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我觉得你可以试一下

第二百八十一章 我觉得你可以试一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首都,老苏一大早就起了床,等会吃过早餐后他打算去单位看一看小家伙们下基层前的准备。

    虽然说他对团里的小家伙们都很放心,但他还是想要去看看。

    但是一通电话打乱了他的行程,所以在吃过早餐后,他来到了一个戒备森严的地方。

    “看一看这份文件。”

    没有客套,大领导把桌面上的一份文件推到老苏的面前,随即又低头忙着自己的事情。

    老苏也不说话,直接拿起文件翻阅起来。

    一时间,偌大的办公室里一片安静,时不时响起的翻页声清晰可闻。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老苏手中的文件也翻到了最后一页,当看到上面那个他最熟悉不过的名字时,他顿时感到十分意外。

    等到大领导处理好手头上的文件,老苏淡淡说道:“你把叫我来,就是让我看文件?”

    大领导笑了笑,“更准确来说,是最后一页的内容。”

    “你对他倒是照顾得很,这种事也让他参与进来。”老苏说道。

    “不是我照顾他,而是他恰逢其会。”大领导揉着眉心,那张沧桑的脸上满是疲惫,不过眼里却充满了赞赏,“在早上看完申请后,我也听了苏景的这首歌,不管是歌词旋律,还是在内涵上,都很符合这个协会的初衷。”

    老苏点头,“如果你叫我来是跟我商量这件事的,那我的意见是同意。”

    “事实上,我已经批准了这个申请,相信已经有人跟苏景联系了。我叫你来,是让你跟苏景提一句。”

    听到大领导这句话,老苏老脸一黑,“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件小事?”

    敢在这个办公室对办公室主人使脸色的人,除了老苏也就那么寥寥几个了。

    大领导呵呵一笑,“这不是顺道看看老朋友吗。”

    “看也看过了,那我就走了。”老苏也是不见外,说完就起身了。

    “急什么,坐回来。”大领导连忙出声,以他对老苏性格的了解,他还真是一个说走就走的人,等到老苏坐回到座位上,他沉默了片刻,开口道:“上次我们商量的那个计划,是时候启动了。”

    老苏吃惊道:“这么快?可是他现在还没有达到我们的预期。”

    “机会已经出现了,不能再等了,而且我们需要他!”大领导沉声道。

    似乎从他的语气中感觉到这个所谓的机会背后有着让人惊心的剧痛,老苏仔细端详了对面这个老人片刻,叹道:“我知道了,事实上,他从来没让我失望过。”

    “若非对他有信心,我们又怎么会选择他呢!”

    ……

    没有思考太长时间,苏景很快就给出了答复。

    “能为公益事业添砖加瓦,是我的荣幸,钱不钱的,就算了吧。”

    带着这个答复,任全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看着他连庆功宴都不参加,步履匆匆往会场外面走去的背影,林梦和苏景哪里还不明白,这件事对于任全来说是一个务必完成的任务。

    “如果你刚才拒绝了,恐怕他会恨不得掐死你。”林树忍着笑调侃道。

    苏景莞尔一笑,正准备说话,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正准备挂断,却看到来电的人是老苏,便跟林梦说了声抱歉,走到一边接通了电话。

    对于交流甚少的父子俩,如果是无非紧要的事情,一般都会通过苏母这个中间人来传达。像这种直接通电话的,基本上都是有正事。

    苏景没想到的是,老苏亲自打电话过来,说的事情竟然跟任全跟他说的是同一件事。

    对此苏景把他已经答应的结果告诉了老苏,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挂了电话,苏景无暇他想,回到了座位上。

    玩笑的氛围一旦被打断了,就很难再继续,所以林梦也没有继续调侃已经不见身影的任全,而是感叹道:“有一位文学家说过,‘文学的最大的用处,也许就是它没有用处。’其实不仅仅是文学,艺术同样如此。看来在昨晚的节目中,我对你的这首《光》还是有些低估了。”

    “您过奖了,您现在之所以会觉得低估,是因为这个协会、这个人群给这首歌赋予了一层特别的含义,其实归根到底,它也只是一首歌,所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苏景把这一切都看得很明白,自然不会居功自傲。

    林梦赞赏地点点头,他很欣赏苏景的这种心态,“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这首歌能起到的作用,肯定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微弱。”

    林梦敢把话说得那么满,不是因为这首《光》的词曲有多么出色,而是因为苏景对这首歌的理解和演绎,不是喊口号,不是一味振奋人心,也不是以乐观的心态去调侃。他更多的是表达出一种理解,对自己为什么会陷入黑暗的理解,而不是去憎恨那个把自己束缚在原地的自己。

    跟过去的自己达成和解,自己放过自己,就是最好的自渡。

    对于林梦的肯定,苏景多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连忙转移话题问道:“林老师,您找我是因为什么事情呢?”

    见苏景把话题扯到正事上,林梦也认真了起来,用手指推了一下眼睛,他说道:“是这样的,香江那边有个导演让我为他的电影写一首主题曲,不过他对我写出来的歌不是很满意。所以我就想着问下你,有没有兴趣尝试一下。”

    苏景微微一怔,连林梦都搞不定的事情,让他来尝试,这不是开玩笑吗?况且以林梦在香江乐坛的地位,能对他的歌表示不满意的导演,地位自然也不会低到哪里去,人家愿意给他这个年轻人一个尝试的机会吗?

    不过苏景并没有拒绝,而是压下心中的这些念头,好奇问道:“方便说一下是哪位导演吗?”

    “就是陈家幸那个混蛋呗,我都改了几版了,他还说不满意。”林梦咬牙切齿道,看到他这个样子,苏景不由想起早些年自己不断改稿的样子,心里倒是觉得好笑。

    在听到这个导演是陈家幸的时候,苏景同时也就恍然了,这位曾在国外屡获大奖的导演是出了名的认真和严格,曾经有人调侃他可以为了一个镜头反复拍十几个小时。这样的一个人,的确很难缠。

    想到这里,苏景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有心想要拒绝林梦。

    似乎看穿了苏景的心思,林梦笑道:“你别急着拒绝,我觉得你真的可以尝试一下,这样的压力不比《千千阕歌》的要低。如果你真的写不出来,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用我的歌了。但万一你成功了呢,这对于你以后的音乐道路来说,将是一个极大的好处。”

    既然林梦都明摆着是在提携苏景了,苏景也不好拒绝他,从骨子上来说苏景本身就不是一个善于拒绝的人,“那我就试一试?”

    看到苏景答应下来,林梦点头道:“那你抽空去一趟香江,我带你去看看样片。”

    “那就元宵之后吧,我过去前先跟您打个招呼。”苏景也知道这事宜早不宜迟,尽快看到样片,自己也能有多一些时间来思考。不过一想到要跟陈家幸打交道,苏景心里就有些发虚,“陈导演不会在意我是个新人吧?”

    林梦微笑着宽慰道:“放心吧,老陈这人工作上是挺较真的,但其实他的性格还算不错,也比较愿意给新人机会的。”

    ……

    因为有几个嘉宾需要赶飞机去参加央视元宵晚会的彩排,所以庆功会选择了在中午举行,而且时间也很短暂。

    说起这个央视的元宵晚会,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因为在去年的中秋晚会上有过愉快的合作,这次的元宵晚会导演组也邀请了苏景,不过苏景那时候的没有心思参加什么节目,于是便拒绝了。

    庆功会结束后,苏景犹豫再三,还是壮着胆子去跟傅老打了个招呼,对于这些曾经在他身上寄予过厚望的人,苏景是心虚的,因为他让他们失望了。别看他在舞台上面对傅老一副很淡定的样子,其实私底下他总是刻意躲着傅老呢。

    不过傅老这次没有说什么,只是拍了拍苏景的肩膀,说了一句“好好唱歌吧”后就迈着蹒跚的步伐离开了。

    看着傅老的背影,感受到傅老对自己还是满怀期望,苏景的眼睛有些湿润了起来……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