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姐姐真会撩!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姐姐真会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晚上七点多,苏景在亚驰传媒大楼外接到宁希竹。

    一上车,宁希竹看到苏景面无表情,一边扣着安全带一边疑惑问道:“不是进入总决赛了吗,怎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呢?”

    “我想喝酒。”苏景没有回答宁希竹的问题,启动着汽车,说道。

    宁希竹瞪大了双眼,她甚至以为自己听错了。

    苏景想要喝酒?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宁希竹的语气有些着急和担忧,在她的印象中,苏景不是那种心情不好就借酒解闷的人,而现在他居然主动提出要喝酒,明显是受到什么刺激,陷入了极度迷茫的状态。

    沉默了一会,苏景苦涩的声音才在车厢里响起,“我唱了一首歌,骂我爸。”

    宁希竹感觉脑筋一时转不过来,“等等,我缓一下,你是说,你在节目上唱了一首骂叔叔的歌?”

    苏景点头,没有说话。

    就算你对叔叔有意见,不会选择私下跟他说吗?

    宁希竹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没有把这句话说出来,她看着苏景那张忽明忽暗的侧脸,没有平日里的和煦,沉默的表情下,似乎隐藏着一头面目狰狞的怪兽。

    她突然间有些心疼苏景,到底是被伤得多深,他才耿耿于怀啊。

    原来有些事,不是知道前因后果,就能感受到当事人的心情的啊。

    “那我们去哪里喝?”宁希竹知道苏景现在最需要的不是安慰开解,甚至连个倾诉的人都不需要,他要的,应该就是有个人陪在身边。

    “我不知道。”苏景想了一会,忽然发现,偌大的一个南都市,他居然找不到一个喝酒的地方。

    “那我们回家喝吧,”宁希竹看着苏景,双手在空中比划一下,“在外面的话,到时我扛不起你回家。”

    余光瞟到宁希竹的动作,苏景无奈说道:“我有那么重吗?”

    “有!”宁希竹的语气无比确定,“你不仅重,还重要!”

    “小姐姐真会撩!”苏景对宁希竹比了一个大拇指,嘴角扯出一个微笑。

    看到苏景笑了,宁希竹心里松了一口气,下巴微微抬起,“嗯哼”一声,傲娇说道:“那是,我可是跟我家苏先生学了几个月的。”

    “那你真的很棒棒哦,几个月就把他的绝活学会了。”看到宁希竹这个样子,苏景的心情也变得愉悦了一些。

    宁希竹嘿嘿一笑,歪头想了一下,问道:“苏先生,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苏景随口就答道。

    “如果说有一天我们分开了,你会不会借酒消愁呢?”

    “我们为什么会分开呢?”苏景充满了求生欲。

    “别炫耀你的求生欲了,”宁希竹白了一眼苏景,“我是说假如!”

    “不会。”苏景没有在“如果”上继续纠缠下去,直截了当回答道。

    “为什么呢?”宁希竹没想到苏景会回答得这么干脆。

    苏景反问道:“你喝醉过吗?”

    “没有。”宁希竹摇头,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酒量是多少,她只知道当喝到一定程度,她就会酒精过敏。

    “我醉过一次,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也不知道自己醉了以后做了什么事情,当我第二天醒过来,发现我躺在客厅的地板上,满屋子都是臭味。你知道吗,醒过来那一瞬间的空虚感,比任何时候都要猛烈。”

    说到这里,苏景看了一眼宁希竹,“我这个人一直没有什么安全感,如果没有你,我怎么还敢喝醉?”

    “你那次喝醉大半夜给我打电话了。”宁希竹帮着苏景回忆道。

    “……我在电话里说什么了?”苏景好奇问道,他本来也没发现的,但通信运营商发短信来提醒他充话费,他纳闷之下查了一下,看着跟宁希竹通话将近五个小时的记录,他陷入了沉思:我给她开演唱会了还是咋滴?

    不过后面这个话费,宁希竹帮他充回来了。

    宁希竹回想了一下,笑着说:“刚开始胡言乱语,我也没听清楚,后来就没说话了,不过我偶尔听到有呕吐的声音。”

    苏景:“……那你干嘛不挂了啊。”

    宁希竹捂着嘴笑道:“我觉得挺有趣的,就不想挂了。”

    苏景狐疑道:“我真的什么都没说?”

    “真没,我之所以没挂,是因为那是我去魔都后你第一次给我打电话,我想听听你的声音,哪怕是呼吸声也可以,你知道你微信从来不发语音。”说到后面,宁希竹的声音很小,听上去像受到什么委屈似的。

    听到宁希竹的话,苏景又沉默了,良久,他才语气郑重地跟宁希竹道歉,“对不起,委屈你了。”

    “没事啊。”宁希竹笑着摆手,其实她心底还有句话没有说,苏景当时并不是什么都没说,宁希竹至今仍然清楚记得,苏景说的那一句话。

    “宁希竹,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我配不上你啊,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我没有梦想,我得过且过,我活得像行尸走肉,我不能耽误你啊!”

    这句话,就没必要再说出来了。

    宁希竹看了一眼窗外,发现快到家了,于是说道:“前面停车吧,你去超市买酒,我去市场买些熟食。”

    当宁希竹提着几个塑料袋从菜市场出来,走到车边却没发现苏景的身影,疑惑地给苏景打了个电话。

    “你人呢?”

    “在超市呢。”

    “买个酒这么久?”

    “我不知道买什么酒啊!”

    “……”

    许久,家里客厅。

    宁希竹看着一脸尴尬的苏景,无语道:“我真是服了你了,想喝酒还不知道买什么酒。”

    苏景摸了摸鼻子,“这不是平时不喝酒吗,选择又多,不知道哪个好喝哪个不好喝。”

    “那你平时没注意到大周和苏文他们喝什么酒吗?”宁希竹没好气说道,“亏几位评委老师还说你细心观察生活呢!”

    “细心观察那也是观察自己感兴趣的啊。”苏景嘴硬道,然后拿起开瓶器,准备开酒。

    宁希竹连忙阻止道:“先别开,等等再喝,我去煮两碗面,填一下肚子。”

    苏景点头,“是因为填饱肚子没那么容易醉吗?”

    宁希竹:“我是怕你等等喝醉没东西吐!”

    苏景:……

    这也太伤人了吧,你就不担心面条从我鼻孔里钻出来?

    不多时,宁希竹就从厨房里端着两碗面出来了。

    “好了,一边吃一边喝吧。”宁希竹用开瓶器开了两瓶啤酒,看着苏景,“能喝下一瓶吗?”

    “你看不起谁呢!”苏景拿起酒瓶,直接喝了一大口,然后吸了一口气,“真特么难喝,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呢?”

    “慢点喝。”宁希竹看着苏景猛地灌了一大口,赶紧叮嘱道,然后夹了一只盐焗鸡爪放到苏景的碗面,“吃点东西缓一下。”

    “我觉得有点热啊。”苏景还没吃完一只鸡爪,就感觉到脸上滚烫烫的。

    “噗嗤!”宁希竹抬眼一看,差点没把嘴里的面条喷出来,在她的视野中,苏景此时脸蛋通红,像个猴子屁股一样,虽然她见过不少喝酒就脸红的人,也没觉得有多搞笑,但每次看到苏景这个样子,她总是忍不住想笑。

    “我的脸是不是很红了?”苏景摸着自己的脸,问宁希竹。

    宁希竹笑着点头。

    “不管了,你也别笑了。”苏景举起酒瓶,“走一个!”

    难得苏景这么主动,宁希竹自然奉陪到底,也拿起酒瓶跟苏景碰了一下,然后就直接吹了。

    看到宁希竹这么豪放的一面,苏景那叫一个羡慕啊,他寻思着不能给广大男同胞丢脸,咬一咬牙,尝试着对瓶吹,结果酒刚入喉,他就忍不住放下酒瓶了。

    打扰了!

    宁希竹喝完一瓶,又开了一瓶,而这个时候,苏景连一半都没喝到。

    “其实我爸妈也挺能喝的,我咋就遗传不了他们的酒量呢?”苏景快速把一碗面吃光,没办法,满口都是酒味,难受。

    “因为上天给你了更好的嗓子啊!”宁希竹想都没想,直接说道,但话一出口,她又立马捂住嘴巴。

    “没事,你说的确实没错。”苏景笑了笑,拿起酒瓶又是一口。

    很快,苏景就感觉视线变得模糊了,说话也粗舌头了,他看着灯光下的宁希竹,“嘻嘻,我看到你分身了。”

    听到苏景这句话,宁希竹哪里还不明白苏景已经醉了,她看了一眼苏景的酒瓶,还有三分之一,心里一阵无语。

    这货的酒量怎么越来越差了呢?

    大学时怎么说也有一瓶的量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