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怎么会没有遗憾

第二百一十一章 怎么会没有遗憾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不敢。”

    苏景把手收了回来,呆呆地看着亮起的手机屏幕。

    手机一直响着,系统挂掉后安静了没有几秒钟,便又继续响了起来。

    还是老苏打过来的。

    似乎苏景不接,他就会接着打过来,直到苏景接电话为止。

    苏景好几次想伸手去拿手机,但只是动了动手,便又止住了动作,任由铃声响着。

    在寂静的空间里,原本悦耳的铃声如同追魂夺命一般,尤其刺耳。

    宁希竹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拿起苏景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叔叔!”

    “苏景呢?”

    宁希竹微微低下头,正好迎上苏景的视线,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忧和害怕,但隐约间又有一丝期待,宁希竹稍稍偏移视线,回答了老苏的问题,“他不敢接电话。”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宁希竹似乎听到了细微的叹气声,她的心不由低沉,似乎知道老苏接下来要说什么,便把手机从耳朵拿开,打开了扬声器,放回到桌面上。

    她不知道自己等下要怎么跟苏景转达,不如就让苏景一起听老苏接下来的话。

    又过了几秒钟,老苏平静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到苏景和宁希竹的耳里。

    “小娜走了,叫苏景回来一趟吧。”

    宁希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苏景,正欲开口,却不料苏景率先说话了。

    “知道了。”苏景的语气出乎宁希竹的意料,没有大吵大闹,没有崩溃,也没有颤抖,平静得就如同在说一件无关轻重的事情一样。

    “你”老苏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不过语气有些迟疑,“你别想太多了。”

    “知道了。”苏景像是被锁定程序的机器人一样,又仿佛时光回溯,用同样的语气说了同样的话。

    老苏那边又是沉默,然后便挂了电话。

    “苏先生”看到苏景静静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宁希竹轻轻唤了一声,却不知道接下去要说什么。

    她自然乐意见到平静的苏景,但此时此刻,她却很害怕苏景这种近乎麻木的平静,她更希望这个时候苏景能大哭一场。

    “几个月前,我爸也是用这样的口吻,跟我说师姐住院了。”苏景的声音不大,像是在自言自语,“后来我才知道,他们瞒了我好久,之所以跟我说,是因为师姐决定要去参加节目了,对当时的师姐而言,那是一个透支生命的决定,但是他们不确定师姐能撑多久。”

    “可是现在,我多希望他们能欺骗我,跟我说这一切都是假的,告诉我师姐的恢复情况很好,还在等着我给她写歌。”

    “师姐明明跟我说,她都闷得慌了,等她好了,要我给她写好多好多的歌,她要一次唱得过瘾。可是医生说她还不能唱歌,我答应给她的歌还没有写,她走的时候到底会有多么不舍啊!”

    “为什么他们一定要等到师姐走了才告诉我这个消息,我连师姐的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都怪我,干嘛要答应给师姐写歌,干嘛要支持师姐去参加节目,如果不是我,她就不会病情复发,就不会走了,都怪我,都怪我”

    刚开始,苏景的语气很平静,宁希竹也没有阻止,而是静静听着。

    可是苏景说着说着,就慢慢哽咽了,说到后面,如同魔障了一般,只是反复喃喃着“都怪我”这三个字

    显然,他是把韩伊娜的离世都怪罪在自己身上,觉得是自己害死了韩伊娜。

    “苏先生!”宁希竹这才理解老苏那一句“别想多了”是怎么回事,于是她一把抱住苏景,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你不要这样,这不能怪你,这不是你的错!”

    但是苏景充耳不闻,还是一直喃喃自语。

    “至少娜姐走的时候没有遗憾,不是吗?”宁希竹稳住自己的情绪,语气尽量温柔,试图用这样的方式来平复苏景的情绪。

    “她还没有唱够,怎么会没有遗憾!”

    仿佛平地起惊雷,苏景猛地站起来,大声怒吼着,宁希竹一个不留神留神,直接被苏景突如其来起身的力道推开,一屁股坐在地板上。

    她也没有喊痛,也没有站起来,而是抬着头愣愣地看着苏景的眼睛,他的眼神给她一种很陌生的感觉,没有生气,没有焦点,更多的还是茫然无助。

    好一会儿,仿佛缓了过来,又仿佛想起自己做了什么事,苏景低下头看着宁希竹,深呼吸几口气,尽量让自己的情绪没有那么激动,“对不起,我没控制好情绪,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好吗?”

    “还有,麻烦你帮我买一张去首都的机票,越快越好,可以吗?”

    宁希竹迷茫地点点头,然后站起来走出房间,顺便把灯给关了,漆黑的环境虽然会让人感到压抑,但却能让人更快安静下来。

    看着房门被宁希竹关上,苏景坐到窗台上,看着被晚灯照得灰蒙蒙的天空,思绪飘飞,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门又被推开了。

    “机票订好了,明天早上七点。”宁希竹说着话,走到苏景面前,把一包烟和一个打火机递给苏景,“抽吧,我觉得你现在更需要它。”

    苏景看了一眼还没撕掉透明薄膜的香烟,看样子是宁希竹刚才下楼买的,顺手接过,苏景熟练地拍了下烟盒,拆掉包装抽出一根烟,点火。

    跃动的火苗映在苏景的脸上,照亮了苏景的表情。

    苏景狠狠吸了一口,顿时一股烟雾从他的口腔经过喉咙,然后肺部似乎被顶了一下,苏景狠狠咳嗽起来,浓浓的烟雾从他的口和鼻孔冲了出来,眼泪不自觉就流了出来。

    “慢点抽!”宁希竹说出这句话后,心里是又好气又好笑,劝过人慢点吃慢点喝,她还是第一次劝人抽烟慢点的。

    苏景嘴角扯了一下,继续抽起烟来,几大口便抽尽了一根,紧接着又点上了一根。

    幽暗中,一点红光忽明忽暗,看得宁希竹直皱眉头,她不喜欢房间里浓浓的尼古丁的味道,但是却没有开口劝说苏景不要抽了。

    “我先去煮点粥,等下再进来帮你收拾行李。”宁希竹叹了口气,在窗户上开了一个小缝,然后走出了房间。

    房间里,就剩下抽着烟的苏景,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进来的猫娘,似乎知道苏景的心情不好,猫娘就趴在窗台上,下巴枕着一双前爪,眯起眼睛看着苏景。

    宁希竹正在厨房里煮着粥,忽然听到一阵敲门声。

    看到开门的是宁希竹,苏文着急问道:“小竹姐,我哥呢?”

    把苏文和阮素素迎进屋里,宁希竹指了指苏景的房间,“在里面呢,让他一个人静静吧。”

    苏文正欲迈步走进苏景的房间,闻言不由停住了,“也是,让他静静吧,这事太突然了,搁谁都接受不了啊!”

    “可是让苏哥一个人在里面,不会出什么事吧?”阮素素担忧地小声说道。

    “放心吧,他不会想不开的。”苏文坐到沙发上,安慰了阮素素一句,他比宁希竹更了解苏景。

    宁希竹点点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你们还没吃饭吧?”

    苏文摇了摇头,“哪里有胃口吃,一下班就赶紧过来了。”

    其实何止没吃饭啊,下午在上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他连上班的心思都没了,总是心不在焉的,既为韩伊娜惋惜,又担心苏景。

    “小竹姐,我哥从来没经历过这种事,我怕他情绪可能会有些失控,你多担待一下。”苏文对宁希竹说道。

    “我知道。”宁希竹叹了口气,她的屁股现在都还有点疼呢,“我煮了粥,一起吃点吧。”

    “不用了,我就过来看看我哥的,既然他想静一静,那就让他静一静吧,我跟素素先回去了。”苏文现在还是没有什么胃口,毕竟一起长大的人去世了,他的心里也不好受,只不过他跟韩伊娜有太长时间没有交集了,感情上也没有苏景和韩伊娜那般深厚,所以还算能稳住。

    “那行,我就不送了。”宁希竹没有挽留,苏景现在是个什么状态她也不是很了解。

    “不用送,那我们先走了。”苏文说完,便和阮素素离开了苏景的家。

    接下来,周东乔也来了,唐巧灵也来了,不过得知苏景想要静一静后,很快又离开了。

    让宁希竹哭笑不得的是,周东乔还扛了一箱啤酒过来,说什么要陪苏景大醉一场,一醉解千愁。

    当然了,这酒是没喝成,但他也没把酒扛回去。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