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二百章 唯用一好心!

第二百章 唯用一好心!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和华夏很多城镇一样,高凉市这座县级市有着膨胀的人口和拥堵的交通,远不如它的名字那样充满了远古的岭南韵味。

    差不多晚上七点钟,小县城人声鼎沸,车水马龙,各种各样的小摊摆在路边。

    “去哪里?”

    从酒店出来,苏景环视了一圈,他对老家这个历史悠久的小县城并不熟悉,于是把决定权交到了宁希竹手里。

    宁希竹在这里度过了三年高中生活,自然是比苏景熟悉得多。只见她歪着脑袋想了一下,很快就把目光锁定在马路对面的江边,提议道:“我们去江边走走吧?”

    苏景点头,牵起宁希竹的手穿过马路。

    夜晚的江边风很大,夹带着丝丝冷意,打在脸上有种皮肤生痛的感觉,不过也倒是让苏景精神了许多。

    旁边便是一个公园,所以江边漫步的人并不少,其中以老年人居多,想来都是饭饱之后漫步消食。

    苏景牵着宁希竹,俩人一直沉默着,路灯把俩人的影子拉长又缩短,缩短又拉长。苏景时不时看着地上的影子,又偏过头看一眼宁希竹,心里填满了温馨。

    “你的手真暖!”抓住宁希竹的手稍微用力,苏景笑着说道。

    宁希竹没有说话,而是把苏景的手揣到她外套的口袋里。

    “跟我说说你的高中生活吧!”苏景突然说道。

    “有什么好说的,当时我就是个书呆子,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宁希竹撩了一下被江风吹得凌乱的头发,表情里有几分羞涩,好像对于很多人来说,过去总是难以启齿的。

    不过紧接着,宁希竹的声音便在苏景的耳边响起,而她被苏景拉着的手陡一用力,反客为主拉着苏景拐进了一条小巷。

    现在终究是冬天,尽管白天天气炎热,夜幕也比夏天来得到。小巷里并没有路灯,只有间或几户人家的亮着外面的灯,在幽暗的巷子里投放些许微弱的光芒。远远看去,有几分安心。

    一路上俩人都没有说话,宁希竹拉着苏景加快脚步,很快便穿过了这一条还算笔直的小巷。

    从小巷出来,苏景看着杂乱无章的小摊,再回头看看似乎偏安一隅的幽静小巷,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从这条路直走大概十分钟,就是我高中的大门口。”宁希竹站在原地,伸出手指指着前方,“走走吗?”

    苏景抬眼顺着她指的方向看着,目光深邃,似乎能穿过汹涌的人群和往来的汽车,看到宁希竹母校的门口又仿佛穿越了时间洪流,看到最美好三年里青春洋溢的宁希竹。

    “走走吧。”苏景笑着说道,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口罩戴上。在这座安静地伫立在南国一端的小县城里,论成就苏景自然不是最高的,但说起名气,苏景肯定是不低的。尽管他的户籍并不是在老家这边。

    但在搜索引擎上,他的个人百科写着祖籍高凉,便足够让家乡人民对他有一种天然的认同感。所以,他在老家的人气也是很高的,根据阿临给过来的数据,在云音乐关注苏景的用户里,数量最大的自然是南都,老家高凉并没有紧随其后,但也在前十。

    地域认同感,就像是落叶归根一样,总是那么没来由,却又寄托着深厚的感情。

    苏景微笑着跟在宁希竹身后,穿梭在杂乱的大街小巷,仔细倾听着宁希竹指着这里那里说着一些关于她高中的往事,没有波澜壮阔,没有轰轰烈烈,一如千千万万普通的高中学生,为了高考埋头苦读,偶尔也会在周末和一些关系比较好的女同学逛逛街,或者到处走走。

    苏景见她说得兴起,便听得更认真了。这是一种很玄妙的心情,跟着爱人的脚步,一步一步走在她生活过的城市,踩着她曾经的脚步,听着她说过去的事情,哪怕只是一些很平淡的日常,也会让人觉得美好。

    一路上,不知道拒绝了多少个摩的师傅,苏景和宁希竹走到了马路的尽头。

    “这就是我的高中了。”宁希竹指着前面并不算恢宏的大门笑着说道。

    苏景停住脚步,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周围,严格来说,这是一个丁字路口,对面便是宁希竹的母校门口,左右是两条笔直的小街道,两边都摆满了流动的小吃摊档。

    看着狭窄的路面,苏景轻皱眉头,担忧说道:“一到放学岂不是要堵车?”

    “事实上不用等到放学,这里经常会堵得水泄不通。”宁希竹点着头,说起这个她便有些头疼,“但这是市中心,也没办法。”

    关于城市的规划,尽管苏景身世不凡,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只能和平常百姓一样吐槽几句,然后又低头忙着自己的事情。

    知道这个话题深谈无益,宁希竹便看着占据了一半道路的摊档,转移了话题,“记得高中的时候,最幸福的事情就是洗完澡出来买两根玉米,上晚修的时候一颗一颗掰着吃。”

    说着,她还耸动着鼻子,用力吸了几口气。

    看到宁希竹这幅可爱的模样,苏景笑了起来,平时可很少看到宁希竹露出这么少女的一面。

    站在原地想了一下,苏景便走到一个摊档前,花了五块钱买了两根甜玉米。

    “拿着,趁着还热,暖和一下!”苏景把玉米往宁希竹手里一塞。

    宁希竹笑眯眯地掰下一颗玉米粒放进嘴里,绽开的甘甜流转在唇齿间,渗入心扉。对她来说,哪怕是一根普通的玉米,只要是苏景给她的,便是人间至味。

    “可惜了,如果是假日过来,我们还能进去看看。”宁希竹看着禁闭的校门,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她真正生活了三年的地方只限于校园和附近几条街道,并不是这座小县城,如今故地重游,不能进入学校里面看看,终究是有些遗憾。

    不过转念间她又恢复过来了,往左边的街道迈出脚步,一边掰着玉米一边说道:“往这边走吧。”

    走了不到一百米,便是一个人工湖。

    “这是一个公园,那边有个游乐场,再过去就是冼太庙。”宁希竹介绍道。

    “冼太庙?”苏景下意识反问道,随后便恍然过来,冼太庙是高凉人民供奉巾帼英雄冼太夫人的寺庙,在高凉甚至岭南一带随处可见。

    因为这里是老家,苏景特意查阅过冼太夫人的一些资料,这个历史上真实存在的南粤首领历经梁、陈、隋三朝,一生致力于国家的统一和民族的团结,不仅多次获得当朝的封号,后来历朝也对她多次追封,尊称其为“岭南圣母”,在民间极受尊敬和爱戴。

    就连新华夏建国以来,丰功伟绩的第一任总理也曾称誉冼太夫人为“我国历史上第一位巾帼英雄”,新世纪初,时任华夏一号首长视察冼太庙时,盛赞冼太夫人维护国家统一,增强民族团结的精神,称她为“我辈后人永远学习的楷模”。

    而让苏景印象深刻的,并不是冼太夫人的丰功伟绩,也不是冼太庙历千年而不衰的香火,而是她临终前回首自己波澜壮阔的一生,留下这样一句话:我事三代主,唯用一好心!

    “在高凉的很多学校都有这样一个传统,每年的高考前一天,班主任会带着花名册去庙里烧香祈福,祈求冼太夫人保佑莘莘学子考试顺利,考出如意的成绩。”

    漫步在人工湖的廊道上,宁希竹轻声跟苏景介绍道,然后忽然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她的语气里便有了明显的笑意。

    “当时我班上有几个同学自己过来祈福,结果这几个同学全部都复读了。”

    “你倒不怕冼太夫人怪罪?”苏景听出宁希竹话语中的揶揄,忍不住开怀道。

    “不怕啊,冼太夫人才不会跟我一个小女子计较呢!”宁希竹吐了吐香舌,“其实吧,烧香拜佛没有作用,但做一做也是好的,至少从庙里出来的时候,心里会安定一些。”

    “仪式感嘛。”苏景微笑着说道,不管迷信与否,高凉人心中始终对冼太夫人保持着虔诚和敬畏,在物欲横流的现代,有这样单纯的信仰,亦并没有什么不好。

    “嗯。”宁希竹点了点头,然后感叹道,“这里变化好大!”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