人,跌跌撞撞的走着,一会儿傻笑,一会儿看见会动的东西就惊恐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叫嚷着“有蛇。”

    有好心人拨打了最近的精神病院的电话,最后女人被接进了精神病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