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妈妈才8岁

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妈妈才8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有出乎苏景的意料,《单车》这首歌的确在网络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

    但让苏景没有想到的是,网友们的言论比较理智,只有个别营销号用了好长一篇文字来批判苏景,然后在文章底下挂上一则广告。

    当然,这只是小部分的声音,苏景看到直接就略过了,什么玩意,我又不是抖那啥,明知道是骂我的,我干嘛还去看,让他们自嗨得了呗。

    苏景真正感兴趣的,是网友们对《单车》这首歌的讨论。

    “尽管这是一首控诉父亲的歌,但我不得不说,歌里描述的这种父爱特别真实,甚至乎我想把它分享给我父亲,虽然不知道他知道真相后会不会打断我的狗腿。”

    “听完《单车》,我的心情很复杂。我的父亲是典型的华夏式父亲,从一个儿子的角度来说,我对他是有怨言的。但为人父以后,我也用了同样的方式去教育孩子,不知道他将来会不会同样也对我有怨言。李铭老师说得没错,不管《单车》这首歌的立意是什么,我们更应该去反思歌词里表达的这种父子关系。”

    “明明都知道苏景唱这首歌的本意,为什么我每次听都会感动呢?尤其是最后一句‘任世间怨我坏,可知我只得你承受我的狂或野’,每每听到这一句,总感觉到苏景是在赞颂父爱的伟大。”

    “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的想法,歌曲传达给听者什么感受要看听者选择接受什么样的信息,不管听者理解成什么样,只要能达到共鸣,就是对歌曲意义最好的诠释。”

    ……

    在热搜榜的讨论区里,网友们不仅仅是发表了内心的感慨,还有更多的人把自己与父亲的观念冲突写出来,或者是回忆与父亲有关的场景……

    字里行间情深意切,苏景看着直抽鼻子,冷的……

    歌曲想要跟听众传达什么信息,不是歌手说什么就是什么,而是听众有选择地接受什么样的感受,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内心的想法,只要你愿意,哪怕唢呐吹的曲子再动听再深情,你都想早点上床躺好……

    但不管听众理解成什么样,只要能达到共鸣,就是对歌曲意义最好的诠释。

    “苏先生,给你看篇文章。”苏景还沉浸在刷热门的乐趣中,宁希竹突然把手机递到他面前。

    “什么文章啊。”苏景把自己的手机放下,接过宁希竹的手机,看了一眼,是人民日报微信公众号的荐读文章,标题是《“我妈妈才8岁,原谅她的不够好...”这封信看哭无数人…》。

    苏景皱了下眉头,他实在对这些标题无感,要不是这是人民日报的推送,他连阅读的欲望都没有。

    苏景仔细看着,文章的大意是一个年轻的作家母亲在教导上小学的儿子时,跟儿子发生了一系列不愉快的事情,最后这位母亲发现问题的根源其实出在自己的身上,她跟儿子道了歉并说了心里话后,教育方式也从不耐烦变得充满耐心、命令式变成了平等交流,从而成为一个在儿子眼里是合格的妈妈。而她的儿子,成绩也有所好转,一些坏毛病也改善了许多。

    而其中,最让苏景动容的,是文章中儿子写的那一篇作文。

    “这是我的妈妈,她今年8岁了。

    我之所以说她8岁了,是因为,生下我之前,她只是一个女孩子,生下我之后,她才是一个妈妈。我今年8岁了,所以,我妈妈也8岁了。

    我8岁的妈妈,有时也不够好,做事有点追求完美,偶尔还爱发脾气,难过时会哭鼻子,生爸爸和我的气时,竟然惩罚自己不吃饭。

    但是,我很爱她。因为,8岁的妈妈和8岁的我一样,都不够好,但都很努力。”

    苏景反复看了几遍这篇两百字不到的作文,这一刻,他想到了老苏,想到了自己。

    谁都是第一次生而为人,他是第一次当孩子,老苏是第一次当父亲,谁都是在学习中进步。如果当时老苏能放下身段去学习怎样当一个好父亲,他能多理解老苏,结果会不会好一点呢?

    苏景不得而知,事后假设性的问题毫无意义。

    他和老苏之间的矛盾是日积月累的,但并不是不可调解的。

    看着苏景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宁希竹缓声道:“苏先生,也许在你心里,叔叔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但至少他做到了一个父亲应该做的。我是真的希望你能跟叔叔握手言和,给叔叔一个机会,也给你一个机会。”

    看到苏景没有说话,宁希竹叹了口气,看着窗外,回忆道:“记得我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爸妈为了我们姐弟四人的学费生活费早出晚归,有时候一天下来,我们只能在早上见上一眼父母,我们姐弟有时候也会埋怨父亲母亲不关心我们。有一次,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题目是‘我的妈妈’,我想了好久都不知道该怎么写,因为我没有东西写。为了不被老师骂,我在作文书上抄了一篇。”

    “后来呢?”苏景问道。

    “你以为我在编故事啊?”宁希竹说得正动情,却不料被苏景这么一问,心里是又哭又笑,狠狠一巴掌拍在苏景的大腿上。

    这一巴掌下来,两个人都吸了一口气,大冷天的,是真的痛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苏景摁着宁希竹的手,在他被打的地方摩擦,这样的好处是,双方都能有点心理安慰,“但是我们的情况不同。”

    “你咋就那么矫情呢,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宁希竹无语了,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劝了。

    “当你历经努力,却一直得不到自己父亲的一句肯定,而别人随随便便就能得到,你会是什么感受?”苏景失落道,老苏身上的问题,又何止一丁半点?

    宁希竹沉默了一下,她知道苏景一直在等待老苏跟他说一句对不起,可是,“如果叔叔一直没跟你道歉,你们就一直这样下去?”

    “其实现在这样子也挺好的,是吧。”苏景仰起头,听说45°仰望天空,眼泪就流不下来?

    “你想过吗,如果将来我们有孩子了,他也像你这样,你会有什么感受?”宁希竹问道。

    苏景摇头,“我不知道,没想过那么远。但是我当过一次孩子,我想,我会尽量多和他沟通,知道他想要什么。”

    “说得轻巧。”宁希竹哼了一声,谁当父母前都是这样想的,但真正能做到的又有多少?

    想了一会,宁希竹说道:“我也不劝你了,你自己慢慢想吧。”

    说完,她就起身走进厨房了,只留下苏景一个人在沙发上。

    苏景拿起手机打开微信,点开老苏的头像,静静地看着,心绪翻涌。

    他做父亲的年龄都有27岁了,咋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也许对他来说,他做父亲的年龄永远停留在十七岁那年了吧。

    又或者,他想把对我的亏欠,弥补在我的孩子身上吧。

    一时间,苏景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的执念,到底有没有意义。

    不管怎么说,老苏始终是他的父亲,给了他生命,抚养他成人。

    而他又为老苏做过什么,他让老苏引以为豪?

    但是伤害也更深吧。

    苏景迷茫了,他打开跟老苏的聊天界面,里面一片空白,就连当初添加好友的系统信息都没有。

    在输入框输入了“对不起”三个字,苏景犹豫了好久,都没有按下发送。

    要不发过去,然后再说一句发错了?

    这个念头刚升起,苏景一个激灵就按下去了,他不用看都能想象得到老苏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了。

    叹了口气,苏景把输入框里的字删除掉。

    再等一段时间吧,万一他先道歉了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