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九十章 林树的故事

第二百九十章 林树的故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其实林梦现在住的地方也没有太糟糕,楼房虽然是老旧了些,但配套设施还是很完善的,周围的环境也还算不错。

    主要就是跟苏景想象的出入太大了。

    在苏景好奇地打量四周的时候,林梦也跟苏景解释起住在这里的原因。

    浅水湾的确是个明星富豪聚集地,林梦也在那里购置了房产,但一直都是他的孩子在住,有时候他会过去住几天。但是他更喜欢住在这些普通人的聚集地里,这样他可以听到更多普通人的故事,更能见识人生的百态。

    他那些打动人心的歌词,从来都不是在书上看来的,而是自己切身体会过,从无数个故事里提炼出来的。

    也是因此,他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爱好——喜欢搬家。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永远保持着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好奇。

    “这房子是租的,说白了,我就是来体验生活的。”林梦呵呵直笑,顺手按下电梯里代表楼层的一个数字。

    苏景笑了笑,他是个喜欢稳定生活的人,并不是很能理解林梦这种爱好。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也不是因为自己的不理解也去反对别人的生活。不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跟林梦是同一种人,喜欢听别人的故事,来丰富自己的阅历。

    不同的是,林梦喜欢搬家,在人的心灵港湾接触别人的故事。而苏景则是开了一家咖啡店,给人提供一个小憩的地方,让他们来说一说自己的故事。

    林梦的方式有着很强的主观能动性,他想要了解什么都可以选择。苏景的方式就显得被动很多,别人说什么他就听什么,没有太多的选择。但是这并不能说明林梦的方式就一定比苏景的方式更好,归根到底,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创作,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只要能达到自己的目的,都是好的。

    毕竟不管白猫黑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嘛。

    想到猫,苏景就想起猫娘,如果以抓老鼠来评价一只猫好坏的话,那么猫娘实在算不得是一只好猫,毕竟苏景没见过猫娘抓老鼠。甚至他还会在想,猫娘会不会怕老鼠呢?

    随着电梯缓慢上升的电梯停下来,一声“叮”的提示音让苏景收回了思绪。

    林梦率先走出电梯,一边掏出钥匙一边说道:“我出去之前已经跟我夫人说过了,应该不用等太久就可以吃饭了。”

    “麻烦了。”苏景一直认为,家宴是招待朋友的最高规格,林梦在家设宴招待他,让他有一种诚惶诚恐的感觉。

    “没什么麻烦的,添两双筷子的事,你们不觉得寒酸就可以了。”林梦说着,停下了脚步,用钥匙打开一扇门。

    不需要换鞋,苏景和林树跟着林梦进入到屋里。

    一进来,苏景就扫视了一圈房子,面积不大的两室一厅,墙壁应该重新粉刷过,洁白得跟外面略显老旧的外墙有些不搭,房子里的家具大概也是新买的,厨房里传出炒菜的声音。

    但很快,苏景的目光就落在了阳台上。绿意盎然,这是苏景脑海里第一个闪过的印象。

    各种各样的盆栽摆放在并不宽敞的阳台上,增添了几分勃勃生机,整间屋子仿佛都因此明亮了许多,让人心旷神怡。

    盆栽的旁边有一张躺椅和一张大概半米高的小桌子,桌上放着一本书和一个保温杯,此时躺椅上并没有坐着人。不过苏景可以想象得到那个画面,在绿意包围中,一个人坐在阳台,一本书,一杯茶,看书累了就放下书本,看看身边的盆栽,看看远方,看看天空。

    这样的生活,平静而有诗意。

    看来,尽管经常搬家,林梦的生活也从来没有将就。

    “这些盆栽一直都是我夫人再打理,她喜欢这些。”顺着苏景的目光,林梦呵呵笑道。

    “我挺喜欢这样的生活的。”苏景也笑着说道,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过目光依然放在阳台上,“我回去之后,也买些盆栽放在阳台上。”

    “不过你要看好你家的猫了。”林梦打趣道,苏景家养了个猫,这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了。

    他们说着话的时候,厨房里走出一个妇女,“客人来了?那稍等下,马上就能开饭了。”

    说完,她又进入到厨房,仿佛她出来就为了说这一句话似的。

    苏景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但也是一闪而过,看不仔细。不过他没来得及多想,就被林树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我曾经有个朋友,也喜欢摆弄这些。”

    这是林树自下了高铁后,说的第一句话。

    苏景有些疑惑地看着林树,发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看着外面的盆栽,顿时恍然过来。只不过他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一直没有说话的林树,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呢?

    林梦也没有出声,沉默地看着林树。

    显然,两个喜欢听别人倾诉的人,在这一刻都很好奇林树的故事,期待他继续说下去。

    而林树也没辜负他们的期望,既然他决定了开口,就一定会把事情说出来。

    “应该是在二十年前,在内地已经小有名气的我转签到香江的凤凰唱片公司,在那里我结识了一帮很有实力的音乐人,也开始我的第一段感情。不过我这份感情很快就结束了,因为性格不合。当然了,我要说的事情跟我的感情没有关系,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一个朋友。”

    林树的声音很低沉,没有哪怕是一点的情绪波动,就好像是在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似的。但如果仔细看着他的眼睛,会发现他的视线有些飘忽不定。

    “她是一个很有天赋的歌手,在那个时代,乐坛的人都很有实力,但她的第一张专辑就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备受媒体的力捧和圈内人的看好,出色的成绩让她力压同时期出道的新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跟现在的你还挺像的,星途坦荡,人缘极佳,对音乐也足够真诚。”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看了一眼苏景。大概也是因为在苏景身上音乐看到老朋友的影子,所以他才会对苏景特别友好吧。

    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沉默片刻,继续说了下去。

    “也不是很像,起码你比她开朗很多。就在大家认为她是乐坛最值得期待的新星的时候,她突然选择了终结自己的生命,原因是她患上了郁抑症。”

    “当时没有人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因为她给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很乐观很坚强的,在她自杀前,甚至还出席活动,完全看不出有丝毫轻生的迹象,她还说过,‘现在市场没有希望,但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你说谁会相信这样的人会抑郁呢?”

    苏景默然,别说以前了,哪怕是现在,尽管很多人都对抑郁症有了深刻的认知,也很难接受这样的一个人会患上郁抑症。

    这同样也说明了,你对一个人的认知,很多时候都是她想要让你知道的。

    “在她的遗书里有这样一句话,她说她没有办法,她天生就是一个忧郁的人。”

    “后来,凤凰唱片倒闭了,我们这一帮人就各谋出路了。02年的时候,东方传媒成立,向我发来邀请,而我又不想继续留在香江,所以我就答应了下来。”

    林树没有继续说下去了,就好像他离开香江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让他如此记忆深刻的事情了。或许又有吧,但应该也是欢愉的,并没有这桩悲剧让他如此难忘。

    “这事我也有印象,当时在香江闹得挺大的,我曾经也为乐坛痛失如此天才而感到惆怅和惋惜。”林梦的语气中充满了唏嘘,对于一个把音乐当成终生事业的人来说,音乐天才——尤其是年轻的音乐天才的离开,无疑是一件足以扼腕叹息的事情。

    苏景虽然是第一次听说过这件事情,毕竟二十年前他才不到十岁,每天忙着学习和练习,哪里还有多余的时间来了解这些事,而林树的那个朋友宛如流星一般一闪而过,又像昙花一现,还没来得及在乐坛留下太深刻的足迹,自然也不会在现在依然被太多人提起。所以这件在当时或许震惊一时的事情,并没有在华语流行乐坛的发展史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至少如果不是有心人,很容易就会忽略了这件事。

    但他却很能理解林树当时的感受,因为他在前不久有过同样的经历。

    不同的是,林树的朋友是自杀的,而韩伊娜是病逝的。尽管如此,但这两个消息都很突然,在感情上,两者看上去差别也不是很大。

    他也明白了,为什么林树踏上香江的土地时,会心事重重的样子,为什么林树从来没有在香江这座曾经引领亚洲文娱的“东方好莱坞”开过演唱会。

    原来在他的心里,香江一直都是一座难以在心里抹去痕迹的城市,在这个城市里发生过的事情,一直都深深刻在他的心灵深处,烙在他的灵魂深处。

    那些人和事,都是他不敢轻易想起的牵绊。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