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添一双筷子的事

第二百八十七章 添一双筷子的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夏鸣最终还是被警方带走了。

    由于公众关注的缘故,当地警方在夏鸣自首后的五分钟内就通过官博发布了一则简短的通报,随即各大媒体官博纷纷转发或者刊文跟进,其中就包括几大权威官媒。

    而这也释放出一个信号,官方将会对此事彻查到底,不会有任何的遮掩。

    看到夏鸣落网,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公众们也纷纷拍手称快。

    不过,有人喜自然就有人忧,那些涉及到此事的人,在收到夏鸣自首的消息后,一个个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坐立不安,试图通过各种途径或撇清自己的关系,或逃跑出国。

    当天晚上,万腾传媒召开媒体发布会,万腾传媒的第二股东、夏鸣生父夏聪和夏鸣的经纪人梅姐出席发布会。

    在发布会上,梅姐作出了详尽的发言。

    “……这是夏鸣的个人行为,我司事前并不知情。在事情发生后,我司高度重视,迅速停止夏鸣的所有工作,高度配合相关部门的工作,并劝说夏鸣向警方自首……在与夏鸣的交谈中,我司得知夏鸣虽然是酒吧的法人代表,但并没有参与到实际的运营管理中,不过他仍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针对夏鸣在私下聊天中的不堪言论,这既是夏鸣的个人素质问题,也是我司的管理失职……”

    “……在此,我谨代表万腾传媒向所有的受害者致以真诚的歉意,向公众道歉……我司不会推卸任何责任……”

    在梅姐发言后,夏聪以夏鸣父亲的身份对着镜头向所有的受害者和公众鞠躬道歉,坦言自己教子无方,并宣称会负责到底,该道歉的道歉,该赔偿的赔偿……

    不管公众接不接受,万腾传媒在这一次的危机公关中显露出来的壮士断腕的魄力,的确让很多人为之侧目。

    但舆论依然在继续,并且随着调查的进展而越来越激烈。

    次日,国家最高层派出连夜组成的调查组赶往魔都,就行贿一事进行深入的调查,工作组负责人在采访中表示,高层对于此事的态度是,查个水落石出,绝不姑息所有涉事人员。

    接下来几天,在官方的通报和媒体的报道中,一个个涉事的艺人和相关人员被抓获归案,他们的身份让关注着这件事的公众感到瞠目结舌。

    不夸张地说,这已经不仅仅是一场涉及到小半个娱乐圈的大地震了,它的牵连面之广让人难以想象,商界、政界、检法系统、医疗行业、金融界、媒体界……

    因为这件事,国内几个娱乐圈巨头的股价出现不同幅度的下跌,其中涉案艺人最多的万腾传媒的损失最为巨大,连续几天出现跌停的情况。

    ……

    “真是不敢相信,单凭一个夏鸣就能引起这么大的动静。”关注了几天新闻,宁希竹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相比之下,苏景倒显得过分平静,或者说是麻木更合适一些。

    看到苏景一直沉默着,宁希竹忍不住踢了下苏景,“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蒋姐前几天跟我说的一句话。”苏景回答道。

    “什么话?”宁希竹好奇道。

    苏景苦笑一下,说:“娱乐也许有圈,但是利益没有边界。”

    宁希竹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不过她并不关心这个,“你说,为什么东方传媒宁愿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都要把这件事曝光呢?”

    在“夏鸣门”中,东方传媒的损失也不小,五六位艺人涉案,股价也是持续下跌,更严重的是,东方传媒的这种行为,让它走到了圈里大多数利益集团的对立面。

    毕竟它曝光的是关乎一整个娱乐圈的黑幕,让圈里的所有利益集团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失。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无疑让很多利益既得者感到害怕。

    苏景自然没有自信到以为自己有那么大的脸面和价值,足以让东方传媒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为自己出气,他摇着头正欲开口说话,不由想起蒋姐在电话里跟他说那句话时的语气,他感到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但又好像什么也不明白。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挠得苏景心头痒痒的。

    “算了,不要想了,当一个吃瓜群众就行了。”似乎看出苏景的迷茫,宁希竹轻笑着劝说道。

    听到宁希竹的话,苏景也是释然一笑。

    也是,东方传媒图的是什么,就算他搞清楚了又有什么用呢。

    不过,同样被这个问题困扰着的娱乐圈巨头们却不能像苏景这样释怀,他们必须要搞清楚东方传媒的目的是什么。

    但是除了东方传媒的掌舵人许总,没有人知道答案,哪怕是蒋姐也不知道。

    ……

    同样在这天,心力交瘁的夏聪在律师的陪同下来到了看守所,看到了面容憔悴的夏鸣。

    “王进平出国了,只能查到他去了澳洲。”夏聪面容凝重地说道,“这恐怕不仅仅是东方传媒动的手脚了。”

    听到父亲带来的消息,夏鸣的眼睛突然瞪大。他并不蠢,连夏聪费尽力气都查不下去,那么这背后的力量,显然是万腾对抗不了的。

    放眼整个华夏,能拥有这种巨大能量的,只有寥寥几个。而最有可能的,无非就是……

    一想到这里,夏鸣不由颤抖了一下,“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他们。”

    夏聪摇摇头,“不一定是要得罪,也有可能是他们看不下去了。”

    看不下去?

    听到这个理由,夏鸣突然很想笑,但一想到自己是自作孽的,他就笑不出来了。

    是啊,任谁看到他的所作所为,都会看不下去。

    透过厚实的玻璃看到夏鸣的表情变化,夏聪犹豫再三,还是说出了一个更为糟糕的消息,“关于你的事,我已经尽力了,但是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在这个场合,话不能说得太直白,他相信夏鸣会懂的。

    夏鸣自然懂,夏聪的意思就是他的关系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法律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没有人可以救得了他。

    事实上,在夏聪带来的第一个消息里,他就已经想到了这个结局。

    所以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看着玻璃外面似乎抽尽了全身力气的父亲,夏鸣惨淡一笑,“无论结果会是什么,我都认了。爸,我真的没有怪你把我送进来,只是觉得对不起你和我妈。”

    他不用看也知道现在的公众对他有多憎恨,他的父母也会因为他遭受到很多的指责。

    “父子一场,没有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这也是我和你妈应该承担的,要不是我们对你的纵容,你也不会这么肆无忌惮。”夏聪的眼睛有些湿润,很多人都惊叹他“大义灭亲”的果断和魄力,却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有多难受。

    “公司没有为难你吧?”夏鸣问道。

    “没有,不过我已经辞去了公司的所有职务,股份也全都卖给陈总了。”夏聪叹了口气,这件事对他的打击是巨大的,“等这件事了结之后,我就带你妈出去走走,散散心什么的。”

    夏鸣沉默了,他能看出来,父亲已经没有了奔头,他也不知道父母需要花多少时间才能走出这个阴影。

    那一声“对不起”如鲠在喉,但他却怎么也说不口,因为他亏欠父母太多了,不是一句简单的“对不起”能够承受得了的。

    ……

    苏景父母家里,书房。

    “你怎么有空过来我这里?”老苏看着老朋友,笑着问道。

    那人笑了笑,眉目间的疲倦肉眼可见,“忙里偷闲呗。”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老苏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敲着桌面,似笑非笑地看着老朋友。

    “你啊,还不让我缓口气了。”那人指了指老苏,然后说明了来意,“苏景那边有什么反应?”

    “是你说要缓口气,现在又是你在着急了。”老苏老神在在地打趣道。

    那人一瞪眼,“我又不是不知道,他对你是有意见的,万一他不干呢?”

    仿佛被踩到痛脚,老苏耷拉着脸,同样瞪了一眼老朋友,“他对我再有意见,这事他也得干!”

    “不是我说你啊,你这强硬的教育方式,确实要改一改了。”那人摇着头说道。

    “我不强硬点,他能有今天吗?”大概是老苏也觉得这话由他说出来没有多少说服力吧,旋即转移话题道,“那小子准备去香江搞一个电影的主题曲,然后年中左右会出一个专辑。你就放心吧,他不会再放弃音乐的了。”

    得到老苏的保证,那人满意地点点头,他是真的怕苏景会撂担子不干,然后他看了一眼窗外的天色,“也差不多可以开饭了,我就在你这里吃了,添一双筷子的事。”

    老苏脸色一黑,“添一双筷子”这种话,难道不应该是由他来说的吗?

    这家伙还真是不见外,蹭饭硬是被他说得像留客吃饭一样。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