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零一章 沉睡,却又永垂不朽

第二百零一章 沉睡,却又永垂不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大概是临近冼太夫人庙的缘故吧,这个人工湖被唤作冼恩湖,平时可供人垂钓。

    冼恩湖并不大,在俩人的交谈间,不知不觉已经走了一半,所以宁希竹才有如此一番慨叹。

    “有什么变化?”苏景兴致勃勃地问道。

    “这里,”宁希竹指着旁边围起来的地方,“以前是个公厕的,现在应该是要盖房子了。”

    接着,她又指着好几处地方,跟苏景解释道。

    “总之,好像变得更漂亮了。”最后,宁希竹是这样总结道,言语中流露出几分欣喜,又有几分感慨。

    “这不挺好的吗?”苏景接了一句看上去挺敷衍的话,不过语气却不敷衍。

    “只是觉得有些陌生了,跟记忆中的不一样。”宁希竹的视线有些飘忽,似乎在把看到的景物跟记忆中的样子联系起来。

    “你到底有多久没来过了?”苏景忍着笑问道。

    宁希竹想了一下,认真回答道:“大学毕业后就没来过了,一年到头只有春节在家,过年期间这里太多人了,我就懒得来了。”

    宁希竹性子恬淡,不太喜爱热闹,更别提去那些人挤人的地方了。

    苏景点着头,看着环境优美的公园,嘴角渐渐露出一丝笑意,打趣道:“放学的时候,这里是不是挺多小情侣的?”

    “那当然啊,恋爱圣地!”宁希竹理所当然地说道,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大部分都是我们学校的。”

    其实她后面这句话说不说出来都一样,毕竟隔壁就是宁希竹的母校,苏景用脚趾头都能想到了。

    迟疑了一下,苏景用开玩笑的口吻问道:“当时你就没想过谈恋爱?”

    换作平时,他基本不会问这种问题的,尤其是对于亲近的人,他不会主动去询问其过去的经历。也就只有别人主动说起,他才试探着多问几句。

    听到苏景的问题,宁希竹停住脚步,深深看了一眼苏景,此时俩人已经走到湖心的凉亭里,灯光并不明亮,苏景的脸隐藏在夜色里,模模糊糊,看不清表情。

    幽暗中,苏景听到宁希竹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即便看到她在木栏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看着平静的湖面,幽幽说道:“说不想是不可能的,多少会在某个瞬间,心里会产生这样的冲动。”

    苏景抱着手站在石凳边,并没有坐下,同样看着湖面,听到宁希竹的话后,他沉默了一会,问道:“那为什么不呢?”

    宁希竹突然苦笑了一声,“当时确实对某个男生有好感,但也仅限于好感,远远没有达到喜欢的层次,自然也谈不上谈恋爱。”

    顿了顿,宁希竹继续说道:“也许对我来说,爱情并不是想象的那么浪漫简单,我想要的可能更多吧。”

    苏景默然,他偶尔跟宁希竹聊天的时候,曾经也听过差不多的话语,只是当时知道宁希竹钟情于他,便觉得压力山大,生怕满足不了宁希竹的期望,辜负了佳人的一腔深情。

    却是未曾想过,这一直都是宁希竹的感情信条,从一而终。

    在现代这个快节奏的社会,这种思想似乎很匪夷所思。

    宁希竹的声音继续响起,只是话题说到了苏景身上。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喜欢你。只是觉得跟你待在一起,总有一种莫名的心安,又觉得很亲切,尽管你看上去并不是很帅气。至少,我对你的爱,并非一见钟情,不过也谈不上日久生情。”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苏景突然想到这句话,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总是妙不可言,而感情又是玄之又玄。

    只不过这个话题对于苏景而言,终究还是太过沉重了,一想到宁希竹喜欢他那么久,苏景便升起一股愧疚。

    其实这个话题对于宁希竹来说,又何尝不是一个沉重的话题,人这一生有几个十年,宁希竹几乎把一个女人最美好的十年都给了苏景,这其中的委屈心酸,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知道是怎样挺过来的。

    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宁希竹敢保证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但却不敢保证还能不能坚持下来。

    感觉到气氛有些凝重,宁希竹哂笑一声,把右手伸到苏景面前张开,露出堆在掌心里的玉米粒,一双美目异彩连连,“说说你吧。”

    苏景正拿着玉米粒往嘴里送,闻言不由一愣,手中的玉米粒不知该不该还往嘴里送。

    他知道宁希竹指的是哪方面,关于他的一切,很多都已经跟宁希竹说过了,唯独只有一件,苏景很少说起,哪怕说到也只是浅尝辄止。

    不过今晚都把话说开了,苏景也没有隐瞒,把自己过去的感情娓娓道来。

    其实故事并不复杂,无非就是一段平常的感情,过程也没有跌宕起伏。

    其实啊,两个人的世界,哪怕再兵荒马乱,旁人看来也不过如此。

    过去了那么久,这些曾经深刻的事情苏景早已经可以用一种云淡风轻的语气说出来了。

    “如果当时你能改变一下,也许现在已经为人父了吧?”宁希竹吃味着说。

    “也许是吧。”苏景想也没想,倒也没有否认,既然把话说到这里了,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了,“只不过她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去改变,而是把这一切当做分手的理由。”

    沉默了一会,苏景耸了耸肩头,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大概这些话也只是一个借口吧。”

    在这里解决掉两根玉米,俩人便继续往前走了。

    路过游乐场的时候,宁希竹倒是想去鬼屋逛一圈,只不过今晚没有营业。

    “我一直想进去看看的,但一个人又不敢,和别人又不想。”宁希竹边走边说。

    苏景对鬼屋并不感冒,虽然心里明白这个世界没有鬼神,但他总不喜欢这种自讨惊吓的活动。不过既然宁希竹想体验一下,他当然不会扫兴,随即便说道:“改天吧,南都应该有很多的。”

    “那说好了。”宁希竹伸出小拇指,示意苏景拉钩,苏景失笑着用小拇指勾着宁希竹的小拇指,在半空中荡了荡。

    然后看到宁希竹又把目光投向一边的过山车和狂呼上,苏景直觉得头皮发麻,急忙说道:“这些就免了吧,我受不了。”

    苏景是真的不喜欢这种的活动,更重要的是,他不喜欢把生命寄托在所谓的安全带上。凡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虽然发生意外的概率很但一旦发生了呢?

    如果直接死掉那还算好,一了百了,怕就怕摔得半死不活,那才叫惨,折磨自己麻烦别人。

    基于此,他对这些的活动向来是敬而远之的。

    “胆小鬼!”宁希竹皱了皱鼻子,撇着嘴说道,不过没有强求,毕竟苏景的担忧也是正常的。

    离开游乐场,便是冼太庙了,晚上没有开门,苏景和宁希竹也进不去。不过苏景没有多少失落,因为在旁边便有一座冼太夫人的雕像,坐在马背,背着强弓,英姿飒爽。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靠近冼太庙的附近,苏景便觉得周围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就连不远处的广场舞曲的声音也弱了下来。

    就好像,这座冼太庙自成一方天地。

    从冼太庙折返回去,经过一条步行街,倒是有了几分圣诞的气氛,只不过比起几年前淡了很多。

    一路上,宁希竹感慨的声音从来没有停过。

    “在这座城市里,我度过了人生最年轻的三年,脸上有过最热切的笑容,流过最滚烫的泪水,感性的理性的爱的恨的完满的遗憾的,都有。有太多太多的难以负荷,以至于那几年我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快些毕业,逃离这座城市。等到后来我真正毕业了,离开了,陆陆续续走了很多城市,很多很多的城市,有的比它更发达,有的比它更古老,有的比它更现代,却发现没有城市比它更美好。”

    “故地重游,却发现旧城多变迁,这里的一切好像都变了,但又好像没有变化,一切都好似以前那样。只不过,我已经不属于这里了,已经从故事里的人变成了看故事的人。”

    “我一直在想,它只是一座城市,那么多的少年如候鸟般经过这里,那么多的青春,那么多的故事,全都遗落在这里,它怎么承载得起。”

    “我也一直在想,到底是我路过了高凉,还是高凉路过了我。”

    苏景还是第一次看到宁希竹这般感慨万千,看上去情绪好像有些失控。

    不过想来也是,高考看似公平,但越公平的事情就越残酷。并非唯一的出路,但对宁希竹而言,无疑是最好的出路。这不是那些鼓吹“无用论”简单几句就能否定的。

    也许高中三年是宁希竹最单纯的三年,因为这是实打实的付出多少就有多少回报。也只有经历过许多,才知道高考把人围起来,到底保护了什么。

    当走出学校,很多人才发现外面的世界并不是一直向往的自由,生活其实是一个更大更残酷的笼子。

    人如囚鸟,天地为笼。

    不知道为什么,苏景想到了这个字。

    沉默了一会,苏景开口说道:“是你路过了高凉。”

    “怎么说?”宁希竹疑惑的目光停在了苏景的脸上,等待着苏景的回答。

    “我们走过的路留下的脚印,会被后来人的用脚印覆盖我们刻在公园大树上的名字,会被岁月的年轮褪去我们的青春,会被新的青春更替我们的故事,会被新的故事覆盖,然后就连自己都遗忘。就像那年我们约好未来一起向前,如今却各自散落天涯。”

    “而高凉,它还是一样,朝阳暮月,伫立在南国一隅,带着我们的青春不言不语地安静沉睡。”

    “沉睡,却又永垂不朽。”

    华灯下,苏景语气沉重地说出这一番话。

    良久,宁希竹微笑着补充道:“对于整个世界,亦是如此。”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