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有上进心吗?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有上进心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听到老苏这句话,苏景不由看向老爷子,心里顿时安定了几分。

    虽然说老爷子的棋艺一般般,但毕竟走过了那么长的人生路,对象棋的琢磨也深,理解的东西自然比苏景这个小年轻要多很多。

    说一句有点装的话,老话说人生如棋,象棋不仅仅是技巧,更是哲学。在不同的人眼里,象棋的作用有很多,赚钱、益智、观人、处世当然,在更多人眼里,象棋是一种茶余饭后消遣时光的娱乐方式。

    但无论怎么说,如果是要为象棋比赛写一首主题曲的话,以象棋协会那群人的眼光和思想深度,仅存于表面这种极其肤浅的表达,是很难让他们高看一眼。

    “国粹”一词,足以让苏景感受到极大的压力。

    “嗨,音乐这事,我又不是很懂,瞎掺和什么呢我。”老爷子倒是推辞了一下。

    老苏也没有继续劝说老爷子,而是看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苏景,他知道只要苏景有兴趣了,以老爷子对苏景的疼爱与关心,自然不会拒绝苏景的请教。

    稍微思索了一下,老苏不紧不缓说道:“你考虑一下吧,我只是跟你说下有这个事,那边现在是什么进度我也不清楚,你不写也无所谓。如果你写了,我帮你给过去,不过成与不成,我也说不准。”

    苏景“嗯”了一声,他知道老苏的意思,老苏只是给苏景送上一个机会,至于苏景需不需要、结果如何,他不会干预。

    这也是老苏的一个转变,以前他都是直接指定苏景去参加某个比赛某个活动,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看上去好像他已经为苏景规划了一条发展路线一样。

    这也导致了苏景缺乏一定的主观能动性,这并不是说苏景消极,相反,每做一件事苏景都会尽心尽力去把它做好。只能说苏景很少会主动去挖掘哪里有事情是他可以做的,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就是所谓的“没事找事”。

    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上,苏景是一个很被动的人,这也导致了他很容易给人一种没有上进心的印象。

    就好比如,在娱乐圈的底层有一些小明星是极其嫉妒苏景现在的人气和名声的,他们有时候会忍不住在想,如果他们是苏景的话,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多上一些节目,多参加一些商演,增加曝光度,尽量把名气最大化,并转化为实际利益这些东西。

    似乎在他们看来,这才叫上进心。

    当然,别人的想法苏景的无从得知的,但上进心这东西,怎么说呢,千变万化,苏景也搞不懂。不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单就是一个人,在不同的年龄,上进心都有不同的解释。

    小时候,认真是有上进心的,出去玩是没有出息的

    长大后,在家看书,哪怕你看的是文案技巧,在很多人看来并不会觉得你有多努力,反而会觉得你不思进取,读傻了。

    适婚的年纪,同龄人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还是悠然自得的一个人,在长辈眼里你也是一个没上进心的人。

    很矛盾,很奇怪。

    在这个浮躁的快节奏社会,上进心这个词好像被功利化了一样,很少会有人理解你的努力是为了什么,他们只关注你在这个年龄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好像以你的能力,如果达不到他们的要求,你就是一个上进心不足的人。

    我有上进心吗?

    苏景曾在无数个深夜扪心自问,他给自己的回答是有的,只不过跟很多人所期望的不同,他们的上进心是为了能赚更多的钱过更好的物质生活,但苏景只想努力活着,让自己活得开心。

    有钱人有有钱人的快乐,穷人家也有穷人家的幸福。

    虽然说贫贱夫妻百事哀,但穷开心不也是一种开心吗?

    也许他这个想法是有些偏激,但是大家都是第一次生而为人,为什么要“被上进”呢?

    “再说吧,回头我如果写出来了,就发给您。”也许是觉得“嗯”一声有些简单了,苏景补充了一句,他也没有太过强求,他已经过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那个年纪,写歌作文,还是自然一些比较好。

    见苏景表态了,老爷子一下子就来了兴趣,拉着苏景把自己关于人生的理解、象棋的理解一一跟苏景说出来,老苏在旁边偶尔插口几句,不过大多数时间都是沉默着,就淡淡笑着看着这一幕。

    长辈们不一定都是对的,但他们一定会想着晚辈好。自从苏景长大后,便很少有机会听到老爷子对他耳提面命了,从老爷子嘴里说出来的很多道理,虽然对苏景来说有一些是晦涩的,但他也会记在心里,不完全是为了写歌,也是为了自己。总有一天,未曾经历过的,他也总会经历的,而这些现在不懂的,以后也总会懂的。

    “开饭啦!”

    时间在不知不觉间过去了,天色渐晚,苏母也在餐厅吆喝了一声。

    老爷子这才打住了话头,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刚才他也是说起了兴致,话题由象棋开始,然后渐渐偏离主题,感叹起自己的一生。很少会看到老爷子有这么好的谈兴,苏景和老苏也没有出言打断,就一直静静听着,听老爷子说起过去的事情。

    “人老了就喜欢瞎感慨,倒是难为你们一直在听了。”老爷子看了一下跟前的儿子和孙子,自嘲了一句,嘴角却挂着心满意足的笑容,然后站起身来,“去吃饭吧。”

    在老中青三个女人的合作下,晚饭极其丰盛,白切鸡、红烧鱼、清蒸大虾、炒花甲虽然这些菜平时随便想吃都能吃得上,但一家人整整齐齐坐在一起吃饭的机会还真的不多,倒是让苏景觉得,味蕾和精神上的满足,才是最好的丰盛。

    家里好酒的人只有老爷子一个,但因为年纪大了,奶奶管得又严,所以晚饭没有喝酒,而是开了几“第五道菜”。

    “小景,你猜猜哪道菜是小竹做的?”刚起筷,苏母就促狭一笑,问了苏景这样一个问题。

    苏景的动作一顿,看着苏母脸上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心里忍不住吐槽道:老妈您都多大年纪了,咋还爱玩这些把戏呢,您的成熟庄重呢?

    但看到旁边一脸期待的宁希竹,苏景就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拒绝了。

    “可以试吃吗?”苏景问道。

    “当然可以,不然你怎么能猜出来。”

    苏母的回答让苏景舒了一口气,能试吃就行,家常菜又不讲究摆盘,他还真不能仅凭一双肉眼就能看出来哪道菜是谁做的。

    事实上,就算能试吃,他也觉得够呛。

    筷子在每道菜上光顾了一圈,每吃一口苏景都是慢慢咀嚼,充分感受味蕾上传来的感觉。苏景可以发誓,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吃菜!

    一轮下来,苏景心里隐隐有了答案。

    “红烧鱼。”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苏景轻声说出他的答案,不过语气中还是有些不确定。

    他的依据也很简单,苏母口味比较重,做菜的时候喜欢多放盐奶奶的口味很清淡,有时候甚至还会忘记放盐宁希竹的口味跟苏景的比较相似,又跟苏母和奶奶的口味有所区别。

    苏景突然很庆幸自己吃惯了清淡饭菜,不然的话,想从桌上这些菜中分辨出细微的差别,是一件极难的事了。

    苏景的答案一出,宁希竹脸上的笑容更甚了,苏景见状,心里的忐忑一扫而空,他知道,自己对了。

    对于宁希竹来说,这种感觉是很奇妙的,虽然苏景猜不对也没什么问题,也不至于会上升到试探感情的程度,但苏景真要说对了,哪怕是蒙的,都会让她感受到一种成就感和幸福感。

    苏母确认的言语姗姗来迟,与之伴随的还有好奇,“你是怎么猜对的?”

    苏景笑了笑,把自己的依据说了出来。

    “这孩子是有心了。”奶奶笑着夸奖了一句,口味这玩意,除非有明显的区别,不然想要有苏景这样的结论,平时还真要多花些心思。

    “还有呢?”苏母兴致勃勃地问道。

    “那我就不知道了。”苏景摇了摇头,老实回答,他又不是美食家,能分辨出一道菜来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关键的是,这道红烧鱼还是他尝的第一道菜,后面吃的几道菜味道都混淆了,哪里还能猜得出来。

    “这道,这道”苏母煞有其事地指了指其中几道菜,然后在苏景的错愕中,直接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圈,得意洋洋,“全都是小竹做的。”

    那您还让我猜个毛线啊!

    苏景的内心是抓狂的,他已经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母亲了。

    因为这一个插曲,桌间的气氛很快就热闹起来了,而话题从冬至说到了苏文的婚礼,最后又不可避免地说到了苏景和宁希竹身上。

    怎么说呢,在长辈看来,什么年龄就做那个年龄该做的事。

    桌间的两个年轻人也算是事业有成了,是该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而这恰恰也是老苏和苏母回来这一趟的大事之一,也是二老现在最为关心的大事。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