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颗粒无收?

第三百五十一章 颗粒无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舞台上,苏景的演唱还在继续,但是这个时候已经没有多少人会去关心苏景唱的是什么了,中间这炫技般的吟唱,已经完完全全占据了他们的脑海。

    在娱乐圈,更准确来说是在华语流行乐坛,能唱高音的歌手并不是没有,相反还挺多。但像苏景这样信手就来,还游刃有余在高音与感情之间达到一种平衡,让听众在一瞬间就有一种汗毛倒立的震颤和共鸣的,哪怕放在声乐界,也是拔尖的那一撮。

    虽然不能说唱高音的歌手唱功一定好,不然中低音就要打人了,但不可否认,高音给人的震撼感觉是最为直观的。

    网络直播间的弹幕直接爆炸了。

    “卧槽!卧槽!卧槽!激动到失语,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行!我耳朵真的怀孕了,要生出小耳屎了!”

    “这特喵的到底是什么宝藏男啊!粉了粉了,共和の姬!”

    “前面的,这个‘姬’就过分了啊!麻烦留下地址,我带些特产去看看你!”

    “咱们家的鸡,一唱天下白,一唱天下惊!skr”

    ……

    其中最激动的莫过于苏景的粉丝们了,自出道来从不炫技的偶像,在送给他们的这首歌里居然飙高音了。

    这排面没得说!

    在所有人都还在回味苏景那一段惊艳的吟唱的时候,苏景的演唱已经接近了尾声。

    “……

    梦在你左边

    我在你右边

    永远不变的爱是我们”

    一段尾奏solo,苏景就鞠躬离开了舞台。

    现场的观众后知后觉地向空无一人的舞台送上最热烈的掌声,和最热情的欢呼。

    直到下一个环节开始,明星嘉宾们才反应过来。

    无论是哪个颁奖典礼,从来都没有获得某一奖项提名的候选人在该奖项揭晓前一刻的表演时间里表演节目的。就算相邻着,基本也是在该奖项颁布后一刻的表演时间里。

    既然现在要公布的是“最佳新人奖”的获奖人,那么苏景岂不是……

    想到这里,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想多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苏景夺得“最佳新人奖”的呼声是最高的,也是最有实力的,这是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的。哪怕举办方有意刁难苏景,也不可能不顾金歌奖的权威性和公正性吧?

    苏景不也说了他是临时临急顶上来的吗?

    苏景交还了吉他,便匆匆从后台回到座位上,这个时候,台上的颁奖嘉宾还在胡扯着。

    看到苏景回来了,她也松了一口气,也不再多拖延,直接终结话题,撕开了手中装有获奖者的信封。

    在会场大屏幕的特写镜头上,大家明显能看到颁奖嘉宾看到获奖人名字的时候,整个人愣了一下,脸上的错愕一闪而过。

    “获得第30届金歌奖最佳新人奖的是丁耀庆!”

    连关子都不想卖了,颁奖嘉宾有些兴致乏乏却还装出一副激动的样子,直接公布结果。

    距离苏景不远处,一个身穿西式礼服的年轻男子激动得跳了起来。但会场的气氛却显得有些诡异,没有欢呼,没有掌声,只有难以置信的沉默。

    这个叫丁耀庆的最佳新人悻悻地停止了庆祝,麻溜地走上舞台。

    虽然有些不尊重人,但在回过神来后,满座哗然,直播间的弹幕全是问号。

    哪怕是台下的明星嘉宾们也交头接耳着,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现在再想一想苏景刚才的惊艳表演,大部分只觉得,苏景落选“最佳新人奖”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

    就苏景的水平、知名度、歌曲里的人文含义,哪一点不比这个奖项的其他候选人强上几分?

    就连苏景也是满脸错愕,他不是一定要得到这个新人奖,他不需要这些东西来涨身价,不过既然他入围了,奖杯这东西能拿则拿,总归是一种吹牛的资本。但是他没想到举办方或者说组委会真的会这样做,如果是他实力不济他也就认了,但输在手段上,他总觉得憋屈。

    “真是过分。”温悦佳压抑着怒火,“不管你后面拿到什么奖,只要你势在必得的新人奖没拿到,无论对你还是对于你的粉丝来说,都是最恶心的。”

    回过神来,苏景冷笑道:“能让金歌奖做出这种决定,想必某些人付出的代价不小吧。这个丁耀庆是什么来头?”

    温悦佳想了一会,“好像是百灵鸟唱片去年力推的新人,在宝岛这边有些小名气,我们那边没听说过这个人。”

    “百灵鸟?”苏景皱眉想了下,“似乎骆华玉之前也是百灵鸟的吧?”

    “是啊,不过听说她已经跟百灵鸟解约了,现在在哪个公司就不清楚了。”温悦佳回答道。

    “还真是巧了。”苏景细眯着眼睛,语气有些森然。

    说巧合都是夸奖百灵鸟唱片了,他们能这样对待骆华玉,自然也很容易就跟万腾联手了。对于他们来说,看得到的利益才是实在的,至于交好苏景能不能从苏景那里得到回报,都是看不到的。

    颁奖典礼还在继续,不过因为在“最佳新人奖”上出了这一回事,无论是明星嘉宾还是场内场外的观众,都有些心不在焉。

    尤其是获得提名的歌手,一个个心事重重的样子,生怕自己也遇到跟苏景一样的对待。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苏景落选“最佳新人奖”的那一刻起,这一届金歌奖在公信力和权威性上,就受到了质疑。

    其中最大的原因正是苏景今晚的顶替表演太过于惊艳,给人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才让人更难接受他的落选。

    最佳作词人奖,最佳作曲人奖,最佳编曲人奖,最佳单曲制作人奖,随着典礼的慢慢推进,这四个苏景入围的奖项一一揭晓,苏景全都落选了。

    一个入围六项大奖的人,在五个奖项上都落选了,甚至有可能颗粒无收。

    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但是罕见的是,无论是会场内,还是网络上,没有一个人因此笑话苏景,反而当镜头屡屡给到苏景的时候,人们看着那张看不出表情的脸,甚至在知道自己落选后还要微笑着向竞争对手送上掌声,他们就觉得心疼。

    会场内的看台上,有一撮人阴沉着脸,从苏景落选“最佳新人奖”后就一直沉默着。

    他们是专程赶过来宝岛支持苏景的粉丝,原本以为可以见证苏景的荣耀时刻,却不曾想到会经历近乎屈辱一般的一幕。

    这一刻他们感同身受,一些感性的人甚至哭了出来,他们高仰着头,不让眼泪掉下来。但是他们没有闹,他们是苏景的真爱粉,要有素质,不能给偶像丢脸,让别人留下一个苏景输不起的印象。

    在他们旁边的别家粉丝看着他们,下意识地离远了一点,就连应援的时候也不敢太大声。

    在其他人看来,苏景的粉丝就像是一个火药桶,一点就会炸那种。

    其实苏景对落选后面这四个奖项并没有觉得很意外,除了“最佳新人奖”,他对另外的五个奖项并没有太大的信心,因为跟他竞争的要么是天王天后级的歌手,要么就是名声在外的资深词曲创作人,要么就是捧红不少歌手的制作人。

    在这些奖项上,谁得奖谁落选都说不准,只要能得到提名,都是一笔厚实的资历了。

    唯独让人如鲠在喉的就是这个“最佳新人奖”了。

    一个刚出道就能跟业内资深人士相抗衡的超新星,居然落选了“最佳新人奖”,而且获奖者无论哪个方面都比不过苏景,这着实太让人恶心了。

    就不知道典礼结束后举办方会如何解释媒体和公众的质疑了,也不知道他们的解释有没有人会买账。

    说起来,所有在这届金歌奖上有所斩获的歌手都对举办方挺有怨言的,毕竟一旦举办方不能给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那么这一届金歌奖的奖杯分量就降低了很多。

    “金歌奖什么时候也把公信力踩到脚下了?真是让人心寒。”林树也有些受不了了,他这次来宝岛就是冲着苏景来的,所谓期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他万万没想到,苏景竟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纵然在这个圈子里沉浮了二三十年,他依然感到背脊发凉。

    “现在我只希望,苏景能在经历过这些黑暗后,依然相信这个世界是美好的。”张宝伦担心地说道,这话听上去像是“白莲花”,但又何尝不是他对苏景的期望呢?

    林树沉吟道:“十年饮冰,难凉热血。苏景既然能写出《世界以痛吻我》这样的歌词,他的灵魂和内心自然是坚韧的。当初小娜的事他都挺过来了,现在这些又算得了什么。”

    “希望吧。”张宝伦勉强笑了笑。

    南都,宁希竹泪眼朦胧,心里一片冰凉,恨不得钻进屏幕把苏景抱在怀里。

    典礼现场,一段表演之后,来到了“年度歌曲奖”的颁布环节。

    这也是苏景入围的最后一项大奖了,是颗粒无收,还是有一块遮羞布,就看这个奖项了。

    一时间,这个奖项吸引了无数人的注意力。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