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三百五十章 永远不变的爱是我们

第三百五十章 永远不变的爱是我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相比起来,直播间里观看的网友们就欢乐很多了,弹幕刷得欢快。

    “卧槽!苏大佬还有表演的啊?那真是大出风头了!”

    “惊喜!绝对的惊喜!不知道这次苏大佬会唱什么歌呢?期待~”

    ……

    弹幕是快乐了,但在后台站着的苏景却不欢乐。

    几分钟的时间,也只能够让他熟悉一遍这首歌,但好在是自己写的歌,平时偶尔也会哼唱一下,所以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底。

    “苏老师,你现在可以上台了。”掐着主持人的报幕声结束,工作人员说道。

    苏景点点头,抱着吉他就走了出去。

    舞台上,直播画面里,当一身中山装的苏景抱着吉他出现在眼前,大家总觉得这个画面有些违和。

    就连苏景也感觉很别扭。

    实在是不太搭。

    把话筒放在支架上,苏景扫了一眼台下,轻声说道:“首先跟大家说声抱歉,原本我是没有表演任务的,但很巧有一个要表演的同行生病了,举办方就让我来顶一顶。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穿得这么正式来弹吉他,事出有因,还请大家见谅。”

    说到这里,苏景也是一阵无奈,他不是没想过清唱,但没有伴奏,固然他有信心掌控舞台,但毕竟他要撑足时长,在前奏、间奏、尾奏上,多少会有些尴尬。

    苏景这话一出,有心人敏感地捕捉到“很巧”这个字眼,稍微一琢磨,就品味出苏景话里的深意了。

    “好了,话不多说,一首新歌《爱.是我们》送给支持我的朋友们,感谢你们给我飞翔的翅膀,给我刺破迷雾的光芒,感谢每一个瞬间都有你们陪我见证。”

    很真诚的感谢,却又让人隐约觉得意有所指。

    高球在后台听到苏景这一番话,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如果可以的话,他恨不得冲上去封住苏景的嘴,“人呢,都死了吗,还不赶紧催一下苏景,让他废话那么多干嘛。”

    只是他还没说完,舞台上苏景就拨动了吉他上的弦。

    苏景之所以先说话,除了给举办方上上眼药水外,还有就是想试一试设备了。

    说实话,他已经对举办方失望透顶了,如果他们在设备上也搞些小手段,他也不觉得奇怪。

    不过还好,他们还没有愚蠢到这个地步。

    一段前奏过后,苏景就开口了。

    “每一次微笑

    雕刻出的嘴角

    才是最美丽的符号”

    开头一小段,苏景的粉丝们就感受到一股熟悉的味道,典型的苏景风格。

    事实上,苏景出道这些时间来,给人深刻印象的不只是“苏景出品,必属精品”,还有苏景歌词中积极向上、宣传正能量的内涵。

    也就是网友们经常调侃的“满分作文”,大概也就只有在歌词上,苏景才能过一把文艺青年的瘾。

    并非矫揉造作,也不是无病呻吟,不管是什么人,曾经经历过什么,都可以从苏景的歌中收获到一些东西,又或者能从中得到些许慰藉。

    这也是苏景的歌之所以受欢迎的原因之一,现在的乐坛太缺少这种在精神层面打动人心的歌曲了。所以也难怪曾经有人说过,华夏没有乐坛,只有娱乐圈。

    纵是准备仓促,也是简单的弹唱,但在苏景毫无瑕疵的完美发挥下,这首歌的感染力也是毫不逊色于有伴奏的歌曲。

    “……

    有火热的心

    才懂得相信

    每一个眼神的肯定

    都是我的幸运”

    没有人忘记苏景在演唱前说过,这是一首送给所有支持他的朋友的歌,换个说法,这是苏景送给粉丝的歌,有很大的可能将会取代《相依为命》成为苏景的应援曲。

    自然而然地切入主题,苏景的粉丝们心满意足却又骄傲满满地专心听着,从旋律和节奏的变化他们可以感觉到,接下来就是副歌部分了。

    果不其然,几乎没有停顿,苏景极为专业地换了口气,音响里并没有一丁点的换气声。

    下一刻,副歌部分就从苏景口中吐了出来。

    “感谢是你羽毛编织成了翅膀

    让我能够飞翔

    ……

    梦在你左边

    我在你右边

    永远不变的爱是我们”

    很直白的歌词,也正是如此,才更具有一种直击人心的力量。作为一个出色的创作人,苏景很清楚如何表达才能让一首歌充满感情和力量。

    在这首歌上,他不会刻意装深沉,要的就是平铺直叙,用最简单最平凡的字句,直抒胸臆。

    不是你,不是我,而是我们,紧密相连,不分彼此。

    显然,他是成功了,不仅感动了他的粉丝们,他唱着唱着也动了情。

    更准确来说,他一直都动情了,只是副歌结束的时候,他完全沉了进去。

    于是乎,他接下来的举动让所有人为之一惊,哪怕是歌手同行们也被震撼到了。

    只见苏景停下了弹吉他的动作,与此同时,苏景的吟唱声从现场音响里传了出来,覆盖全场。

    甚至坐在后排的观众仔细凝听,隐约中也能听到苏景的原声。

    高亢,明亮,却又不显尖锐。

    技巧娴熟,却又不失自然。

    而且看苏景游刃有余的神态,就知道这还没到苏景的极限。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大家都是专业出身,一直就听说苏景在抒情男高上的天赋无与伦比,苏景十六岁时演唱《奉献》的视频虽然曾经被翻出来热议了一时,但毕竟是十几年前的事了,苏景也没在公开场合表演过。

    嗓子上的天赋终究是太金贵了些,十几年没练,再好的天赋也会荒废掉。不管苏景曾经多辉煌,那也只是曾经,只能供人怀缅罢了。

    但是现在听到苏景的高音吟唱,他们突然觉得,这货混娱乐圈是不是有些欺负人了?

    创作才华他不缺,真情实感他不缺,特喵的就这炫技似的高音,圈里也就只有少数几个能与之抗衡。

    这简直就是一枚核弹啊!

    就这还是小怪物?

    也许吧,在声乐界可能是这样的吧。

    但在娱乐圈,这尼玛的简直就是大魔王了。

    这谁顶得住啊?!

    其实苏景之前根本也没想到这一招的,不然的话,他哪里还需要弹唱,干脆清唱就得了。

    毕竟清唱困扰他的,主要是间奏这里,如果没有伴奏或者旋律的话,就太干了,干巴巴站在这里,也难免会尴尬。

    他也是一时兴起,才试一试吟唱的。在开口的一瞬间他就开始后悔了,这万一要是唱不出来,或者唱得难听,就是一次车祸现场了。

    但幸好的是,他近乎一年不间断的锻炼,总归让他能唱上去了,虽然不复过往的神勇,但也足够了。

    起码,他看到了还能恢复的希望。

    说实话,他一开始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练习的,打死他也不敢相信,效果竟然出乎意料的好。

    他愈发觉得自己身上发生了太多难以解释的事情了。

    而在屏幕前,观看直播的人感受也不尽相同。

    特意早点回家美其名曰关心一下流行乐坛动态的老苏,从苏景一开始的话中就能猜出大概时的脸色发黑,到听到苏景这一段吟唱时,脸上几乎笑开了花。

    “明明就是想看小景,还非要装样子。”一旁的苏母见状,面带揶揄之色,毫不留情揭穿了老苏。

    老苏呵呵一笑,也不在意,“恐怕有人是坐不住了,很快就问我要人了。”

    苏母被他无来由的这句话搞得一头雾水,不过大概也猜到是事业上的事,她也不打算过问,不管怎么说,老苏总不可能坑儿子的。

    只是想到这父子俩的感情,她不免多嘴说了句,“你啊,别总是让儿子干这干那的,偶尔关心一下他的生活不过分吧?”

    “生活上有你关心就够了,我就动动这身老骨头为他挡挡暗箭吧。”说后面这句话的时候,老苏收敛起笑容,脸上有几分凝重。

    尽管他在教育方式上也许是有一些问题,但打从一开始把苏景引进音乐这条道路,他一直都为苏景承受了很多。不管苏景愿不愿意,喜不喜欢,他都已经尽可能为苏景铺就了一条康庄大道。

    把目光重新放到直播画面上,看着舞台上那道熟悉的身影,苏母心底泛上一阵心疼,“连我都听出这孩子受委屈了,这事你要管。”

    “他现在可不得了了,多得是有人为他出头。”老苏乐了,不过一看旁边老伴的眼里透出一丝危险的光芒,他立马改口道,“先看看他们做到什么地步吧,真要过分了,我这个当父亲的,也不能只看着。”

    眯了眯眼睛,老苏身上散发出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南都,宁希竹看着直播画面上的苏景,既是开心,又是心疼,还夹杂着一丝无奈。开心的是苏景的天赋并没有毁掉,他依然是那个声乐界的小怪物。心疼的是,苏景独自一个人在他乡受了委屈,苏景上台前给她打的电话,和急促的语气,她不难想象得到,苏景的这个表演其实就是一次刁难。无奈的是,对于这件事她一点忙都帮不上。

    真是傻瓜,人家都刁难你了,你又何必这么卖力呢?

    宁希竹看着听着,视线就朦胧了。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