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七十五章 暂居第一!

第二百七十五章 暂居第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凌奕洲沉思的时候,其他的歌手也愈发紧张了起来,因为他们没有十足的信心击败状态爆棚的苏景,其中就包括已经表演完拿到一个高分的王子宁。

    曾经是四大天王时代的牺牲品的他,此刻心头一阵苦涩,难道历史又要重演了吗,他依旧会是被压得翻不了身的悲剧人物吗?

    直播并没有因为他们的情绪波动而中止,一如地球并没有因为少了谁而停止转动。

    作为写过上千首歌词的“词圣”,林梦的分析角度依然是在歌词上面。

    “我为什么说这首《光》的深度不亚于苏景之前的《葡萄成熟时》和《苦瓜》呢,我们可以先从主题来说一下。《葡萄成熟时》对应的主题是坚持,《苦瓜》对应的主题是成长,这两个主题有着很明显的指向性,所以我们可以根据主题去讨论苏景这两首歌的深度。但是力量是一个很广泛的概念,坚持也是一种力量,成长也是一种力量,时间也是一种力量,父母也是一种力量……正是因为这种广泛性,所以我们考虑了很久,才把‘力量’这个主题放在总决赛的舞台上。”

    “正因为‘力量’这个主题包罗万象,所以我们从苏景的这首《光》中看到了很多有力量的东西,孤独、温度、鼓舞、坚定、方向、成长……为什么说这首歌的立意高呢,因为这首歌针对每一个人,而它的深度,同样也是因为它立足于人的本身。”

    “我们可以从苏景的歌词里看到,是人就会经历低谷,这个低谷可以是孤独,可以是迷茫,可以是所有的负能量,所以他会质疑。但是让我们走出低谷的,永远都不是别人的安慰和鼓励,因为人的独立性和差异性,所以没有任何一套道理是可以一成不变地套用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的,人要走出低潮,更多的都是靠自己本身,直面挫折。”

    “副歌部分的第一句,‘原来自己转动,才能够找到光’,这一句就很有‘山不过来,我就过去’的韵味,它主张人要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既然在这里找不到光,那就换个位置。就我个人的理解,我觉得这句话更深一层的含义是,人要先改变自己,才能够找到方向。而这道所谓的光,其实就是你想要成为的那个自己。”

    “不知道我这样理解,有没有错误呢?”

    说最后一句的时候,林梦的眼睛直盯盯看着苏景。

    他的一番长篇大论并没有引起观众的反感,自节目开播以来,他一直就歌词方面阐述自己的理解,尽管他也不喜欢以肢解的方式把每句歌词对应成人们更好理解的句子来解读一首歌词,但没有办法,他们评委的职责不仅仅是评分那么简单,还担负着引导观众更深刻理解一首歌的任务。

    “林梦老师的理解很到位!”苏景笑着认同道,这也是他第一次公开承认自己的一首歌有着深刻的涵义,和林梦一样,他一直也不喜欢有人对某一首歌进行过度的解读,但是这首歌确实是他从黑暗中走出来后得到的收获,这里面寄托了他很多的观点。

    他也愿意跟很多人分享他的收获,希望别人也能从中有自己的收获,他希望这首歌能和歌名一样,成为一道光,给人力量。

    所以,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苏景继续说了下去。

    “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去看过日出,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建议大家都去看一下日出。经过黑夜里漫长的等待,当看到那一轮破晓而出的红日的时候,那种激动澎湃的心情,是很难用言语来表达的。”

    “我是在初三晚上收到节目组的消息,得知总决赛的创作主题是‘力量’,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应该从哪里入手,因为可以写的地方太多了。生活在南都的人都知道,从初五开始,南都就一直下雨,天空总是阴沉沉的,哪怕是到今天,也鲜有看到太阳的时候。大概是在初六的下午吧,阳光穿过了阴沉,在看到阳光的一刹那,我突然想起不久前在老家偶然看到一次日出。所以就有了这首《光》!”

    苏景的话让观众们会心一笑,这么说来,没想到这首《光》的诞生会这么有趣。

    但一些有心人却从苏景这番话看到了另一层意思,好比如宁希竹和唐巧灵。

    “他总是喜欢装酷,说一些话里有话的话,明明心里难受得要死,却还要装出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唐巧灵撇着嘴吐槽道,“难道他就不能直接把他的心里话说出来吗?”

    宁希竹呵呵笑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没必要。他不是一直都这样的吗,懂的人自然会懂,又何必说出来惹人非议呢。”

    舞台上,吴燕也知道苏景话里藏着的意思,但也明白苏景并不想把话挑明,于是便说道:“看来苏景的确是一个很善于观察生活的人,而我们也可以知道,对于一个有才华的人,他看到的很多场景,都有可能成为一个作品的灵感。不知道傅老对苏景的这首歌,有什么高见呢?”

    苏景也顺势把目光投向了坐在评委席最中央的傅老,跟早几个月前相比,他的精神仿佛差了些,但腰板依然是挺得笔直,如同一杆标枪。

    用复杂的眼神看着站在舞台上的那个年轻男子,傅老一时间百感交集。他这一生遇到过很多惊才艳艳的后辈,其中有现在华夏最尊贵的那位夫人,有现在身居高位的老苏,在年轻一辈中,也有苏景和韩伊娜。

    在好多年前,他也曾用“小怪物”的外号来调侃苏景和韩伊娜,但不能否认的是,他也惊叹过这两个孩子的天赋很高。

    但有时候他不得不感叹命运的神奇,这两个年龄相差不大的一对师姐弟,却给人一种是两个时代的人,就好像嬴政和刘邦。

    过去的十年,韩伊娜大放光彩,苏景销声匿迹。好不容易等来了苏景声名鹊起,韩伊娜却不幸英年早逝。

    韩伊娜病逝的时候,傅老在南都,他的身体状况已经不适合他在短时间里长途奔波,所以他没有出席韩伊娜的送别仪式,没能去送这个他很欣赏的后辈最后一程,对他来说是一个遗憾。

    所以现在看到苏景,他的心情很是复杂。

    把思绪收回来,傅老认真地说道:“这是一首精诚的作品,给我一种‘过尽千帆’的感觉。”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变得欣慰起来,“从你的演唱中,我能听出来,你是真正走出了这个低潮。只有真正经历过,也真正走出来的人,才能够唱出这种‘淡然’的味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这首歌的制作应该更偏乐队化,是吗?”

    不愧是作曲大家,仅仅是听一遍,就知道了这首歌的制作风格。

    在心里感慨了一下,苏景点头道:“是的!”

    傅老也点了点头,就没有再出声。

    几秒钟过后,有些错愕的吴燕反应过来,立即说道:“傅老的点评还是一如既往的简短有力,下面请评委组、媒体评审团、大众评审为这首《光》,给出自己的分数!”

    在评审们评分的时候,在家里看着电视的苏母问旁边的老苏,“傅老这是什么意思啊,到底是对苏景的表演感到满意还是不满意啊?”

    “满不满意很重要吗?”老苏反问道。

    一巴掌拍在老苏的背上,苏母“嘿”了一声,“这不重要吗,他要是给苏景打低分了怎么办?”

    “放心吧,不会低到哪里去的。”老苏龇牙咧嘴,不过语气中却显得信心十足。

    结果也正如老苏所说的那样,傅老给出了96分,是他今晚暂时给出的最高分。

    “林梦老师,97分!”

    “柳焕老师,96分!”

    “吴霞老师,98分!”

    “李铭老师,97分!”

    宣读完五位评委给出来的分数,吴燕把目光投向了媒体评审团,依次读出每位媒体代表的评分,二十个媒体代表,仅有两个给出了九分,其他代表全部都是给出了自己的最高分十分。

    “媒体评审团给出来的总分是,198分!”

    这代表着各大音乐媒体个音乐平台对苏景这首《光》的认可,不仅仅是专业上的认可,还有市场的认可。

    接下来,当看到大众评审的分数时,吴燕的语气不由激动了起来,因为大众评审的分数,证明了媒体评审团对《光》的市场的眼光,是正确的!

    “天哪,大众评审给出了600分的满分,这是总决赛的第一个满分,也是我们节目开播以来的第一个满分!”

    “那么,苏景的总分将是——”

    大屏幕上很快就把苏景的总得分显示出来了。

    “1282分!”

    仅仅比王子宁高出一分!

    “恭喜苏景,以一分之差,暂居榜首!”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