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三十六章 身在福中不知福

第二百三十六章 身在福中不知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因为韩伊娜的遗体告别仪式是在星期四,而且还远在首都,所以宁希竹等人不只是请了一天假,连带着周末有四天的时间,所以也不急着回去。

    趁着这个机会,苏文带着阮素素住到了老丈人家里。

    韩伊娜的骨灰在仪式当天就被韩涛夫妇带回了老家,所有的事情似乎随着那一个小盒子离开首都而告一段落了,但宁希竹感觉事情好像并没有就此结束。

    她总感觉,苏景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但又察觉不到问题出在哪里。

    面对宁希竹的这个疑惑,苏母是这样回答的。

    “老苏整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苏景是一有时间就发呆,能正常才怪了。”

    宁希竹恍然了,老苏和苏景的神色看起来很正常,但经常都是心不在焉的,仿佛跟着一起离开的,还有他们心里对韩伊娜的憧憬。

    “阿姨,您没事吧?”宁希竹小心翼翼地试探问道。

    苏母笑了笑,拍了下宁希竹的手,“我没事,更大的打击我已经经历过了。”

    虽然没说是什么打击,但宁希竹还是知道的,早在她第一次去苏景家里,苏景便跟她简单提到过苏母的事情。年幼丧母,一边一边照顾弟弟,又把上大学的机会让给弟弟,在那个年代,这些情况对一个少女来说,都是比山还要重的压力。

    大概也是因为如此,所以在这件事上她比老苏和苏景都要表现得更为强大。

    “不过叔叔和苏景这样子,真的没事吗?”宁希竹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不知道,只能他们自己走出来了。”苏母摇摇头,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这父子俩啊,臭脾气还真是一个样。”

    宁希竹尴尬地笑了下,如果只是说苏景,她还可以接下去,但涉及到老苏,她倒是不好搭话了。

    苏母看到宁希竹这个样子,哪里还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呵呵笑道:“苏景这孩子应该挺长一段时间都走不出来的了,你就多担待点吧,替阿姨多照顾下他,麻烦你了。”

    这话就好接了嘛。

    “阿姨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他的。”宁希竹说着,眼睛却看向了苏景的房间,目光里有着几分担忧。

    “去吧,你去陪陪他。”苏母拍了下宁希竹的手,起身往厨房走出,准备做饭了。

    宁希竹犹豫了一下,没有去厨房帮忙,而是回到房间里。

    仪式那天的采访在当天就出现在络上了,苏景明知道韩伊娜的病情却还给她写歌帮助她参加节目的事情也公开在公众面前,的确没有出乎宁希竹的意料,络上的言论对此产生了激烈的讨论。

    以相关专家为首的一派表示苏景的行为对韩伊娜的病情复发起到了催化的作用,引起了少部分韩伊娜的狂热粉丝或者一些键盘侠的指责,说苏景就是一个为了出名枉顾韩伊娜性命的冷血动物。

    当然了,专家的出发点只是就事论事,说不上好坏,但这样的言论确实很容易被人带起节奏。

    但对此持相反意见的人表示,就连韩伊娜的父母及其老师都劝不住韩伊娜,更何况苏景本人。就算没有苏景给韩伊娜写歌,偌大一个华语乐坛,又背靠着东方传媒这棵大树,难不成韩伊娜就没有歌唱了吗?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不能把一切都责怪到苏景头上。

    既然这是韩伊娜的强烈要求,那么作为韩伊娜的师弟和挚友,苏景帮她实现生前的愿望,也说得上是有情有义了,不应该受到指责才对。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大家的出发点不同,自然也难以说服对方。

    而事情的转机出现在nrb对韩涛夫妇的专访上,韩涛在专访中表示了这一切都是韩伊娜自己的选择,他们没有办法说服韩伊娜,另外他们也对苏景表示了感谢,感谢他用尽全力帮助韩伊娜实现了愿望,在那一段时间里,韩伊娜过得很开心。

    似乎是想让韩伊娜走得安静些,韩涛在专访里就洋风娱乐的记者潜进太平间试图p韩伊娜遗体一事表态,虽然不支持这种行为,但是可以理解其苦衷,称不会追究其责任。

    韩涛的表态让所有人都明白到,人死如灯灭,他不想媒体和公众再在韩伊娜上面投入过多的关注,在权威官媒的呼吁下,络上对韩伊娜的讨论顿时就少了许多。

    正如某一个友所说,“这样也挺好的,就让她锁住最美的样子!”

    不甘心,但又认命的一句话,顿时引起了很多人的共鸣。

    而关于苏景的争论,也随着韩涛对苏景的感谢暂时平息了下来。毕竟韩涛都不介意,他们再操这份心,也着实没有太大的劲头了。

    不过在某些人的眼里,还是无法对苏景有所释怀的。

    然而,苏景并不关心这个,他关心的是,师姐真的开心吗?

    人的记忆是碎片化的,经常会在某个时间,某一个经历过的场景突然就出现在脑海里,很难连贯起来。

    在韩涛的专访里,苏景看到韩涛说韩伊娜在那一段时间里过得很开心,他就不由想起师姐参加节目时和录歌时的场景,那个时候,她的笑容里都带着满足,就好像日子过得很充满一样。

    也许是后来不能唱歌了,所以她才会有信里的那一份感慨吧,毕竟人的多愁善感大多都是因为精神空虚。

    “你在看什么?”宁希竹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才忍不住开口。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苏景收回思绪,连忙把手中的信纸藏到背后,看到门口只有宁希竹一人时,不由松了口气。

    宁希竹来到苏景面前,柔声说道:“能给我看看吗?”

    苏景犹豫了一下,把信纸放到了宁希竹的手上,“师姐给我写的信。”

    宁希竹点点头,没有说话,坐在椅子上认真看了起来。

    信的内容不长,宁希竹很快就看完了,看了一眼又陷入发呆状态的苏景,她突然有些羡慕起苏景了。

    “苏先生,你还真是备受万千宠爱于一身啊!”

    可不是么,苏景二十多年来顺风顺水,父亲是声乐界德高望重的大家,母亲思想开明,自小便顶着天才的名头,受到音乐界一众前辈的看重和赞誉。哪怕是离家出走后,又遇到林小娟这样关心他的导师,结交的朋友也是以他为中心,工作后遇到知人善用的老板,在广告界迅速成长闯出自己的名头。就算是回归音乐界,也很快打响了自己的名声。

    纵然苏景很有天赋也不吝啬自己的努力,但这并不能否认,他确实是遇到了许多愿意帮助他的人。

    而苏景的第一批人气,确实是得益于韩伊娜的帮助。

    现如今韩伊娜离开了,她最放心不下的除了父母,大概也是苏景了。

    不然的话,她不会给苏景写这一封信,把她的感慨如实告诉苏景。

    由此看来,说苏景备受万千宠爱于一身,倒也不为过。

    这又如何不让一路走得跌跌撞撞的宁希竹心生羡慕呢。

    苏景苦笑一声,“你不是不知道,这些宠爱,很多时候都是一种压力。”

    “你啊,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宁希竹嗔道,转而想起苏景刚才藏信的动作,问道,“叔叔阿姨不知道这封信的存在?”

    苏景摇头道:“他们不知道,我也不敢跟他们说。”

    宁希竹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现在没有必要拿信里的内容去刺激老苏了,不知道倒也是一件好事。

    把信纸放回到苏景的手里,宁希竹叮嘱道:“装好带回南都吧,留在这里的话,难免叔叔阿姨会翻出来。”

    时间很快来到了周日中午,苏景和宁希竹在机场跟苏文和阮素素会合,结伴登上了飞往南都的航班。

    让苏文感到诧异的是,苏景的手里还拿着一份报纸。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