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三百三十五章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第三百三十五章 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六月中旬的南都已经进入盛夏了……准确来说,一年十二个月,南都有十个月都是夏天。

    早上五点多天色就已经大亮了,昨晚睡前一直在意识里强调今天要早起的苏景果然得到了生物钟的正面反馈,还没到六点钟,设置好的闹钟都还没响他就醒了。

    开了一晚上空调的房间里温度挺低的,苏景和宁希竹睡觉的时候还是挺老实的,没有谁会踢被子,也不存在醒来后发现自己莫名其妙躺到床尾的情况。

    苏景盖着棉被,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呆呆看着天花板。忘记是什么时候在哪里看到这么一个知识点:早上醒来不要马上起床,要在床上躺几分钟。

    对身体好不好苏景没有看出来,但至少意识慢慢清醒的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很舒服。

    当清醒过来,苏景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条信息:今天是公历六月十四日,农历五月十二日,宁希竹迎来了她2八岁的生日。

    2八岁了啊!

    苏景也不知道怎么吐槽这个年纪,说年轻吧,又快三十了,但说老吧,三十又还没到。

    带着莫名的感慨,苏景起了床,拿起自己的手机关掉闹钟,借着窗外的光看了一眼睡得正香甜的宁希竹,顿时又愉悦了起来。

    轻手轻脚地拉开床头柜最底下的抽屉,苏景拿出一个小盒子来,傻笑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正事来,又偷偷看了一眼宁希竹,发现她还在睡着,马上就舒了一口气。

    这个惊喜筹划了那么久,要是功亏一篑,他可能要抽自己几十个耳光子,把自己揍得鼻青脸肿的才能解恨。

    打开盒子,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枚样式普通的钻戒,最显眼的莫过于折射着光芒的钻石,闪闪发光,晶莹剔透。他小心翼翼把戒指拿出来,铂金材质的戒托的表面镶嵌着密密麻麻的碎钻,同样闪闪发光。

    对于钻戒他了解不多,以他之前所在公司的规模,也接不到钻戒品牌的单子。不过他也知道,一个男人这一生,钱包肯定要有几次大出血,总要当一次这样的水鱼,所以拜托周东乔搭线找了一个业内人士帮忙选购了这枚钻戒。

    就算是被宰,也要尽可能心甘情愿不是?

    没有欣赏太久,苏景拿着戒指来到床的另一侧,目光在宁希竹的脸上停留了几秒钟,确定她真的没有醒过来后他才蹲了下来,拿起宁希竹的左手,把戒指套进她的无名指上。

    戒指的尺寸是按照宁希竹左手无名指的大小来选择的,男左女右那一套苏景没有考虑,宁希竹不是左撇子,一般情况下右手用得比较多,戴着戒指可能不是很方便。

    “别闹!”

    苏景刚把戒指套进去,宁希竹就用左手拍了一下苏景抓住她右手的手,嘴里迷迷糊糊地嘟嚷起来。

    苏景心虚地收回双手,又看了看宁希竹还在熟睡中,不由庆幸自己的速度够快,然后又看了一会儿宁希竹戴着戒指的左手,才心满意足地换了衣服,出去晨运。

    ……

    七点半,宁希竹的手机闹钟准时响起,她动作熟练地翻了个身,伸出右手找到手机,看都不看一眼就关掉了闹钟。

    闹钟的声音戛然而止,不过宁希竹的意识短暂清醒过来,正准备再继续睡五分钟的她感到左手无名指上有些异样,下意识的就用右手去摸了摸。

    硬硬的……

    麻麻赖赖的……

    宁希竹瞬间就清醒了,把左手放在眼前一看——

    “啊——”

    一声尖叫在房间里响了起来,传遍屋子的每一个角落,趴在猫窝里啃着小鱼干的猫娘被吓了一跳,手中的小鱼干都掉到了地上,嘴里的那一口也不知道该不该咽下去。

    已经结束晨运回来正在厨房里煎着鸡蛋的苏景也被突然响起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差点没把炒菜铲扔出去。

    房间里,宁希竹带着傻笑,呆呆地盯着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有些失神。

    很少有女孩子们抵抗得了这种闪闪发光的东西,宁希竹也不例外。更别说,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还代表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好一会儿,她才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连忙下了床。

    “苏先生,苏先生……”

    伴随着宁希竹大惊小怪的叫声,她的身影也火急火燎出现在厨房的门口。

    “干嘛。”苏景忍着笑意,转身看着宁希竹。

    “这个,这个,这个……”宁希竹抬起左手,无名指上的钻戒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她激动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苏景板着脸点头道:“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怎样,还喜欢吗?”

    “你知道这代表什么吗?”宁希竹依然很激动。

    苏景很认真地回答道:“知道,戴上这枚戒指,你就是我还没过门的媳妇了。”

    “啊——”

    宁希竹又是一声尖叫,吓得猫娘又把新的小鱼干扔到地上了。

    “别别,我这围裙都是油。”苏景眼睁睁看着激动的宁希竹向他扑过来,他扭动身体试图躲避,但无奈厨房可活动的空间不大,他避无可避。

    宁希竹紧紧抱着苏景,不算宽厚的臂膀上充满了熟悉的温度和味道,手中怀里的亲厚质感让她喜极而泣。

    “苏先生,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了,终于等到了!你告诉我,我没有在做梦吧?”

    宁希竹动情的话语让苏景好一阵心疼,他正想也用力抱紧宁希竹的时候,突然发现手里还拿着炒菜铲,顿时醒悟过来,“蛋要糊了!”

    宁希竹:“……”

    松开抱着苏景的手,宁希竹转身走出厨房之前,狠狠地剜了一眼苏景。

    重新回到锅前翻着鸡蛋的苏景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特喵的我干的还是人事?

    他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之中,难道我其实是一个钢铁直男?

    而洗手间里,宁希竹已然忘记刚才的小插曲,看着镜子里无名指上的戒指又是一阵傻笑。

    在一个清晨醒来,发现手上戴着戒指,他在厨房里做着早餐,这就是她一直憧憬的求婚。

    也许这样的求婚少了些仪式感,也没有太浪漫的感觉,但偏偏她就喜欢这样,没有太刻意,一切都和往常一样,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一切都是刚刚好的样子。

    苏景正在努力实现她所憧憬的生活,这就是给她的最大的浪漫。

    只不过她给出的反应跟预想中的不一样,想象中她应该是内心欣喜但外表淡定的,要优雅,表现出岁月静好的一面。就好比如苏景就做到了。而不是像她刚才这样大惊小怪一惊一乍的。

    想起刚才的两声尖叫,宁希竹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哼,都是苏景的错!

    洗漱出来,宁希竹虽然还是很激动,但起码表面淡定了很多。看着苏景还在厨房里忙活,她站在原地看了看,然后回到房间拿着手机出来,给苏景拍了一张照片。

    没有片刻犹豫,她又伸出左手,摄像头对着戒指又是一阵猛拍。

    苏景刚好端着皮蛋瘦肉粥走出来,看到这一幕,把碗放到餐桌上,然后指了指客厅,“如果你要发朋友圈的话,可以先去看一看茶几上的东西。”

    “还有惊喜啊?”宁希竹眼睛发亮,话还没说完就小跑过去了。

    寻思着厨房里也没什么要紧的事,苏景也跟着过去了。

    茶几上的摆放宁希竹自然熟悉,什么东西是多出来的,她一眼就能看出来了。

    一个长宽大概是30㎝高约5㎝的白色包装盒,上面还有一张银行卡。

    “这张银行卡是……”宁希竹拿起银行卡瞄了一下,账号尾数她看着有些眼熟。

    苏景:“呃,这是我的老婆款,前几天我特意去查了下,差不多三百万吧。”

    宁希竹明显被这个数目吓了一跳,不过她此时更关心的是,“特意?”

    “是啊,这张卡是我小时候我妈帮我办的,什么资料都是她的,她每个月都会转账到这张卡里,我又收不到通知信息。反正我也用不到这张卡里的钱,所以就一直没去看。”苏景理所当然地解释道。

    宁希竹听了也是一阵无语,“这个给我?”

    “准确来说,是给老婆用的。”苏景嘿嘿一笑。

    宁希竹脸颊微红,“那我就先帮你保管着,不过你别以为以后的工资不用上交哈!”

    苏景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没事啊,以后你掌握我们家的财政大权。”

    >>

    en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ener

    说是这样说,但他心里想的却不一样,等以后他收入花销都大了,还频繁了,宁希竹估计就会嫌麻烦不管了。

    反正谁保管钱都一样,该花的还是要花。

    确定了以后家里谁管经济后,宁希竹满意地笑了笑,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了白色包装盒上,“这是什么?”

    苏景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充分保持着神秘。

    宁希竹也没期待苏景能回答,所以就自己动手拆掉包装盒,当看清楚里面的东西的时候。

    她愣住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