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这尼玛尴尬了

第二百三十一章 这尼玛尴尬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母当然不会无缘无故就跟苏景说这些,实际上,这番话她藏在心里已经许久了,只是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机会跟苏景说而已。有一个懂事善良的孩子固然可喜,但她却为苏景这种性格感到一丝担忧,尤其是他涉足娱乐圈后,这个名利场跟苏景之前的职业圈比起来,终究还是过于残酷了。

    苏景之前就算错了,也不过是被老板责骂,大不了就是被辞退。但娱乐圈不同,里面的潜规则格外,各方利益互相纠扯,一举一动都受到公众的关注,一旦犯错,便是惹来漫天的责骂。就算苏景没有犯错,万一有人带节奏泼污水,苏景也难免避免不了惹上一身腥。

    苏景的性格决定了他不会主动去惹别人,但涉及到名利,暗箭总是来得有些无来由,不是说你不想,就能置身事外的。

    细想这半年来,苏景已经受到过几次无缘无故的被黑,哪怕是这次韩伊娜病逝,从头到尾都与苏景无关,依然还会有人试图带他的节奏。至于为什么总盯着苏景不放,理由也很简单,第一是他崛起得太快了,这样的成名速度再加上他的实力,足以让很多人感到惊慌,第二则是他只是一个自由音乐人,没有背靠大树,欺负起来没有太大的压力。

    虽然苏景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地走过来了,但在名气和人气方面多少还是受到了一些影响。有惊无险的原因也很简单,一是苏景的崛起已经是不可挡的了,各方人马只能稍微阻碍一下,等待苏景主动犯错,一旦苏景犯错,他们下手便不会留情。二是顾及到老苏和业内几个前辈的存在,他们不敢大张旗鼓搞苏景,只能小吵小闹折腾一下。

    关于这些,不仅苏景心知肚明,苏母也是看得门清,为人母者,自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走得顺畅一些,但她又知道老苏护不了苏景一世,只能希望苏景能硬起心肠和有一些手腕,飞扬跋扈一些都好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忍忍。

    而现在正好算是一个合适的时机,一方面能把苏景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性格上,不至于为韩伊娜的病逝而感到悲伤和内疚,另一方面又能把她的心里话给说出来。

    所以面对着苏景的疑问,苏母也是把自己心里的担忧如实说了出来。

    对于苏母的担忧,苏景却表现得不以为意,“我只是单纯地唱歌,又没想过混娱乐圈,他们会对我做些什么又有什么所谓呢。”

    苏景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没有出乎苏母的意料,苏景要是有那么好劝,那她就不用费尽心思跟苏景说这一番话了。苏景无争的性格让他对很多事情都不在意,甚至受到的委屈一觉醒来便抛到九霄云外了,这是好事但也是坏事,总会给人一种软柿子的感觉,有事没事就拿捏一下苏景,所以她觉得有必要让苏景知道其中的厉害。

    “你虽然是这样想的,但别人未必就知道,就算知道了,也巴不得你一直如此。你一退再退,你无所谓,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小竹,她舍不舍得你受这样的委屈,而且你能确定他们不会在小竹身上做文章?”

    “小竹不是我,她可不是任由别人拿捏的”一开始苏景的语气还有些轻松,但说着说着就不由低下了声音,直至沉默。还别说,以宁希竹的性格,说不定还真会替苏景做出反击,毕竟二十七岁就能身居高位的人,手腕自然是有的。

    想到这里,苏景眼中迸出精光,“我这些年也不是白过的,他们真要跟希竹杠上,那我也只能先弄死他们了。”

    当然了,弄死不是杀人,毕竟那是犯罪,不是苏景这种奉公守法的好公民的想法,但在圈里想要整垮一个人,苏景自问还是有这种自信的,而这份底气来自于他对自己的能力的自信。作为半个圈里人,他知道一首好歌对一个歌手的重要性,尤其是林树这种级别的,如果一首不够,那就再来几首,他就不信打动不了资本。

    歌曲本身是不值钱,但好歌带来的价值,太多了。

    看到这个模样的苏景,苏母是既欢喜又叹息,欢喜是她希望苏景能变成这个样子,善良中带着锋芒,平和里夹着霸气,叹息则是苏景始终还是因为亲近的人而露出他锋利的一面,而不是因为自己。

    “你跟他说这些干什么呢!”苏母还想说些什么,但却被从书房里走出来的老苏打断了,老苏的语气甚是不满,显然是之前听到了一部分内容。

    “那你一辈子都护着他啊!”苏母可不怕老苏,立马就瞪眼反击道。

    “有些事你不说他经历得多了自然会明白。”老苏倒没想着和苏母吵,语气又变得平静起来,看了一眼苏景,“该护着的我自然会护着!”

    他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经历过的可不比苏景差到哪里去,甚至还更要残酷。

    “你要是有心想要护着小景,还能眼睁睁看着他被欺负干着急啊?”苏母冷哼一声,不过有些底气不足,她也知道不是老苏不想出手,而是不值得出手,毕竟他出手一次,就代表欠下一份人情。

    人情这东西,欠一次就已经让人头疼了,欠多了更不好。

    更别说,上次华音奖“最佳新人奖”的最终人选上,他已经帮过苏景了。

    苏景心里涌上一股暖流,父子俩虽然闹过矛盾,但只要是跟音乐有关系,老苏还是会和十年前一样,为他撑起一片天,顶着诸多的压力。只不过苏景现在已经成年了,该经历的总要自己去面对,所以他也没有必要像以前一样,事事都盯着了。

    不想在这个话题上争议下去,苏景转移了话题,“爸,爷爷说了什么?”

    苏景的话仿佛打开了一个开关,老苏的眸中闪过一丝悲伤,“他们想要来首都送一下小娜,不过我劝过他们了。”

    “的确不能让他们过来,这又坐汽车又坐飞机的,路途遥远,太折腾了。”苏母搭话道,想想也是,千里迢迢赶过来就为了参加追悼会,亲历现场的悲伤可比在上看到相关消息要多得多,多怕年事已高的两位老人承受不了啊。“对了,妈的情况还好吗?”

    “有老爷子在,不用太担心。”老苏的回答跟苏母之前说的话差不多,老太婆的主心骨是老爷子,只要老爷子能稳下来,老太婆也就能稳住了。

    顿了一下,老苏在沙发上坐下来,继续说:“不过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等到仪式结束,小景你抽个时间回去看一下他们吧。”

    苏景点点头,就算老苏不说,他也打算这么做,如果二老不知道,他指不定还不敢回去呢!

    “对了,你那个象棋比赛的主题曲写好了没?”似乎是想说点别的事转移情绪,老苏主动提起了这回事。

    “有个大概的框架了,不过现在没有心情写了。”苏景很老实地把话题绕了回来,客厅里一时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这尼玛就尴尬了。

    “真是哪壶不开揭哪壶!”听到父子俩毫无默契的对话,苏母没好气的轻骂了一句。

    “没心情写就不写了吧,反正也不是非你不可。”老苏无奈说道,这一个关卡,还是得靠苏景自己走出来。

    而另一边,远在南都的宁希竹打了一个电话。

    “n监吗,我是亚驰传媒的宁希竹。”

    “没什么关照,就是想求n监帮个小忙。”

    “行,我就直说了吧,我想希望n监以后在投放广告上,慎重考虑一下、、这几家媒体,我们亚驰已经内部通过决议了,暂时停止跟他们的合作。”

    “哦,也不是太大的问题,就是我们认为他们的风评有些不好,先观察一下风向。”

    “那就谢谢n监了啊。”

    与此同时,亚驰传媒广告部的几间办公室里,也发生着类似的一幕。

    亚驰传媒作为广告界的巨头之一,在这一瞬间展示出其强大的底蕴与影响力。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