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三百零九章 一张老照片

第三百零九章 一张老照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外公,她就是我的外婆吗?”苏景直接问了出来,不过他没有指着照片,他也做不出用手指指着外婆照片的动作。

    不管怎么说,真要那样做,苏景心里会很膈应,总觉得是对外婆的大不敬。

    看着照片,老人的目光愈发柔和,听到苏景的询问,他点了点头,“当初那群人去到你外婆家里,见啥砸啥,砸不了的就抢就烧,这还是你外婆她父亲拼死留下来的,也就只有这一张了。”

    难怪会被撕坏了。

    苏景恍然,尽管没有亲身经历过,但从许多资料史实和老一辈的言语中,他也知道那十年是一段怎样的浩劫。不过也因为没有亲身经历过,他也没有那么深的感触,甚至连对错都不知道怎样去评断。

    拼死也要保下一张照片,可见那位不幸老人的晚年生活是何其的凄凉,才把一张张照片当成精神寄托。

    也难怪苏景从来没有在外公家里见到过外婆的照片,仅此一张,还被损坏过,老人自然视若珍宝,又怎么会大大方方拿出来摆着呢?

    “我能看看吗?”苏景小心翼翼问道。

    老人迟疑了一下,才缓缓点头。

    得到老人的同意,苏景没有用手拿起照片,而是跪坐在地板上,低着头仔细看着照片。

    尽管磨损得很严重,也很模糊,看不清外婆的模样,但苏景从那一个烂漫的笑容里,多少也能感受到外婆当时的喜悦。

    陈玉珊也在旁边跪坐下来看着照片,无论是什么对苏景还是对她来说,照片里的这个女子终究是太陌生了,但又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好一会儿,陈玉珊才感叹道:“大姑好像奶奶啊。”

    苏景也不知道她是怎样从这个轮廓都不完整的照片中得出的这个结论,但他的目光在照片和苏母的脸上来回移动了几遍,才不得不承认,好像是挺像的。

    “像吗?”苏母疑惑道,在她的脑海里,关乎母亲的记忆早就模糊不清了,就如同这张老照片一样。

    老人认真想了片刻,“的确是比较像。”

    这一句话,差点没让一旁的宁希竹泪崩。到底要多深的记忆,才会在半个世纪后还清楚记得那个她的样子?

    就凭这张照片吗?

    她觉得可能性太小了,以她的经验来看,这张照片磨损的痕迹至少有差不多三十年了。

    能在三十年后还清楚记得一个早已离开人世的人的样子,也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

    这又何尝不是一份可歌可泣的爱情呢?

    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为这个老人做点什么。

    想到这里,她心神微微一动,用不确定的口吻说道:“我大概可以修复这张照片。”

    像是平地起惊雷,老人老人猛地站起来,因为过于激动连声音都变得颤抖了,“真的可以修复吗?”

    看到老人这个样子,宁希竹突然后悔自己这句话说得太仓促了,如果到时修复不了,岂不是给老人希望然后又让他失望吗?这大起大落的情绪,她都不知道老人的身体能不能受得了。

    “你认真想一下再回答。”苏景舅舅陈怀沉声道,这件事由不得他不慎重。

    “我也不敢保证一定可以,但值得试一试。”宁希竹咬了咬牙。

    苏景也从懵逼中反应过来,他跟宁希竹是同一个专业同一个方向的,对于设计师来说,确实有这个能力修复老照片,但这张照片的损害程度实在太大了,大到他都下意识忽略了这种可能。不过以宁希竹的能力,她既然敢这么说,多少也有一些把握吧。

    于是,他帮着宁希竹说了一句,“理论上的确可以修复,不过很麻烦,对技术的要求也很高。”

    苏景的话还是有些分量的,陈怀沉思几秒,说道:“国内或者国际上有没有这方面的专家?”

    苏景苦笑,“大概是有吧,不过我没怎么听说过。”

    “那我让人去打听一下。”陈怀认真说道。

    “不用了,就交给小竹吧,我想也没有谁会比她更用心了。”老人直接拍板道,然后他又担忧地看着宁希竹,“不会弄坏我这张照片吧?”

    宁希竹连忙道:“外公您放心,我说的修复不是直接在照片上操作,而是通过扫描仪把照片内容扫描成电子图像,在电脑上用软件来还原。不会对照片造成损害的。”

    “那就拜托你了。”老人一脸郑重。

    既然老人都决定了,陈怀自然不会违抗老人的意愿,尤其是看到老苏和苏母自始至终都没有出声反对,一脸微笑的样子似乎对宁希竹很有信心,他也就稍稍放下心来。

    以姐姐和姐夫的稳重性子,如果宁希竹不是有几分真本事,他们也不会任由她胡来。

    心里这样想着,陈怀十分豪气地表态了,“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说,不用客气。”

    “倒没有什么需要麻烦到舅舅您的,下午我跟苏景出去逛逛,找个分辨率高点的扫描仪扫描照片就行了。”宁希竹说道,如果是在南都,她都不用去逛,用公司的扫描仪扫一下就够了。

    分辨率高的扫描仪能让扫描出来的电子图像清晰度更高,相应的是,扫描的速度缓慢,扫描出来的文件内存很大,很占空间。

    “直接买一个不行吗?”陈怀觉得宁希竹的方法有点费功夫,能用钱解决的事算事吗,还不如买一个干脆直接。

    土豪的思维果然跟普通人不一样,苏景一阵汗然,“也不是不可以,但也只是用一次,没必要浪费这个钱,我们顺便也可以到处逛逛嘛。”

    “也行,那吃了中午饭后,让玉珊带你们出去逛逛吧。”

    ……

    不多时,阿姨就做好了午饭。因为工厂不在杭市,苏景的舅母又在魔都上班,夫妻俩经常不在家,所以就请了一个有护理经验的保姆照顾老人。

    别看只是一个保姆,但陈怀开出的工资可不低,每个月五位数,可让几年前的苏景好生羡慕。甚至现在看到这个眼熟的阿姨,苏景还是有些羡慕。

    不过也只是羡慕,真要他来干这活,他可干不来。

    好久没这么齐人一起吃饭了,更别说今天苏景还带了女朋友上门,老人左看看右看看,满心欢喜,连带着胃口也好了很多。

    不管是悲伤还是喜悦,总的来说,情绪是可以传染的。老人一开心,后辈们也就更开心了。

    一顿饭吃得那叫一个其乐融融。

    午饭之后,老人坐了一会就回房间午睡了。老苏和陈怀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苏母和苏景的舅母在商量着下午去哪里逛街,陈玉珊也拉着方维泽去了车库,说是检查车辆。

    一大伙人各忙各的。

    “带簸箕炊过来,应该也不容易吧?”苏景看着宁希竹那张用妆容掩盖疲倦的脸,又是一阵心疼。虽然宁希竹没有说,但其实每个人多少也能想到这一点,不过既然宁希竹不说,大家也不会当着老人的面直接说出来,都把宁希竹的这份心思默默记在心里。

    “是挺累的,不过外公喜欢,就值得了。”宁希竹笑了一下,把老人交到她手上的照片放到一个文件夹里,没有用夹子夹着,就放在纸页上。

    看到这张照片,苏景忍不住说道:“其实,你可以不用这样做的。”

    别听宁希竹说得轻松,但真要操作起来可不简单,尤其是一张破损得这么严重的照片,既需要娴熟操作软件的功底,又需要扎实的绘画功底,工序还特别繁琐,需要花费很大的时间和精力。

    苏景自己也想象了一下,以他的能力,着实没有很大的把握还原这张照片。不是他的能力不行,而是照片的损害程度实在太大了,根本没有太大的参考价值。要知道这不是做设计图,有要求有标准,还能充分发挥自己的想象力。

    “我就是想为外公做些我能做的事。”宁希竹说着,眼睛就看向窗外,院子里有一个小花园,五月的花,不紧不慢地开着,甚是好看,“虽然外公和外婆走到一起没有多少爱情的成分,生活里也没有浪漫的事情,但外公用半个世纪的坚守,证明了这个世界上,有些婚姻虽然一开始无关乎爱情,但可以超越爱情。”

    苏景一时半会也理解不了宁希竹的意思,不过既然宁希竹选择了去做,他也不会去劝说宁希竹不要做。

    毕竟他根本就劝不了宁希竹。这一点,从宁希竹在感情的世界里画地为牢就足以证明了。

    正如林小娟在宁希竹跟苏景正式走到一起后说的那句话一样,不是随便一个人都能用那么多时间去等一个人的。

    对于感情事,宁希竹有着一种特别的坚韧和倔强。

    沉默了片刻,苏景问宁希竹:“你有多大的把握?”

    宁希竹把目光收回来,看着放在文件夹纸页中的老照片,轻声说:“有大概的想法了,但最多只能还原到七分,完美还原是不可能的了。”

    苏景点头,宁希竹真要说可以完美还原那才是有鬼,“能有七分也不错了,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

    宁希竹想了想,“不是说阿姨挺像外婆的吗,你让阿姨用同样的姿势拍一张照片,应该能有些参考价值。”

    苏景嘴角一抽,“我外婆拍这张照片的时候应该也就是十几岁吧,我妈现在都五十多了,你确定有用?”

    宁希竹:“女人的感觉你不懂,你按我说的做就行了。”

    苏景想了一下,还是没敢说什么,要知道陈玉珊都能凭这张照片看出苏母跟外婆长得像,那么宁希竹这样做,肯定也有她的道理。

    只是苏景很不爽,总觉得这是自己的知识盲区似的。

    要不试一下女装,看自己会不会产生这种没有道理可讲的感觉?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