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三百三十章 她轻轻唱起来

第三百三十章 她轻轻唱起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五月的夜幕降临得晚,差不多七点,斜阳的最后一道余晖落在高楼的玻璃墙上,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车水马龙的街头上有些路灯已经亮了,勤勤恳恳等待着落日收回依依不舍的余晖,接管这座城市的光明。

    苏景面无表情地在人流中穿梭,其实戴着口罩也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表情。

    时至夏日,苏景的乔装也愈发简单,就只在脸上戴一个一次性口罩。来往的人目光未曾在苏景脸上多停留一秒,在这个早几年雾霾闹得凶的首都,戴口罩是一件习以为常的事。或许偶尔也会有人觉得眼熟多看几眼,但也没把跟他们擦肩而过的口罩男往明星上面想。

    比起颜值高的明星,这张大众脸也是苏景选择只戴一个口罩来乔装的重要原因。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苏景的曝光度太低,要不然他也不敢随意走在街头上了。要知道在狂热的粉丝眼里,偶像的身上总是散发着光芒,在茫茫人海里可以轻易认出。

    此时的苏景也无暇去担心自己会否被人认出来,他的眼神一片涣散,多少能看出心不在焉来,他满脑子都在想温悦佳不久前跟他说的那些话。

    对苏景来说,心态上的问题已经很严重了,但更让他受挫的是,温悦佳指出了他在态度上的问题。

    “你现在想得更多的应该是这张专辑发布后会有什么样的成绩,你为自己虚设的反馈沾沾自喜。其实你知道自己现在最主要的是好好录歌,但是为了结果而去录歌,和享受录歌的过程,是两码事。我刚才听了你录制的歌,感觉很别扭,就好像唱歌的人言不由衷一样。”

    有些问题看起来很复杂,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找不到原因,但一经旁人说出来,你会发现,其实真的很简单。

    对于温悦佳的话,苏景在录音室里静静想了一会也就深以为然了,他看不懂自己写的歌,往深里说是他看不懂现在的自己,经过温悦佳这一手拨云见月的操作,苏景才发现,顺风顺水下来,他有些飘了。

    虽然他很不想承认这一点。

    既然找到了问题所在,那就要想办法去解决。在这个晚上,苏景想了很多,他的心态也一点一点拉了回来。

    成年人的情绪调节能力其实很强,在深夜里一个人崩溃痛哭,第二天又元气满满正常上班生活的,大有人在。

    当然了,温悦佳的话只是起到了警醒苏景的作用,要说醍醐灌顶点石成金那就扯淡了些,而且这又不是什么悟道,苏景自然也没有顿悟,不过之后几天的录制情况也是慢慢好转,陈亚敏看到那个熟悉的苏景渐渐回来后,也放心了不少。

    大家都很忙的,如果苏景的状态迟迟没有回暖,他也没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而这个东方传媒最好的录音室,也不可能长时间让苏景占用。

    日子一天天过去,时间很快就来到了五月底。苏景专辑的录制也越来越顺利,温悦佳的专辑也结束了拍摄,正在进行后期处理。

    24号那天晚上,苏景和家里人一起看了最新一季《歌手》的首播,对于这个节目,苏家人以前是没有太大感觉的,但自上一季韩伊娜参加并迅速在流行乐坛声名远播后,难免就多了一种说不明的感情。

    哪怕是不怎么看这种综艺节目的老苏,也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美其名曰看看柳焕和吴霞的发挥。

    虽然打算变革了,但节目组也知道一口吃不成大胖子,首期的节目还是求稳,表演的歌曲还是熟悉的味道——改编经典。而节目效果也没有出乎苏景的意料,柳焕和吴霞神仙打架,另外五位首发歌手明显差了一个等级,值得一提的是,这五位首发歌手里,谭维的表演虽不及两位老前辈,但也是可圈可点,实力也是独一档。

    一时间,网络上诸如“评委请回到评委席上”、“国家队又出来欺负人啦”这类的言论又被网友们刷得飞起。

    首期的冠军是柳焕,他以微弱的优势险险压了吴霞一头。

    宣布了结果后的《歌手》并没有就此结束,而是在主持人的宣布下,进入到一个特别的环节——纪念韩伊娜加辑。

    这是自韩伊娜病逝后第一个纪念活动,在《歌手》前面的宣传中也从来没有提到这一点。所以现场沉默了片刻,马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而电视机前的很多观众,尤其是韩伊娜的粉丝们,一时间百感交杂。

    在现在这个道德喷子和道德卫士盛行的网络时代,《歌手》这个决策是冒着很大风险的,随时都会引火烧身,被白莲花们打上消费死者的标签。一旦有人带起这个节奏,哪怕有人明知道不是这么一回事,也难免会对《歌手》产生一种不好的印象。

    节奏就是这样神奇,毕竟有很多人在网络上冲浪都是不带脑子的……

    加辑的表演歌手是柳焕和谭维,前者是圈里最欣赏韩伊娜的前辈,后者是韩伊娜圈里的好闺蜜。

    柳焕演唱的是他重新编曲过的某部火爆宫斗电视剧的插曲和主题曲串烧,紧随伴奏的第一句人声,不是柳焕那已被人熟知的宽厚低音,而是韩伊娜哀怨婉转的女声。

    “劝君莫惜金缕衣

    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

    莫待无花空折枝”

    脍炙人口的四句,久违的声音,让苏景心里一颤,眼睛突然就湿润了。

    在导播呈现的画面上,很多现场的观众都低下头抹着泪。去年在这个舞台上大放异彩的那个女生,就像是烟火一样稍纵即逝,但她却实实在在在很多人的心里留下了痕迹。

    那夺目的光彩,不至于在一年半载就让人彻底遗忘。

    正如苏景在《心火》里写道,“听到的人为我证明了,这世界我来过。”

    如果说柳焕这一首跟韩伊娜跨越时空的合唱带给人的是感动,那么作为韩伊娜生前的好闺蜜,谭维以一首原创歌曲《天边外》让更多人惋惜起那个已经在天边外的女生,尤其是演唱期间,谭维多次抬头含泪凝望的镜头,让这首歌更具感染力。

    “我说不出来

    我想不明白

    她可在传说中的天边外”

    仅仅开头三两句,就让包括苏景苏母在内的很多人泪目了,老苏的手也隐隐颤抖着。

    都说“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在这首《天外边》里,谭维以出类拔萃的高音清晰无比地唱出一句句歌词,引发听众共鸣的同时,又好像要让“天上人”听到一样。

    来到副歌,压抑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开来,感性如苏母顿时泪如雨下。

    “她轻轻唱起来,宛如

    ……

    梦醒来,她却已走开

    雪飘在这舞台,大地银白

    看不见她的脚印留下来

    ……

    天边外,她却已不在”

    《歌手》的舞台效果自然不用说,在副歌的时候,舞台雪花机制造的雪花就从舞台上空飘落,灯光也切换成纯白色,营造出唯美的一幕。

    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突然出现的一幕让所有人惊呼起来,在谭维的目光凝望处,舞台的中央出现了一道不可能出现的熟悉身影。

    裸眼全息投影!

    《歌手》节目组不惜花费重资,把韩伊娜的投影弄到舞台上来了。

    她含着笑,缓慢把话筒放到嘴边,嘴唇一张一合……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但又充满惊喜地凝望着舞台中央,直到那道投影慢慢消失,人们才揉了揉眼睛,恍惚间,他们分不清这到底是真实还是梦境了。

    《歌手2019》第一期结束了,但引发的讨论和影响才刚刚开始,没有人再去关注这一期是谁获得冠军,就连媒体的报道也聚焦在后面的纪念加辑上。

    歌手韩伊娜加辑

    韩伊娜投影现身歌手舞台

    天边外纪念韩伊娜

    这三个话题迅速冲到实时热搜榜前十,越来越多的讨论让很多没有观看《歌手》的网友们焦躁不已,好不容易等到零点便急不可耐去网站观看这一期的录像,而更为心急的人更是直接把进度条拉到加辑上。

    与其同时,白莲花们也终于出现了,但在央视等权威官媒的坐阵下,没有哪个利益集团傻不拉叽逆风输出去带节奏,怎么说韩伊娜也是多次登上春晚舞台甚至还压轴演唱过的歌手,称一声央视为娘家人也不为过。

    没人带起的节奏只能慢慢消匿在网络上,随之而来的是各种唏嘘和感慨。差不多时隔半年,那个让人心疼的女生又一次触碰到人们的最柔软处。

    >>

    ener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ener

    这一期节目对苏景的影响也是很大的,他不得不又用了几天的时间来调整心态。当然也不尽是坏事,起码这一幕让苏景更端正起自己的态度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