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是亲生的无误了

第二百五十九章 是亲生的无误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透过客厅的窗户,苏景看到了刚开着摩托进到院子里的宁父宁母,于是便连忙起身。

    “老妹,是不是苏景来了啊!”摩托车刚熄火,宁父的大嗓门就紧接着响了起来。

    没有等到宁希竹开口回答,走到门口的苏景就呵呵笑着跟宁父宁母打招呼了,“叔叔阿姨新年好啊!”

    “新年好新年好,大家都新年好!”宁父哈哈笑道,神情看上去很是高兴,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大红包递到苏景面前。

    “谢谢叔叔,祝叔叔身体健康笑口常开!”苏景愣了一下,很不好意思地接过了红包,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要不还是晚几年再结婚好了,没结婚还能领红包,结婚后别说没有红包领了,还得发出去

    旁边的宁希竹看到苏景虽然是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但嘴上一句客套的话都没有说,接红包的动作自然而又娴熟,暗笑不已,还真是口不嫌体正直呢!

    而宁父看着苏景就这样接过红包,同样也是愣了一下,然后大笑道:“我就欣赏你这种不扭扭捏捏的做派,过年嘛,给个红包很正常,又不是很多钱,还要推来推去一番,多难看啊。难道推回来我还真的就不给了?”

    苏景的表情微不可察地僵了一下,其实他刚才领红包的动作纯属就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因为往年过年时,给他红包的人都是最为亲近的长辈,人家大大方方地给,他就大大方方地接了,哪里需要客气什么。不过既然宁父都这样说了,他也不好把真实想法说出来,于是便顺着杆子往上爬,笑着说道:“可能是我脸皮比较厚吧!”

    “脸皮后也是一种能力嘛!”宁父说道,人要是对另一个人感到满意,无论别人做出什么样的行为,在他心里都会自动为这个人增加一个美化的滤镜,让好的变得更好,不好的变成好的,完全没有什么道理可言。

    宁父现在是越看苏景就越感到满意了。

    当然了,如果苏景欺负宁希竹的话,那么宁父对他的印象便又走到另一个极端上。

    “爸,你再说下去,苏景的尾巴就该翘上天了。”宁希竹微嗔道。

    宁父看了一眼女儿,呵呵笑道:“能翘上天也是因为他的尾巴长啊!”

    众人一怔,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宁父也会说骚话,而且水平还不低。看来他今天的心情确实很好啊!

    听到几道笑声,宁父这才注意到两个儿子也在,瞬间摆起了臭脸,没好气地说:“你们还在这里干嘛,整天不是抱着手机玩游戏就是到处去玩,都不知道帮家里干点活吗?赶紧的,到厨房帮忙去!”

    当宁父的目光投过去的时候,兄弟俩的笑声就下意识地降低了音量,在宁父说话的时候,兄弟俩的笑容渐渐开始凝固直至消失,当宁父说完话之后,兄弟俩就苦着脸了。

    你哪里看到我们在玩手机出去玩啦?

    我们平时做家务的时候你不是也看到的吗?

    我们就笑一下怎么啦?

    明明是你在说骚话,我们笑一下都不让吗?

    带着满腹吐槽,兄弟俩幽怨地看了一眼还板着脸的老宁,然后相视一眼,委屈地起身走去厨房。

    全程目睹了宁家兄弟俩的表情变化,苏景心里涌上一股同情,差点就笑出声来。而旁边的宁希竹嘴角微微上翘,似乎很开心看到两个老弟的委屈样子。

    目光紧随着两个儿子的身影,老宁的余光忽然瞥到堆在墙角的东西,目瞪口呆道:“这是苏景你拿来的?”

    “嗯,我奶奶准备的。”苏景不着声色地把锅甩到奶奶身上。

    “这太多了,老人家也太客气了!”老宁一副盛情难却的表情,然后大手一挥,“明天你们挑一些带去南都吧!”

    苏景眼角一抽,看了一眼宁希竹,刚好宁希竹也看过来,俩人的目光交汇在一起,进行了一波眼神对话。

    “我说得没错吧,到最后还是我们带走的。”

    “这个一些,是什么样的概念呢?”

    “我不知道,也许是全部吧?”

    “”

    午饭的时候,宁希竹把宁文杰跟他们一起去南都的消息告诉给宁父宁母,他们立马就点头了,宁母说:“不在家也好,省得我整天伺候他好吃好喝,看着心烦!”

    宁文杰:“???”

    确认过眼神,是亲生的无误了!

    “爸妈,要不您们也一起去?”宁希竹忽然提议道,“您们还没看过苏景的现场表演呢!”

    “对,叔叔阿姨,您们也一起去啊,就当去南都旅游一趟。”不用宁希竹提醒,苏景紧随其后帮腔道。

    不得不说,宁希竹这个提议确实很动人,起码宁父宁母的脸上表现出几分意动,未来女婿的演出,他们肯定想去捧场的。

    不过考虑了一会,宁父犹豫道:“到时还要赶回来做年例,要不我留在家里,让你妈去吧。”

    “苏景是十一表演,我们十二三回来,时间并不赶啊!”宁希竹继续劝道。

    解决了这个问题,宁父又担忧地说:“可是苏景接下来几天还要写歌,我们会不会打扰他了?”

    这倒是一个问题,宁希竹没办法替苏景回答,只好看向了苏景,让苏景来回答这个问题。

    苏景想了一下,认真说道:“影响倒是没有,这个叔叔您不用担心。只不过我抽不出时间陪您们去玩,我还怕叔叔您会觉得我招待不周呢!”

    宁父放心道:“哪里会呢,你也是忙着工作嘛,这个可以理解。而且是我们去麻烦你,心里过意不去的是我们才对。有阿杰陪我们呢,你忙你的,只要不影响到你就好!”

    “这么说,爸妈您们这是同意了咯?”宁希竹的语气有些激动。

    “有这个机会去看我未来女婿的演出,我干嘛不同意呢?”宁父开怀大笑的揶揄,让宁希竹的俏脸稍微红了一下。

    不过这时候宁母也问出了自己担忧的问题:“这个节目那么火,门票一定很难拿吧?”

    苏景笑了笑,“阿姨,我是参赛歌手,问节目组要几张亲友票还是没问题,而且这个节目是希竹的公司和电视台一起办的,希竹想要门票,打个招呼就行了。不过我们拿到的门票是没有评分权限的!”

    得知门票并不难拿到,甚至还会有多余的,宁母顿时就放心下来,能不能打分她倒是不在意,暂且不说她的音乐审美够不够评分标准,就说她作为苏景的未来丈母娘,就算打分也难免会有所偏颇。

    如果亲友团都能打分,那这个节目连本来就不是很严谨的公平性都失去了。

    “真是羡慕你们啊!”一直埋头吃饭的宁文波幽幽插话道,可不是么,大家都去看苏景的现场表演了,就他一个可怜兮兮地回去上班,想想都觉得难过。

    “以后还有机会的!”苏景很同情地安慰了一句,只不过听起来连他自己都觉得没有说服力。

    果然,宁文波忍不住吐槽道:“就姐夫你这么懒的人,恐怕下一次上节目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苏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这个他还真的说不准,毕竟他没有经纪公司没有经纪人,所有的工作都是自己看心情安排的,说不定以后他都不会再参加综艺节目了呢!

    “苏景这是劳逸结合,你那才叫真的懒!”宁父看着宁文波,板着脸说道。

    宁文波:“”

    确认过眼神,是亲生的无误了!

    就在刚才有过同样想法的宁文杰同情地看了一眼跟他同病相怜的老弟,兄弟俩顿时泪眼汪汪。

    “苏景,你别老是吃青菜啊,多吃点鸡肉!”

    正在确认眼神的宁家兄弟听到自家母亲的这一句话,下一刻就看到自家母亲夹了一个鸡腿放到苏景的碗里,这对“难兄难弟”顿时用一种羡慕妒忌的目光盯着苏景。

    本来自家二姐在家里就已经是备受宠爱了,现在连她带回来的这个未来二姐夫同样也是得到父母的偏爱,他们可以想象得到未来的日子里,他们的地位将会是何等的低下!

    不行,得赶紧找个女朋友,把地位撑起来才行!

    被盯得浑身不自在的苏景当然不知道这对“难兄难弟”在这一刻做出的决定,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以“过来人”的身份告诉他们想多了,只怕找了女朋友后,你们的地位还能再低一点!

    开心不?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