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们给他们的祝福

第一百七十九章 我们给他们的祝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十二月中旬,南都的夜晚并不寒冷,空气中夹带着丝丝凉意,倒是让人感到有些惬意。在这座全国数一数二的省会城市,繁华的灯光照亮了城市上空,灰蒙蒙的,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临近深夜,街头巷尾还是人声鼎沸。如果说白天的南都是追梦者的天堂,那么晚上,南都就多了许多生活的气息,不管几点下班,约上三五好友,在路边摊大吃一顿,也是极好的。

    在一家便捷酒店门口,苏景和雷老大把喝得烂醉的周东乔和游浩背上房间。

    “麻蛋,大周这家伙,看着也不胖啊,怎么就那么重呢?”把周东乔扔在双人间的床上,苏景气喘吁吁地吐槽。

    “看来你虚得不行啊。”雷老大也喘着大气,指了指苏景,笑道。

    “老大,拜托你说我不行之前,先看看你的现状。”苏景揶揄了一句,然后两人相视一笑。

    “行,咱俩啊,半斤两,谁也别笑话谁。”雷老大说道,然后帮游浩盖上了被子,苏景也有样学样的帮周东乔盖着被子。

    看到苏景的动作,雷老大又开口说道:“行了,你回去吧,别让宁大n等久了,我来看着他们就可以了。”

    “还是我来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呢,可不像我,无业游民一个。”苏景看了一眼雷老大,摇头拒绝道。

    “滚滚滚!”雷老大嫌弃地挥了挥手,恨铁不成钢地笑骂道,“放着个大n你不陪,非要来照顾两个喝醉的男人,就这点出息?”

    “那这”苏景看着床上躺着的两个人,一阵犹豫。

    “想那么多干嘛,滚吧。”看到苏景还在犹豫,雷老大如此说道,“是不是要我把你抱出去?”

    苏景下意识看了一下雷老大的手臂,然后打了一个哆嗦,当下便不再犹豫,“行,那就辛苦雷老大你了。”

    说完,他就快步离开了房间。

    雷老大看着苏景的背影,又转头看了下在床上躺着的两个人,摇着头轻笑。

    “喝那么多,遭罪咯。”

    “怎么是你下来了?”看到苏景出现在身旁,正在等出租车的宁希竹有些意外。她晚上喝了酒,开不了车。

    “雷老大说他留下来,把我赶出来了。”苏景耸了下肩,回答道。

    “噢,那我们回去吧。”可以和苏景一起回家,宁希竹的语气里有些欢喜,转身的时候看到不远处的小摊,歪着脑袋问苏景,“苏先生,你要不要吃点宵夜?”

    苏景摸了摸肚子,并不觉得饿,于是摇了摇头,“不吃了,回家吧。”

    第二天,苏景送别了游浩之后,便开始宅在家里,继续思考新歌。

    距离苏文的婚礼不剩多少天了,除去回老家接爷爷奶奶的时间,他能利用的时间也不多了,这倒是让他在时隔将近一个月后,再次体会到参加千千阕歌时的那种紧迫感。

    虽然苏景很喜欢平静的慢节奏生活,但也不会介意这种紧张的状态,这种紧迫感会让他更能专注要做的事情,让全身细胞都兴奋起来。

    对苏景来说,这是一种很让他着迷的状态,他甚至觉得,这是他的最佳状态。

    不过尽管苏景很沉迷这种状态,但也不会太喜欢,他怕时间一长,发际线会更高,头发会稀疏起来。

    知道苏景在争分夺秒,宁希竹也跟朋友们打了一个招呼,如果没有太过重要的事情,就尽量不要打扰苏景。

    每当苏景在思考的时候,她也在旁边忙着自己的事情。

    一个家,两个人,一只猫,一盏灯,总让人觉得温馨。

    而在苏景沉心创作的这一段时间里,娱乐圈也不平静。

    梁晶晶逃税的事情还没有平息,又有新闻通报某歌手吸毒,接二连三的丑闻让原本就让人觉得藏垢纳污的娱乐圈更加乌烟瘴气。

    不知是被气急了,还是早有准备,总管娱乐圈的华夏广播电视总局很快就发布了一份通知,严格来说是一份名单,上面的艺人都是近几年来违法的人,无论大小。

    违法艺人名单公告,很简单的一个标题,通篇内容也是就事论事,没有其它的题外话,但谁都知道,这就是的小本本,名字在列的艺人路子走窄了。

    这份名单一经公布,便引起广大围观群众的一致喝好,虽然有些脑残粉拼命为自己的偶像洗白,但无疑,这样的作态更让人反感。

    当然,这种脑残粉也是水军最喜欢的,太容易被利用了。一粉顶十黑,不用花钱,作用巨大,这种人谁不喜欢啊。

    在这样的大动静之下,苏景仿佛被人遗忘了一样,在上很难再看到有关于他的新闻。

    就连苏景的粉丝也不在苏景的微博底下皮了,他们似乎接受了苏景不喜欢分享生活的事实,就连去“故事里”蹲守的人也少了很多。大概他们也知道,苏景只是把微博作为一个宣传的平台,而他每次更新微博,都会是在有新歌之后。

    于是,他们开始慢慢期待,苏景下一次的更博,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关于这一切,苏景并不知道,他现在正抱着猫娘坐在阳台上晒着暖阳,感叹着“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能这么悠闲,当然是已经完成了新歌的创作。

    “从此不再是一个人

    要时时刻刻想着念的都是我们

    你付出了几分

    爱就圆满了几分”

    苏景轻声念了几句歌词,随即不由低头看着猫娘感叹道:“写得真好啊,我真是个天才!猫娘你说是吧?”

    猫娘翻了一个身,不想理会这个不要脸自卖自夸的人。

    苏景也不介意,继续自夸起来,“真是羡慕苏文啊,有我这样的好兄弟。”

    自我陶醉了一会,苏景又愁眉苦脸了起来,这首歌,应该起个什么名字好呢?

    “婚礼的祝福?”

    “特别的缘分?”

    “我们?”

    苏景的脑海里一下子冒出很多个歌名,他觉得都挺不错的,可就是下不定决心该选哪个。

    他的这种纠结一直持续到晚上宁希竹回来。

    宁希竹刚打开门,就看到苏景坐在沙发上望着电视机的方向,没有微蹙,于是她也下意识的也跟着看过去,却看到电视机屏幕一片漆黑,什么画面也没有,不禁疑惑开口问道:“苏先生,你在想什么呢,愁眉苦脸的。”

    苏景慢慢转过头,看着宁希竹,脸上的纠结尽然散去,换上高兴的表情,道:“快来坐下,听一下我给苏文和素素写的歌。”

    “写好了?”宁希竹欣喜地走到苏景身边坐下来。

    “嗯嗯。”苏景点头,“你等一下,我回房间拿吉他。”

    说着,他就急匆匆回房间拿出吉他,坐在宁希竹身边,清了清嗓子,就开始唱了起来。

    一曲唱罢,宁希竹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又让苏景唱多几遍。对于宁希竹这个简单的要求,苏景自然欣然答允。

    “写得真好。”几遍之后,宁希竹轻声感叹道,“这么好的歌,还真是舍不得让你送出去。”

    “那我到时就不唱这首歌了,留着等到我们结婚的时候,让我爸来唱。”苏景拉着宁希竹的手,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说实话,他也有点不舍得把这首歌送给苏文,想来老苏也也不会拒绝在他的婚礼上献唱这一首歌曲。

    “别闹,就这首歌吧,挺好的。”宁希竹笑着轻轻拍了一下苏景的手背,她知道苏景写一首歌也不是容易的事,现在距离苏文的婚礼也没有几天了,如果重新创作一首,压力恐怕更大,她可不舍得苏景遭这份罪。

    “行,我听你的。”苏景拥着宁希竹,“等我们结婚了,我给你写一首更好的歌。”

    “好啊,这是你说的啊,我可没逼你。”宁希竹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随后问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啊?”

    提起这个,苏景有些头疼地挠了挠后脑勺,然后似乎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笑着说:“我还没想呢,专门把这个机会留给你,你来定,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我?”宁希竹指了指自己,一脸懵逼,“我连歌词都没记全,能起什么名字呢。等等,你不会是想不出来或者是选择困难,然后把这个麻烦事扔给我吧?”

    说着,宁希竹狐疑地看向苏景。

    几乎是在宁希竹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苏景马上收敛起自己的笑容,一本正经说道:“我写的歌怎么可能想不出歌名,我这是给你有一份参与感。至于你说记不全歌词,那就更不是问题了,我去把歌词拿来,你看着起。”

    “是这样的吗?那我可以不要这份参与感吗?”宁希竹还是觉得其中的理由并没有苏景说的那么高大上。

    “不!能!拒!绝!”苏景理直气壮地摇着头,一字一字地说道。

    “那好吧,你把歌词拿来我看看。”宁希竹捶了一下眉心,无奈应允下来。

    苏景的动作很快,马上就回房间拿出写有歌词的纸,递到宁希竹的手里,撂下一句“我去做饭”就急匆匆往厨房跑去,生怕慢了一点宁希竹就会反悔。

    看到苏景这般明显的姿态,宁希竹哪里还不明白苏景这是嫌麻烦把这件事扔给了她,叹了一口气后就冲着厨房里的苏景大喊:“你这起名有什么讲究吗?”

    “又不是给人取名字,哪有那么多讲究,你就当做是给一篇作文起名字,随意起!”苏景很快就回答了,虽然歌名对歌曲的影响也是挺大,但此刻他也不在意了,都纠结好几个小时了,他的脑袋都快b了。

    “那我就随便起了。”宁希竹回了一句后就认真看起了手中的歌词,虽然说着随便,但这种事情,她又怎么能真的随便。

    歌词是苏景手写的,宁希竹很喜欢苏景的硬笔字,笔迹清秀,文字工整,看上去就让人有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犹记得当年,她还打趣过苏景的字像极了女生所写。

    循着开头看到结尾,反复看了几遍,宁希竹是越看越欣喜,这首歌的歌词虽然平淡无奇,没有苏景先前的那些歌词一般惊艳,也没有相依为命里那种炙热的情感,但胜在情真意切,字里行间都是对新人的诚挚祝福,让人看了一眼就能联想到婚礼,显得有几分神圣与庄重。

    一时之间,她也有些为难,不知道该给这首歌起个什么名字。

    想了许久,她才拿起笔,在纸的顶部写下三个字,“给你们!”

    她的笔迹倒是跟苏景的相差不大,看上去很和谐。

    仿佛心有所感,在她放下笔的时候,苏景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

    看到这一幕,苏景有些惊喜的问道:“名字起好了?”

    “是啊,你来看看。”宁希竹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看着走过来的苏景,“如果不满意的话,你就自己想吧。”

    那我看与不看,满意与否,还有区别吗?

    苏景腹诽了一句,低头看着放在茶几上的纸,嘴里小声地把宁希竹写下的三个字读出来。

    “给你们。”

    看到这个歌名,苏景的第一反应是拒绝的,但一想到宁希竹说的话,不想再为此伤脑筋的苏景顿时把心里的想法压住。转念想了一下,又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很贴切一样。

    “就这个吧。”苏景很快就做出了决定,然后弯身拿起笔,在纸上写下宁希竹的名字,笑着说,“你起歌名我作词,这首歌我们都参与进来了,以后无论是谁在婚礼上播放或者唱这首歌,我们都有一种参与感。”

    顿了顿,苏景一本正经说道:“这是我们给他们的祝福!”

    宁希竹听到苏景这番话,自然是心生喜悦,忍不住笑得嗔道:“苏先生啊,有时我真是挺羡慕你这张嘴的,歪道理一套接着一套。”

    “那你要不要亲一亲它。”苏景指着自己的嘴巴,向宁希竹发起诚挚的邀请。

    “给你一个面子。”宁希竹笑了笑,双唇在苏景的双唇上点了一下,“满意了吧。”

    “我的嘴唇告诉我,它好像不是很满意。”苏景说道。

    “懒得理你,赶紧吃饭吧,吃完了还要收拾房间呢,叔叔阿姨明天就来了。”宁希竹美眸一翻,转身就往餐桌走去,懒得理会有些贪得无厌的苏景。

    苏景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原来今天已经是20号了吗,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呢!1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