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三百二十六章 金歌奖入围名单公布

第三百二十六章 金歌奖入围名单公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你一言我一语的愉快氛围下,一顿简单的午餐很快就解决了,把一次性餐具饭盒收拾好,苏景熟门熟路地冲了一壶茶。

    看到苏景老神在在喝着茶,一副不急着走的样子,宁希竹抱着双手,笑意盈盈地问道:“旧情人相见,是不是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呢?”

    “想什么呢,就说了几句话而已。”苏景指了指猫娘,“猫娘倒是抱着人家的手不放来着。”

    大概是听到苏景再喊自己的名字,眯着眼的猫娘睁开双眼,无辜地看了过来。

    宁希竹咧嘴一笑,有时候她觉得猫娘挺通人性的,有点像成精了那样。它能做出抱着杨嘉颖不放的行为,她倒是不感到意外。要知道她跟猫娘几年不见,再见到的时候,猫娘对她热情得不得了。

    “聊了些什么啊,是不是她后悔了找你复合来了?”宁希竹好奇问道。

    “喂喂,你都是最后的胜利者了,咋还这样调侃别人的?”苏景笑道。

    宁希竹撇了下嘴,“得了吧,能让你去跟她见面,我已经很有胸怀了。换做一般的女朋友,不作一作你都偷笑了。”

    “是是,你最大度了。”苏景连忙应道,然后把他和杨嘉颖的聊天内容复述了一遍,说完还感叹一句,“……她现在倒是变化挺大的。”

    “这么说的话,她专程来南都找你就是为了把当初分手的原因说清楚?图什么呢?”宁希竹觉得有些匪夷所思,这跟她想象中的剧本不对啊,是不是拿错剧本了,旧情人见面不应该是寒暄几句谈谈来日动向的吗?

    “是不是专程我就不知道了。”苏景耸了耸双肩,至于图什么,他过来的时候倒是想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猜得对不对,“我觉得她之所以说清楚,应该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吧,给过去画上一个完满的句号。起码日后回忆起来没有那么遗憾。”

    宁希竹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其实现在再去猜测杨嘉颖的心思并没有太大的意义,正如苏景所想的那样,当他们认真说了再见以后,除非上天安排,不然他们是不会再主动见面的了。

    没有在这个问题上深究,宁希竹更在意的是苏景的态度,虽然苏景在复述中并没有添油加醋向她证明自己什么,但并不妨碍她从苏景回答杨嘉颖的话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她很乐意看到苏景平静对待杨嘉颖,但这种理智又让她感到有些害怕。

    他明明是一个很感性的人,但很多时候,又异常理智。

    对于宁希竹这个疑问,苏景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人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这个观点,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大概是我矫情的性格导致的吧?”苏景用不确定的口吻回答道,说起矫情,他觉得自己是病态级的。

    离开宁希竹的办公室后,苏景并没有带走猫娘,而是直接驱车回到老家,拜访了宁希竹父母,看了看爷爷奶奶,顺道带他们去体检一下,老人上了年纪,身体问题是不能忽视的。

    期间他跟苏文通了电话,把荔弯分店的事跟他说了下,苏文自然知道苏景是在帮助他,半推半就接受了苏景的好意。从小玩到大的交情,让他不会直接问苏景要什么,但苏景给他什么,也不会拒绝。把这份恩情记在心里就行了。

    落地为兄弟,不是说说而已。

    结束了在南都的事情,苏景又去了首都,专心录制自己的第一张专辑。

    对于很多人尤其是苏景的粉丝和温悦佳的粉丝来说,五月是一个充满惊喜的月份。

    五月的第一天,苏景的《倾城》上线,从登顶排行榜后就没有掉下来过,而随着电影宣传的力度越来越大,《倾城》的热度也越来越高。

    五月七日,东方传媒音乐部发布发布先行曲《刺猬》,为温悦佳的新专辑预热,这首由苏景作词作曲温悦佳演唱的暗恋情歌,很快就俘获了许多女性的心。

    “我想我没那么坚强

    每个女孩其实一样

    渴望着爱情的好

    渴望被拥抱

    却都害怕爱让人受伤

    ……”

    这样的歌词,想要让感性的女孩子产生共鸣,实在不要太容易了。

    仅此一首歌,足够让人对温悦佳的新专辑充满了期待,两个月前的强强联合言论又一次被人提了出来。

    五月十一日,金歌奖公布入围名单,张宝伦、黄萌、温悦佳等人都入围了重要奖项名单,这倒没有出乎意料,唯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名单中并没有林树,但此刻他们顾不上去质问为什么了,因为他们的目光都被苏景这个名字吸引住了。

    入围最佳新人奖、最佳作词人奖、最佳作曲人奖、最佳编曲人奖、最佳单曲制作人奖、年度歌曲奖,比起去年华音奖只入围一个最佳新人奖,苏景在金歌奖上真的是流弊哄哄。

    有媒体指出,苏景是金曲奖史上第一个入围最佳新人奖同时还入围几个年度最佳奖项的歌手,哪怕最后他只能获得一个最佳新人奖,也可以说是创造历史了。

    没有人怀疑苏景会错失最佳新人奖,几乎在所有人看来,苏景获得这个奖项已经是板上钉钉了,毕竟在华音奖上苏景就已经以绝对的优势获得了这个荣誉,更不用说这半年来都没有出现一个可以跟苏景分庭抗礼的新人。唯一不确定的是,除了最佳新人奖,苏景入围的其它最佳奖项,他能获得几个。

    一时间,“史上最佳新人”这个话题在网络上吸引了不少人的讨论。

    在名单公布不久后,苏景就收到了许多恭喜的信息。

    林树:“看来这趟宝岛之行,我还真的不得不去了。”

    张宝伦:“哎哟,我猜得不错吧!”

    温悦佳:“流弊啊我的弟,史上最佳新人,实至名归!”

    周东乔:“卧槽!你这货上天了啊!”

    唐巧灵:“这金曲奖组委会是不是瞎眼了?”

    ……

    宁希竹在第一时间就打了电话过来,激动得无以言表,苏景创不创造历史无所谓,毕竟在她眼里,苏景一直都很流弊。主要是赞赏金歌奖不论资排辈的做法。

    而有人捧就有人踩,尽管只是入围而已,也有人跳出来质疑一个新人入围这么多金曲奖最佳奖项是否合理,所谓的黑幕论说得有板有眼,甚嚣尘上。

    对于金曲奖的厚爱,苏景也感到很惊讶,谦虚回复了朋友们的恭喜后,他难免有些飘飘然,但很快他又冷静了下来,这只是入围名单而已,指不定到时连提名都进不去。

    他已经不是十几岁的少年了,丰富的经历让他的心态尤其成熟,调节能力尤其出众。与其关心这个,还不如静下心来,踏踏实实录制自己的专辑。毕竟这张专辑的意义对他来说不仅仅是第一张专辑那么简单。

    接下来时间里,他俨然忘记了这件事一样,一头钻进了录音室。对于他这种心态,录音老师和蒋姐等人都暗自吃惊不已,果然人家成功是有道理的,就这份心态,娱乐圈里大部分人都赶不上。

    当然了,光环之下的苏景也得到了更多人的重视,尤其是东方传媒旗下的一些女明星,打扮得花枝招展,见到苏景一个比一个热情,幸好有蒋姐的吩咐,她们不敢对苏景动手动脚,也不敢擅自偷拍炒作。纵是如此,她们娇嗲的语气还是让苏景直打哆嗦。

    在跟宁希竹诉苦的时候,惹得宁希竹笑得合不拢嘴。

    五月十五日,苏景并没有去东方传媒录歌,但也没有睡懒觉,老苏让他今天跟着去单位。

    虽然编制不同了,门口的牌子也改了,但大楼里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一路上看到不少人,有陌生的,只跟走在前面的老苏打招呼,然后有些惊讶地看一眼跟在后面的苏景。也有熟悉的,跟老苏打过招呼,也不忘调侃一下苏景。

    对于这些熟悉的人,苏景也不敢怠慢,面对着他们的调侃,只能微笑对待。因为这些人要么是跟老苏相差无几的前辈,要么是身经百战实力强悍的老大哥老大姐,苏景少年的时候可没少在他们身上偷学了一些功夫,可谓半师之恩。哪怕是新上来的几个,也不见得比苏景差。

    是的,这班人就是网友们戏称的“国家队”!

    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今天难得齐聚一堂。

    苏景暗暗咋舌,这个亚洲文化嘉年华文艺演出就这么有吸引力吗?

    苏景原本还想着逛一逛的,反正他少年时没少在这里玩,熟得很,但被老苏叫住了。

    “别瞎走,跟我来。”

    苏景无奈,只好老老实实跟在老苏后面,来到老苏的办公室后,老苏一句话就吓了苏景一跳。

    同时也让苏景明白了今天之所以那么齐人,不只是冲着晚上的演出来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