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抱歉,唱错歌了

第一百八十九章 抱歉,唱错歌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按照唐巧灵发到宁希竹微信上的地址,苏景顺利接上了唐巧灵。

    目光扫视了一圈这个远近闻名的富人区,苏景启动了汽车,啧啧说道:“看来不能喊你小富婆了,你这简直就是一根粗得不能再粗的大腿啊!”

    苏景没有去问房价,身为一个在南都长大现在又在南都生活了十年的人,他很清楚这个地方的并不是有钱就能住进去的,又或者说,住进去的门槛很高。

    “呸,你大腿才粗!”唐巧灵没好气地啐了一口,虽然很明白苏景的意思,但听苏景这语气,她总感觉他是话里有话一样。

    顿了顿,唐巧灵又开口了,“又不是我自己买的。”

    “你说这句话就很欠揍了啊。”苏景的嘴角抽了一下,这话咋听起来就这么不对味呢,“接下来你是不是还要说,这是我爸的钱,我能有什么办法,我也很烦啊?”

    “滚滚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唐巧灵的语气里充满了嫌弃。

    “好啦,你就别逗巧灵啦。”宁希竹忍着笑打圆场道,却不料转头自己又把话题接上了,“巧灵啊,跟你认识那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家原来这么有钱呢!”

    不同的话表达了同一个意思,但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待遇却是完全不一样。听到宁希竹的打趣,唐巧灵也没用那种呛人的语气来回答,而是笑容满面,热情说道:“给你一个机会,抛弃苏景,跟我在一起,我可以把我的小金库分你一半。”

    敲里吗!

    苏景生生按下心里想要骂娘的冲动,翻了一个白眼,“唐大腿,你这就过分了啊,挖墙脚都挖到我头上来了。”

    “你再喊我一声大腿试试?”唐巧灵脸色微沉,呛声道。

    “唐大腿!”苏景从善如流。

    “苏景我跟你说,你死定了,你这个墙角我挖定了!”唐巧灵咬牙切齿,凶巴巴说道。

    “闭嘴!”宁希竹深深看了一眼苏景,她倒不担心苏景跟唐巧灵会怎样,并不是所有拌嘴的男女都是互相喜欢的,有的单纯是字不合。

    苏景讪讪笑着摸了摸鼻子,倒是没有出声了。

    很快,汽车就开到了苏文办婚宴的酒店。

    看到苏文小俩口在迎宾区忙着迎宾和与宾客合照,仨人拿着被折了角代表主人家已经收下的红包,在宴客厅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

    此刻距离婚礼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宁希竹和唐巧灵两个人又在交头接耳不知道说些什么悄悄话,苏景便有些无聊地四处张望,很快他就看到老苏正在和阮素素的父亲大伯在说话,看他们的表情,聊得还是很开心的。

    随着天色渐晚,现场的宾客也差不多到齐了。

    苏景这一桌的人也坐满了,相互之间都是熟悉的,倒也没有让苏景感觉到不自在,而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大家聊着。

    不多时,婚礼活动便正式开始了,看着出现在舞台上的主持人,苏景愣了一下才想起这个主持人是当初主持“故事里”开业仪式和新歌发布会的周东乔口中南都最好的婚庆主持人。

    先是新郎苏文上去舞台,然后是伴郎兄弟团和伴娘姐妹团,然后就是新娘出场了。

    当宴客厅的大门被推开的一刹那,会场里的所有人都转过了头。

    在唯美梦幻的钢琴背景音乐下,身披洁白婚纱的阮素素挽着父亲的手,昂首挺胸,迈着坚定的步伐,大步往舞台走去,一点都看不到平日里的文静害羞。

    看着阮素素幸福溢于言表的模样,宁希竹突然想起苏景前不久跟她说过的关于苏文和阮素素之间的故事,不由有些羡慕地感叹道:“真幸福!”

    苏景闻言,不由一愣,然后郑重地点了点头,在这个温婉似水的女子身上,他看到了她追求幸福的坚决,在这一刻,她大步走着的气场,仿佛并不比时装秀场上的那些专业模特要小。

    苏景抓住宁希竹的手,轻声说:“我相信你到时候也会是这样幸福的。”

    “你是在夸谁呢?”好好的气氛被苏景这句话给破坏了,宁希竹不由回头气恼地看了一眼苏景,心底有几分无语。

    婚礼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不过苏景并没有这个心思看下去了,他在想,等等上台表演的时候,应该是一本正经还是皮一下。

    苦思无果,他便把这个问题抛给了宁希竹。

    “爷爷他们都在看着呢。”宁希竹没有想太多,只是朝着主桌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呃”苏景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他在老爷子和老苏面前一向都是不敢皮的,但想了想还是有些不甘心,忍不住说道:“这么高兴的时刻,应该没事吧?”

    “谁知道呢,最了解他们的不应该是你吗?”宁希竹撇了撇嘴,不过看到苏景脸上跃跃欲试的表情,笑着说道:“你想皮一下还是想皮几下?”

    “皮一下吧,皮几下就过分了。”苏景心里还是有数的。

    “那你就皮吧。”宁希竹无所谓说道,她相信苏景心里是有分寸的,就算万一惹得老爷子不高兴,挨骂的人也不会是她。

    宁希竹心里想的是什么,苏景当然不得而知,不过在宁希竹这里得到了支持,他倒是放心了不少。

    很快,就有工作人员找到了苏景,在苏景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苏景便点了点头,起身跟着他来到了舞台边缘。

    此时宴客厅里大多数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舞台上,也没有几个人注意到这边小小的动静。

    不用苏景等太久,舞台上的主持人就开口说了起来:“下面有请新郎的好兄弟,南都知名音乐人苏景,为我们的新郎新娘送上精心准备的祝福!”

    听到主持人简短的介绍,现场有部分宾客发出了小声的惊呼声,在其他地方不好说,但在南都本地,苏景的人气是毋庸置疑的,这大概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地域性认同自豪感吧。

    看着双方父母刚下场,明显还没有进入到表演环节的舞台,苏景是有些错愕的,但既然主持人都已经让他出场了,他也很快就回过神来,拿起吉他沿着阶梯登上了舞台。

    当看清楚的确是想象中的那个苏景后,台下很快就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谢谢!谢谢!”苏景对着台下鞠了一个躬,连声道谢,然后回头看着站在舞台中央的苏文和阮素素,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

    斜眼看了一下舞台一侧的工作人员已经放置好立式话筒和高脚凳,苏景便走了过去,坐在高脚凳上,侧身对着宾客,正面面对着两手相牵的苏文和阮素素。

    右手在吉他弦上弹了几个音符,苏景的嘴角微微上扬,和着旋律唱出了一句歌词。

    “我的兄弟就要结婚了

    再也不能胡来了”

    声音戛然而止,就在众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时候,苏景略带俏皮的声音响起了,“抱歉,唱错歌了。”

    听到苏景这句话,会场顿时响起一片哄笑声,他们还想着等待苏景继续唱下去呢,却没想到等来了这一句。

    你唱错歌就算了,唱的还是这样的歌词,贱,实在是太贱了。

    不过笑过之后他们就有点咂舌了,能在别人的婚礼上这样皮的,看来苏景跟新郎的感情很好啊。感情一般的话,像苏景这么皮的人,大概早就被打断两条腿了。

    相比宾客们的欢乐,苏文和阮素素则相视一眼,哭笑不得。

    宁希竹一脑门黑线,心里为苏景默哀。

    老苏沉着脸,看着舞台边缘表情有些飘忽不定的苏景,眼里闪烁着无名的怒火。

    不过阮素素的父母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反而跟着宾客们一起笑了起来。

    “不皮了。”苏景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清了清嗓子,“一首给你们,送给今天的新郎官和新娘子!”

    听到苏景的话,原本闹腾的会场很快就安静下来了。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