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就凭他是苏景!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就凭他是苏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如有得罪,还请见谅?

    听到这句话,再看着对面那个男子脸上云淡风轻的微笑,沈墨哪里还不明白苏景这是不想把气氛闹得太僵,给她一个台阶好让她下台。

    回头想想,这场无来由的嘴仗是自己率先打响了,却被人家用几个问题就问得她哑口无言,沈墨的表情极其不自然,心里涌上一股挫败感。

    按理说,以她的智商,不应该这么容易就被问倒的,但她向来不擅长急辩,有时候跟人辩论,明明脑子里有不同的想法,却当场不知如何说出来,直到过后有了充足的时间自己整理一遍思绪,才知道应该如何表达。

    苏景看着沈墨,见她似乎陷入了沉思,对他举杯以示友好的行为没有半点回应,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双眉微蹙,心底隐隐觉得不快。

    思索片刻,苏景笑了一下,若无其事地放下手中的杯子。

    仿佛这是一个信号,随着苏景的杯子落下,在场的人快速对视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一丝茫然。

    他们一直保持沉默,不是没有反应过来,而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一时间,现场的气氛有些凝固。

    苏景见状,心里轻叹一声,然后笑呵呵地招呼道:“各位,别客气啊,招呼不周,如有怠慢之处,还请见谅啊!”

    还请见谅

    听到这四个字,在座的人都无语了,他们很想问苏景一句:你到底是有多喜欢这四个字。

    不过既然主人家都这么招呼了,他们没点反应的话,就说不过去了,毕竟要见苏景是他们,对苏景发难让气氛尴尬的也是他们中的一个人,说起来,他们现在也有些不自在。

    所以大家都下意识地忽略了有点手足无措的沈墨,热情回应了苏景,然后各自攀谈了起来。

    而其中,最不自在的还熟苏文和阮素素,只见俩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很快,就看到阮素素拉了一下沈墨的手,用手挡着嘴巴附在沈墨的耳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然后俩人跟座上的人告罪一声,结伴走出了房间。

    而沈墨这一离开,房间里的气氛瞬间热闹了几分,苏景和宁希竹面面相觑:这姑娘,得多不招人见啊

    苏文跟周东乔换了一个位置,坐到了苏景身边,大家看了一下又把目光收了回去,他们也能猜到苏文要跟苏景说什么。

    “哥,对不起啊,我也没想到会这样。”苏文的声音压得很低,语气里充满了着急与内疚。

    “不值得你来道歉啊。”苏景拍了拍苏文的肩膀,说实话,他的确不觉得有什么委屈的,气他也出了,现在尴尬的不是他,而是沈墨。苏景也能理解他刚才为什么没有出声,一方面是一边是他的哥们,一边是阮素素的闺蜜,他夹在中间是为难了一些。另一方面是苏景的反问太快了,他还没组织好语言,苏景这边就反击了。

    如果刚才苏文没有犹豫就坚决站在苏景这边的话,苏景虽然会很感动,但回头肯定会怒骂苏文一顿。

    “回头我自罚。”明白苏景话里的意思,苏文心里的内疚没有减轻半分,反而更重了。

    “苏文,你还不了解你哥吗,他都已经出气了,这事就翻篇了。”宁希竹在一旁帮腔说了句,她倒没觉得苏景刚才咄咄逼人的态度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一阵舒畅,这才是她认识的苏景嘛,有理有度地反击别人的无理发难。

    “唉。”苏文叹了一口气,想起沈墨刚才的表现,有些纳闷道,“我只知道沈墨这个人心气高,却没想到她居然这么不通情理。”

    苏景点了点头,“这姑娘比我还要自我,估计在她心里,艺术也有三六九等之分,娱乐圈对她来说也许是上不了台面吧。”

    顿了顿,苏景咂吧了一下嘴巴,好奇问道:“苏文,她是不是一直都觉得艺术这玩意越是深诲难懂就越高等啊,像我们这些直抒胸臆有些浅白的流行歌,在她眼里就没有任何艺术价值?”

    苏文两手一摊,耸了一下肩,“谁知道呢,反正她朋友不多。”

    “难怪了,人家这是曲高和寡,知己甚少啊。”苏景托颌笑道,然后又觉得这样背后说人不礼貌,连忙支开了话题,跟在座的人聊了起来。

    另一边,阮素素拉着沈墨找了一张空桌子,在凳子上坐了下来。

    “沈墨,你怎么回事啊,这可跟平时的你可不像啊。”阮素素噘着嘴,双手抱胸,眼神紧紧盯着沈墨。

    沈墨微微挪开视线,不敢跟阮素素对视,嘴巴却是抿成一条直线,沉默不语。

    阮素素也没有继续说下去,就这样一直盯着沈墨,静静等待着沈墨的回答。

    良久,沈墨有些委屈地说道:“我会跟苏景道歉的,这事算是我无理取闹了。”

    听到闺蜜这委屈的语气,阮素素有些急了,没好气说道:“什么算是,本来就是你错了好吗。不说你是今天才认识苏哥,就算是一个陌生人,你也不能因为偏见就无端指责一个人的选择吧。”

    “我没错!苏景就不应该进入娱乐圈的!”沈墨固执己见。

    “你”阮素素一时气急,不知道该说什么,深吸一口气舒缓情绪,阮素素才继续说道,“为什么。”

    “就凭他是苏景!”沈墨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但还是有意识地压低了声音,附近的几个顾客听到“苏景”这个名字,倒是投来关注的目光,但只在二女脸上停留了一下,又迅速收了回来,继续忙着自己的事情。显然,他们是把二女当成了苏景的歌迷。

    “什么意思?”阮素素听到沈墨这句话,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就凭他是苏景,所以就不应该进娱乐圈,这是什么逻辑?

    “你知道苏景的以前吗?”沈墨突然问道。

    “听苏文说起过。”阮素素点了点头,然后反应过来,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捂着嘴巴低声惊呼道:“你以前就认识苏景了?”

    “准确来说,是我认识他,他并不认识我。”沈墨没有否认,而是有些失落地说出这一句,“他就是我父母老师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他有着无与伦比的天赋,如果你看过他以前的表演,你就会知道他的表演就是一种艺术。”

    “所以说,你惋惜的并不是苏哥放弃了广告上的才华,而是觉得以他的天赋,不应该进入娱乐圈唱流行歌?”阮素素愣了好一会,才若有所思地说道,然后她又有些迷糊了,“你刚才为什么不说明白呢?”

    “不知道。”面对阮素素的疑问,沈墨摇了摇头,“也许是不好意思说他曾经是我的偶像吧。”

    阮素素“啧”了一声,不过对沈墨这种心情也表示理解,毕竟她心高气傲的,想要她对着一个同龄人承认她曾经是他的偶像,却是是有些难为情,只能找个由头来发难了。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苏哥在创作上的天赋也不比他其它的音乐天赋弱?”阮素素还是对沈墨刚才在席间的表现表示不理解。

    “这点我不否认,但是我还是认为,苏景的舞台不应该在流行乐坛,艺术一旦跟利益挂上钩,就不再纯粹了。”沈墨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顺带给阮素素解释了一下,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阮素素并不笨,沈墨这样一解释,她马上明白这是两种观念之间的冲突。在沈墨看来,艺术应该是纯粹的,见过苏景如同艺术一般的表演的她,也曾因此把苏景当成偶像,所以对苏景如今的选择有诸多不解。

    不能否认,流行音乐的特色是商品音乐,商业利益为首,在艺术造诣上确实是有些不足。尤其是现如今的流行乐坛,甚至可以说连艺术都不要了,很多歌手净顾着捞钱了,很难想象现在流行乐坛的这些歌,在几十年后还会不会流传。

    “我觉得你还是当面跟苏哥说清楚最好。”阮素素劝了一句,不过转念一想,又苦笑了起来,“你还是别跟苏哥说了,估计他会跟你说,艺术这东西,那是要在生活得到保障之后才有这个心思去研究。”

    她倒也算还了解苏景,如果是苏景坐在她这个位置,听到沈墨这一番话,确实会如同她所说的那样回答。

    “素素说得没错!”

    听到宁希竹的声音,阮素素缩了缩脖子,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宁希竹站在她的身后,眼神平静地看着沈墨,阮素素有些不好意思地喊了一声“小竹姐”,然后又转头看了一下沈墨,只见沈墨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不自然。

    “不好意思,刚好路过,不小心听了一点。”宁希竹指了指卫生间的方向,刚好要路过阮素素和沈墨坐的这个位置,至于她是不是真的要去卫生间,也没人真的会去深究这个问题。

    “我很赞成沈女士说的,艺术的确是纯粹的。不过请你放心,苏景从来不会为了金钱名气而去创作歌曲,对他来说,每一首歌曲都是心血的结晶,都是他想要做的。”

    宁希竹微笑着对沈墨说了这句话,便抬脚往卫生间走去,好像还真是路过。

    看着宁希竹渐渐远去的背影,沈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墨啊,你就别想了,你不能把你的观念强加在苏哥身上。”阮素素看着沉默的沈墨,有些意兴阑珊地说道,顿了顿,她又说了一句诛心的话,“你也没有这个身份和资格去说苏哥。”

    其实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出来,而是在心里默默补充上去。

    她总觉得,沈墨太纯粹了,纯粹到不经意间就让人觉得有距离感。反观苏景,更能让人感到一些真诚,他从不来不会去标榜什么是艺术,也不会刻意去追求艺术,更不会强行去改变别人的看法。

    听到阮素素的话,沈墨更加沉默了。

    “聊得差不多了就进去吧。”宁希竹走了回来,没有停下脚步,不过却留下了这么一句话。

    听到宁希竹这句话,沈墨不由站了起来,下意识地迈出一步,但很快就觉得不对劲,站在原地睁大眼睛看着宁希竹的背影,心里又涌上了一股挫败感。

    刚才她在苏景的连番反问下已经感受到苏景那举轻若重的气场了,却没想到刚才在席间极少发言,甚至她对苏景发难的时候也是微笑看着她的宁希竹,在此刻也能让她感受到一种不容反抗的气场。

    虽然气场这玩意说出来有些中二,但沈墨确实是实实在在感受到了。

    “真酷!”阮素素也是第一次看到宁希竹这个样子,站起来后忍不住低声感叹,然后对旁边的沈墨说道:“走吧,我们也进去吧。”

    中午由苏景做东,请了一顿午饭后,这一次小聚就算结束了。虽然中间有一段不怎么欢快的插曲,但至少后面的气氛还算融洽。

    告别了众人后,苏景带着宁希竹回到小店接上猫娘,驾车往家里开去,准备回家过节了。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