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在娱乐圈的边缘疯狂试探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宁希竹生气了

第一百三十四章 宁希竹生气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吃过不知道算是晚饭还是夜宵的一餐,众人便各自散去。

    和其它的一线城市一样,夜晚的南都街头总是人群匆匆,有人刚下班,有人刚上班,为了能光鲜而且快乐地生活,每个人都在努力着。

    汽车行驶在拥挤的马路上,有人焦灼,也有人享受着一天难得的独处时光。

    宁希竹坐在副驾驶上,右手手肘撑着车门,手掌支着脑袋,眼神复杂的看着安静开车的苏景。

    良久,她轻轻叹了口气,在安静又狭小的汽车空间里,又特别响亮。

    “你怎么啦?”苏景觉得宁希竹今晚很奇怪,从小店出来就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宁希竹嘴巴动了动,想要责怪的话却说不出口,沉默了一会,她强颜欢笑道:“没事。”

    “得了吧,有事说事,憋在心里多不舒服啊。”苏景笑着说道。

    听到苏景的话,看到他脸上一如既往仿若充满阳光的笑容,她控制不住情绪,要说的话脱口而出,“那你呢,在心里憋了多少事没有跟我说?”

    “我?”苏景十分惊诧,“我能有什么事瞒着你啊,是不是我哪里做错啦?”

    “苏先生,你要是这样的话就很没有意思了,你觉得这很酷吗?”因为情绪激动,宁希竹的声音有些颤抖。

    苏景抽空看了一眼宁希竹,发现宁希竹是真的生气了,并不是平时跟他互怼的样子,于是不敢开玩笑,但也没有说话。

    车厢里再次陷入安静,一路无话,很快就回到了家。

    从停车位走到家门这段路,宁希竹像极了一个受委屈的小猫,乖乖地任由苏景牵着手。

    客厅,俩人各自坐在相对摆放的单人沙发上,沉默着。

    猫娘独自趴在长沙发上,偶尔抬起小脑袋看看宁希竹,又看看苏景。

    “你消气了没有,消气了我们就好好谈一谈。”苏景平静说道。

    “没有!”宁希竹看也没看苏景,直接就回答道。

    苏景无奈,看了一眼时间,“快十点了,你该洗澡睡觉了,你明天还得上班呢!”

    好一会,宁希竹才弱弱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无理取闹?”

    “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吵架。”苏景答非所问,“我们都是成年人,应该清楚什么方式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虽然我不知道我哪里惹到你了,但既然你还没有消气,那就等你平静下来再说吧。”

    “我平静下来了。”宁希竹抬起头,跟苏景对视着,“你知道我最喜欢你的什么吗?”

    苏景有点懵,他没想到宁希竹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虽然他很想皮一下说是喜欢他的帅气,但在这个关节,他不敢皮,只好老老实实问道:“什么呢?”

    宁希竹笑了一下,很认真地说:“我喜欢你那种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会很乐观面对的性格,你很喜欢自黑,有时候还不要脸,但你的脸上始终都有笑容,在你身边,每天都可以很开心,让人感觉这个世界是多么的美好。”

    “但是,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这一切都是你自暴自弃后的没脸没皮,你知不知道,这样一点都不酷!”

    “苏景,你说你的前任是嫌弃你没有上进心才跟你分手,她说在你身上没有感受到安全感。但是你真的没有上进心吗?不,你是有的,至少曾经是有的。

    我相信你曾经也有着远大的理想,但是你亲手毁掉了你的天赋,放弃了你最喜欢的东西,所以你觉得人生也不过如此了。

    你失去了目标,失去了理想,你甚至没有想过未来会是怎样。你每天醒来,也不会计划今天要做什么,你只是想安然无恙地度过每一天。你可以接受一事无成,甘于平庸,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生存是吗?”

    “苏景,你不觉得,这样很可悲吗?”

    宁希竹的话像一把锋利的手术刀,把苏景的心都剖出来了,苏景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下意识反驳道:“可我现在也不算差啊。”

    “是啊,有时候我想想都觉得老天爷太不公平了,给了你无与伦比的天赋,给了你一个常人不敢想象的高起点,你不懂得珍惜,当你毁掉这一切后,又给了你满身的才华。”说到这里,宁希竹无比羡慕,世界上那么多人,为什么苏景就这么幸运呢?

    “所以呢?”苏景不敢直视宁希竹的目光,稍微挪开视线语气低落说道:“你现在也是在责怪我吗?”

    宁希竹看着苏景,摇头道:“我不在乎音乐界少了你有什么样的损失,我只是心疼你这样糟蹋自己。我也不在乎你能走多高走多远,我只是对你感到失望,原来你只是一个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的人。你教会了我不要太在意别人是怎么说自己的,我做到了,但是今天你突然告诉我,你没有做到。

    因为没有得到叔叔的肯定,所以你就毁了你身上最让他感到自豪的东西……”

    “希竹,你别说了。”苏景打断了宁希竹的话,他真的不敢再听下去了,从宁希竹嘴里吐出的一个个字,就像一根根针一样,扎在他的心上。

    “好的,我不说了,你自己好好想一想吧。”宁希竹深深看了一眼苏景,她生怕再说下去,会让苏景产生自我怀疑的心理,那就不是她的本意了。

    她之所以说这番话,一方面是真的生气苏景什么事都憋在心里没有跟她提过,负面情绪积累得多了,迟早会得病。另一方面是她很害怕,如果老苏同志知道苏景现在的情况,指不定又闹出什么幺蛾子来。

    后脑勺枕在沙发背上,苏景看着天花板,他知道宁希竹的苦心,可是这些事这么丢人,他又怎么能轻易开口说出来?

    现在回想起来,他也后悔了,当时怎么就那么冲动,选择了自暴自弃呢?

    宁希竹看到苏景陷入沉思,犹豫了一下,离开了客厅。

    看到宁希竹走远,猫娘才站起来,跳到苏景坐着的沙发背上,伸出小舌头舔着苏景的脸。

    感受到脸上传来的轻微刺痛感,早就习惯了的苏景侧过头看了一眼猫娘,笑了笑,就继续望着天花板思过了。

    拿着睡衣从房间出来正准备去洗澡的宁希竹路过客厅看到这一幕,脸上露出笑容,心情似乎也变得愉快了起来。

    听到宁希竹关上卫生间的门,苏景抓住猫娘放到沙发上,然后一骨碌从沙发上站起来,钻进了厨房。

    当宁希竹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苏景在厨房里忙活的身影,有些愣神,“你在搞什么?”

    “晚饭你没怎么吃,给你下碗面。”苏景转头看着站在厨房门口的宁希竹,笑着说。

    宁希竹摸了摸肚子,“我可没饿,是你饿了吧。”

    苏景:“是我饿了,你陪我吃点吧。吃饱了,也有力气骂我了。”

    “滚!”宁希竹看到苏景没皮没脸的就来气,“瞧你这点出息,被骂都这么积极。”

    苏景委屈巴巴说:“不然嘞,我还能骂回去?”

    宁希竹沉默了一会,走进厨房抱着站在电磁炉前的苏景,脑袋贴着他的后背,开口说:“苏先生,对不起了,我就是忍不住。”

    苏景按着宁希竹放在他肚子上的手,柔声说道:“你说得都对,我是太幼稚了。”

    “其实,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大家都做着喜欢的事,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总是把事情都藏着心里。我是你女朋友,我是可以跟你同甘共苦的人,我不想你对我也像对父母长辈那样,总是报喜不报忧。”宁希竹心疼说道。

    “我知道了,以后有什么事都跟你说。”感受到宁希竹的拳拳情意,苏景心里也是一阵感动。

    他知道可以倾诉是一件好事,他也乐意朋友们向他倾诉心事,但他从来没想过把自己的心事向别人倾吐,所以他总是表现出一副大大咧咧的样子,不让别人知道他其实也有很多烦恼。他总觉得,他不应该把自己的负能量传递给朋友。

    “你从不曾想过,我们不仅可以分享快乐,还能帮你承担痛苦。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朋友甚至还比不上酒肉朋友呢,起码酒肉朋友还能陪你一起喝酒。”宁希竹知道苏景的性格,总是喜欢为别人着想,不喜欢麻烦别人。

    “我就这一件事瞒着你。”苏景说道,“我答应你,以后不把事情藏在心里。”

    “真的没了?”

    “真的!”

    听到苏景的回答,一抹笑容在宁希竹的脸上荡漾开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