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四十章 我这么屌的吗?

第一百四十章 我这么屌的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视频是苏景当初参加“维雅尔国际青少年声乐大赛”的决赛表演,虽然说当时网络已经普遍了,但是这个比赛因为专业性极强,举办地点又在国外,所以现在网上能找到当初的新闻稿和部分图片,但是却没有视频。

    也不知道阿临是从哪里找到这个视频的……

    视频的画质很差,不过音质却出乎意料的好。视频里,苏景稚气未脱,十七岁的年华正值青春,书生意气。但这些都不重要,让网友们震惊的是当苏景开口之后,那游刃有余的高音,空灵悦耳又饱含感情。

    当苏景唱到副歌部分,一下子拔高的音调,让人感到大脑嗡嗡响,仿佛有一种强烈的共鸣。

    苏景唱的这首歌是没有歌词的,全程吟唱,让人不由想到西方神话故事里在深海吟唱的海妖。

    “如果这就是海妖的吟唱,换做我是水手,也会着迷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内地乐坛有了这样一种风气,歌手们都喜欢飚高音,仿佛不露两手,就显得自己唱功不行。

    在这样的风潮下,大部分听众也产生了一个误区,认为唱高音的歌手就特别屌。

    在这个视频里,飙高音的苏景让他们觉得很陌生。从苏景出名以来,网友们对他的印象就是极具创作才华,尤其是歌词方面,总能写到大多数人的心窝里去。

    他似乎总是在舞台上安静地唱歌,用感情去打动听众,所以大部分人会下意识忽略了他的唱功,不会踩低,但也不会吹捧。但这个视频看他们认识到苏景的另一面,原来不是他不会炫技,而是他已经玩腻了……

    成长嘛,总要有些改变。

    虽然说真情实感的流露最容易打动人,但炫技般飙高音能让人感到震撼。这个视频的出现,无疑是在苏景现如今的热度上再加了一把火,吸引到更多人的注意。

    而更广泛的讨论,除了给苏景带来更多的人气,同时也让苏景的歌曲的各项数据有了大幅度的提升。

    从这点来说,阿临可谓是尽职尽责,不仅运营了苏景的歌曲,也运营了苏景本人。

    苏景是在话题圈里看到这个视频的,他看着十年前的自己,脸上不由浮上怀念的神色。

    我那时候这么屌的吗?

    同样的反应也出现在宁希竹周东乔等人的身上,虽然他们认识苏景的时间很长,但终究不是一起长大,对苏景的过去没有一个直观的认识,所以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他们的内心是拒绝的,这个比以前这么屌的吗?

    而其中心情最复杂的就是宁希竹了,她知道苏景很牛逼,但这个牛逼程度还是出乎她的意料。但是她知道苏景现在达不到视频里的状态了,她突然觉得很惋惜。

    在这一刻,她有点理解老苏同志了,如果她的孩子有这种天赋,那么她对孩子的要求也会更高。

    ……

    首都,老苏同志的心情很好,正乐呵地和老友们聊天。

    如果有学声乐的学生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讶到浑身打颤。

    因为这一群人,都是声乐界的殿堂级人物,在业内有着极高的地位和威望。

    和普通人没有多大的区别,这一群人坐在一起,说的都是子女的事情。

    毕竟除了比谁能活得久,他们能攀比的,也就是孩子们的事业了。

    “老苏,你家苏景有出息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看着老苏同志脸上的笑容,叹道,“我家那孩子,根本就没这个天赋,我现在啊,就指望他能给我生一个有天赋的孙子了。”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我跟老苏比了一辈子,没想到到头来,我们的孩子连跟他孩子比的资格都没有。”另一个老头接话道,情绪很是激动。

    老苏老神在在地喝了一口茶,然后笑道:“我也没想到这个兔崽子还藏着这一手,不过多会一点,总是好的。”

    “话说回来,老苏你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这群孩子里,最耀眼的就是小娜和你家苏景了。”有人好奇问道。

    老苏的笑容突然凝滞,他突然想起十年前苏景把奖杯重重摔到地上的一幕,破碎的不仅仅是奖杯,还有他对苏景的所有期望,和父子之间的感情。

    他把奖杯粘好了,但是他和苏景之间的缝隙,却如同天堑一般。

    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扬,这十年里,每当有人问起苏景为什么不唱歌了,他都是含糊其辞,说苏景还年轻,需要静下心来学习。

    这个曾让他感到无比自豪的儿子,也让他感到无比失望。幸好的是,他还有一个让他引以为豪的学生,自从苏景放弃音乐离家出走后,他便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了韩伊娜身上。

    韩伊娜也没让他失望,取得的成绩让他渐渐乐观起来,但好景不长,很快韩伊娜就检查出患有乳腺癌,这个消息让他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也许是他这一生太过顺利,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所以给了他两个天大的打击。

    一个是苏景,一个是韩伊娜。

    一个主动伤害,一个被动伤害。

    看到老苏的情绪变化,那个老头不作他想,以为老苏是在担忧韩伊娜的情况,他拍了拍老苏的肩膀,安慰道:“老苏,小娜会没事的,吉人自有天相。”

    安慰很无力,但也只能这样说了,太过冠冕堂皇的话,说出来他自己也不信。

    见此情景,有人赶紧转移了话题,“说起来,苏景这样的人,不在体制内可惜了啊。”

    他说这句话,并不是对流行乐坛有偏见,而是他觉得以苏景的才能,应该担负起更大的责任。

    如果十年前苏景没有选择沉寂的话,按照正常的轨迹,他现在应该是某基层文工团甚至是总政的一员。所以说,无论他在流行乐坛取得什么样的成绩,在老一辈歌唱家眼里,他都应该属于体制内的。

    “你在这里可惜有什么用,虽然上面没有明确说明取消特招,但自从军改后,无论是基层还是总政,都没有特招过一个人,相反,有越来越多的人离开了体制走向市场。我看啊,没必要让苏景进来。”有人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如果有什么任务,让老苏去跟苏景说不就行了吗,苏景总不可能拒绝老苏吧?”

    老苏嘴角一抽,这个还真不好说。

    其实对于要不要让苏景进入体制,老苏是做过一番思考的。

    如果是在苏景离家出走前,他肯定是想让苏景进入文工团的,毕竟文工团的专业水平要高很多,激烈的竞争有利于苏景的进步。而且,他还有一个自私的想法,就是希望苏景也能唱而优则仕。

    但现在,他就没有这个心思了,或者说这个念头并不强烈。毕竟苏景已经这么大了,他这个做父亲的也不能跟以前一样要求他做这做那,设定他的生活轨迹。

    再者,他也想明白了,他们父子之所以会闹到今天这个地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缺乏沟通。当然了,这个原因的出现,很大一部分是他的教育方式有问题,但工作繁忙也是占据了一部分。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他不可能推托上级下达的任务,他现在也不希望苏景走上这条道路。

    还是自由一点比较好,起码有更多时间放在家庭上,这也是一件好事。

    想进步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努力。

    人啊,要是想通透了,就会轻松很多,老苏摇了摇头,笑着说:“孩子大了,管不了了,由他们折腾吧,儿孙自有儿孙福。你们啊也别想太多,现在的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们那一套早就落后咯。”

    其他人一听,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与此同时,两千公里外的南都,苏景正支着脑袋,看着桌上的白纸发愣。

    他很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脑子里的那首歌写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