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九十章 给你们

第一百九十章 给你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手中的吉他在苏景娴熟的手法下响起动听的旋律,苏景的表情也随着前奏的渐渐推进而变得正经起来。

    虽然苏景并不想抢占苏文的风头,然而此刻坐着舞台边缘的他,无疑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为了这次表演,苏景在今天特意穿上了朴素的正装,梳了大背头,低调而成熟。

    当然了,成熟这么容易就能装出来,未免肤浅了些。但至少在台下的观众看来,灯光阴影处的苏景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成熟男人的魅力。

    如果这个时候摄影师给苏景一个面部特写镜头的话,很多人都会看到苏景眼睛里的柔情万千。

    不多时,当前奏的节奏越来越强烈,在一个满腔情感欲吐未吐的节点,苏景富有辨识度的声音适时响起。

    “他将是你的新郎

    从今以后他就是你一生的伴

    他的一切都将和你紧密相关

    福和祸都要同当”

    声音的辨识度并不仅仅是音色本身的辨识度,还有歌曲处理方式的辨识度。苏景的音色辨识度并不高,不过他在歌曲处理方面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从而形成了一种特别的风格。与其说这是声音的辨识度,还不如说这是歌曲的辨识度。

    说起来,在这点上,苏景和师姐韩伊娜高度相似。韩伊娜的音色的辨识度也不高,但她翻唱的每一首歌曲都有很强烈的个人风格,这是强悍唱功的一种表现。但因为苏景并没有面世的翻唱作品,所以对于他的这种能力,观众们还没有一种特别直观的认知。

    但无所谓,至少在大部分人听来,苏景单是唱自己的歌曲,便能让他们感受到一种独属于苏景的风格。

    苏景唱了几句后,现场部分观众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是一首国语歌,心里难免有些意外。这种意外的心情并不是偶然,苏景的大部分粉丝都是在千千阕歌这个节目播出粉上苏景的,因为苏景在节目上连续三期演唱了三首优质的粤语歌,让他们对苏景有了一个既定的印象,认为苏景的强项在于粤语歌上。这也是南都本土的观众对苏景最为喜爱的一个因素。

    所以现在听到苏景唱国语歌,大部分人的心里有些别样的感觉。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听歌的心情,也不能让他们大惊小怪,毕竟苏景之前也不是没有唱过国语歌。

    “她将是你的新娘

    她是别人用心托付在你手上

    你要用你一生加倍照顾对待

    苦或喜都要同享”

    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唱的比说的好听”,苏景平时说话时的国语发音和很多南都人一样,说不上不标准,但多少还是带着一些口音的,但在唱国语歌的时候,他的发音却很标准。而且他的吐字也很清楚,所以哪怕没有字幕,还是能听清楚歌词的。

    前面的那一小段歌词大家还没觉得什么,但后面这一小段歌词一出来,很多人的眼睛就亮了起来,这首歌跟平时婚礼上演唱的情歌并不一样。

    现在婚礼上演唱的情歌,基本都是那些第一人称的甜蜜情歌,虽然幸福的喜悦没有减少半分,但由第三人唱出来,终究是少了一些参与感。苏景的这首给你们不同,从歌名到前两小段歌词就能知道,这是一首很适合第三人献给新人们的歌曲,尤其是其中的企盼和祝福,让宾客们有了极高的参与感。

    而坐在女方主桌上的阮素素父母,几乎在听到苏景这一段歌词的时候,眼眶就红了起来。

    他们只有阮素素这一个女儿,含辛茹苦养育了二十多年,捧在手心都怕摔着的宝贝,今天就要出嫁了,离开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和城市,来到两千多公里开外的陌生城市,和别的人组成新的家庭,未来的甜苦酸辣和风浪都要宝贝女儿自己去面对,他们再也不能时时刻刻护在她的身前,又怎么能够不伤怀。

    舞台上,听到苏景这几句歌词,阮素素捂住了嘴巴,眼泪从眼角溢出,一双朦胧的泪眼看着舞台下的父母。

    苏文表情肃穆,握着阮素素的手更用力了,也不知道阮素素的眼泪到底是给苏景的歌感动的还是被苏文握疼的

    此时,苏景也无暇想这些有的没的,心思电转间便酝酿好情绪,动情地唱出了副歌部分的歌词。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

    你付出了几分

    爱就圆满了几分”

    苏景弹奏间奏的时间里,很多人都在心里仔细回味着副歌这部分的歌词,脸上的表情不一,但其中最强烈的,无疑是苏文和阮素素双方的亲人了。

    歌词并不惊艳,恰恰相反,在这个时代,这样有些说教的字句已经很难引起人的共鸣了,甚至很多人都已经听腻了。但在这样一个神圣的场景和时刻,在苏景平淡中带着温馨的作曲和饱含深情的演唱下,这些字句仿佛焕发了独特的魅力一样,在人们的心里留下了淡淡的感动。

    苏文微微抬起了头,嘴巴微张,胸膛剧烈起伏,他不停眨着眼睛,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溢出来。

    他没想到,苏景会写出这样一首歌,不夸张,不激烈,却催泪。

    稳住情绪,苏文偏头看着早已经泪如雨下的阮素素,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动作轻柔地替阮素素拭去眼泪。

    看着这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脸,苏文眼眶又开始湿润了。

    是啊,在茫茫的人海里,两个陌生人从相识到相知,从相恋到结婚,看似平常的事情,背后需要多大的缘分和力气啊。

    尤其是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慢节奏的感情培养越来越成为一种稀缺品,这种本来应该很复杂很微妙很温暖的事情变得越来越快餐化。相比起互谅互让的经营,人们更倾向于干脆利落的斩断恩怨,换一个人重新开始。

    正如苏景在苦瓜里唱道,“青春的快餐只要求快不理哪一家,哪有玩味的空当来欣赏细致淡雅”,也许人们最渴望却迟迟没有到来的爱情,早就在年轻的时候被他们错过了。

    苏景的演唱还在继续。

    耳里听着搅动思绪的旋律,回想起一路走来并不容易,甚至因为一些困难俩人差点分道扬镳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苏文抹了抹眼眶里的液体,情不自禁抱住了同样动情的阮素素。

    舞台下,宾客们看着紧紧相拥的一对新人,一些感性的人眼睛里也盈着薄薄的一层雾气。

    “这首歌真好!”阮父仰着头,同样盯着相拥在一起的新人,看着他最疼爱的女儿伏在苏文的肩膀上哭着哭着就笑了,忍不住轻声感叹。

    至于他旁边的阮母,早就哭成了一个泪人,只不过抽泣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苏景这首给你们,可谓实实在在唱到了他们的心窝里。

    这种感觉旁人也许很难理解,但是当谁家的女儿嫁出去了,便就能感同身受了。

    而另一边,苏文的母亲的眼泪也哇哇直流,没有人知道她是喜极而泣,还是在这首歌里想起了自己结婚时的场景。

    坐在她旁边的奶奶抓着她的手,轻轻拍了下,安慰道:“别哭了,今天应该高兴才是。”

    抽出纸巾擦掉眼泪,萧秀颖点着头,看了一眼旁边坐在轮椅上的苏有锦,“对,是要高兴!”

    一首歌的时间并不长,苏景的表演很快就结束了,没有再说话,他悄无声息地走下了舞台。

    大概就在他踩到最后一个阶梯的时候,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完美的演出!

    苏景舒了一口气,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分,然后微笑地往自己的座位走去,剩下的时间都与他无关了,他只管吃就行了。

    苏景的表演只是一个插曲,婚礼的主角是苏文和阮素素,在主持人出色的能力下,宾客们的注意力又放到了新人身上。

    “苏景,等我结婚了,你也得给我唱这首歌。”苏景刚一落座,坐在宁希竹旁边的唐巧灵就嚷嚷了起来,她的要求倒是不高,至少不用苏景专门为此再写一首歌。

    “没问题!”对于老朋友这个简单的要求,苏景当然不会拒绝,极其爽快地答应了,不过想起唐巧灵现在还是一条单身狗,谈及结婚未免有些为时过早,于是忍不住损道,“那你得抓紧时间了,别等到我唱不动了才结婚。”

    “我真想撕烂你的嘴巴!”唐巧灵咬牙切齿道。

    这一桌坐着的都是相互之间认识的朋友,听到苏景还是这么毒舌,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宁希竹没好气地瞪了一眼苏景,有时候她真的想不明白,苏景的嘴到底是怎么长的,说起情话来一套一套的,损人的时候又毫不留情。

    闹腾了一会,典礼便结束了,与此同时,喜宴也开始了。

    换了服装的苏文和阮素素开始挨桌敬酒,而苏景则被老苏同志叫了一声。

    苏景可怜巴巴地看着宁希竹,却被其回敬了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苏景纠结地挠了挠后脑勺,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走到老苏身边。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