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苏景来了

第二百二十四章 苏景来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晚上是苏景一个人睡的,不过他并没有睡着。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虽然倦意一阵一阵袭来,但苏景完全没有闭上眼睛的意思。

    一闭上眼睛,苏景的脑海里就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韩伊娜的脸,她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里写满了刚毅。

    每每想到这里,他都有一种几乎要窒息的感觉。

    眼皮子逐渐变得沉重,苏景在回忆中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他仿佛做了一个梦,蓝天白云,青山绿水,草长莺飞,在空旷的草地上,韩伊娜在大声唱着歌,脸上洋溢着自然而灿烂的笑容。她好像不会疲累一样,一首接着一首,没有观众,但所有的景物都是观众,阳光、白云、风儿、小草、花儿甚至还有那清新的空气。

    清晨,大概是还没到五点钟,窗外的天色灰暗,屋子里一片漆黑。

    宁希竹睁着惺忪的睡眼,轻轻推开苏景的房门,开了灯,看到苏景在沉睡中嘴角微微上扬,她有些不敢相信地揉了揉眼睛,再看一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有些不忍心叫苏景起床了。

    轻手轻脚把椅子抬到苏景的床头,宁希竹坐在椅子上双手支着下巴看着苏景,看着看着就有些呆了。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宁希竹记起了正事,推了推苏景,“苏先生,苏先生”

    仿佛经过一个漩涡,苏景慢慢睁开了眼睛,视线由模糊变得清晰,看到眼前的宁希竹,苏景的眼里有些迷茫,随后想起了什么事,苏景顿时从梦境里抽离出来,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心情突然就低落了起来。

    “该起床了。”宁希竹把苏景的表情变化都看在眼里,心里多少有些吃味,但很快就接受并理解了这种情况,她很清楚知道,韩伊娜的逝世对苏景的打击并不亚于亲人的离开。

    韩伊娜正处于一个风华正茂的年纪,却不幸英年早逝,旁人都为这个姑娘感到可惜,更何况跟韩伊娜有着“不是亲姐弟胜似亲姐弟”这种深厚感情的苏景呢。

    苏景心里咯登一下,摸过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发现时间还足够,不由松了口气。

    洗漱换衣服,不到十分钟,苏景就穿着整齐地出现在宁希竹面前,宁希竹也没有浪费时间,几乎跟苏景同时搞定好一切,便一起出门了。

    五点多钟,在很多都市白领看来时间还早,但街上有不少店铺已经开门了,更多的还是那些做早餐的流动摊贩。

    早餐是在一个摊档里解决的,苏景的胃口还是不怎么好,只是吃了半碗白粥和一个包子。但是宁希竹并没有劝他,还是那句话,只要苏景吃东西,一切都好。

    清早的路况很好,宁希竹一路开得飞快,饶是如此也开了大半个小时才到南都机场。

    冬天的早上来得比较晚,早上六点左右,天空的亮光微弱到差点还以为是路灯照亮的。

    苏景戴上口罩,看着神色有几分憔悴的宁希竹,“你不用陪我等的,回去大概还能睡一个小时。”

    “现在回去也睡不着了啊。”宁希竹无奈说道。

    苏景想想也是,便在车里和宁希竹坐了一会,然后才拖着行李箱去办理登机手续,而宁希竹则回去化个妆掩饰一下憔悴的神色,准备去上班。

    上午十点零五分,飞机准时降落在首都国际机场。

    老苏夫妇在医院陪着韩父韩母,没有时间过来接苏景,苏景也懒得麻烦朋友,带着行李坐上出租车直接去医院了。

    “那里现在可热闹了,一大堆记者聚在医院门口外面。”

    苏景正通过微信跟宁希竹报一声平安,听到出租车司机这一句话,便放下了手机,抬眼看了一下出租车司机。

    出租车司机是个年轻人,似乎感受到苏景对他的话有所反应,便自来熟地滔滔不绝说了起来。

    “韩伊娜你知道吧,就是去年在歌手上拿了冠军的那个女歌手,昨天病逝了。好家伙,一下子就去了好多记者,还有很多粉丝也去了,但是进不去啊,只好在外面等着。对了哥们,你是去探望亲朋戚友还是咋的?”

    “看朋友。”苏景闷闷说了一声。

    “那就好。”司机仿佛松了一口气,随即又皱起眉头,“你说那些记者那些粉丝也是的,韩伊娜的家属现在哪里有心情接受采访,还一直蹲守在医院那里,多影响人家医院的工作啊,搞得其他病人和病人家属都怨声载道的。”

    看到苏景好像没有反应,司机悻悻地闭上了嘴,放起了音乐。

    说来也巧,电台里一段广告之后,便响起了韩伊娜的那一首心火。

    现在再听起这首歌,尤其是听到那一句“宁可壮烈的闪烁,不要平淡的沉默”时,苏景想起师姐坐在病床上说出“我宁愿站在舞台上唱着歌死去,也不要躺在病床上等死”的坚决,便不由悲从中来。

    她,终究还是成为了短暂的花朵,也即将成为最长久的琥珀!

    歌词里的每一个字,旋律里的每一个音符,都出自苏景之手,他以为这是给师姐最好的礼物,却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成为他最为刺心的一首歌。

    他甚至不敢听下去,想让司机把音乐关闭,但又开不了口。

    这种折磨,比他知道韩伊娜去世的消息时还要难受。

    一首歌的时间不长,听完这首歌,司机低叹一口气,“可惜了,她还这么年轻!而且她不只是唱歌好听,还是一个很坚强很善良的人,新闻上说她还把自己的角膜捐献出来了”

    苏景没有出声打断司机的话,而是身体微微前倾,表示出自己在听的意思,虽然司机说的事情他也知道,但是他就忍不住想听听别人说关于师姐的事情,尤其是他们夸赞师姐的话。

    在医院门口下了车,苏景大致看了一眼,情况确实如同司机说的那样,医院门口聚集了不少人,不过长枪大炮倒是很少。不远处也聚集了不少人,跟医院门口这一批泾渭分明,苏景猜想这群人应该就是韩伊娜的粉丝了。

    苏景站在那里环顾的时候,也有不少人把目光投向了苏景。

    大多数人只是好奇地看一眼,然后又看向了别处,或者和身边的人低声交谈。

    而少部分人则稍微思索,总感觉这个人有些眼熟。

    有时候你不得不感叹记者们的敏感度和专业性,虽然苏景现在带着口罩,但还是瞒不过一些娱乐记者的眼睛,很快就有人喊了一句:“苏景来了!”

    一时间,好几家娱乐媒体的记者兔起鹘落走到苏景的面前,苏景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这些人团团围住,耳边传来各种各样的问题。

    “你乱喊什么!”最先喊话的那个人的同事瞪了一眼他,也顾不上多责怪,拿起相机就冲了过去,留下喊出来的那个人站在原地懵了一下,恨不得给自己挂两个耳光子,然后又急忙忙跟了上去。

    “苏景,请问你对韩伊娜病逝有什么感受?”

    “苏景,你是来看望韩伊娜的吗?”

    “苏景,你还拉着行李箱,请问你是下了飞机就直接过来医院了吗?”

    这些问题都很白痴,但苏景是他们等来的第一个明星,一时之间还没来得及想出什么有营养的问题,只好想到什么就问什么了。

    而另一边,几家官媒的记者聚在一起,看着这边的情况,小声交谈了起来。

    “你们咋不过去啊?”

    “你们不也没有过去吗?”

    “我们又不是娱记,反正我们的任务是后续报道,跟他们的关注点不太一样。”

    “巧了,我们也是。不过想想苏景也是会来的。”

    “那肯定啊,谁没有想到啊,他的父亲就在里面。”

    苏景虽然是成名了有一段时间,但是像这种被记者团团围住的情况也是第一次遇到,再加上他本来就没想过会被记者堵住,所以是有些懵的。

    “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接受采访,麻烦让我进去好不好?”

    现在的苏景可没有什么心思接受什么采访,他只想赶紧进去医院里面,不过虽然有些着急,但苏景还是表现出礼貌的一面。

    但这些记者好不容易才等来这么一个素材,又怎会这么轻易放过苏景呢,还是堵着不让苏景离开。不过还是有几家媒体的记者默默退开了,苏景看了一眼,好像就有一家是南都娱乐。

    看到堵在身前的这些记者,苏景顿时就反感了,这些人没有眼力劲就算了,还听不懂人话的吗?不过良好的素养让他压下了心里的不耐烦,保持着耐心开口让他们让路。

    然而这些娱记还是不依不饶,苏景情急之下,也顾不上什么素养了,直接大吼了一声。

    “滚!”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