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个也留不住!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个也留不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夏聪感到无奈而夏鸣感到害怕的时候,他们口中背景深厚的苏景同学刚刚结束走家串户回到家里,如果他能够知道夏家父子的谈话内容,肯定会惊诧万分一脸懵逼。

    除了那个放养我的老苏同志,我哪里来的其它背景?

    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

    当然了,他不会有机会知道夏家父子的谈话内容,甚至他连上的风波都一无所知。

    自从蒋姐说她会出手后,苏景在之后的几天里的确比较上心,但等了几天也不见动静后,他便不再怎么关注了。不是说他不关心了,而是他很清楚,想要扳倒夏鸣,必须要谋定而后动。像平时那种小打小闹的手段,除了恶心一下夏鸣外,还会让打草惊蛇,给对方准备的时间,反倒不美。

    横生波折,意味着需要付出的代价会更大。

    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总好过双方摆明车马的攻坚战。

    苏景不担心蒋姐只是跟他过过嘴瘾,她既然说了会出手那肯定会出手,他只需要耐心等待。需要他帮忙的时候,蒋姐自然会跟他说,他也随时做好了准备。

    而在这耐心等待的几天时间里,他也把给秦尚的歌写出来了,这既是他答应了秦尚,也是他跟蒋姐合作的筹码。

    不过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蒋姐会选择在大年初一这天出手,这不是让夏鸣连年都过不好吗?当然了,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为夏鸣感到可怜,毕竟夏鸣针对韩伊娜做的事着实是出格了些。

    而今天他也懒得去关注什么,不管络上是怎样的波涛汹涌,苏景自有一分岁月静好。

    站在家门口,苏景看到在不远处和大黄狗玩得开心的小乔,忍不住出声道:“小乔,过来跟叔叔说一声新年好!”

    听到苏景的叫声,小乔很听话地走了过来,一双小手背在大红色新衣服后面,头上扎着两条小辫子,红彤彤的小脸上带着怯生生的表情,看上去尤其可爱。

    “景叔叔,新年好!”

    双手作揖问了声好,小乔瞪着一双渴望的眼睛看着苏景。

    “哎,真乖,小乔也新年好!”苏景摸了摸小乔的脑袋,从口袋里掏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红包,“景叔叔祝小乔快高长大,学习进步噢!”

    看到红包,小乔开心得半眯着眼睛,美滋滋地伸手接过后,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纯粹的目光里闪过一丝迷茫,“祝景叔叔早日成婚,早生贵子!”

    苏景嘴角狠狠抽搐一下,笑眯眯地问道:“小乔,这些话是谁教你的啊?”

    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天真烂漫的样子看上去尤其无辜,小乔回答道:“太婆教的”

    小乔的太婆就是苏景的奶奶。

    苦笑着轻轻拍了下小乔的脑袋,苏景轻声说:“去吧,再去找太公和太婆要个红包。”

    “可以吗?”小乔瞪大眼睛,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红包,翻了好一会儿找出其中两个,小脸一苦,“可是太公和太婆已经给红包我了呀。”

    苏景同样瞪大一双眼睛,“你能分清楚哪个是太公太婆给的?”

    她手里那一沓红包怎么说也有十几个吧,虽然说上面的图案不一定相同,但是如果不仔细看认真记住的话,别说一个小孩子了,就算是苏景也不见得会分出来。

    小乔点头如捣蒜,“太公和太婆给的红包上面有快高长大四个字。”说完,她又拿出苏景的红包认真看了起来。

    苏景无语地笑了笑,这个丫头片子

    记得那么清楚干什么,到头来这一沓红包还不是要“上交”吗,记得越清楚到时就越伤心。

    “没关系的,你就说是景叔叔让你去的。”苏景继续怂恿道。

    看着小乔大声喊着“太公太婆”蹦蹦跳跳走进屋里的身影,苏景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无论拿到多少个红包,反正最后一个也留不住。

    “苏先生,你能不能成熟点?”当苏景通过电话跟宁希竹吐槽了奶奶的花式逼婚,对于苏景恶趣味似的报复,宁希竹忍不住一阵头大。

    “大概当爸爸后我会稳重一点吧。”苏景摸着下巴,语气中有些许不确定。

    “体重稳定上升?”电话那头传来宁希竹如铃儿一般清脆的笑声,也算是将这个话题举重若轻地跳了过去。

    至于避而不谈的原因,苏景也是知道的,这事太遥远了,至少在未来的几年里,俩人都没有要孩子的念头。

    这也是俩人跟长辈们的代沟之一,在长辈看来,尤其是宁希竹父母,他们更希望宁希竹尽快结婚生小孩,毕竟年纪越大,生孩子的风险就越高。但是这几年正是宁希竹的事业高速发展期,亚驰传媒作为行业巨头之一,无论是内部还是外部,无论是岗位还是市场,注定不能长时间让创意总监这么重要的位置空缺。就算他们愿意为宁希竹空着这个位置,到时宁希竹再回去,所面临的挑战会比现在更严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女性在严酷的职场上,的确是存在一定程度的弱势。不管是不是歧视,但有一点必须得承认,女性在职场上确实很辛苦,她们承受的压力比大部分男人都要大,所以她们的成功更显得来之不易,更值得所有人的鲜花和掌声。

    因为了解宁希竹,所以苏景懂得理解宁希竹的决定。因为爱宁希竹,所以苏景愿意去迁就宁希竹。

    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迁就还不及宁希竹为他所做的万分之一。

    知道宁希竹不想在这个话题上深谈下去,苏景便转移了话题,“你那个同学聚会时间确定下来了吗?”

    宁希竹:“确定下来了,初四那天,刚好有一个同学家里年例。”

    年例,是苏景老家这边的一个传统节日了,比过年还要隆重,年例当天,有游神等各种庆祝活动,桌上的菜式比一般的酒席还要丰盛,亲朋戚友齐聚一堂共庆年例。从年初几到农历二月多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则被称呼为“年例期”,随便一天都有一个或者几个以上的村子是年例的。

    就苏景知道的,他这个村子和附近几个村子是正月十六年例,宁希竹那个村子则是比他家的早一天,正月十五,刚好元宵。

    “那正好,还真没怎么吃过年例。”苏景呵呵笑道,他家就二老在家,经常往来的人基本上都是附近几个村子的,所以就没有做年例,往年碰上周末,他回来也是去隔壁清婶家吃一顿。所以虽然年年都有年例,但是他还真没有太大的感觉。

    “说起来毕业后我也没吃过年例了,要么就不回来过年,要么就是匆匆来匆匆走,现在想想还真是怀念啊。记着小时候”

    苏景安静听着宁希竹说她小时候过年例时的事情,并没有出声打断,偶尔听到开心的地方,就会附和着笑起来。好像只要是过节,最兴奋的都是孩子。

    扛彩旗,打灯笼,夜色下宛若火龙的火把队伍听着这些带着浓厚仪式感的活动,苏景忍不住一阵羡慕:真是多姿多彩的生活啊!

    “苏先生,要不我们今年回来过年例吧。”宁希竹说着说着,突然就跟苏景说了这句话。

    苏景一愣,然后哈哈笑道:“可以啊,那我郑重邀请你来我家吃年例。”

    “那到时来我家吃了,第二天再去你家吃!”宁希竹笑道,“到时把苏文和素素叫上,还有巧灵,反正她闲着也是闲着,大周他们要是有空的话,也把他们叫上,反正有车,吃住全包!”

    宁希竹大气的表态,也让苏景隐隐有些兴起,狠狠拍了一下大腿,来不及惨叫,龇牙咧嘴着大喊道:“就这么决定了!”

    挂上电话后,苏景摸了摸下巴,还是第一次在家做年例呢,一定很有意思吧!

    想到这里,他马上跑去跟二老说一下这件事,做年例他没有经验,要向二老讨教一下!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