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别了,小姑娘!

第二百三十五章 别了,小姑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随着日头上升,时间推移,宝山殡仪馆外面聚集的人群越来越多,殡仪馆举办过无数次类似的悼念仪式,比这更大的场面也遇到过很多,对此也早就准备了相关的预案,保安们镇定自若地维持起现场的秩序。

    人群的大部分是韩伊娜生前的歌迷,有的是首都本地的,有的是从全国各地专程赶来的,都是为了送韩伊娜最后一程。苏景一直都对这些近乎疯狂的追星现象不是很感冒,但此刻看到这群人脸上张扬的哀伤,手捧着黄白菊花,拉出“你是我最短暂的花朵,也是最长久的琥珀”,他心里漫上一股感动。

    如果师姐知道她有这样的粉丝,一定会很开心吧。

    除此以外,尤其引人注目的就是韩伊娜的生前好友了,以林树为代表的东方传媒旗下艺人、韩伊娜的挚友谭维、最欣赏韩伊娜的柳焕等,这些几乎都是声名在外的实力派歌手,同样也是一脸肃穆,在等待仪式开始的时间里,接受着现场记者的采访。

    另外,还有记者注意到,娱乐圈几大巨头的掌舵手也出现在这里。

    当会场的音响响起哀乐,悲伤的气氛瞬间弥漫开来,如同一座山压在会场的上空,让人几近喘不过气来。

    如同缓步向前走的苏景一样,所有人都放轻了脚步,好像生怕发出太大的声响,惊扰了韩伊娜一般。

    如果真能惊醒韩伊娜,想必苏景是极其乐意的。

    一段哀乐过后,会场的音响响起了韩伊娜的歌曲,根据东方传媒透露,韩伊娜遗体告别一事流程从简,仪式上所有的歌曲均为韩伊娜生前所唱的歌曲。

    现在播放的这一首,是韩伊娜为某部现象级宫斗剧演唱的片头曲,仅仅是歌名就让人忍不住悲痛了,红颜劫。

    这首柳焕作曲,亲自点名韩伊娜演唱的歌曲,缠绵悠长,深情动人,搭配韩伊娜宽广的音域、清越的音色以及高低音之间的自如宛转,显得极其大气和悲伤,一经面世便得到众多的赞誉。

    但谁又能想到,在几年以后,这首歌会在歌曲演唱者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奏响,果真是“祸福轮流转,是劫还是缘,天机算不尽,交织悲与欢”啊!

    韩伊娜的年龄永远定格在了33岁,红颜劫这个歌名可谓是一语成箴。

    听到这首歌的时候,作曲者柳焕脚步一顿,那双洞察世事的眼睛顿时就湿润了,泪光闪烁,折射出强烈的不忍和悲伤。

    按照流程,韩伊娜的告别仪式全程事件约一个半小时,首先进行亲友的悼念仪式,不对外开放,亲友悼念仪式结束后将接受公众悼念,而外面等待着的上千名歌迷,就是为了这差不多一个小时的公众悼念仪式,在韩伊娜的灵前送上一束菊花。

    宝山殡仪馆宽敞的大会堂此刻已经站立着许多人了,不过并没有太过嘈杂,大家的动作都放得很轻。

    韩伊娜的灵堂由粉红色的百合和紫色的康乃馨做成的花坛围绕,布置得极为淡雅。

    黑白遗照上,韩伊娜一头干爽的短发,笑靥如花,两个梨涡隐隐若现。她的笑容具有很强的亲和力和感染力,让人看着就不由自主心生喜悦。

    韩伊娜生前并没有交待她的葬礼应该怎么办,但韩涛知道,蒋姐也知道,她一定希望简简单单,遗照也一定会用笑得最开心的那一张。

    毕竟她那么爱笑!

    只是很可惜,这黑白照片无不在提醒着所有人,照片里的这个人已经永远离开了,让所有人的心猛地一空。

    仪式正式开始后,文联部门领导致悼词,其后,东方传媒掌舵手许总、韩伊娜恩师苏师仲、韩伊娜父亲韩涛分别上台致辞。

    面带沉痛地鞠了三个躬后,老苏和苏景来到了韩涛夫妇的面前。

    几天下来,大家都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哪怕是情绪崩溃了几次的韩母,此时也平静了许多,只是眉目间有着清晰可见的郁结。

    “节哀!”老苏的声音异常平静。

    “你也是!”韩涛并没有如同回答其他人一样向老苏致谢,他知道站在他面前这个三十多年的老友,在韩伊娜身上倾注了许多心思。

    年少时的苏景并不是很理解老苏和韩伊娜师生间的感情,但自从遇到林小娟后,他慢慢就理解了。

    亲友的悼念仪式很快就结束了,公众悼念仪式开始前,苏景他们就先一步离开了大会堂,包括韩涛夫妇。

    在这段时间里,他们夫妇二人将在某个办公室里,接受nrb的一次专访。

    出来的时候,苏景遇到了林树,其实在仪式开始前俩人就互相看到了对方,但只是远远点了下头以示招呼。

    “聊聊?”林树对苏景发出了邀请。

    苏景点点头,到了他这个年纪,交际方面不用看老苏的脸色了,只不过既然要离开,他还是要跟老苏说一声。

    老苏看了一眼林树,点了点头,虽然苏景已经成年已久了,行事也颇为成熟,但他终究是苏景的父亲,也不希望苏景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有太多的往来。所幸他知道林树的风评向来很好,在娱乐圈里又有着极大的声望,苏景与之交往,倒也是一件好事,他没有阻止的理由。

    在一个可以看到外面的地方停下脚步,看着排着长队进出的人群,林树叹了一声,“可惜了。”

    一个平凡的人英年早逝,都足够让人惋惜不已了,更何况是在音乐上有着极高天赋的韩伊娜呢?

    “我跟她虽然签约在同一家公司,但是平时的交集并不多,基本上每次见到她都是在录音室。以前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拼命,还以为她只是热爱唱歌,但是现在明白了。”林树的语气很复杂。

    “大概是她知道自己的时间是有限的吧。”苏景说道,他从师姐留给他的信中知道,其实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时日无多了。

    “命运无常啊!”林树长叹道,然后就没有再说话了。

    苏景也没有说话,他觉得林树找他聊天,不会仅仅是惋惜师姐,感慨一番,他应该还有其他的事要说,所以苏景一直等着。

    沉默了一会,林树把目光收了回来,“我决定了,节目结束后,就不再参加任何节目和活动了,退出所有奖项的争夺。”

    苏景被林树的话震得半晌没有回过神来,林树此举,无疑是主动退出娱乐圈了。

    连续三年获得华语最受欢迎男歌手奖项的林树退出娱乐圈?

    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去,足以引起华语乐坛的大地震。

    良久,苏景才不敢相信的问道:“你这是要准备退圈了吗?”

    林树笑了笑,“算是吧,累了。”

    苏景没有问原因,既然林树已经决定了,那肯定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的,他作为朋友,只需要接受并支持他就够了。

    只不过,他确实很怀疑,林树是真的累了吗?

    “你不好奇原因吗?”看到苏景没有反应,林树有些意外的问道。

    “你不是说累了吗?”苏景淡淡一笑。

    林树点头,“这个圈子没有那么好混,我也是厌倦了,其实华音奖结束后我就有这样的打算了,但是一直没有下定决心,直到几天前。”

    几天前?

    这几天娱乐圈最大的新闻就是韩伊娜病逝,莫非林树是受到了此事的刺激?

    迟疑了一下,苏景还是把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你是说,我师姐的逝世,让你下定了决心?”

    “是啊,我想花多点时间陪陪家人。”林树说着又看向了苏景,“其实我挺羡慕你这样的状态的,只需要把心思放在唱歌上,逍遥自在。”

    从林树的认真表情上,苏景终于确定了,林树是真的厌烦了这个圈子的蝇营狗苟虚与委蛇。

    “你们公司能答应?”苏景说道,林树虽然不经常参加活动,但是如果没有他,东方传媒肯定是损失很大。

    “开始是不答应的,不过后来大家都退一步了。我不会离开公司,还会唱歌,但是公司除了在设备和制作方面提供帮助外,在后续的宣传上视情况而定,也不会再帮我安排任何活动和公关奖项了。”林树很轻松的说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现在也跟你差不多了,唱自己的歌,什么也不用管。只不过你以后还有很多奖项,而评委会不会再考虑我了。”

    “也就是说,千千阕歌的总决赛,就是你最后一次在公众面前的表演了?”苏景皱眉道。

    林树点点头,拍了拍苏景的肩膀,转身就离开了。

    苏景也没有多想,也转身去找到了老苏一行人,这段时间里苏景总是愁容莫展的样子,并没有让人看出来他此时心事重重,不过一颗心全系在苏景身上的宁希竹敏锐察觉到苏景的细微变化,欲言又止。

    公众悼念仪式结束后,整场告别仪式就结束了。但是歌迷们并没有离去,而是堵在外面。

    蒋姐打头扶灵,把韩伊娜的遗体送往火化,意识到人是真的没了,歌迷们悲恸不已,更有甚者甚至想着冲过保安手牵手搭成的人墙。

    幸好的是现场安保早有准备,及时阻止了这种行为。

    虽然有些波折,但最后所有的程序都顺利走完了。

    苏景没有跟着去,他不敢去,跟他一样心情的还有很多人。

    没有人能够接受,那么大的一个人,怎么会用一个小小的盒子就能装进去了呢?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