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零五章 思想要正确

第二百零五章 思想要正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到回来的三个人,奶奶还想问一下这次跟宁家人见面的事情,但一看到被苏景搀扶着的老苏,她的语气陡然一变,忍不住关心地责怪道:“怎么喝那么多?”

    “高兴!”在车上睡了一会,老苏此时还算清醒,朦胧的醉眼看了一眼头发花白的老人,脸上露出小孩子般纯粹的笑容。

    苏景把老苏的表情收入眼里,心里却啧啧称奇,就今晚他已经看到好几次老苏从来不曾展现过的一面了。

    听到老苏的回答,依旧坐在躺椅上戴着老花镜捧着那本几乎快要翻烂的宋词精选的老爷子收回了视线,继续看着书本里的文字。奶奶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似乎放下了一直提着的心,慈祥的眉目里漫上一种喜悦。

    “把你爸送回房间睡觉吧。”奶奶的声音很轻柔。

    苏景点点头,搀扶着父亲往楼梯的方向走去,上楼梯的时候,又觉得有些麻烦,便把老苏背在背上。

    苏母则跟二老打过招呼后,也跟在了苏景后面,看到苏景的动作,不由叮嘱一声“注意安全”。

    老苏的体重不轻,幸好只是上二楼,苏景也不觉得有多累,只是背着父亲,苏景情绪万千。

    他曾在单车里唱过一句“怀紧贴背的拥抱”,他不知道在他不记事之前,老苏是否抱过他,也不知道老苏抱他的动作是否如他现在这般小心翼翼,但在老苏喝醉酒的这个晚上,背上传来的重量,是他记事以来为数不多的跟老苏距离最近的一次。

    而这次,是他这个做儿子的,托起了父亲。

    把老苏送回房间后,照顾老苏的重任便交回给苏母了,苏景简单冲了澡后便躺在床上,拿起手机回复着没来得及看的微信。

    大多数都是朋友发过来的圣诞祝福,倒是知道今晚内情的几个损友纷纷打趣苏景好事将近,回去南都后要请客吃饭庆祝一下,苏景也不客气地回复让他们准备好红包。

    林小娟也发了消息过来,而且还是好几条,她先是关心了一下这次苏景父母和宁希竹父母会面的情况,然后又询问苏景后天是否能按时出席学校的活动,还特意说如果苏景实在没空的话就算了。

    这倒不是什么重要事情,所以不需要打电话说一声,发个微信过来静等苏景答复就行了。

    看完林小娟发过来的消息,苏景先是按顺序一一作出答复,到最后又给林小娟吃了一颗定心丸。

    “后天我一定会按时出席。”

    说到这个活动,苏景不去也无所谓,也不知道母校领导是因为苏景只是口头答应,而且又是免费出场,生怕到时情况有变苏景不能出场还是咋的,口风很是严密,没有透露出一丁点苏景会出席这次活动的相关消息。所以说,哪怕到时候苏景不去,对学校和苏景都没有什么影响。

    只不过苏景觉得,既然答应了人家,反悔总是不好的,他又没有什么有力的理由让自己反悔。

    现在是晚上十点多钟,林小娟还没有睡觉,在苏景回复后不久,她便回复了苏景。

    苏景看了一眼便笑了起来。

    林小娟发过来一张截图,是她跟宁希竹的聊天记录,她同样问了宁希竹关于今晚双方家长见面的情况,而宁希竹的回答跟苏景的一模一样,“差不多确定了。”

    只不过在截图里面,苏景还看到一句话,“学校通过了。”再上面她们聊了什么苏景不知道,但苏景稍微想了一下,便反应过来是宁希竹成为特聘教师这事。

    回到聊天界面,苏景看到林小娟发过来的“偷笑”表情,在输入框里输入一行字,然后发送了出去。

    “我以后是不是可以称呼希竹为宁老师了?”

    林小娟:“对啊,如果你愿意的话,你也可以成为苏老师。”

    苏景:“还是算了吧,我当老师纯属误人子弟。学校怎么这么快就通过了呢?”

    这件事从林小娟告诉苏景和宁希竹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两个星期,学校什么时候这么有效率了呢?

    林小娟:“确实是快了点,原因挺多的,到时见面再说。”

    苏景:“好。到时我也有事跟您说。”

    林小娟:“那行,见面聊。”

    退出跟林小娟的聊天界面,苏景又打开了跟宁希竹的聊天界面,看着他晚上发给宁希竹的那二十个字,嘴角便止不住上扬。

    “共闯共行,跨出许多足印

    披风披雨,心更锻炼得很。”

    自我陶醉了片刻,他便发了三个字给宁希竹。

    “宁老师?”

    接下来不用说,小俩口又是斗了一波表情包,只不过苏景的表情包大多都是从宁希竹那里偷来的,自然以失败告终。

    躺在床上玩一会手机已经成为了苏景的睡前仪式,时间接近零点,苏景放下了手机,在床上翻来覆去,迟迟不能进入梦乡。

    苏景只觉得心里总有一种亢奋的感觉,也不知道在兴奋些什么。

    他的脑子里不由闪过一些画面,宁希竹穿婚纱的样子,老苏醉酒的样子,他背着老苏上楼梯的画面,还有他和宁希竹有了孩子

    苏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反正一觉醒来又是中午。

    洗漱后,苏景下楼看到宁希竹在跟奶奶聊天,随口便打招呼道:“来啦?”

    今天他要和宁希竹一起回南都,至于老苏和苏母则要过两天,难得回来老家一趟,他们也想多陪陪二老。

    “你这一觉睡得倒是久啊。”宁希竹看了一眼外面的大太阳,啧啧说道。

    “也不知道咋了,昨晚好久都没睡着。”苏景在沙发上坐下来,随手拿起一个桔子,剥皮掰开,一半给奶奶,另一半给宁希竹,然后又重新拿起一个剥开皮放进嘴里,含糊问道,“吃饭了没?”

    “吃过了。”宁希竹回答道。

    “那等等喝一碗汤吧。”苏景用力抽了抽鼻子,他已经闻到空气中弥漫的香浓的鸡汤味了。

    “好。”宁希竹没有客气,笑眯眯地接受了苏景的招待。

    奶奶则安静坐在旁边,看着两个小年轻交谈,眉目带笑。

    没多久,一直不见人影的老苏从屋外走进客厅,看到沙发上坐着的宁希竹,热情地笑了笑,关心说道:“小竹来了啊,这路不好走吧。”

    宁希竹先跟老苏问声好,然后点头道:“确实是不好走。”

    “何止不好走啊,烂路就算了,还那么多烟尘。”苏景紧接着吐槽道,明明不是土路泥路,却烟尘满天,别提多难受了,然后他转头看着奶奶,“奶奶,这路什么时候修啊?”

    “听说快修了。”一直呆在老家的奶奶多少能听到一些消息。

    “怎么修?”一听这话,苏景立马来了兴趣,他不奢求能修多好,起码开车能舒服一些,不至于太颠簸就行了。

    “好像是换成水泥路吧,还会把马路拓宽一些。”奶奶说道。

    一听这话,苏景便泄气了,修水泥路倒是没什么问题,主要是拓宽这就麻烦了,在农村有很多房子都是建在马路边的,或者在马路边会占据一些土地种种菜或者什么的,这其中牵扯到的问题,恐怕要扯皮好长一段时间。

    不是他看不起农村人,只是土地问题在农村实在是太敏感了,邻里之间为了一点土地争争吵吵不说,严重点的更是老死不相往来,甚至还有打出手,造成不可预计的后果。

    就苏景知道的,早两年在隔壁村,就有两户人家为了一堵围墙的占地,闹出了人命。

    更何况在农村基层机关没有太大的威慑力,苏景甚至见过有人在派出所指着民警破口大骂的。

    在维稳重要的华夏,尤其是宗族文化盛行的农村,一旦扩宽道路的工作遇到阻力,那便是一场持久战。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苏景还是觉得在老家这边,需要提高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慢慢来吧,做事就好。”苏景轻叹着,观念的转变是需要时间的,再不济,把那些不明事理的泼皮熬死后,总会好的。

    “说起来,你那个视频还是有用的。”老苏冷不丁说了一句。

    “我的视频?”苏景愣了一下,随后反应过来是自己前不久参与“华夏国家形象宣传片”做的视频,其中有一个场景便是老家这边的马路,之所以这样选择,他也是带着私心的,只不过他还是不敢相信,他的视频会让这些官老爷们做出这样的决定。

    他相信媒体是有力量的,但不相信会改变官老爷们。

    “只能说是起到催进的作用吧。”老爷子也从屋子外走进来,显然他在外面听到屋里的谈话内容,“这路本来就要修的,只不过相关部门拖着罢了。”

    老爷子的声音带着些许冷意,表示对相关部门不作为的行为很不满,他看着苏景继续说道:“你比我们都清楚n的力量,更别说你这个视频上达天听。”

    “不是山高皇帝远吗?”苏景可不介意用最坏的恶意去揣摩人心,尽管上达天听,但基层的官老爷们胆子远比百姓想象中的要大。

    虽然这样说话有着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的嫌疑,但苏景也不在乎了,反正他是民,私底下说几句也无可厚非,只要不是在公开场合说就可以了。

    老苏冷哼一声,不满地瞪了一眼苏景,“现在可不是封建社会,现在是党和人民领导的社会!”

    瞧瞧,老苏这思想觉悟多正确!

    苏景讪讪笑了笑,不敢出声。

    顿了顿,老苏补充道:“你那个视频里的内容,一号办公厅都找相关人员询问过了。”

    苏景立马恍然,一号办公厅自然不会直接跟基层联系,一层一层下来,基层的压力就大了,毕竟一号办公厅代表的是最高层。

    同时他心里也在咂舌,他搞这个视频只是为了让公众对华夏有一个公正的认知,虽然夹带着一些私心,但并不强烈,也没想过高层会对此有相关的动作。

    想到这里,苏景的心里升起一股空前的成就感,虽然不能成为最终的国家形象宣传片,但能对国家有帮助,这个视频便物超所值了。

    这个时候,他才深刻理解到当初大领导给他转达的一号的话里的意思了,国家需要高科技的人才,但也需要更多的人把基层建设好。

    直面现实,敢说真话。

    这是广大普通人应该做的,但偏偏有很少人能做到。

    “直面现实”不难,“说真话”也不难,但难就难在“敢”这一点。

    说来惭愧,苏景觉得这句话太沉重了,他万万担当不起。扪心自问,他也不过是一条仗人势的狗子啊!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