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五十一章 问题不大呢!

第二百五十一章 问题不大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来电的正是蒋姐,之前苏景委托她帮忙查一下是谁屡屡在暗里试图带他的节奏。

    “苏先生,事情查清楚了。”蒋姐开门见山道。

    “谁?”

    “几个不上不了台面的小明星,另外还有夏鸣。”

    “是他?”苏景的语气有些许波动,这也太邪门了吧,他前脚才跟夏鸣交锋一波,后脚又查出一直在背后搞自己的人是他?

    敢情这世间还真有因果报应?

    “对的,是夏鸣!”蒋姐确认道,“根据我这边的调查,他给水军的单子是长期的。”

    “这得多浪费钱啊!”苏景隐隐觉得有些蛋疼,“我之前没有得罪过他吧?”

    蒋姐有些玩味地说道:“准确来说,夏鸣憎恨的是小娜,之前他暗地里搞过小动作,但是没有成功,反而弄巧成拙帮小娜增长了人气,所以他就把气撒在了你的身上。”

    蒋姐这么一说,苏景就想起了师姐歌手首秀后,万腾传媒确实带过她的节奏,但他没想到,夏鸣会记恨那么久,把在韩伊娜那里受到的气全怪在自己的头上。

    “这么说的话,他是把我当成软柿子了?”

    “也不能这么说,他要是把你当成软柿子的话,就不仅仅是在暗地里搞小动作了。”蒋姐可以想象得到苏景现在是有多么蛋疼,“夏鸣这人我知道,心胸狭窄,行事乖张,能做出这种事也不奇怪。”

    “之前我还在说哪里来的水军那么蠢,原来真正蠢的是另有其人啊。”苏景感叹道,又黑不动他,何必呢,不过总有个苍蝇在面前飞来飞去,看着也是心烦,更别说他之前算是跟夏鸣杠上了,虽然这些天来一直没有等到夏鸣的后手,但总这样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所以苏先生你打算怎么回敬他呢?”蒋姐好奇问道。

    苏景挠了挠头,要说报复,他还真没有什么经验,一时半会也想不出妥善的办法来,只好无奈坦诚道:“暂时还没想到。”

    “要是苏先生不擅长这种事的话,我很乐意效劳。”

    隔着话筒,苏景都能听出蒋姐语气中的森然,心里疑惑万分,这事要急眼的应该是他吧,怎么搞得好像是夏鸣那个傻缺得罪了蒋姐似的?

    沉默了片刻,电话那头传来蒋姐咬牙切齿的声音,“指使记者p小娜遗体的人,就是夏鸣!”

    轰!

    苏景感觉脑海里一下子炸开了,“真的?”

    “我没必要骗你。”蒋姐按着眉心,她也没想到帮苏景这个忙会顺带查出这件事。

    “他这是在找死!”苏景恨恨道,哪怕是在听到记者潜入太平间p师姐遗体的消息的时候,他也没有如此的愤怒。因为在一开始,他们就没往深处想,只是认为这个无良记者仅仅是为了博眼球而做出这种突破道德底线的事情。

    谁曾想到,他的背后居然是有人指使?

    没有去问蒋姐接下来会用什么手段去对付夏鸣,苏景冷声说道:“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请不要客气。”

    “好的。”蒋姐很爽快地应承下来,现在她的确还没有一个完善的计划,但她隐隐觉得,这件事还真免不了要苏景帮忙。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苏景叮嘱道:“这个消息就不要说出去了,韩叔他们,还有我爸,不想让师姐再成为络上的中心。”

    蒋姐愣了一下,点头道:“我会注意的。”

    挂上电话,坐在老旧大红木椅上的苏景迅速在通讯录里找到老苏的号码,想了想还是没有打过去跟老苏说这件事。

    因为这一件事,苏景多日来的平静心境又一次被打破了,盯着案桌上的白纸,他的眼神顿时失去了焦点。

    他前二十多年走得太顺利了,甚至可以说是活在童话的世界里,见过世间的诸多美好景象,无论在哪里做什么事都能遇到贵人相助。但他也知道阳光的背面一定会有阴影,在他看不到的那些角落里,总藏着一些见不得光的事物,所以他从来不介意自己怀着最大的恶意去揣摩人心,但真遇到这种事的时候,他才深刻感受到这些肮脏手段对自己的三观造成多大的冲击。

    原来这个圈子远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没有底线啊

    这漫漫余生路,他还会遇到多少个像夏鸣这样的人,甚至比夏鸣还要坏上几倍的人?

    想到这里,他的心底不由冒上一阵寒意。

    “吴姐说得不错,我现在做的还不够,我还需要展现出更多,才能让人足够重视。”

    苏景暗自下定决心,既然不擅长这些阴诡地狱的手段,那就用更大的能力让自己走得更远走得更高,让别人不敢轻易得罪。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把夏鸣这个人搞垮才行。

    只要他还在公众前蹦跶一天,苏景看到他都会不舒服。

    提起笔在纸上写下“夏鸣”两个字,苏景狠狠将这张纸撕成碎片。

    咬牙切齿的样子,像极了发脾气的小孩子。

    接下来的几天,苏景把这件事深深藏在了心里,纵然是最了解苏景的老爷子也看不出异样来,生活似乎回归了平静。

    年廿,宁希竹回来的第二天,带着买给二老的新衣服来到了苏景的家里,虽然不缺衣服,但看到未来孙媳妇心里有他们,二老乐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有半个月没有感受过麻麻温暖怀抱的猫娘也不满村子溜达了,像是胶水一样黏着宁希竹,迈着因为过胖而小显得略短的四腿在宁希竹的脚边蹦蹦跳跳。

    但是宁希竹却没有把求抱抱的猫娘抱在怀里,因为猫娘实在太脏了,原本洁白如雪的毛发明显有些发黄。

    “你不会给猫娘洗个澡吗?”宁希竹白了一眼苏景。

    苏景挠了挠头,一脸无辜,“洗了啊,但过一会儿就又脏了。”

    像是想到什么不好的事情,苏景吐槽道:“你是不知道这家伙有多野,刚回来那两天还好,后来啊,满村子转悠,鸡栏、狗窝、牛棚、鱼塘哪里最脏就往哪里钻,现在我都不让它进房间了,真的脏!”

    “都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就那么好动了!”

    对于苏景的吐槽,宁希竹也是疑惑不解,但也没有深究,也是叫过苏景给猫娘洗了个澡,吹干毛发的猫娘这会倒是不折腾的,安安静静躺在宁希竹的怀抱里。

    “这货,是在嫌弃我折腾我?”苏景瞪大了双眼。

    “大概是吧!”宁希竹耸了下双肩,一脸幸灾乐祸的感觉。

    “算了,我带你去钓鱼,回来给你做一道清蒸鱼,那味道可鲜美了。”说着,苏景还咂吧一下嘴巴,仿佛是在回味。

    宁希竹看了下外头的大太阳,感受到空气中灼热的温度,有些迟疑。

    “放心吧,水库那边超级凉快的。”

    既然苏景这么有兴致,宁希竹也不忍心扫兴,带上伞抱着猫娘就跟在苏景的后面。

    苏志福要去买年货,况且人家小俩口一起去,他不想去当这个大号的电灯泡,便把钓具之类的都给了苏景,然后还不放心地叮嘱了一句注意安全。

    开着摩托车,大概五分钟苏景就到了平时钓鱼的地方。

    正如苏景所说,这里风很大,驱散了午后的炎热。一条开在山腰的两米多宽的泥路,左侧是山坡,右边往下走二十来米就是水库了,两边都种满了荔枝树,也算有个遮阳的地方。

    “看到那几辆车没,他们都是来钓鱼的。”苏景指着停在泥路边上的几辆小车,兴致勃勃地跟宁希竹介绍道。

    “看到那个房子了吗,那是福哥小学同学的房子,依山傍水,啧啧,这日子太舒服了!”

    看着苏景叽叽喳喳的样子,宁希竹莞尔一笑,上一次苏景这般兴致勃勃是什么时候,她已然记不清楚了,总之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好像那时候她应该还没有喜欢苏景呢。

    来到水边,苏景跟几个刚认识不久的钓友打了个招呼,有条不紊地做好一系列的准备动作,当他把钓钩抛到水里正准备回头指导宁希竹的时候,看到宁希竹也把钓钩抛到水里去了,不由傻眼!

    “你会钓鱼?”

    “瞧你说的,会钓个鱼就能在我面前嘚瑟了吗?”宁希竹一屁股坐在草窝上,冲着苏景露出一个笑脸,“忘了跟你说,我外公家里有两张鱼塘,我们小时候经常钓鱼的。”

    “虽然水库不是鱼塘,但都是手竿的话,问题不大呢!”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