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八十六章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斗士

第二百八十六章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斗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吸毒、逃税、*、行贿……夏鸣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这是苏景看到的标题,没有所谓的震惊部风格,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在标题列出足以让人惊骇的关键词,点名道姓直指夏鸣。

    带着沉重的心情,苏景继续看起了正文内容。

    “明星搞副业是很常见的一种现象了,张宝伦有自己的网咖,章梓铭开了连锁火锅店,南都新晋网红打卡点‘故事里’咖啡店是苏景的副业……同样的,夏鸣也有着自己的副业——一家酒吧。然而,夏鸣的这家酒吧却成为了一处藏污纳垢黑幕重重的地方。”

    “据知情者透露,在酒吧营业的这几年里,该店的vip室只向特别的客人开放,由店方提供毒品,供这些所谓的‘特别客户’进行吸毒。更让人心寒和愤怒的是,在酒吧营业期间,店方会用迷药把‘特别客户’看上的女性顾客迷倒,然后送到‘特别客户’面前满足其龌龊的念头,并通过拍照不雅照片或视频、暴打等或威胁或利诱的方式,让受害女性不敢报警或者声张。”

    看到这里,苏景的心情很压抑,但还是耐着性子往下划拉着屏幕。

    接下来是一系列的图片,有打着马赛克的不雅照片和视频的局部截图,还有一些资料或者资金往来的截图,还有夏鸣和别人的聊天截图。

    其中夏鸣和别人的聊天截图内容最为劲爆,有各种让人不明所以的名词,不过笔者都在图片中专门标出并且解释,这些所谓的名词是他们对毒品的代称,另外还有的就是一些物化女性的不堪交谈。

    让苏景意外的是,这些图片里,还有着笔者跟受害人的对话,其中有几句话令苏景感到震惊和印象深刻。

    “我能有什么办法,照片、视频都在他们手中,不听话就会公开出去。”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经历到这些,我现在整个人都要崩溃了。”

    “我报警了啊,但是至今他们都没有给我一个说法。”

    “两年前,有一个跟我们一样的女孩子自杀了,死因是抑郁症,你感到讽刺吗?”

    ……

    这些都是不同的受害者说出来的话,看得苏景仨人心里都窝着一团火,又对她们的遭遇感到万分的同情。

    “据悉,这些所谓的‘特别客人’身份显赫,有明星,有投资商,有二代,甚至还有手握大权的人士……笔者不敢想象,这重重黑幕的背后,牵连面到底有多广。但笔者可以保证的是,夏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真禽兽……”

    “……这家藏污纳垢的场所为什么没有被查封,这背后的原因不得不让人深思。”

    以一个让人细思极恐的问题作为文章的结尾,这一篇爆料在某些人的推动下,很快就引发了轩然大波。

    如果说前不久“梁晶晶偷逃税”事件是违法行为,那么夏鸣的酒吧里发生的这些事情,已经是货真价实的犯罪了,甚至还牵连到人命。

    娱乐圈的肮脏不堪再次暴露在公众面前,也再一次引爆了公众对娱乐圈的声讨。

    周东乔眉头紧皱,握着拳头狠声说道:“这个人面兽心的人渣,真的恨不得把它打死了。”

    “没必要为了这么一个人渣搭上自己的下半生。”让人意外的,在看完全篇内容后,苏景表现得很平静。

    “这些女生是真的可怜,尤其是那个自杀的。”苏文低声叹道。

    “是啊!”轻轻应了一声,苏景就沉默了,他一直觉得自己融不进娱乐圈这个圈子,不是他假清高,而是他对这个圈子里的很多潜规则都看不过去,但他又没有这个能力去改变这种现状,干脆就选择不进入这个圈子,眼不见为净。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无所畏惧的斗士。

    ……

    随着“夏鸣门”的热度不断上升,越来越多的网民参与进来,很快就形成了统一的意见。

    要求官方给公众一个交代。

    面对着群情汹涌的局面,哪怕是夏鸣的粉丝也没有出声反驳,不是因为他们害怕了,而是夏鸣的粉丝群里大多数都是女生,夏鸣在跟友人的聊天记录里物化女性、下流龌龊的言论刺痛了她们的心,她们又怎么能够诚意诚意为夏鸣说话呢?

    ……

    夏家的书房里,气氛很是凝重。

    夏鸣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坦白地说了出来,吓得夏母面色苍白的,整个人瘫坐在地上,流着眼泪。

    “我……你……你……”指着依然跪在地上的夏鸣,夏聪气得手指和嘴唇都在颤抖,“你又不缺钱又不缺资源,你做这些事干嘛!你知道这是在犯罪吗?”

    夏鸣低着头,没有说话,沉默以对。

    “对对!犯罪!犯罪!”夏聪的话惊醒了夏母,只见她自言自语着站起身来,想起夏聪让她收拾行李的事,急忙说道:“老夏,你是不是已经安排好了,赶紧送小鸣出国啊,他不能再在国内待着了。”

    说着,她又往外跑去,想必是打算去把该带上的东西收拾好准备跑路。

    “回来!”看着夏母的身影,夏聪厉吼道。

    夏母停住脚步,回头看着夏聪,大声道:“还在等什么啊,再拖下去就跑不了了!”

    缓缓坐回到椅子上,夏聪思索了片刻,重重地叹了口气,“自首吧。”

    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说出这三个字后,夏聪就变得有气无力起来,一瞬间苍老了许多。

    夏鸣母子俩不敢相信地抬头看着夏聪,没有谁能想到夏聪会做出这样的一个决定。

    “你疯啦?他是你唯一的儿子啊!”夏母发了疯般大声喊道。

    苦涩地笑了笑,不敢直视夏母的目光,夏聪转头看着窗外,说道:“就是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所以我才让他去自首。他逃得了一阵子,但逃不了一辈子,我不能让他一辈子都顶着一份通缉令苟活着。”

    “哪怕是苟活也好啊,小鸣这一进去,说不定就是死刑了啊。”夏母不依不饶,用哽咽的声音喊道。

    “他做得出这种事,就要担得起这份罪责!”夏聪厉声吼了一句,然后苦涩说道,“我一开始以为他只是闯了大祸,所以想着让他出去避避风头。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禽兽不如的事情。”

    “我不管,我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这样眼睁睁看着小鸣进去。”夏母说完,就拉着夏鸣的手,打算把他拉起来,“小鸣,不用管你爸,我们走。”

    夏聪没有出声阻止,用一种淡漠的眼光看着这一幕。

    “算了吧,妈。”夏鸣摆脱掉夏母的手,一双朦胧泪眼看着母亲,眼里写满了绝望,“这都是我咎由自取。”

    不是他突然有担当了,而是他知道,只要夏聪不点头,他是跑不远的。

    听到夏鸣的话,夏母也明白过来了,又一次瘫坐在地,以泪洗面。

    没有谁比他们更了解夏聪了,只要是夏聪决定的事情,没有人可以劝说他。

    “外面的事情我来处理,如果能帮到你自然是最好,如果起不到作用,我也希望你不要怪我这个做父亲的。”声音颤抖着说完这句话,夏聪抿紧嘴唇,紧闭双眼。

    看着父亲的表情,夏鸣那张完美的脸上突然绽开一抹笑容,配上他眼眶里的泪水,多少有些凄壮的味道。

    如果这是一个电影镜头的话,无疑会是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画面。

    “你觉得,会是谁出卖你?”夏聪突然睁开眼睛。

    似乎猜到了夏聪会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夏鸣没有感到意外,很快就回答道:“前几天,王进平辞职了。”

    “王进平?就是你那个助理?”夏聪自然记不住全公司的人,但对于夏鸣身边的人,他还是有印象的。

    看到夏鸣点头,夏聪眯了下眼,一丝寒霜一闪而过。

    他可以大义灭亲,但也不会放过出卖夏鸣的人,尤其是王进平并不是直接报警,而是把这些把柄卖给了万腾的竞争对手。

    于公于私,他都没有理由放过王进平这个“二五仔”。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