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我真是治愈系歌手!

第二百七十四章 我真是治愈系歌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整齐的掌声中,吴燕迈着步伐款款走上舞台。

    “感谢苏景给我们带来的出色的表演,很有温度的一首歌!”

    吴燕的语气有些复杂,她自认为自己是一个很出色的主持人,但是就在刚才,在台下听着苏景的这首《光》,她却和很多观众一样沉浸在苏景的倾情表演里,那一刻,她忘记了自己主持人的身份。

    不是说吴燕从来没有全身心地享受一首歌,不过那都是在生活里。在工作中,她一直都很理智,虽然经常为某一个节目某一首歌而感动,但她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职责。

    然而,就在苏景这一首歌里,她想起了不久前苏景经受过的打击,她从当初北上蹲守韩伊娜病逝后续报道的娱乐频道的同事口中知道,苏景出现在医院门口的时候,他的脸上暮气沉沉,身影很是落魄。

    毕竟不是拍电影,在当初的那一段视频里,并没有表现出这一点。就连她的同事,也是在回来后回想起这个场景,才用一种感慨的口吻说出来的。

    所以吴燕有理由相信,这首歌就是苏景的心路历程,从当初的置身黑暗,到后来的寻找心里的那一束光,再到自己蜕变成一束光。

    “我早就说了嘛,我是一个治愈系歌手!”刚才表演完在椅子上坐了几十秒的苏景已经从表演的状态里抽离了出来,尽管心情还是有些澎湃,但不影响他说玩笑话。

    只是这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很多观众满头雾水,苏景什么时候说过他是治愈系歌手了?

    毕竟节目的前三期虽然火,但也没有现在这么火爆,后来的很多观众都是通过网络上的纯享版视频得知前面的参赛歌手的表演,所以有很多人并不知道其中还有什么有趣的事。于是一些知道内情的观众,就给这些观众讲解了起来。

    脑筋飞速转动,吴燕很快在记忆中抽出一个片段,在第二期节目里,评委席上的吴霞曾经说过苏景的歌曲有些虐心,但苏景拒绝了对方给自己贴的标签,说自己是一个治愈系歌手。

    反应过来的吴燕呵呵笑道:“现在看来,你的确是一个治愈系歌手,不知道吴霞老师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抓住这个恰当得不能再恰当的时机,吴燕很自然地让节目进入到评委点评的环节。

    早在苏景说出那句玩笑话的时候,吴霞心里就无语了,不就是提了一下你是个虐心歌手吗,至于记仇到现在吗?

    瞪了苏景一眼,吴霞无奈地说:“你是治愈系歌手,行了吧。”

    “谢谢吴霞老师的肯定!”吴霞的话音刚落,苏景就立马道谢了,整一个泼皮无赖似的,惹得吴霞发出了标志性的夜莺般的笑声。

    不过很快她就收起了笑容,认真地点评了起来。

    “既然由我先来说,那我就说几句吧。在前面两位歌手的表演之后,我一度担忧,今晚会不会全部都是这种激情昂扬的演唱风格呢?很意外的是,苏景给出了不同的答案。与其说他是扬长避短,不如说他是另辟蹊径。跟前面两个节目截然不同的风格,所给人带来的感觉也是不一样的,前面的两首摇滚让人听完后感到热血沸腾,浑身充满了力量。但苏景这首歌,很简单也很平淡,但却给人一种被阳光包围的感觉,如同万物在春天里焕发出勃勃生机。”

    “我不是说后者比前者要好,但平心而论,我着实是比较喜欢苏景这首歌给我带来的感受。”

    “而且,让我惊叹的是,苏景的状态实在太好了,这首歌被他演绎到了尽致,这也是近年来我看到的第二个让我印象深刻的现场了。”

    听到这里,苏景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同样的,也有不少人露出各种表情。但是并没有人去追问第一个是谁,吴霞也没有说,因为所有人都知道。

    在去年的夏天,一首《鱼》,被无数人评为“最悲情的现场”,恰巧这首歌也是现在站在这个舞台上的男人所创作的。

    看到吴霞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吴燕很快地点了柳焕的名字,“柳焕老师,您的看法呢?”

    柳焕尤其欣赏韩伊娜,这是业界乃至公众都知道的事实。

    沉默了几秒钟,柳焕说道:“毫无疑问,这是一首很出色的歌。简单的旋律,简单的歌词,但正如吴霞说的那样,这首歌给人一种淡淡的感动,一直萦绕在人的心头。也如歌名那样,这首歌像光一样明亮,像光一样温暖,像光一样纯粹!”

    “尤其是苏景在演唱上的处理,表现出他对这首歌的完美把控,他的声音也完美符合这首歌。就像那一句‘所以不配希望’,他的处理就很讲究,二二二的断句,让这一句歌词就变得有了重量。”

    “类似的细节处理还有很多,但我们可以听到,哪怕是副歌部分,苏景也没想过要凸出什么,这首歌就是一个整体,没有所谓的蜕变,一切都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一如他之前定下的基调——淡然。”

    “柳焕大哥说得没错!”李铭接过话头,欣赏地看着苏景,“我研究过你,你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你一直都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你对音乐的态度是很真诚的。曾经有人这样批判过现在的乐坛,‘有些歌手是因为唱歌而出名,有些歌手唱歌是为了出名’,你能懂我的意思吗?”

    看到苏景点点头,李铭继续说:“你很低调,就像是很容易被人忽视的光。你对很多事情都表现得很淡然,所以不管你遇到多大的挫折,一旦走了过来,你都能从中收获许多,也让自己变得更加从容。”

    李铭的点评很让人意外,他没有说苏景的歌,而是说起了苏景。

    不过众人的心底刚冒出这个疑惑,下一刻李铭就把话题扯到了歌曲本身上。

    “你这首《光》的立意很高,它并没有刻意去针对某一种现实,某一种现象,某一个人群,正如你之前所说,这是一首送给自己的歌。但同样的,这也是送给每一个人的歌,没有人不需要光,没有人不渴望光!所以相比起你之前的那些歌曲,这首歌在深度上可能有所不及,但立意是不相上下的。”

    没有人会想到,李铭会把苏景的这首歌推到这么高的一个位置,但仔细想来,又觉得没有什么不妥。

    “我不是很赞同李铭的看法。”林梦的话让李铭快速皱了下眉头,也引起了观众席上的一阵哗然,林梦不是一直都很欣赏苏景的吗,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发言反驳呢?

    不过点评嘛,有些火药味自然是最好的。

    “哦?不知道林先生有什么见解呢?”李铭看着林梦,做出一副“洗耳恭听”的姿势。

    “苏景这首歌,我同意你说的立意高,但是你要说在深度上比不上苏景之前的歌,那我就不能同意了。”林梦认真说道。

    众人一听,顿时满头黑线,还以为他们要进行一番激烈的言辞交锋呢,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变着法子夸苏景。一时之间,他们想到上一个出场的凌奕洲,心里不由对他感到万分的同情。

    同样都是新人,为什么苏景得到的就是花样夸奖,而凌奕洲则是被各种鼓励呢?

    同样的念头也在凌奕洲心里一闪而过,在休息室通过转播画面听到评委们一味地夸奖苏景,凌奕洲顿时感到很不公平和一阵懊恼。

    他很清楚自己的境遇之所以跟苏景不同,是因为他的歌曲跟王子宁的歌曲是同一个风格的,前后有了对比,所以评委们对他是肯定和鼓励多于夸奖。

    其实这也不是他的战略失误,因为他没有把握用一首抒情歌来表达出力量这个主题。甚至乎在他看来,要不是苏景这一场状态爆发,他这首抒情歌也很难得到评委们的夸奖。

    也是因此,他也知道了苏景的崛起并不是偶然,虽然他比苏景早两年出道,但此刻他是真心感受到了,他和苏景之间的实力差距。

    这个人的上限实在太高了!

    </br>

    </br>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