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胖是有道理的

第二百八十八章 你胖是有道理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夏鸣门”的风波还在持续,网络上的舆论依然鼎沸,但这一切都与苏景无关,他宛如普通的吃瓜群众一般,冷眼旁观着“夏鸣门”的发酵,继续过着自己的平淡生活。

    回到南都的几天后,张宝伦也结束了在首都的工作专程来到一趟南都,苏景履行承诺请他和林树去“叹”了一次地道的南都早茶。

    所谓的地道,并不是说味道正不正宗,而是一种“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心境。

    毕竟“叹”在粤语中有着“享受”的意思。

    所以,“叹早茶”,不仅仅是食欲得到了满足,还有就是享受闲愉的时光。

    这也是老南都人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或者说是一种仪式。

    南都早茶由来已久,除了茶本身外,还配有数不清的美味茶点,诸如被称为“早茶四大天王”的虾饺、干蒸烧麦、叉烧包、蛋挞,还有凤爪、榴莲酥、马蹄糕、牛仔骨等等。

    因为仨人身份特殊,所以并没有坐在大堂,而是开了一个雅间。

    说是雅间,其实也没有很安静,木制的屏风并不隔音,坐在里面依然能听到外面人声鼎沸,宛如菜市场一般热闹,有着一种浓厚的市井氛围。

    “哎,都说你们南都人会吃,我今个儿算是明白了,你们这个‘会吃’不只是各种各样的美食,更重要的是你们这种享受美食、享受生活的心境。”回想起刚走进来时看到座无虚席的场景,张宝伦如此感慨道。

    不同于西餐厅那种安静的氛围,茶楼很是嘈杂,而且环境也不见得有多么高雅,地板随处可见水迹或者一些一次性筷子袋,或者还有一些不慎掉到地上的糕点,就好像夜市一样,但它又比夜市多了一些让人说不出来的感觉。

    苏景倒是没想到张宝伦马上就有这么深的感触,面带羞愧地说道:“说来惭愧,我在南都生活了那么久,这早茶吃了也不少,还真没有想这么多。”

    “很正常嘛,你已经习惯了,对你来说这是一件最普通不过的事情了。”说着,张宝伦拿起一双筷子,“就好像这双筷子,我们习惯了用筷子吃饭夹菜,但不会深入去想,我们为什么要用筷子而不是刀叉,筷子又有着什么样的含义和文化。只要我们在遇到新奇的事物或者足以引起我们深思的事情时,我们才会有一种探寻的乐趣。”

    苏景深以为然地点头,就拿这筷子来举例,在某品牌的“筷子”事件之前,又有多少华夏人回去探索筷子代表的是什么,大多数对筷子的理解都只是一个吃饭的工具,一件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餐具。

    但为什么就是这么一双简单的筷子,却能引起华夏人对视频中不规范使用筷子的质疑和争议呢?

    抛开后面这个品牌的老总批评华夏人的言论引发更大的争端不提,在事情发生后央视发布的公益广告《筷子》中,我们可以知道我们一直以来都没有注意到的答案。

    就是由两根小木棒组成的筷子,承载了华夏人的情感和记忆。

    正如张宝伦所说的那样,我们对习以为常的事情都不会投去过多的关注目光,也不会去思考为什么要这么做,所以也就没有太大的感慨。

    林树的一句话把苏景的思绪拉了回来,“苏景,你好歹也写出了《苦瓜》、《葡萄成熟时》这样的歌曲啊,几个评委老师都说你是一个善于观察生活的人,你现在是怎么回事呢?”

    面对着林树的打趣,苏景理直气壮地反驳道:“我要是不观察的话,能从某一件事就联系到生活中的某一个物品吗?”

    “行行,你说的都有理!”林树笑着说道。

    在苏景和林树说话间就拿着菜单猛瞧的张宝伦这个时候插话道:“这个怎么点菜的啊?”

    苏景闻言不由笑了起来,答道:“这个菜单不是让你点菜的,茶楼有一个专门放茶点的地方,你想吃什么都是自己去拿的,去拿的时候带上这个菜单,你拿了什么负责看守的服务员就会在你的菜单上面做一个标识。”

    “我还以为点了东西然后坐在这里等着就可以了。”张宝伦挠了挠脑袋,又问了起来:“那我要是分不清哪个茶点是我想要拿的,怎么办?”

    “不是有服务员在吗,来到这里你的嘴巴就只会吃了?”林树扶额,这货怎么呆萌起来了?

    张宝伦“噢”了一声,“也是哦!”

    “得了,你们要吃什么跟我说就行了,我去拿。”苏景忍着笑意说道,毕竟“叹早茶”是他提议的,拿茶点这个重任他自然是当仁不让了。

    林树年轻的时候在南都生活过一段时间,对早茶也不陌生,看着菜单很快就报出了几个茶点名字。张宝伦则是第一次来,拿着菜单看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该点什么,最后干脆什么都不点,说自己不挑吃,让苏景决定就行了。

    也是,挑吃的人怎么可能会发胖呢。

    既然张宝伦都这么说了,苏景也不是个扭捏的人,戴上口罩拿着菜单就直接走出雅间,往放置茶点的地方走去。

    虽然他一直觉得歌手只是一个职业,只不过是其特殊性让这个职业加上了明星的光环,他也想做一个接地气的歌手,但是在公众场合他还是不敢不掩饰一下。毕竟他向来深居简出,曝光度并不高,但名气却不小,很容易就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加上他刚参加完《千千阕歌》这档现象级的综艺节目,南都又是他的大本营,人们对他的模样还是有印象的,万一被人认出来,也是一件挺麻烦的事情。

    ……

    大快朵颐了一顿,张宝伦摸着肚子,心满意足地说道:“好撑!”

    看着桌面上堆叠着十几个空荡荡的蒸笼,苏景也是一阵瞠目结舌,刚才他已经跑了好几趟去拿茶点,一度以为张宝伦只是想尝个鲜,他还做好了打包的准备。但没想到张宝伦的战斗力这么凶猛,还真都吃完了。

    “果然,你发福是有道理的。”大家都相熟,知道张宝伦不会介意熟人打趣他的身材,苏景不由用一种感慨的口吻开玩笑道。

    张宝伦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肚子,惆怅说道:“没办法,年纪大了,高音上不去,只能用体型来凑了。”

    这话逗得苏景和林树呵呵直笑,他们当然知道张宝伦是在开玩笑,这只是一种调侃的说法,或者说是一个梗也可以。毕竟很多高音歌唱家看起来都是很肥胖的样子,而且网络上也有不少胖子唱高音毫不费力的视频,所以就引起了很多人的调侃。

    但音高真的跟体型胖瘦没有太大的关系,关键还是在于合适的方法和日积月累的练习。

    好比如几个月前在网络上流行一时的苏景十七岁时唱《奉献》的视频,身材苗条却依然能够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高音,就足以证明这一点了。

    在这样轻松的氛围下,仨人也愉快地聊开了,当然也不由说起这几天的热门话题“夏鸣门”,说起这个几人也是一阵感慨。不过这仨也不是什么热气方刚的少年了,尤其是林树和张宝伦,能在娱乐圈里走到现在的高度,也见过不少类似的事情,他们除了为夏鸣自作孽从一个受人追捧的人气明星沦落到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感到唏嘘外,也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

    要知道,这个圈子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像一个无所不收的收纳盒,把好的坏的全都收在一起。表面上能有多光鲜亮丽,暗地里就有多阴暗不堪。

    欢愉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在分别的时候,张宝伦对苏景说道:“六月你来宝岛的时候,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宝岛金歌奖的颁奖典礼在六月举行。

    张宝伦这样说,无疑是很看好苏景会在金歌奖上有所收获。

    “一定去。”苏景认真回答道,那张已经褪去青涩的脸上写满了自信,眉宇间隐隐有一道锋芒。

    林树欣慰一笑,华夏流行乐坛有苏景这样一个年轻人,总归是一件幸事。他虽然只是一个在华语流行乐坛出道才半年的新人,但他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和所取得的成绩实在是太辉煌了些,除了获得的荣誉太少,他并不比流行乐坛里的任何一个人要差。

    不知道比起多少还讲究些资历的华音奖,苏景会在更加开放的金歌奖上有什么样的收获呢?

    林树的心中生出一种期待,他隐隐觉得,属于苏景的时代,将会在金歌奖上拉开帷幕。

    想到这里,他不由说道:“算上我吧,我到时带着家人一起去。”

    “没问题。”张宝伦深深看了一眼林树,俩人相视一笑,显然是想到了一块去。

    如果真的能见证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应该是一件感到荣幸的事情吧。

    苏景倒是没有想那么多,看着这两个老大哥深情对视的画面,他摸着下巴陷入了沉思。

    这画面,怎么感觉gay里gay气的?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