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三百零四章 我需要暗恋别人吗?

第三百零四章 我需要暗恋别人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东方传媒总部,一号录音室。

    “怎么样,怎么样。”推开录音间厚重的隔音玻璃门,温悦佳语气仓促地询问刚摘掉监听耳机的苏景。

    其实不用苏景回答,从他微蹙的眉宇就可以知道,这次录音并不能让他满意。

    果然,下一刻,苏景的回答便让温悦佳的脸色一苦。

    “还是差点感觉。”

    “我来听听!”温悦佳不信邪地戴上监听耳机,她自认为刚才的发挥已经很完美了,实际上,听完一遍之后,她也觉得没什么毛病,就连旁边的陈亚敏也是同样的感觉。

    “还能更好?”陈亚敏忍不住问道。

    苏景点头,现在录制的这首《刺猬》,词曲都是他亲自写出来的,作为这张专辑的第二主打歌,苏景自然会有更高的要求。

    一阵沉默,没有人敢说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时间已经来到了四月下旬,也就是说苏景来到首都已经快有一个半月了,从第一天高效的选歌开始,制作团队的成员就开始感受到苏景在业务上的不俗能力和苛刻要求了,很多时候他们认为某首歌的录制水准已经达到顶尖,甚至堪称完美了,苏景总会提出一点小意见,你以为他是在挑刺,但事实往往证明苏景是对的。

    不仅仅是制作团队,就连温悦佳都有点吃不消这种高强度的工作,整个人都变得憔悴无比,每每回到剧组的时候,化妆师都不得不为她加厚粉底,并且建议她要好好注意休息,保护自己的皮肤。

    对此温悦佳只能抱以苦笑,甚至在心里有些后悔让苏景来把关她的专辑了,这货简直就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自觉,把女人当做男人使,把男人当做牲口用。虽然这是她的工作,但总归是有些小女生的委屈。

    不过也只是在心里吐槽而已,包括制作团队的人也都是背着苏景埋怨几句,事到如今他们也顾不上对苏景有什么意见了,说不上被苏景征服,但多少都服气了些。

    苏景对歌曲的掌控力和理解力,真的达到了一个不敢想象的高度。

    所以看到苏景承认还能更好,录音室里的所有工作人员都是一脸凝重,按照这段时间来他们对苏景的了解,也不知道该加班到几点了。

    “那我再去试试。”温悦佳一脸不情愿地迈步往录音间里走去。

    “你回来,我跟你说说。”苏景叫住了温悦佳,如果他不把问题说清楚,仅仅是用一个“感觉”来敷衍,也不知道温悦佳需要花费多少时间才能达到他的要求。

    这也是苏景的一种习惯思维,先让温悦佳自己去摸索,而不是一味地把自己的想法强行灌输给温悦佳,要是这样他还不如自己亲身上阵算了。他的想法很多时候都是在温悦佳再没有进步而他又不满足当前质量的时候才会跟温悦佳沟通的。

    在旁边的沙发上,苏景斟酌了一下,还是开了口:“佳佳姐,你暗恋过别人吗?”

    正嘬着柠檬水的温悦佳乍一听这个问题,冷不丁就被呛到了,剧烈地咳嗽了几下,抽出纸巾擦了擦从口腔鼻子流出来的水,才白了一眼苏景,“你问这个干嘛?”

    苏景也没想到温悦佳的反应这么大,但看到录音室里目光不时瞟过来的人,苏景顿时明白了,这个问题多少都涉及到女孩子的私生活,一旦传出去难免会有一些流言。

    干咳两声,苏景故作认真道:“你也知道,《刺猬》是一首描写暗恋的歌曲,我认为你目前对这首歌的把握还是局限在挣扎的心理上。当然,在这点上,你的演绎很完美。”

    “但是呢?”趁着苏景的语气停顿一下,温悦佳替苏景说出了这个表示转折关系的关联词。

    “但是,”说出这两个字,苏景忍不住笑了下,然后才继续认真说道:“但是我在写这首歌的时候,虽然是花了不少笔墨来描述心理的变化,不过我觉得我更为侧重的,应该是崩溃后的那种自我审视。”

    “屁事还挺多的。”只要不是在录制中,俩人的交流就显得随意很多,毕竟交情搁在这呢。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温悦佳还是沉思了起来,之前听苏景的歌她还没有那么深的感受,但自从跟苏景合作一段时间以来,她发现不能肤浅地去理解苏景的歌词,甚至可以说,他的每一句歌词,每一处编曲,都饱含着深意。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苏景这样做是把流行歌复杂化了,但是流行歌作为一件商品,深刻一些又何尝不是不是一种附加价值呢?

    哪怕只是浅显直白的歌词,也总比毫无营养的圈钱歌曲好写吧。

    “我需要一段时间。”温悦佳满脸认真。

    “多久?”苏景问道。

    温悦佳想了想,竖起两根手指,“最晚两天。”

    “可以。”没有去问温悦佳要去干嘛,苏景毫不犹豫就同意了,然后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佳佳姐,你真的没有暗恋过男生?”

    “你咋这么八卦呢!”温悦佳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嫌弃,“我需要暗恋别人吗?”

    毕竟温悦佳是一个演员,苏景在她的脸上端详了好一会,也没看出她是在说真话还是假话,姑且就信了她是一个不怀春的少女吧。

    似乎是不想跟苏景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温悦佳抢在苏景开口之前把话题扯到了苏景身上,“你呢,有没有暗恋过小女生?”

    要不怎么说转移话题的最好方式就是把话题扯到对方身上呢,苏景也不好不回答,不过他的回答跟温悦佳的一样,“我需要暗恋别人吗?”

    “真的?”女生在很多时候都有性别优势,比起苏景还要犹豫该不该确认温悦佳说的是真还是假,温悦佳就没有这个顾虑,在苏景话音刚落,没来得及吐槽他学着她回答,她的声音就脱口而出了。

    “我这个人比较直接,喜欢就去追。”苏景呵呵笑道。

    “那你怎么能写出《刺猬》这样的歌词?”温悦佳似笑非笑道。

    敢情在这里等着我呢。

    苏景一阵恍然,“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敏锐注意到苏景脸上一闪而过的不自然,温悦佳只是笑了笑,但没有再问下去,见好就收进退有度也是经营关系的一大法宝。

    ……

    走出东方传媒大楼的时候,夜幕早就降临了,谢绝了蒋姐和温悦佳送他回家的打算,苏景想着趁难得有时间,在首都的街头走一走。

    首都的夜晚很繁华,但同样的,也很忙碌。

    尽管曾经在首都生活过差不多十年,但苏景从来没有认真观察过这座城市,于他而言,这里不过是一个落脚点,匆匆而来,在这里飞向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然后落荒而逃。

    关于这座城市的记忆,更多的是日复一日的枯燥练习,各种规格盛大的演唱比赛和表演,还有父亲那张总是板着的脸。

    远不如在南都的那般真实和鲜活。

    走在擦肩接踵的人群中,苏景突然想回去南都了,又或者说,他想宁希竹了。

    并不是因为现在的场景,而是因为白天的那首《刺猬》。

    他的确没有暗恋过别人,但是有人暗恋过他,而这一首《刺猬》,更多来说是他站在宁希竹的角度,为宁希竹写的一首歌。

    更准确来说,歌词写的是宁希竹没有对他表露心迹前的那段时光,宁希竹的心理变化和自我审视。

    而这些,都是宁希竹在不久前亲口对他说的。

    暗恋也许是一种很浪漫很唯美的情绪,纵使最后会失去,也会演变成一个凄美的遗憾。但所有的遗憾之前,都是一场欲哭无泪的崩溃。

    那些暗生的情愫,犹如一出沉默舞台剧,所有的悲痛都需要自己承受,然后连带着那段岁月,成为埋在岁月尘埃最深处的一个秘密。

    如果没有意外,宁希竹也将会如此,不同的是,她的这个秘密是公开的。

    但人生总是变幻莫测,兜兜转转下来,宁希竹终于是得偿所愿,同样的,这对于苏景而言,是一个人生馈赠。

    比起很多人,宁希竹是幸运的,但无疑,苏景才是最幸运的那一个。

    下意识地跟着人流前进,苏景的思绪渐渐飘散,但很快,口袋里传来的手机震动感又把他的思绪收了回来。

    也不知是心有所感,还是心有灵犀。

    来电的正是宁希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