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帅顶个屁用!

第一百九十七章 帅顶个屁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我试试吧。”

    借着车厢里的灯光,苏景看到宁希竹脸上浮现出来的期待神色,最终还是点了头,不过还是习惯性地没有把话说死,留有一些回旋的余地。

    听到苏景的回答,宁希竹欣喜地笑了起来,她知道苏景的性格,一个缺乏安全感的资深患者在做决定前,总会给自己留下后路,不会选择倾其所有背水一战。然而以她对苏景的了解,只要他做出了决定,就会尽心尽力。

    二者看起来很矛盾,但并不冲突。

    担心宁希竹对他抱有太高的期望,苏景补充了一句,“成不成我不敢保证,到时让你失望了,你可别怪我。”

    “嗯嗯。”宁希竹如同小鸡啄米一样点着头,有苏景的帮忙,总好过自己单打独斗。不过这事并不急,都还没去看房子呢。

    宁希竹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了,哪怕是磨,也要把父母接到大城市里安享晚年。

    “这是回头再说吧。”宁希竹看了一眼窗外,三更半夜确实不是很适合聊天,尤其还是在车上,“你先回去吧。”

    说完,宁希竹就开门下了车,然后从后座拿到自己的背包,抱着猫娘往家的门口走去。

    苏景当然不会马上就走,至少得等到宁希竹进到屋里。看着宁希竹开门的背影,和趴在背后上的猫娘,苏景叹了口气,他就想不明白了,明明是他救了猫娘并且照顾了它那么久,之前还是亲如父女的,怎么宁希竹一回来,它就抛弃了救命恩人老父亲,有空没空都黏着宁希竹了呢?

    开锁声在寂静的深夜尤其刺耳,宁希竹刚进入院子,正转过身准备锁门的时候,二楼某一个房间亮起了灯光。

    白色的光芒从窗户透出来,把宁希竹的影子拉得很长。看到突然出现的影子,宁希竹的动作僵住了。

    与此同时,楼上传来开窗的声音,宁父的声音随后响起。

    “是小竹回来了吗?”

    苏景和宁希竹原本打算“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没想到最后还是吵醒了宁父宁母,来不及“逃跑”的苏景实在无法拒绝未来丈母娘的热情,只能下车进屋子里吃了一顿不知道算是早餐还是宵夜的饭菜。

    待了大半个小时,苏景才扶着腰从宁希竹家里出来,在宁父宁母的声声叮咛下,驾驶汽车回家了。

    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半左右了,苏景连澡都不冲,直接倒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实在是太累了。

    苏景这一觉睡得挺长的,差不多十二点的时候才醒过来,中途倒是没有人过来叫他。不过他再晚点醒就说不定了。

    苏景顶着鸡窝头走出房间,一边走着一边打着哈欠。

    “吃饭!”

    苏母刚好上楼,看到苏景就直接开口了,看来她是专程来叫苏景下楼吃饭的。

    “嗯。”苏景应了一声,“你们先吃,我去洗个澡。”

    看着苏景的身影,苏母大声喊道:“顺便把你的胡子刮干净啊!”话毕,她就转身下了楼。

    二楼卫生间里,苏景对着镜子摩挲着下巴,感受着指尖传来的扎手手感,他陷入了短暂的沉思:胡子头发指甲长那么快,咋就不见长身高呢?

    他确实有点不满意自己的身高,一米七出头,也就比宁希竹高几厘米而已。幸好宁希竹不喜欢穿恨天高,不然的话比他还要高半个头。

    刷牙,刮胡子,洗头,洗澡。

    苏景有条不紊地做好要做的事情,然后拗了一个造型,一如既往的把头发往后梳,露出光洁的额头。

    看着镜子里渐渐后移的发际线,苏景又惆怅了一会,再过几年怕是就要用刘海遮住额头掩盖发际线升高的事实了,真是悲伤。

    幸好的是他这段时间坚持运动,加上吃不胖的体质,倒是还没有啤酒肚的迹象。

    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发给宁希竹,苏景心情复杂地说道:“我会不会变成油腻的大叔呢?。”

    宁希竹以秒回的速度给苏景回复了一句话,“听说吃不胖的男人在婚后都会发福哦!”

    看到这句话,苏景更惆怅了。

    不过跟结婚相比,发福与否倒是不重要了,毕竟再油腻都不是单身狗。

    这样一想,苏景便一扫心中的惆怅,变得豁然开朗起来了。

    回了宁希竹一句“去吃饭”,苏景回到房间换了一套新的衣服便下楼吃饭了。

    “怎么那么久?”见到苏景,苏母嘀咕着埋怨了一句,“汤都要凉了。”

    苏景早就习惯了苏母的嘀咕,没有说话,默默坐下来端起碗凑到嘴边。

    “看上去挺精神的,小景是越来越帅了。”奶奶看着苏景,眉目间充满了慈祥。

    “帅顶个屁用,多读着书才是好的。”老爷子习惯性地顶了一句。

    苏景看着老爷子,眼神里闪过一丝艳羡,茂盛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脸上遍布红光,声如洪钟,精神奕奕,眉宇中蕴藏着一股淡淡的锋利,再加上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文人气质,别提多酷了。

    “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大概就是老爷子这样吧?

    苏景觉得,如果他老了能变成老爷子现在的模样,也是一件足以自豪的事情了。

    “你这个老头子,不抬杠就活不下去了是不?”奶奶气急地驳道。

    苏景仨人看着二老又开始拌嘴了,纷纷沉默不语地扒着饭菜,他们早就习惯了二老这吵吵闹闹的相处方式,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谁插话谁倒霉。

    说起来挺搞笑的,在苏景很小的时候,老爷子还教育他“食不言,寝不语”,刚开始一段时间他还以身作则来着,就算奶奶在饭桌上说了他几句,他都耐心等到吃完饭才跟奶奶算账。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苏景跟着父母去了首都,二老也退休回了老家,苏景也改了“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饭桌间向来沉默的老爷子也变得唠叨了许多。

    唯一还坚持着这个习惯的也就知道寡言的老苏了。

    想到这里,苏景突然想起早些年因为觉得有趣,他专门问过老爷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而老爷子的理由让他感到一阵悲凉和惆怅。

    “我跟你奶奶都这个年纪了,也不知道还有多少时间,趁现在还能说,多说一句话也挺好的。”

    这句话触动了苏景心里的某一根弦,他当时才刚开始谈恋爱,处于热恋期的他只感受到爱情的幸福和喜悦,还远远没想到两个人迟早会有生离死别的一天。他听到老爷子用淡淡的语气说出这句话,自己试着去想象一下失去另一半的感受,他都觉得害怕,仿佛窒息一般。

    但事实证明,失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画地为牢。

    午饭在二老的拌嘴声中结束了,二老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就回房间午休了,老苏和洗完碗筷的苏母也回房间了,一楼客厅里便剩下毫无睡意的苏景和趴在门口的大黄。

    跟宁希竹父母约好的时间是晚上五点半,地点是县里的一家酒店,大半个小时的车程,倒是不着急。

    苏景坐在老爷子的躺椅上,拿起老爷子经常看的宋词精选翻了下,上面没有笔记,老爷子很少会在书页上做笔记的,除非是教材。

    受到老爷子的影响,苏景在早些年前是有阅读的习惯的,只不过智能手机普及后,他这个习惯便因为受不住而被改变了。

    在这个炎热的冬日下午,苏景一页一页翻着手中的书,竟找到了几分当时的心情。

    时间就这样一秒一秒过去了,当手机闹钟的声音响起,苏景便合上了书本,拿起车钥匙准备去接宁希竹父母。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