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三百一十七章 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第三百一十七章 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五月的第二天,阳光温热,微风不燥。

    作为一座旅游名城,节假日的杭市更加繁荣,景点处更是人头攒动,放眼望去只见人海,不知风景如何。

    在城中村一间经过翻新的狭窄出租屋里,刚收摊回来准备换上工服去上班的丁文婷看到女儿梁欣怡在扫地,不由连忙抢过女儿手中的扫把,一半心疼一半责怪地说道:“医生让你休养你就休养,这些事交给妈妈做就行了。”

    扫把被抢走,梁欣怡也不生气,因为这样的事已经经历过太多了,有时候她想帮忙做一些家务活,但父母总是不让,甚至连中午饭都是父亲回来做的,好像这一场大病下来,她就成了娇滴滴的公主一般。

    如果像往常一样,她也就算了,反正她也不能为父母分担什么,做一个听话的乖乖女,笑给父母看,就能让父母放心了。但今天不一样,苏景要来家里看望她,她自然要把家里收拾得干净一些。

    这事她也不打算瞒着丁文婷,所以就老实解释起来,“妈,今天我的偶像要来看我,家里来客人,总要收拾一下是不是。”

    “真的假的?”虽然是疑问,但丁文婷的语气听起来好像有些高兴,“是不是那个叫苏什么的?”

    “叫苏景。”梁欣怡认真地说出苏景的名字,忽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激动地反问一句,“妈,你也知道苏景吗?”

    “知道知道,出摊的时候总是听到那些人在说这个苏景,饭店里也有好几个员工是他的粉丝呢,老板也喜欢听他的歌来着。”丁文婷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不过她高兴的原因不是因为苏景这个大明星要来她这个小房子,而是女儿因为这件事特别高兴,自从来了杭市后,女儿总是孤零零一个人,没有同学,没有朋友,总是一个人戴着耳机听歌,有时候她看着都觉得心疼。

    没当过父母的人,是不会明白父母的心思的。发生在女儿身上的变故,他们不会去埋怨女儿,不会去埋怨生活,他们只会内疚自己能力有限,让女儿遭罪。

    这是一种无私的,没有保留的爱。

    “妈,您去上班吧,家里交给我就行了,我向你保证,我就只是扫地。”梁欣怡虽然也很想跟母亲分享苏景的经历和歌曲,但还是忍住了,现在时间不允许。

    丁文婷想了一下,“我跟老板请个假吧,家里来客人,我不放心你一个人。”

    “妈,苏景不是坏人。”梁欣怡哭笑不得地说道。

    丁文婷讪讪笑了下,“家里第一次来客人,还是那么重要的客人,我们要认真对待。就这么定了,等下卫生我来做,你顺便跟我说说这个苏景的事,我先去给老板打电话了。”

    看着母亲的身影,梁欣怡心里有些堵,但一想到自己昨晚的突发奇想,鬼使神差向苏景发出邀请,没想到苏景还真同意来看她,她的脸颊就有些发红。

    丁文婷很快就回来了,老板并没有同意她的请假,而是给她放了一天假。像饭店这些行业,越是节假日就越忙,寻常连请假都不会轻易批准,更别提放假了。丁文婷不傻,她知道老板把她的请假调整成放假意味着什么,请假是要扣钱的,但放假是带薪的。

    老板是知道她家里的情况的,刚入职的时候她就跟老板说了,不是为了搏同情,而是她经常需要请假,有些事提前说明,后面就不会搞得太难看。老板也没说什么,就是让她来上班,但这大半年下来,她请假从来没有扣过一分钱,甚至连她摆早餐摊的主意都是老板出的,工具都是老板帮忙买的。他们一家都看得出来,老板是在帮她。

    她也知道其他员工总是对此有些怨言,所以她上班的时候总是勤勤恳恳,经常也会帮其他员工的忙。久而久之,员工们也就不说什么。

    有时候她和孩子他爸也会感叹,也许他们家是不幸的,但幸运的是,这一路上总能遇到好人。跟亲戚借钱,一听是给孩子治病的,他们二话不说就拿出来了;医院的医生和护士总是特别照顾自己的女儿,平时有什么好吃的总想着给孩子带些,陪她聊天;他们夫妻俩找工作,也总是能遇上那些有人情味的老板。

    对于这些人的好,他们一直都记在心里。他们无以回报,只能一直教育女儿,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

    “应该就是这里了,我们下车找一找吧。”陈玉珊看着手机上梁欣怡发过来的地址,又看了看导航的地址,如此说道。

    方维泽找了个地方停车,然后从后备箱里拿出备好的一些礼物,在媒体看来是偶像去探望生病的粉丝的感人事迹,但在苏景等人眼里,这就是一次普通的上门做客,自然不会空手而来。

    皮归皮,在网络上也被人调侃不拿粉丝当人,但实际上,苏景还是挺感激粉丝的,线下都会把粉丝当朋友对待。毕竟在网络上,每个人都只是一个数据,但在现实中那是实实在在的一个人,对一个陌生人都要客气对待,更别提是一直支持自己的粉丝了。

    城中村楼房密集,想要找起来并不容易。方维泽和陈玉珊虽然是地头蛇,但这地方他们也是第一次来,几人问了几次路,才来到在城中村深处的梁欣怡的住址。

    大门锁着的确没办法,陈玉珊拨通了梁欣怡的手机号码,很快就听到门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看到门外的四个人,梁欣怡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尤其是看到那个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人,她立马就反应过来这个就是苏景了,尽管无数次想象过自己看到苏景是什么样子,刚刚等待的时间里也一直调整自己的心情,但当真的四目相对的时候,她还是紧张了,艰难地吞了吞口水,她结结巴巴地跟苏景打了声招呼,“苏……苏大……佬。”

    苏景等人哪里还不能确认眼前这个脸色通红体型纤瘦的女孩就是他们这次前来的目标人物梁欣怡,左右打量了一下,看到没人,苏景就摘下口罩,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回应道:“你好啊,梁同学。”

    听到这一声网络上流传开来的称呼,梁欣怡的眼睛一下子就湿润了。有时候称呼真是一个很细节的问题,尤其是梁欣怡,她的遭遇让她远比同龄人成熟和敏感,苏景这一声“梁同学”,远比直接喊她名字要更亲切。

    宁希竹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梁同学,难道你就想让我们在门口站着吗?”

    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梁欣怡用手背擦了擦眼睛,连忙说道:“大……嫂好,快……快进来。”

    看着手足无措结结巴巴的花季女生,苏景四人笑了笑,就迈步走进屋里。

    梁欣怡一家住在一楼,光线并不充足,大白天在屋里就感觉像是夏天天刚破晓一样,虽然不用开灯也勉强能看得清楚,但总归不会让人舒服。

    苏景甚至可以想象得到,如果在雨季的话,这里得有多潮湿。

    他刚出来工作的时候也租过房子,但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一楼,尽管租金相对便宜些。至于原因,基本上也就是光线不足和空气潮湿。

    南方的雨季还是比较长的。

    毫无疑问,梁欣怡一家住在这里,主要就是租金便宜了。

    刚看到这里的环境,苏景的眉头就皱了一下,休养最重要的是心情,如果心情不好,小病都能养出大病来,这样的环境,住着心情怎么能好呢?

    宁希竹大概也是这样想的,所以俩人很有默契地对视了一眼,在昏暗中,她摇了摇头,苏景愣了一下,他也搞不懂宁希竹是在说这里的环境不好还是让他不要直说出来,但仔细想了一下,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

    毕竟对一个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用的家庭来说,省钱给孩子治疗才是最重要的。

    “家里的钱都用来治我的病了,条件不好,您们多担待一些。”梁欣怡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灯,房间里瞬间就亮了起来。这句话在她的脑海里已经排练过无数遍了,现在也没有刚才那么紧张,所以她说出来还是很流畅的,但是语气里多少带着些苦涩,这个并不在她的计划里面,她也很努力去克制了,但总是做不到装作很平常地说出这句话。

    苏景笑了一下,把提着的东西放到小饭桌上,随便找个张凳子坐下来,用实际行动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家里就你一个人吗?”

    看着四个人的动作,梁欣怡心里一暖,这些凳子是擦过一遍的,但苏景他们并不知道,看也没看就这样坐下来,对于忐忑和有些自卑的她来说,无疑是一个很温暖很特别的举动。

    她的紧张情绪一下子就被驱散了,露出一个笑容,回答了苏景的问题,“我妈去买菜了,我爸中午会回来的。”

    苏景点点头,“一家人在一起就是家。”

    “喝水吗?”梁欣怡刚问出这个问题,就觉得自己这不是废话吗,有客人上门,不管人家喝不喝,主人家哪有不倒上一杯水的,“您们坐一下,我去倒水。”

    说完,就拆开母亲刚买回来的一次性杯子的包装袋,拿出四个塑料杯走到热水壶边上倒着开水。

    只是在倒水的时候,她时不时就偷瞄几眼苏景,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苏景真的来看我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