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有了更好的!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有了更好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玩笑始终是玩笑,闹腾了一会儿,一众损友才正儿经私聊苏景发来红包,数额仿佛经过商量一般出奇一致,都是16块。

    苏景笑得见牙不见眼地收着红包,一边在心里计算着大概能去几次大保健,说来惭愧,他还真没去过呢。

    “没出息!”看到苏景一副财迷的样子,宁希竹好笑地摇了摇头。

    “一年也就这么一天能靠红包致富了。”苏景嘚瑟地晃了晃手机,反正现在还没有结婚,他的钱还是属于他的。

    “不过是有来有回罢了!”宁希竹面无表情说道。

    苏景的表情逐渐凝固,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而且仔细算起来,他这还是亏了,因为他们生日的时候苏景发过去的红包都是1元的。

    扎心了!

    不过既然是好朋友,太过计较就没必要了,毕竟无论是什么感情,最怕的就是斤斤计较,好像付出都像是在还债。

    反正微信钱包里由两位数变成四位数的数字是实实在在的,苏景的心情一下子又变好了。

    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心理,苏景点开群聊,在群里发了一个拼手气红包。

    现在有一种很不好的风气,芝麻大点的事,都有人会让你在群里发红包,抢多抢少没关系,沾点意头和喜气就可以了。碰到这些人还算不错了,如果遇到那些抢得少还在背后说你吝啬小气的,简直就跟吃了屎一样恶心。

    苏景有一个习惯,就是不抢自己发的红包,把红包发出去后他就放下了手机,休息得差不多了,该去洗菜了。

    虽然宁希竹说今天是苏景的生日,一切交由她来做就行了,让苏景安心等着开吃。但苏景偏偏喜欢两个人在厨房里忙活。

    两个人的火锅菜并不多,分工合作之下很快就搞定了,只需要等待鸡汤煮好就行了。

    等待的时间里,宁希竹回房间里拿出了一早就给苏景准备好的生日礼物。

    “看看喜欢不?”宁希竹递给苏景一个已经拆掉包装的棕色钱包。

    “喜欢!”苏景下意识说出这两个字,忽然想起上午小七也是这么说,当时他还觉得这种回答有些敷衍,暗道要改过来呢,没想到狗始终是改不了吃屎的习惯的啊。

    在心里刮了自己一个大耳光后,苏景讪笑着说:“好久没收过生日礼物了。”

    可不是么,以往过生日的时候,没空就发红包,有空就吃吃喝喝,在苏景还没戒烟那段时间,硬要能算是生日礼物的,也就是烟友送的一包烟了。

    像这种正儿经的生日礼物,自从上一段感情失败后,苏景就再也没收过了。

    不过喜欢归喜欢,但在这个手机支付发达的时代,钱包这东西对苏景来说,实用性真的不大。

    “打开看看。”宁希竹怂恿道。

    苏景不明所以,打开钱包一看,发现里面竟然有钱!

    苏景心里升起一种明悟,下意识数了数,不多不少,刚好块。

    “这么真实的吗?”苏景瞬间就明白了宁希竹的意思,的确是有这么一种说法,送空钱包被认为有“一贫如洗”、“钱袋空空”的意思,所以有些人送钱包的时候会在里面塞点钱。

    “讨个意头嘛!”宁希竹笑了起来,然后继续怂恿道,“你再看看。”

    还有东西?

    愣了一下,苏景把钱包看了个遍也没看到有哪里不对的,直到他把钱包里的钱拿出来,一张两寸大小的照片落在沙发上。

    苏景拿起一看,照片上的人赫然是宁希竹。

    一时间,苏景明白了宁希竹送他钱包的含义。

    当下也没有犹豫,直接把照片放在钱包带有透明膜的隔层里。

    宁希竹很满意苏景这么会来事,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把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那你的旧钱包可以换了吗?”

    苏景微微一怔,马上反应过来,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有新钱包了,当然可以丢了旧钱包。”

    说完,他马上跑回房间从抽屉里找出已经好久没用过的钱包,刚一打开,便看到一张已经泛黄的照片。

    苏景的动作突然一顿,他终于知道为什么刚才往钱包里塞照片的这一幕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了,原来在好多年前,旧钱包里这张照片的主人也要求他这样做来着,只不过当时的那个人比宁希竹直接得多了。

    所谓睹物思人,这一张就苏景遗忘的旧照片,瞬间就把苏景的思绪拉扯进回忆之中。

    犹记得那是一个盛夏炎日的傍晚,时值七夕,苏景和前任在一家环境优雅的餐厅的卡座上相依坐着,接过前任递过来的他心心念的钱包,苏景满心都是喜悦。还没等苏景从欣喜中反应过来,前任又把一张她的照片递给苏景,要求苏景要把她的照片放在钱包里,还说了许多苏景已经记不清楚的似乎很肉麻的情话。

    记忆里的人影已经很模糊了,苏景只记得,当天的气氛很好,餐厅里的音乐很动听。

    从回忆中清醒过来,苏景又盯了好一会儿旧照片上的人儿,心里轻轻叹了口气,随即把钱包里的钱放到新钱包里。

    他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总觉得身上没有些现金,心里不踏实,所以钱包里是有不少现金的,但后来络支付愈发普及,他觉得带个不怎么用到的钱包的确不是很方便,所以才放在抽屉里,慢慢也就遗忘了。

    跟现金一起放到新钱包里的,还有一道护身符,是奶奶好些年前给苏景求的,好生叮嘱苏景随身带着,苏景放到了旧钱包里,也跟着旧钱包一起渐渐被遗忘了。

    宁希竹倚着苏景房间的门框,抱着双手,安静地看着苏景的背影。

    不管她有多大度,读过多少本所谓的恋爱手册,但她终归是苏景的女朋友,试问有几个女朋友看到自己男朋友的钱包里还保留着他前任的照片会无动于衷?

    似乎从苏景的背影里看出苏景心里的波动,宁希竹眼帘低垂,幽幽说道:“舍不得?”

    如同做坏事被当场抓包的孩子,苏景掩耳盗铃般把只剩下一张旧照片的旧钱包慌忙丢进抽屉里,转过身面对着宁希竹,表情有些不自然,支支吾吾掩饰道:“没没有舍舍不得。”

    说完之后,苏景又恨不得给自己刮一记耳光,这个时候瞒什么瞒,宁希竹要是不知道的话,又怎么会给他送钱包。

    “耳根都红了。”宁希竹走进房间里,来到苏景旁边,拿起了旧钱包。

    “这”苏景说了一个字就停下来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宁希竹打开旧钱包,仔细看了一会儿那张旧照片,然后将其抽出来,把旧钱包放回到抽屉里,“知道你不舍得扔东西,钱包就算了。说说吧,这张照片,你怎么处理?”

    她还是退了一步。

    “都丢了吧。”不过苏景并不领情,“舍不得不是因为这个钱包有纪念性,而是用惯用久的东西,多少都有些感情了。现在有了新的,旧的就没必要留着了。”

    “喜新厌旧?”宁希竹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着,心里却是美滋滋。

    “应该说是有了更好的!”苏景一语双关。

    自然听明白了苏景话里的意思,宁希竹抱着苏景的腰,侧脸埋在苏景的肩上,“苏先生,你会不会觉得我小题大做了?”

    “不会,这件事的确是我忽略了。你要是一直憋在心里,那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苏景拍了拍宁希竹的后背,感情总是这样,一丁点不起眼的细节,在日后总会演变成一个破裂的决口。

    用心去经营,从来就不是一件口头说说那么简单的事情。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