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大家来猜猜章节名是什么?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大家来猜猜章节名是什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景当然不可能找一只猪来当经纪人,就算有这样的想法,他肯定会选择猫娘。

    要说猫娘跟猪的联系……

    “猫娘都快胖成猪了!”把猫娘举高高,苏景上下仔细打量一番,他想不明白猫娘是怎样做到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从一个身材苗条的性.感猫咪进化成如此肥美的大萌宠的。

    浑身上下没一处着地的猫娘瞪大着眼睛盯着天花板,湛蓝色的瞳孔里满是无辜,四肢无力地下垂,对于苏景的吐槽毫无反应,宛如一只死猫。

    倒是旁边拿着手机在刷微博的宁希竹转过头来看了一下,说:“猫的半年相当于人的几年好不好,再说了,胖点多可爱啊,肉肉的,抱着舒服。”

    “那你为什么不吃胖点呢?”苏景斜了一眼宁希竹。

    宁希竹幽幽叹气,“吃不胖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苏景:“要不是我也是吃不胖的体质,就冲你这句话,我都不想搭理你。”

    宁希竹认真地纠正道:“你吃不胖是因为你挑食,我才是真正的任吃不胖。”

    一直任由苏景高举着没有反应的猫娘大概是意识到越来越没有责任心的老父亲忽略了它,眼珠子动了动,有些不满地“喵”了一声。

    苏景还在思考应该如何反驳宁希竹这句话,却突然被猫娘的叫声打断了思绪,这才想起自己还举着猫娘这个肥猫,虽然他双手的手肘支在膝盖上并不觉得多费力,但一直举着也不是个办法。

    只见他动了动手腕,猫娘的身体迅速紧绷了一下,随即便又像一滩融化的糖一样放松下来,跟随着苏景的力度有节奏地一晃一晃。

    看着猫娘居然还眯起眼睛来,一副享受的样子,苏景又晃了几下,然后把猫娘放在肚子上,坏笑着双手疯狂撸起猫娘来。还别说,肥胖的猫娘身体软绵绵肉乎乎的,手感很好啊。

    看到如此丧心病狂的一幕,宁希竹气得急忙放下了手机,一巴掌拍在苏景的手臂上,然后把猫娘抱过来,抚着猫娘凌乱的毛。

    自此至终,猫娘都是一脸懵逼的。

    苏景讪讪笑了下,眼角的余光不经意看到宁希竹手机屏幕上的内容,又嘚瑟地凑近宁希竹,“我写的新歌好不好听?”

    虽然很想说一声“不好听”来逗一下苏景,但话到嘴边却鬼使神差地变成了“好听”,怼苏景她是认真的,但宠苏景她也是认真的,“这首歌的歌词是真的好啊。”

    说着,她又拿起手机打开了网云音乐,直接就点击了播放,扬声器里传出的声音正是《世界以痛吻我》这首歌。

    苏景看着宁希竹的手机画面跳到播放页,左下角的单曲循环标志说明了一切。

    “你最喜欢哪一句啊?”苏景随口问道。

    “你猜?”宁希竹把音量调小,语气俏皮。

    苏景倒是没有直接拒绝,而是歪了歪脑袋,沉吟道:“猜也不是不可以,要不这样吧,我们来玩一个游戏,互相猜对方最喜欢这首歌的哪一句歌词,可以?”

    宁希竹怔了一下,随后呵呵笑道:“苏先生,你这是在玩火啊,你不知道女人都是善变的吗?”

    “男人同样也是鳝变的!”苏景据理力争,反正读音都一样,宁希竹应该不会听出来吧。

    宁希竹听没听出来苏景不知道,但她没有什么反应,还是一脸笑呵呵的样子,“那输了的惩罚是什么?”

    这的确是个好问题。

    想了一下,苏景用不确定的口吻试探道:“赢的人可以向输的人提出一个合理的要求?”

    “你以为你是张无忌呢?”宁希竹白了一眼苏景,她平日里的合理要求苏景都得乖乖答应,这游戏惩罚不就是多此一举吗?

    如果苏景知道宁希竹在想什么,肯定会大声说怎么会多此一举呢,难道提要求的人不能是我吗?

    虽然他不知道宁希竹心里在想什么,但宁希竹这句话的意思他还是能听出来的,欺负谁没看过《倚天屠龙记》呢,于是他不满地嘟囔道:“你就这么有信心认为我输定了?”

    “废话少说,一年家务。”宁希竹果断终止了这个话题。

    苏景嘴角一抽,我这一年的家务都还没干完呢,你这又来?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没有这个惩罚,家里的家务活基本也是他在做,偶尔宁希竹也会打下手或者接过去,这个所谓的赌约基本是名存实亡的。于是他很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反正债多不压身,一年两年有差别吗?

    “谁先来。”宁希竹问道。

    “女士优先。”苏景的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宁希竹也没有推让,上下拉动着手机上的歌词,边看边蹙眉凝思。

    这个游戏其实挺考验对对方的了解的,况且这首歌里值得称道的歌词还是有不少的,真的很难随便说一句就蒙对了。

    大概过了三分钟,宁希竹的眉眼舒展开来,苏景见状,哪里还不明白她已经有了答案?

    “说出来我听听准不准。”苏景嘿嘿笑道,他已经做好准备了,就算宁希竹没猜中,他也必须要肯定宁希竹说的是对的,毕竟这玩意太主观了。

    如果说这就是舔狗的话,那就是了吧。起码他舔的是自己的女朋友,单身狗们舔的都是别人的女朋友。

    宁希竹还是挺认真对待这个游戏的,再三确定后才语气笃定道:“亦微笑着与世界说晚安!”

    苏景挑了挑眉,“你确定?”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宁希竹表示信心十足。

    “恭喜你。”苏景轻轻拍着手掌,他是真的喜欢这一句,除此之外,还有最后的那一句“千百擦肩陌路人,均是你眉目寻常的爱人”,这两句是他在这一首歌里最喜欢的歌词了。往深里说,他更喜欢这两句所要表达的豁达、平和的平静,以及充满善意的温柔。

    有诗意的或者深刻的话,他不一定会喜欢,但像这种温柔的词句,苏景很容易一眼就爱上了。

    看着眉眼带笑的宁希竹,苏景问道:“能说说你推测的理由吗?”

    宁希竹回想一下,然后说道:“虽然你对很多事情都表现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但其实你是一个很多愁善感的人。你所表现出来的温柔,其实都是建立在你悲观的情绪上的,所以你喜欢那些充满阳光的东西,尤其是这种情感并不强烈的东西。”

    歪了下脑袋,宁希竹补充道:“大概这就是治愈?”

    朝宁希竹比了个大拇指,苏景不得不在心里感叹一句,宁希竹是真的把他的性格摸了个透彻。

    “该你了。”宁希竹推了下苏景,提醒道。

    没有说话,直接拿过宁希竹手中的手机,苏景也认真看起来歌词。

    虽然歌词是他写的,他也烂熟于心了,但因为宁希竹的正确答案以及分析给他施加了很大压力,他不得不用十二分精力去对待这个游戏。

    这万一一个猜不好,就是一阵鸡飞狗跳啊。

    一字一句,苏景看的很认真很仔细,他思考的时间也比宁希竹的要长很多。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苏景甚至没有闲暇去后悔为什么要提出玩这个游戏,而是全部心神都放在推测上。

    宁希竹从来不缺乏耐心——或者说她对于苏景永远都有着充沛的耐心,她就抱着猫娘,一双美目紧紧盯着苏景。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宁希竹觉得,自己喜欢的人认真的时候更有魅力。苏景那紧锁的眉头仿佛是黑洞一样,很容易就吸引了宁希竹的全部心神。

    正当宁希竹沉浸在苏景的魅力中的时候,苏景也有了答案,但心念一转,他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会耍我的吧?”

    真是煞风景!

    用幽怨的小眼神瞪了一眼苏景,看到他满脸担忧和紧张的样子,宁希竹气不打一处来,“我巴不得你猜对呢,怎么会耍你。”

    苏景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但没有表现在脸上,甚至连眼神都不露出一个破绽来。

    “快说,你的答案是哪一句。”宁希竹忍不住催促道,一个男子汉怎么婆婆妈妈的。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