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五十二章 也是挺好的

第二百五十二章 也是挺好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时值正午,本应是温暖的冬阳却散发出炙热的温度,午后的空气中多了一分躁动。水面平静如镜,如同一块碧绿的翡翠。时而一阵和风吹过,吹皱了水面,泛起一阵阵的涟漪,阳光仿佛也被揉碎开来,波光粼粼的,十分好看。

    苏景坐在岸边的野草上,阳光透过高大的芒果树叶间的缝隙,在他干净爽朗的脸上投下被剪成碎片的光斑,没有整理的头发被和风吹得有些凌乱,蓝色工装衬衫的衣摆随风而动,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水面上随着涟漪起伏不定的浮标,表情看似平静,内心实则如同这浮标一样上上下下。

    脑后的马尾在风中摇晃不停的宁希竹侧着头呆呆地看着苏景,美目中波光流转,嘴角噙着盈盈笑意。

    猫娘一双后腿立地,两只前爪搭在小桶的桶沿上,探着小脑袋看着桶里的三条鱼。

    苏景的目光不经意瞥了一下小桶,愤愤说道:“不对劲啊,这位置的鱼虽然多,但也不至于多到一个多小时你就钓上了三条吧?”

    是的,桶里这三条鱼全是宁希竹钓上来的,甚至还放生了几条小鱼。至于一开始还在跟宁希竹炫耀的苏景,至今一无所获,中间也不是没有鱼咬他的钩,但是他的技术实在是太差了,鱼饵没了,鱼也跑了。

    宁希竹歪着脑袋,“大概是我运气好?”

    苏景语噎,然后又开心地笑了起来,“还以为今天只能钓到一条鱼的,没想到你这么给力,看来晚上我可以大展身手了!”

    宁希竹点头道:“清蒸,红烧。”

    “没问题!”苏景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下来,毕竟鱼是宁希竹钓上的,他还真没有充分的理由去拒绝,认真想了片刻,他又继续说道:“家里还有奶奶腌的酸菜,到时再来一个你最喜欢吃的酸菜鱼!”

    宁希竹开心地笑了起来,说起来,在厨艺方面苏景还真没让她失望过,除了家常小菜,这半年的时间里,苏景还认真去学了她最喜欢的几道菜,俨然是打算当一个优秀的家庭煮男了。

    悠然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不知不觉间,小桶里便也装了条巴掌大的鱼,不算太大,但也足够了。

    “不钓了!”苏景看了一眼小桶里“鱼挤鱼”的画面,索性把钓竿收了起来,脸上张扬着喜悦,“这还真是满载而归啊!”

    想他平时跟苏志福一起来钓,几个小时下来也不见得有这么大的收获。

    “那就走吧!”宁希竹满足道,这桶里的鱼,只有一条是苏景钓上来的,算是正常发挥吧。其它的都是她的成果,也说得上是尽兴了。

    简单收拾了一下,苏景把剩下的鱼饵全部撒到水里,然后提着小桶,一步一步的,小心翼翼走回到停在山腰泥路上的摩托车边。那些还没离开的钓友看着苏景桶里的收获,也纷纷打趣了起来,当然也少不了羡慕,让苏景膨胀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他可不在乎这里面有几条是他钓上的,反正宁希竹的就是他的,他的就是宁希竹的,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看着苏景一路嘚瑟的样子,在后面抱着猫娘的宁希竹就觉得好笑,这家伙,还真像个孩子啊!

    回到家,看到俩人满满的收获,二老自然又是一阵感叹,不过苏景这会也不嘚瑟了,毕竟二老还是很清楚他的技术水平的,平时跟苏志福出去都没有这样的收获,现在只有苏景和宁希竹二人出去却带回来这么多鱼,他们怎么也不会相信是苏景的功劳啊。

    苏景坦诚相告,然后把钓具还回给苏志福,顺带捎了两条鱼过去。

    回来后他就直接进厨房开始忙活了,留下三条让宁希竹带回去,剩下四条鱼的结局都已经被苏景安排好了,一条清蒸,一条红烧,两条用来做酸菜鱼。

    宁希竹有心想到厨房里帮忙,但都被苏景赶了出来陪二老聊天,得知宁希竹已经成为了南都大学的特聘讲师,在教育行业忙碌了大半辈子的二老眼睛都亮了起来,作为退休老教师,他们对教师有着天然的亲切感和认同感,于是便把自己总结出来的一些经验告诉了宁希竹。

    宁希竹听得很认真,并不时提出自己想不清楚的一些问题,大多也得到了二老的回答,至于适用与否,那就真的很难说了。

    “毕竟我们两个都退休十几年差不多二十年了,很多东西都跟不上时代了,也不知道对你有没有帮助,你就听下得了。”奶奶带着和蔼的笑容说道。

    听得出老人语气中的失落,宁希竹笑着宽慰道:“我还是第一次当讲师呢,能得到您们二老的教诲,肯定可以少走一些弯路,不至于误人子弟。”

    看了一眼老爷子,奶奶叹了口气,“老头子一直都希望后辈中能有个孩子接过他的教棒的,可惜了,师仲和苏景都没有这个意向,反倒是有锦这孩子,圆了老爷子的这个心愿。现在好了,你现在也进入了教师这一行,他也算是没有遗憾了。”

    一边正高兴着的老爷子听到这番话,忍不住板着脸呛声道:“你这个老太婆在胡说些什么呢!”

    “你就装吧!”奶奶揶揄了一句。

    “不跟你斗嘴。”老爷子站起身往外走去,“我去叔那里,等会可以吃饭了喊我一声。”

    “说你两句还急眼了是不是?”看着老爷子的身影消失在门口,奶奶小声嘟哝了一句,然后转过头看着宁希竹,眉眼带着笑意道:“不管这个老头子了,你不是说想要看看苏景的毛笔字吗,走,我带你去看看。”

    俩人走进书房,奶奶指着桌上写着大字的一沓纸,“这就是苏景写的字了。”

    宁希竹拿起最上面的一张纸,那是一副很常见的春联,“春满人间百花吐艳,福临小院四季常安”。

    作为一个经常跟字体打交道的出色设计师,宁希竹一眼就能认出来苏景写的是行楷,工整自然,一笔一划颇有章法,虽然说不上登堂入室,但是对于一个业余爱好者来说,也算是不错了。

    她一直以为苏景只是硬笔字写得不错,但是没想到连软笔字也不逊色多少,“苏景还真是多才多艺啊!”

    听到宁希竹的感叹,奶奶笑着说道:“这孩子就是爱好广泛了些,小时候什么都想学,但又总是三分钟热度,这还是他爷爷逼着他才坚持了那么些年,后来跟着他爸去了首都后,也就没练了。”

    “他的爱好确实是太广泛了。”宁希竹认同道,在她认识苏景的这些年里,已经见识过他的博闻了,好像什么事都能跟人聊起来,还说得头头是道。当然了,要说到数学物理公式、化学反应这些理科的东西,苏景肯定是支支吾吾的。

    莞尔一笑之后,她又有些心疼了,“要学那么多东西,苏景小时候一定很累吧。”

    “可不是么!”奶奶回忆道,“他爷爷要他背书练字,他爸爸要他学习很多乐器,基本上没有什么玩乐的时间,每天晚上都是一上床就睡着了。”

    宁希竹一早就知道苏景的童年是很枯燥的,但没想到在枯燥之余还是这么劳累,也难怪他会那么对苏文和韩伊娜那么关心,毕竟在那段疲惫的时光里,也就只有这两个人能给苏景带去为数不多的欢愉了。

    没有留意到宁希竹的神情变化,奶奶继续说道:“说起来,苏景这孩子也是可怜,他爷爷和他爸爸都对他要求极高,但偏偏他们又不是那种把夸奖挂在嘴边的人,苏景也是犟脾气的人,得不到表扬就觉得自己做得还不够好,然后又拼了命地去努力。我看着也是心疼啊!”

    “那奶奶您为什么不劝劝爷爷和叔叔呢?”宁希竹问道。

    奶奶苦笑,“劝过了,但是劝不动,老苏家这三个人啊,脾气是一个比一个犟!”

    宁希竹默然,脾气犟不犟她还没有太深的体会,但苏景的童年是真的可怜,相比起来,她的童年就快乐许多,兄弟姐妹们吵吵闹闹,做完作业就满村子乱跑。

    怪不得为什么他被大公鸡追的趣事会让苏文和韩伊娜印象深刻,也怪不得他和小孩子玩泥沙也能感到兴奋,学会钓鱼也能跟她嘚瑟起来。

    原来是他以前的生活是如此的枯燥乏味,以至于一件原本很平常的小事,在他这里宛如一道明媚的阳光照亮了整个世界,成为弥足珍贵的回忆,足以让旁人津津乐道。

    值得庆幸的是,苏景并没有因此而成为一个枯燥的人,他依然和小孩子一样,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遇到新鲜的事物总会忍不住去尝试,哪怕只是三分钟热度,那也是挺好的。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