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认亲茶

第一百八十八章 认亲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景?

    听到苏景的自我介绍,阮素素的几个堂哥堂姐们纷纷意外地转头看了过来。

    虽然苏景现在的名气还远远没有达到人尽皆知的高度,但得益于络的普遍,他们还真听过苏景的名字。房子里的人一直很多,因为陌生,他们一进门基本都是围绕在堂妹阮素素的身边,没有去关注房子里的人,而且苏景刚才跟新人打招呼的时候也没有自报家门,他们以为这个人是苏文这边的亲戚,只是隐隐觉得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根本就没想到这个人会是歌手苏景,所以也没有过多关注。

    而现在这个人跑到他们身边跟他们说他是苏景,他们又怎么能不感到意外呢?

    愣了一会,才有一个女人不敢相信的问道:“歌手苏景?”

    “如果歌坛里只有一个苏景的话,那应该就是我了。”苏景点了点头,微笑着说。

    得到确认,几人的表情也郑重了几分,他们可以对苏文有些情绪,毕竟在他们眼里,苏文的家境确实差了很多。说句不妥当的话,他们觉得以他们家里的条件,自家小妹可以说是下嫁给苏文了,以后肯定会吃不少苦,他们对苏文有些怨言是可以理解的。

    但对于苏景,却万万不能这样看待,虽然苏景在娱乐圈也只是一个新人,一个初露头角的小歌手,但抛去苏景的家世不谈,单是他进娱乐圈前在广告界的名气,就足以让他们慎重对待了。

    “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能见到你。”说话的是一个年纪约仿三十的男人,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西装笔挺,看上去很是斯文,只见他伸出右手,微笑着自我介绍道:“我是素素的大哥,阮胜天。”

    阮胜天的笑容很真诚,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苏景这趟过来搭话也不是为了装逼打脸,至于为什么要过来,他自己也想不明白,硬要找一个理由的话,也许他会说是想给苏文站个场子吧。基于以上种种,苏景也伸出手握上阮胜天伸出来的右手,“你好。”

    礼貌性的握手之后,阮胜天又看了一眼苏景旁边的宁希竹,眼镜后面的眼睛闪过一丝精光,“这位,应该就是苏先生的女朋友,宁女士吧?”

    “阮先生您好。”宁希竹跟阮胜天打了个招呼,然后有些意外问道:“阮先生认得我?”

    宁希竹虽然不是明星,但她好歹是苏景的女朋友,络上很多关于苏景的照片里都有她的身影,只不过阮胜天在现实里一眼就认出她来,对宁希竹而言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在某银行任职。”阮胜天简短又含糊地回答道。

    宁希竹一听,再想起亚驰传媒不久前给银闪付做的那支广告,有些恍然了,虽然她这边一直都是跟银闪付那边的人接触,但是银行方面相关的人多少还是会关注这支广告的,毕竟其中的联合海报关乎到各家银行的品牌,还得他们把关才行。

    而苏景听到这个回答,也不由诧异地看了一眼阮经天。虽然现在不在广告界混了,但是对于业内的一些大动静,他还是会关注的,而银闪付准备在新年搞一波大动作,他自然也是知道的。对于广告上的事情,普通的银行职员很少会去关注的,尤其是广告还没投放的情况下。

    而阮胜天会关注这方面的事情,还能一眼就认出宁希竹来,说明他在他口中的“某银行”里的级别并不低,甚至有可能就是专门负责这方面的人。

    不过现在这个场合,并不合适谈公事,而且看阮胜天和宁希竹俩人的态度也没有打算深谈的意向,简单寒暄了几句,互相之间算是认识了之后,便把目光放到客厅中央。

    苏有锦还是坐在轮椅上,而萧秀颖则坐在沙发上,满脸欣喜地看着眼前的苏文和阮素素。

    茶文化在华夏源远流长,在待客敬茶方面也极为讲究,有道是“茶满欺人”、“七茶酒”,这些讲究自然难不倒周东乔,斟茶七分满为佳,小心翼翼地递到跪在地上的苏文和阮素素手里。

    苏文和阮素素双手接过,动作斯文缓慢。

    “爸,喝茶!”苏文先是喊了一声,然后把手中的茶杯凑到苏有锦的嘴边沾了一下嘴唇,随后又把茶杯递还给早在一边等待着的周东乔。

    紧接着阮素素又重复了一遍苏文的语言和动作,颇有一种“夫唱妇随”的感觉。

    “嗯嗯”也许是心有所感,苏有锦又发出无意识的snn声,哪怕知道有锦叔经常会这样,在这个时候苏景宁愿相信是在对苏文和阮素素的一种回应。

    而看到这种场景,在场的很多人心里都泛上一种不知名的情绪。

    旁边的萧秀颖抹了一下眼睛,从苏有锦的中山装口袋里拿出两个红包,递给苏文和阮素素。

    “谢谢爸!”苏文和阮素素鞠了一个躬,异口同声道谢。虽然这个红包是萧秀颖递给他们的,但毕竟是从苏有锦口袋里拿出来的。

    接下来,便是给母亲萧秀颖敬茶了。

    同样是斯文缓慢的动作,跟给苏有锦敬茶并无二差,不同的是,萧秀颖会激动地回应一句“哎”,尤其是听到从阮素素口中说出来的那一声“妈”,她的眼睛里瞬间盈满热泪。

    生活为什么需要仪式感,这就是一个很明显的表现了,仪式感能把人们心中的情绪无限扩大。

    明代郎瑛的七修类稿有言:“种茶下籽,不可移植,移植则不复生也,故女子受聘,谓之吃茶。又聘以茶为礼者,见其从一之义。”

    虽然这句话翻译成大白话有可能会引起一些敏感的女权婊的过激反应,但在新时代自然有了新的特性,敬茶作为华夏婚礼必不可少的环节,是借茶树的特性希望新郎新娘双方忠贞于爱情,从一而终,白头偕老,至死不渝。

    饮下儿子和儿媳妇敬的茶,萧秀颖就像是吃了一颗糖果一般,感觉心里甜甜的,给红包的动作也轻盈了许多。

    在南都,很多地方还保留着古老的习俗,就好比如这道“认亲茶”,在给新郎父母敬茶完毕后,还会按照辈分次序,给家里的其他长辈敬茶。接亲的时候,苏文在阮素素父母租的公寓里便是这样做了,那么在自己家没有理由不这样做。

    虽然苏文的父亲是独子,他的爷爷奶奶在苏有锦很小的时候也去世了,但是这道“认亲茶”,他还必须要给老爷子二老、老苏夫妇敬上一杯的。毕竟若没有老爷子二老对苏有锦视如己出的养育,苏有锦的一生便是苦难坎坷,大半辈子下来,两家人早已经亲如一家了。

    按照古礼,苏景这个大哥,也应该喝一口“认亲茶”的,但毕竟是新时代了,兄弟间的年纪也相仿,被弟弟弟妹跪着敬茶,心理上还是有些抵触的,于是这道程序便被忽略了。当然,有些地方应该还保留着,但现在真要苏景坐在沙发上,他也不好意思啊。

    一轮下来,几个长辈自然是乐呵呵的,红包也给得特别爽快,虽然说南都这边不讲究礼金,但喝了“认亲茶”的长辈们对新人们是特别大方。苏景看着一个个鼓胀的红包,心里是羡慕无比啊,算一算,他也有好久没领过长辈们给的红包了。

    工作后什么都好,就是这一点不好,过年都莫得红包。

    敬茶环节结束后,人群也逐渐散开了,各自找人说话聊天,苏景这边也是跟阮素素那边的几个堂哥堂姐继续聊了起来,期间苏文和阮素素倒是过来了一下,从苏文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是挺怕素素的几个堂哥堂姐的,看来他们平时没少给苏文摆脸色。

    不过现在有苏景在这里,他们看到苏文也不好再摆脸色,再说,人家小俩口早就领过证了,他们再摆脸色也没用了。

    对苏景而言,他当然不希望好兄弟苏文被娘家人看轻,但也不好多说什么,这事还得靠苏文小俩口努力,如果需要他帮助的,他自然不会含糊其辞。不过苏文害怕娘家人也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起码对阮素素是一件好事,至少苏景是这样认为的。

    “时间差不多了,该过去酒店了。”又聊了一会,苏文过来通知道。

    苏景看了一下时间,便带着宁希竹先走了,他们还得先去接唐巧灵。

    毕竟开了人的车,总要承担一下司机的责任。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